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9 查(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一股力量忽然从孙剑平的体内爆发,眨眼之间就席卷全身!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就已经彻底的爆裂开来!

可怕的余波如同海浪,朝着四周席卷而去!

慕清澜正要上前,却是被雪幽一把拉到了身后。

“已经晚了,就别去了。”

这个时候,还是保护好自己比较重要。

正打算上前的离恨天等人,也是被这一股力量死死压制住无法上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孙剑平的身体,彻底灰飞烟灭!

慕清澜眉头皱紧,双手紧握,指节泛白,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处。

孙剑平已经灰飞烟灭,他所在的地方,满地狼藉,血迹斑斑。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也不会相信一个尊主巅峰强者,竟然就这么直接湮灭了。

慕清澜头疼起来。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点线索,还没有来得及仔细询问,竟然就这么再次断掉了!

她已经千防万防,可还是没想到孙剑平还有这最后一招!

或者,这不算他的最后一招,而是他背后的势力早就做好的完全准备。

那些人…

当真是好深好毒的心思!

不仅提前多年埋下了孙剑平这一枚棋子,而且早早就已经留了后手,只要他的身份曝光,就能立刻死亡!

别人甚至连一点问询的时间都没有!

他身死魂灭,任何人都无法用严厉的手段惩戒问责他,只能憋屈不已的看着他就这么消失。

慕清澜深吸口气,将胸腹之间那翻涌的情绪压下。

但实际上,她的心思,着实是很难平静下来。

骨笛之后的人,竟然和血天鼎也有联系?

那岂不是说,她一直在追查的人,和离恨天他们想要找到的在偷偷炼制血天鼎的人,其实是同一批人?

之前和那些人的几次交手,从未发现过这一点,没想到今日遇到孙剑平,反而将这些都揭发了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那余波才逐渐的平息下来。

众人面面相觑,神色都十分凝重。

离恨天面容沉重。

“看来他也偷偷炼制了血天鼎,不然的话,绝对不可能忽然爆发出如此强大的血天鼎的气息。只是没想到,他没有用血天鼎的力量逃亡,反而是直接选择了自杀…”

“要么是他知道就算是用了血天鼎也逃不出去,要么就是…就算是他能逃出去,身份暴露之后,会面临比死亡更加可怕的后果。”赫连枭缓缓说道。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对他们而言,都太过危险。

“只是不知,孙剑平是不是当年偷偷教授水清空炼制血天鼎之人。”离恨天说着,看向了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水铭非。

不少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水铭非的身上。

水铭非瞬间如芒在背,冷汗直流。

“这、这…我也不是很清楚…”

离恨天冷笑:“水清空的事情,你不清楚,难道还是我们更清楚不成?”

折腾了这么久,甚至他们几个身份尊贵的族长都在这里丢尽了脸面,赔光了笑脸,好不容易查到点消息,人竟然就这么死了!

离恨天是一肚子的火。

离族曾经因血天鼎遭受极大的打击,消耗多年才恢复元气,对血天鼎是恨之入骨。

自从觉察到血天鼎再现,他就一直忙前忙后,只为找出背后之人。

现在,孙剑平一死,一切几乎又回到了原点!

他怎么能不生气,不怨恨?

这骨子的怨愤,自然是撒到水铭非的身上了。

水铭非下意识的看向洛青衡,想他开口帮自己多说两句,但洛青衡却似乎没有觉察到他的视线一般。

水铭非咬了咬牙,道:

“最起码现在已经找到了证据,证明之前的推论是正确的,黑魔宗的确也是和血天鼎牵涉不清…”

他紧张害怕过了头,竟是忘了此时还在黑魔山之上,周围都是黑魔宗的人,他说这话,毫无疑问是在找死!

他话音刚落下,周围就有不少人神色凶狠的看着他,仿佛下一刻就会冲上来,直接把他斩杀!

水铭非这才觉察到不对,心中一沉,顿时后悔,却已经来不及挽救。

帝千绝眯起眸子,一字一句问道: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水铭非立刻紧紧闭上了嘴巴,心脏紧张的狂跳。

帝千绝冷冷的瞥了一眼离恨天等人,嘴角勾起一抹奇异的笑,慵懒而森冷。

“所以现在,你们都认定黑魔宗和血天鼎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又或者…本宗主也在炼制血天鼎?”

离恨天道:

“我们并没有那么说。只是…孙剑平体内的确有着血天鼎的气息,而且他也的确是黑魔宗的人。最关键的是…他似乎已经在黑魔宗很长时间了。”

帝千绝知道他在说什么。

孙剑平的身份埋伏的很好,这么多年从未被人发现过。

但是这么长的时间,他难道就真的没有和其他人勾搭吗?

他分明是一只脚已经跨入了圣主境界的强者,如果他愿意,展现出真正的实力,那么在黑魔宗必定会受到重用,而不是如同现在一般,高不成低不就,只做一个中等地位的长老。

那么他这样做,肯定是有理由的。

他如果真的受到了器重,反而会受到束缚,更加容易被觉察到不对。

他所在的这个位置,其实非常微妙。

不会被宗主格外看重,但是又能接触到一些比较重要甚至是核心的东西。

这么多年,他一直如此,不会是无所求。

帝千绝的心情已经糟糕到无以复加。

鬼知道孙剑平身后的人到底是谁!

那些人又到底已经知道了黑魔宗的多少事情!

更甚是——黑魔宗现在已经被渗透了多少,他都不知道!

孙剑平是在上一任宗主还在的时候,就已经进来的,如今死了一个,谁能保证没有第二个?第三个?

他上任之后,已经血洗了一次黑魔宗,竟还是有这样的人存在!

他想要查清楚孙剑平的心,一点也不比离恨天等人,还有慕清澜少。

他眸色沉沉的从周围人身上扫过,似是要看透他们。

“和孙剑平交好的人,都有谁?”

众人心头一颤。

几个人站了出来,其中也包括一直跟在他身后说话的那个长老。

此时他的面色已经是一片煞白。

几人齐齐跪下。

“宗主,我等丝毫不知孙剑平的这些事情,还请宗主明察啊!”

实际上,帝千绝自己也知道这不好查。

孙剑平身为长老,自然是和其他长老多少都有交情的。

下面的侍卫暂且不说,就这些长老,仔细说起来,哪个不是和他有过来往的?

何况他本来就一直是潜藏在这里的,真正和谁交好交恶,又有谁知?

帝千绝忽然看向了慕清澜。

“若是继续用骨笛查,还能查出几个来?”

慕清澜有些诧异帝千绝忽然对自己说这话,但想到如今三方应该都是想要查清楚这件事情的,也就想了想,说道:

“我也说不准。刚才用骨笛,也不过是我一时兴起,并不知晓他体内竟是有着血天鼎的气息。而且…你肯让我将所有黑魔宗的人,都查一遍?”

那可相当于直接交了底儿啊…

任何一个帮派的首领,都不会轻易做出这样的决定。

但帝千绝却似乎并不在意。

“当然。”

他回答的太快,太过毫不犹豫,反而让慕清澜心中打起了鼓。

他这是…

洛青衡心念电转,眼底闪过一抹光,而后上前一步,说道:

“既然大家都要查,那么,不如各自派人——”

“本宗主什么时候说过允许你们来查了?”

帝千绝不耐烦的打断洛青衡的话,嫌恶而讥讽的看了他一眼。

洛青衡一下子噎住。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都肯让慕清澜查了,怎么不让他们查?!

帝千绝犹如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之前本宗主已经说过,这几个人是最后一批。查完他们,你们就必须结束。听不懂人话,还是你脑子有坑,记不住东西?”

洛青衡脸色青白。

被帝千绝当众这么指责,他一张老脸都要丢光了!

但是这样的能够查探黑魔宗的大好机会,如果错过,实在是——

“慕清澜能够查,我们怎么就不能查?”

帝千绝笑了一声,眸光一转,便看向了慕清澜。

他眼角的那一抹妖红,显得越发的瑰丽靡丽。

“本宗主乐意。你们能奈我何?”

千言万语,抵不过一句我乐意。

黑魔宗是他的,他当然想做什么做什么。

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几乎相当于把黑魔宗的一切都暴露在慕清澜的眼前。

但——

那又如何?

他既然敢这么说,就不怕她用这做文章。

他应付的了。

洛青衡气的浑身发抖。

离恨天等人却是比他平静的多。

是个人都知道这才是正常的选择,想要用这个机会对黑魔宗下手,未免也太天真。

帝千绝能走到今天,可不是没脑子的人。

可…他竟然让慕清澜去查?

慕清澜自己其实也有些诧异。

她犹豫了一会儿。

帝千绝笑问道:

“怎么,不敢查?”

慕清澜挑眉。

“有什么不敢查的?”

若真是查出点东西来,才更好!

帝千绝都敢,她又有什么不敢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