1215 八长老(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清澜说道:

“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和这位长老确认一下,不知可否?”

虽然是问句,但是她的语气且十分笃定,显然已经打定注意这么做了。

大殿之中的人都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她要做什么?

慕清澜明明是第一次来到黑魔宗,应该也不认识这个长老,怎么就忽然说有什么事情,想要和对方确认?

看她的神色,可不太简单...

离恨天也是有些奇怪的看着慕清澜:难道她有办法查出来点什么?

但是...也不对啊!

她虽然有血天鼎,但是当初血天鼎他是见过的,分明已经破了,里面的气息都已经溃散,慕清澜靠着那个根本查不出来什么。

但看慕清澜神色,却似乎真的有点什么...

离恨天劝阻的话,就咽了下去。

帝千绝抬了抬下巴。

“随你。“

他倒是也想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慕清澜朝着那个长老走去。

随后,她站在那个长老的面前,挑眉一笑。

“不知长老名号?”

那男人声音浑厚:

“黑魔宗八长老,孙剑平!”

“原来是八长老,失敬失敬。“慕清澜笑眯眯的拱了拱手,随后问道,“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同八长老请教一番,还望八长老,能够如实告知。”

八长老虽然疑惑,但还是点了点头。

“请——”

慕清澜嘴角浮现一抹奇异的笑意,而后忽然从芥子戒之中取出了一个东西。

“不知,八长老,可曾见过这个东西?”

那是一枚颜色森白的骨笛!

云翊眯起了眸子。

慕清澜手中拿着的那以为骨笛,并非是之前在藏雪海之中得到的那一只带有血字的那个,也不是在焚天之域里面得到的那个。

他想了想,便猜到那应该就是慕清澜之前在红河城的时候,无意间得到的那一枚。

只是,她怎么忽然将这个东西拿出来了?

难道这个所谓的八长老,和这骨笛之间,有着什么联系?

在看清慕清澜手中的骨笛之后,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是一脸疑惑。

然而八长老的眼中,却闪过了一丝惊慌!

慕清澜看的清清楚楚!

就在这一刻,她心里的那个猜想,得到了证实!

“...这、这是什么?老夫从未见过...“

八长老毕竟是经历过不少大场面的,面上神色看起来并无异常。

慕清澜眉眼弯弯。

“八长老,当真没有见过?”

八长老此时已经反应了过来,沉着了许多,摇摇头道:

“未曾。“

没见过?

那才是见鬼了!

慕清澜心中冷笑。

刚才她看向这八长老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芥子戒之内的这骨笛,忽然蠢蠢欲动起来!

在这之前,她得到的这第一枚骨笛,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她立刻将目标锁定为了这个八长老,所以故意试探一番。

刚才那一问,他已经暴露的十分彻底!

他一定和这个骨笛之间,有着某种极为密切的联系!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她辛苦找了那么久,始终没能得到一点讯息,没想到竟然在这里找到了!

黑魔宗的八长老...

身份地位不低,但却似乎和那神秘的势力并没有什么联系。

红河城在西疆域,那里和这里之间有着很远的距离,他怎么会把手伸的那么长?

慕清澜想不通,但是眼前的证据,让她万分警惕了起来。

她现在极度怀疑,这个八长老的身上,也有着骨笛!

“八长老可能有所不知,这东西是我以前无意间得来的,原本没太放在心上,可没想到,竟似乎和八长老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呢...”

慕清澜每多说一个字,八长老的神色就僵硬一分,到最后,他的整张面皮都已经紧绷起来!

虽然他有大半张脸的络腮胡做掩饰,不过...

他眼底的神色,着实逃不过慕清澜的眼睛。

慕清澜将骨笛放在唇边。

八长老的眉头,忽然皱了一下。

“等等!”

八长老急忙拦下慕清澜。

“我想起来,我的确是曾经见过这骨笛!”

慕清澜唇角掀起一抹冷笑。

“哦?愿闻其详。“

八长老额头冷汗直冒,说道:

“我忽然想起来,以前出去历练的时候,曾经和一个人交手。当时他就曾经拿出过一个这样的骨笛...”

慕清澜问到:“和这个一样?”

”大概...大概差不多...时间太久了,我也记不太清了...“八长老避开了慕清澜的视线,眼神有些躲闪。

慕清澜眯了眯眸子,璀璨一笑。

“是吗?

说完,她忽然凑近骨笛。

一道尖啸,瞬间飘扬而出!

随后,八长老的身上,竟然也有着一道极为相似的声音传出!

竟似乎在一唱一和!

所有人都是神色一变——

八长老分明没有动作,可怎么会有类似的骨笛之声传来?

慕清澜停了下来,那一道声音也随之消失。

慕清澜似是有些惊奇的看着八长老。

“哟,八长老,这声音...怎么回事儿?”

八长老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帝千绝也神色微冷,坐直了身子,盯着八长老。

”这、这...“

八长老心中紧张万分。

眼前的慕清澜是在笑,可是却让他心底一阵发麻!

他心念电转,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拍了一下脑袋。

“对了!瞧我这记性!我当时把那个人的芥子戒抢过来了,那里面好像就放着这一支骨笛!”

说着,他还真的从芥子戒里面拿出了一支骨笛!

模样和慕清澜手里的那个相差不大,不过却似乎更加光滑润泽一些。

“这声音,应该刚才就是从这上面传出的吧...”八长老心虚的说道。

慕清澜伸出手,去拿那一支骨笛。

八长老下意识的一缩手,神色警惕,但随后就意识到周围人都在看自己,连忙松懈了下来。

慕清澜笑问道:“八长老,这骨笛对你而言,难道很重要吗?我不过是打算看一眼,八长老竟然都不舍得?”

八长老唇色苍白,尴尬万分的笑了一声。

“哪里哪里...您尽管看...”

说着,又将骨笛送了上来。

慕清澜将那一支骨笛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儿。

“看起来,这两支还真是极为相似呢...”

八长老说不出话来。

慕清澜似笑非笑的问道:

“这骨笛就在八长老您的芥子戒里面,刚才却说,从来没有见过。不觉得自我矛盾吗?”

八长老连忙解释道:“慕小姐实在是误会了!老夫的芥子戒里面空间极大,放了不少东西。像是这样的小物件,通常都不太记得。若非刚才慕小姐提醒,老夫还真的想不起来这回事儿...”

说的跟真的一样。

只可惜表情太假了,而且刚才的反应,已经很能说明问题。

此时不仅仅是慕清澜,就连后面的众人,也都发觉了不对。

在场的个个都是人精,哪儿会看不出真假?

帝千绝的心情最为糟糕。

八长老是黑魔宗的人,经历过一次血洗之后,还能留在黑魔山上的人,基本上都是他的人。

虽然算不上是心腹,但这无疑也还是相当于当众打了他一巴掌!

丢人现眼!

如果不是这会儿慕清澜还在那儿站着,他已经动手解决了八长老!

慕清澜了然的“哦”了一声。

“原来如此...那这么看,这骨笛对于八长老而言,应该也算不得什么珍贵的东西,对吧?那不如...给我?”

“不行!”

八长老想也没想的拒绝,说完就神色一变,暗暗后悔。

慕清澜笑容淡了许多。

“不过是八长老毫无印象的一支骨笛,为何不能给我?实不相瞒,这东西对我而言,可是重要的很呢。“

八长老脸色从青白变得涨红。

他当然知道如果此时想要完全摆脱关系,就得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让慕清澜把东西拿走。

可他还想要自己的小命呢!

八长老神色有些为难:

“慕小姐,这东西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件,但是...终究是老夫的东西...若是您就这样拿走了...老夫的脸面...“

慕清澜打断他的话。

“八长老尽管放心,我这可不是要当众抢您的东西,这等下作不要脸的肮脏事儿,我慕清澜可是做不出来。作为交换,我可以赠与您两卷天阶法诀,如何?”

洛青衡气的脸色铁青。

慕清澜这是当众埋汰他呢!

偏偏这时候还不能骂她!

这慕清澜,当真是狡猾!

八长老心中一沉。

在外人眼中,慕清澜用两卷天阶法诀来换他“毫不在意”的一支骨笛,已经算是非常给面子了。

他如果不答应,那显然就是有鬼!

可他怎么能答应?

“慕小姐,这不是用什么来交换的问题...”

八长老还想再申辩一二,却见慕清澜又将自己的那一支骨笛放在了唇边。

呜——

一道笛声,瞬间响起!

但是这笛声和刚才的却大不相同。

此时这声音,听着竟是比刚才尖利了许多!

八长老神色剧变!

下一刻,他忽然朝慕清澜出手!要抢夺那一直骨笛!

慕清澜早有准备,在他出手的一瞬间,就将两支骨笛一同收起,身形一转,就避开了八长老的动作!

森罗殿之中的人,此时也都明白了什么!

云翊立刻出手!

数道银色的丝线,朝着八长老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