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0 最后一招(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帝千绝给洛青衡几人下了逐客令。

其实他们都是不愿意走的,好不容易查出一个孙剑平,这还没怎么着呢,人就死了。

帝千绝自己也肯定会彻查整个黑魔宗,但他只让慕清澜再继续跟着一起查。十大世家的人,被他直接拒绝。

他们当然也想留下来,但是显然没这个可能了。

就连王岩尊主都没有这个待遇。

同样被拒绝留下的,还有一个人。

云翊。

帝千绝和他相看两厌,此时没有动手都已经是奇迹,帝千绝是疯了才会让云翊陪着慕清澜一起留在这里。

所以他的态度很明确。

云翊走,慕清澜留。

当然,他也做出了妥协——慕清澜可以将雪幽留下。

雪幽身为圣主强者,从某个角度而言,是慕清澜最好的帮手。

有他在身边,慕清澜也会安全许多。

这也是最好的折中办法。

云翊心中当然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的,但是他更加明白慕清澜有多想查清楚那骨笛的事情。

一年之约现在就剩下几个月的时间,她变得越发的紧迫起来。

如果到时候她还是不能对那背后的势力有所了解,对她十分不利。

所以,慕清澜询问云翊的意见的时候,他只看着她,说了一句话。

“我在黑魔山下等你。”

说完,便眸含警告的看了一眼帝千绝,才转身离开。

云翊都如此干脆的走了,何况洛青衡等人?

一行人随后也陆续离开。

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洛青衡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心中实在是不甘。

“可惜…”

可惜了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

“族长,咱们还是尽快回去吧。族中应该也有许多事情在等着您去处理呢。”

对比之下,洛夕颜倒是淡定平静的多,而且似乎也一点都不在意慕清澜留在这里的事情。

洛青衡看了她一眼,有些奇怪。

她怎么忽然提起了族中的事情?

虽然二人都已经离开洛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族中一直有长老们在掌管,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儿才对。

但听洛夕颜这意思…怎么好像她知道点什么?

“夕颜,你这是——”

洛夕颜浅浅一笑,嘴角的弧度依然完美得体。

“有的事情强求不来的。既然慕清澜已经留在这里,继续调查血天鼎的事情,说不定真的能查出什么来呢?”

洛夕颜怎么忽然帮慕清澜说话了?

洛青衡心中愕然。

洛夕颜笑意微深。

“看起来,她对那骨笛之后的人,也是十分痛恨,想来这件事情,也一定会尽心尽力的。”

她话锋一转,道:

“对了,族长,之前我派人去请了贵客来,现在应该已经到了洛族。咱们还是尽快回去吧。如果怠慢了,可就不好了。”

“贵客?”

洛青衡很是诧异。

这事儿洛夕颜之前怎么一点儿都没有跟他提过?

洛夕颜露出一抹颇有深意的笑容。

“您一见便知。”

话音落下,前方的云翊忽然一顿,回头看了洛夕颜一眼。

眸色深冷。

洛夕颜心中一凛,回以一笑,而后不动声色的转开了视线。



黑魔山上有头有脸的人,此时都已经站在了森罗殿之前。

换做平时,随便拉出来一个人,也是能威慑四方的。

皆因他们都是黑魔宗的人!

但是此时,气氛却是十分冷凝,空气都犹如要冰冻了一般。

雪幽双手抱臂,笑意懒散的一一看过那些人,而后朝着慕清澜凑了凑,笑道:

“帝千绝也算是有点诚意了。这里面的人呢,虽然没有圣主强者,不过剩下能过来的,大概都已经来了。”

黑魔宗之中,当然是有圣主强者的。

这样强大的一个势力,如果没有圣主强者坐镇,靠什么和云族斗了这么多年?

帝千绝瞟了雪幽一眼。

“除了尚在闭关和外出的,剩下的人,都在这里。”

慕清澜点点头。

这的确已经是现在能查到的最多的人了,可见帝千绝也是真下了狠心。

他倒是不怕她把这黑魔宗摸个底儿透。

在这里站着的人,少说也有上千人了。

想要从这里面找出点猫腻,不是容易的事情。

她取出了自己在红河城得到的那一支骨笛,放在了唇边。

呜——

一道有些尖锐的笛声,瞬间飞扬而起!远远传荡开来!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森罗殿之前,一片安静,并没有出现之前孙剑平的情况。

慕清澜吹了三声,却再无骨笛相应和。

帝千绝皱起了眉头。

他绝对不相信,整个黑魔宗之中,只有孙剑平那一个异类!

慕清澜将那一支骨笛收了起来,而后,取出了刚才从孙剑平那里抢来的那一支。

这一支在各方面都明显比之前那一个更加精致,显然是因为用它的人身份更高。

她再次将这一支骨笛放在了唇边,同时目光飞快的从众人的脸上扫过。

因为人数太多,所以她没有办法看清每一个人的神色。

而且,毫无疑问,这些人此时都是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的,孙剑平死在前面,就算真的还有人不对劲,也绝对不会再在脸上显露出来。

更甚至,已经想了办法将骨笛的回应压下。

慕清澜再次吹响骨笛。

呜呜——

一道更加尖锐的笛声,瞬间传开!

然而这一次,却依然没有任何的回应!

森罗殿之前,陷入死寂。

雪幽耸肩一笑。

“看来这次可是没有那么容易找到了呢。”

慕清澜神色平静的将骨笛收起来。

“意料之中。”

如果那些人不懂得反击,那才是稀奇。

假设无法找到身怀骨笛之人,那也就更加找不到和血天鼎有牵连的人了。

帝千绝皱眉。

“就这样?”

慕清澜摊手。

“你也看到了,两支骨笛都没有反应。要么是真的没有孙剑平的同伙,要么就是…他们已经想办法把这个隐患解决了。现在想要再查,难上加难。”

这些帝千绝当然知道。

可如果还是这样的话…接下来怎么办?

他纵然嗜杀,也不可能把黑魔宗的人都杀个干净。

帝千绝周身的气息,变得躁郁而森冷。

众人瑟瑟,皆是低下了头。

无人说话。

慕清澜又道:

“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

帝千绝眯起眸子。

“当真?”

慕清澜颔首:“但是我有两个条件。第一,若是查出了人,我要亲自审问。第二,查完之后,我会立刻离开这里。任何人不得阻挠——包括你。”

其实这第二个条件,原本也是说给帝千绝听的。

她要留在这查是不错,但她不可能接受自己被困在这里。

帝千绝是什么人?

鬼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慕清澜知道他极度危险,所以早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和帝千绝谈判。

帝千绝忽然笑了起来。

他舔了舔唇,血色的唇角泛着冰冷的光,越发妖异。

“你专门留了一手,就是为了说这个?”

慕清澜毫不避讳:

“我自然要给我自己留条后路。毕竟我对黑魔宗没有半分兴趣。”

对帝千绝,更是如此。

帝千绝脸上的笑意逐渐消散。

慕清澜这是在逼着他做选择。

——要么选黑魔宗,要么选她。

如果他执意将慕清澜锁在黑魔宗,她绝对不会再查下去。

那他就无法知道自己的势力,到底已经被渗透了多少。

他费尽心思走到今天,素来都是他对付别人,何曾想过会有今天的局面?

他在明,敌在暗!

按照他的性子,当然是不可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可——

他花费了那么大的心力,才让慕清澜来到黑魔宗,如果就这样答应了,他心中实在是不甘。

当初他想着把人带回魔宫,结果屡次都没能成功,一直拖到了现在。

她的眼睛依旧如星子般璀璨。

他只看一眼,便觉得心情甚好,心中那时不时冒出来的躁郁杀意,通通都被压了下去。

这种感觉很好。

哪怕是真正的看着星空的时候,也不会有这样的感受。

只怕没有人会相信,他真的只是想要时刻能看到她的眼睛而已。

当然,现在的话…

他觉得,能够看到人,自然是更好的。

但现在,慕清澜给出了他两个选择。

他必须要在其中,选择一个,放弃另一个。

慕清澜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她知道帝千绝一定会做出那个选择。

良久,帝千绝终于开了口,薄唇微启,吐出一个字来。

“好!”

随后,他又道: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你能查出点东西来,如果不能…”

慕清澜勾唇一笑。

“我既然敢说,自然能做得到。”

雪幽忍不住用胳膊捅了她一下。

“你想好了?”

他大概已经猜到了慕清澜这最后一招是什么,但多少觉得有些不合适。

时机,或许还不成熟…

慕清澜哼笑一声。

“人家都欺负到我头上来好几次了,我若是不反击,难道还真要等到他们把我欺负死才算吗?”

她现在是没什么底牌,不过…

也不是毫无反手之力!

雪幽轻叹一声。

“既然如此,你便放心去做就是。若是惹出了什么麻烦来,我给你兜着便是。”

慕清澜眨眨眼,笑的眉眼弯弯。

“那可不能反悔啊!”

说完,便又从芥子戒之中,取出了第三支骨笛!

那骨笛的一段,有些残缺,似乎经历了长久的岁月侵蚀,看起来已经十分破旧。

然而骨笛本身,却又似乎带着一股无法形容的久远浩瀚的气息。

正是当初她在焚天之域里面,得到的那一支!

旋即,一道苍茫悠远的笛声,响彻这片天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