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2 血(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果然也知道!

慕清澜心中一震,顿时觉得浑身的血液都似乎凝固了一般。

她不过是因为当初阴槐尊主曾经提到过,所以才故意这么问了一句,没想到章辉麟竟然也知道!

他不是早就在黑魔宗之中的吗?

按理说,他这种算是被专门派遣出来的线人,对“总部”的事情不会太过了解。

但现在看,分明不是这样!

章辉麟也是立刻觉察到自己的失态,连忙低下了头,想要掩饰自己的情绪。

慕清澜上前,一把死死扼住了他的喉咙,逼迫他抬起眼睛看着自己!

她的声音也变得冰冷。

“你也听过慕枫的名字?”

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因为章辉麟一直和“总部”保持着极为密切的联系,要么就是因为爹爹的名声,实在是太过响亮。

根据阴槐尊主的话,第二种猜测的可能性更大。

她第一次听到那些话的时候,整个人出离了愤怒,几乎失去了理智,只顾着针对阴槐尊主。

但是现在想起来,却是发觉很是不对。

——爹爹身上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会让那些人如此对待?

如果只有几个人针对,也就罢了。

但现在看,显然不是。

这些人…

或者说,是那个势力之中有点身份的人,似乎都听过爹爹的名字。

“你…你是慕枫的女儿?”

章辉麟的脸色涨红,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来一句话,嘶哑粗粝。

慕清澜死死的盯着他,一字一句问道:

“你们的人,在西疆域红原,是不是?”

章辉麟眼底闪过一抹震惊之色,显然没想到慕清澜竟然还知道和红原有关。

不过,她的猜测并不准确…

“你杀了我吧。这样对你我都好。”

章辉麟忽然闭上了眼睛,一脸绝望之色。

“你这辈子,休要妄想将慕枫救出来。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你现在杀了我,也算是帮你爹报了仇,从此以后,就当你爹已经死了罢!”

砰!

慕清澜掐着他的脖子,忽然神色一冷,而后将他狠狠的掼在了地上!

章辉麟的脑袋,狠狠的撞在了地面之上!顿时开了花!

黏腻腥甜的血,缓缓从他的头上流淌下来,很快就染了他一脸。

看起来十分可怖。

雪幽心中一揪,欲言又止。

慕清澜的底线就是家人。

她这几年生死之间不知徘徊多少次,受尽欺凌和羞辱,经历无数苦难折磨,为的不过是一家人团圆。

而现在章辉麟当着她的面这么说,势必会让她恼怒。

“丫头。”

雪幽终于按捺不住开了口。

“冷静点。”

慕清澜深吸口气。

她知道章辉麟是在激将——他是真的想死!

慕清澜顿了顿,掌中银光一闪,便是手起刀落!

章辉麟的手指,顿时被剁下来。

他竟是硬气的没吭一声,只是脸色更白了。

慕清澜面无表情的将芥子戒取下来,强横的元神之力汹涌而至!

嘭!

芥子戒竟是被直接冲破了章辉麟的封印!

章辉麟大吃一惊,瞪大了眼睛看向慕清澜!

——这、这到底是有着多么强大的元神之力!?

要知道他可是已经一只脚踏入了圣主境界啊!

就算他不是星阵师,但是芥子戒上的封印,力量也不容小觑。怎么才一眨眼的功夫,就被慕清澜这么轻松至极的破开了?

他哪里知道,慕清澜的天赋本来就强,再加上镇魂石魄一直在锤炼她的元神之力,增长的速度,远非常人可以想象。

破开他的一个芥子戒,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很快,慕清澜就从中找出了他的那一支骨笛。

章辉麟心中一颤。

慕清澜仔细看了一眼,这才发觉这骨笛竟似乎和孙剑平的不太一样。

整体看上去都是骨笛,不过…

无论是颜色,还是形状,都似乎有一些小小的异样。

别人看到或许不会在意,但慕清澜心中记挂了这件事情太久,自然看得仔细,每一点都深深的记在心中。

慕清澜缓缓说道:

“你猜,如果我吹响了这骨笛,会发生什么事情?”

章辉麟眼底闪过一抹惊恐之色。

“不——”

正在此时,一道蓝色的火焰,忽然钻入了他的眉心!

章辉麟顿时僵在原地,眼神逐渐涣散。

雪幽走上前来,冲着慕清澜挑眉一笑。

“对付这种人,当然还是催眠比较快。”

慕清澜眨了眨眼。

“…你竟然还会这个?你刚才怎么不说?”

雪幽咳嗽一声。

“时间过去太久了,忘记了…”

慕清澜:“…”

雪幽连忙催促道:

“有什么想问的,快点问,太久没有施展,也不知能支撑多久。”

慕清澜重新看向章辉麟,果然看到他整个人都似乎已经出了神,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一种诡异的氛围之中。

她深吸口气,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

章辉麟迟钝片刻,才缓缓说道:

“…魂七…”

魂七?!

慕清澜皱起眉头,和雪幽对视一眼。

他果然是一早就故意潜入到黑魔宗的!

实力是隐藏了的,名字是假的,只怕身份,也是假的!

慕清澜继续问道:

“你背后的主子是谁?”

魂七涣散的眼神,忽然震动了一番。

慕清澜眉头微蹙。

雪幽连忙一只手按在了他的眉心之上。

“你这个问题对他而言是强刺激,想必他心底是太过畏惧,才会这样。你再试试。”

慕清澜点点头,又问道:

“你是谁的人?”

在雪幽的帮忙之下,魂七身上的气息逐渐平稳了下来。

只是这个疑问,对他而言显然是一个巨大的槛,即便是被催眠的时候,他的心里也依然有着高度的警惕。

慕清澜现在对这背后的势力,越发的好奇好感叹。

经历了这么几次,足可以看出这个势力,不仅实力超强,最重要的是,培养出来的人,无论强弱,都是守口如瓶。

宁可死,也不愿多透露出一句。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手段,才能让这些人如此…

“…血…血…”

他唇瓣抖动,声音细弱蚊蝇,眼中是深深的敬畏。

慕清澜眼睛一亮,立刻凑上前去。

然而说出了这个字之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极大的痛苦之色。

雪幽神色一惊:

“他要醒了!”

话音刚落,章辉麟就忽然以头抢地,额头又出现一个血窟窿。

而这一次,他的眼神已经逐渐恢复了正常。

而且他似乎消耗了极大的力气一般,脸色惨白,浑身气息低迷。好像下一刻就会直接死去。

慕清澜双眸紧紧的盯着他。

“你刚才说,你身后的势力,是血——”

章辉麟猛然一震,抬头看她!

难道他刚才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正在此时,门外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道波动!

慕清澜眉头一皱,扭头看去。

大门已经被人打开!

帝千绝出现在了门口。

他逆光而立,妖异非常。

“一刻钟的时间,到了。”

慕清澜心中一沉,立刻将剩下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她后退一步。

章辉麟却似乎依然失魂落魄,满脸惊慌。

他刚才到底说了什么?!

难道慕清澜已经知道了?!

帝千绝的眼神,飞快的从三人的脸上扫过,眯了眯眸子。

看样子,似乎的确是问出了点东西呢…

他朝着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怎么,不跟本宗主一起审问了吗?说不定,你还会听到你想听的?”

慕清澜瞥了一眼章辉麟。

他这个样子,就算是再问,只怕也吐不出什么东西了。

她神色平静道:

“不必了。该问的都已经问完了。我等就先行告辞了。帝宗主请自便。”

说完,她便抬脚朝着外面走去。

帝千绝眉头一皱,刚打算阻拦,一抹蓝色的火焰,忽然从眼前闪过。

雪幽笑道:

“帝宗主,不必远送。我想,我的速度,应该是比你们快一点的。”

说完,便紧随着慕清澜出了森罗殿。

帝千绝神色微冷,看着那二人离开的背影,心中生出一股躁郁。

在外面等待的众人眼睁睁的看着慕清澜和雪幽二人走出,几个人神色问询的看了帝千绝一眼。

帝千绝忽然笑了一声。

“让他们走!”

不过是今天走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他回头,目光阴郁的看向章辉麟。



------题外话------

大家是想14号,还是想15号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