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1 交换(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清澜眼前场景立刻变幻!

周围一片黑暗,唯有强大的空间扭曲的力量,紧紧的压迫着她!

慕清澜的心狠狠一跳:这银色屏障之后,竟是一个巨大的空间通道!

她进来之后,无疑就相当于进入到了这通道之中!

如今,她也是在快速的朝着通道的另一头而去!

但很快,慕清澜身上那挤压的力量就忽然消散!

而后,一束强光,骤然照射而来!

慕清澜皱起眉头,强忍着刺目的光看去——

她竟是已经到了这牢笼之中!

爹爹就在她的眼前十步之遥!

只是此时,他似乎还在昏迷之中。

慕清澜心脏已经疼到发麻,越是到这种时候,她反而越是能够冷静下来。

她朝着四周看去,这才发觉,那一道强光,是悬挂在自己的头顶的!

浓重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几乎令人作呕!

这绝对不只是因为爹爹在这里受尽折磨,遍体鳞伤造成的。

慕清澜自己也曾经见过不少这样的场景,这种地方的气息,必定是许多人在这里长期经受刑罚之后,才会成这样的。

只是此时,在她目光所及的地方,只能够看到爹爹一人。

除了她自己处在这一道强光之下,四周都是一片黑暗。

四下看去,她根本无法看到周围的场景,只有无边无际的暗沉。

而她也依然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

“真是很甜呢…”

沙哑的声音忽然传来,似是还带着几分赞叹和沉迷。

慕清澜顿时有些毛骨悚然,警觉的看向四周。

她知道他就在这里!

“不用看了…现在的你,想要看见我,可是难得很呢…何况,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不重要的事情上,倒是不如,做点其他有用又有意思的事情,你说呢?”

那男人低笑一声。

慕清澜眉头皱起。

看来他是不想让她看到他真正的样子了。

这里不知到底是什么地方,但慕清澜猜测,十有八九,已经不是藏雪海!甚至已经不是西疆域!

这是他的地盘,他想要做什么都占尽优势。

如今她是处在被动的地位,也只能顺着他的话走。

“我要先看看我爹爹。”慕清澜说道,“反正我已经来了,也逃不出去,你总不会,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吧?”

“呵…”

那男人低笑一声。

“我说了,你不必用激将法。你想做什么尽管做便是。不过是一个慕枫,还不至于让我放在眼里。”

慕清澜心中冷笑。

不过是一个慕枫?

那他当初何必派人专门去将爹爹抓过来,将爹爹囚禁起来,长达三年之久!

按照他所说,如今爹爹的身上,已经没有他想要的东西了。

他自然不会再将爹爹放在心上。

现在,在他的眼里,爹爹最大的价值,就是把她引过来了吧?

话音落下,慕清澜看到关押着爹爹的牢房的铁门,忽然打开!

慕清澜深吸口气,随后一步步上前。

这一天她等了太久,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真正和爹爹再见,竟然会是这样的场景。

走近之后,她更是能够清晰的看到他身上遍布的新旧伤痕。

那铁链穿过他的骨头,上面凝固的血迹,几乎已经变成了发黑的暗红色。

他被迫站在那里,头微微垂着,似乎还在昏迷。

他不再是记忆中俊朗高大的模样。

之前在那银色屏障之上看到的时候,慕清澜就已经快要崩溃,如今在近处,亲眼看到这场景。

她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心底,有一根弦,猛然断裂!

但是她没有哭。

所有的眼泪似乎在刚开始的时候已经流尽,如今她的双眼紧紧盯着爹爹,眼睛酸疼,却再也没有一滴眼泪流出。

这个时候,哭是没有用的。

她应该想的是,接下来要怎么办!

十步,如此短的距离。

然而慕清澜却觉得,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自己的心上一般。

每一分每一秒,都变得如此难熬。

终于,她走到了爹爹的身前,站定。

他们距离如此之近,近到,只要她一抬手,就能够到爹爹。

慕清澜却觉得自己的身体上,像是有着千钧之重。

他的脸色如此苍白,整个人都消瘦的脱了形,完全不复往日模样。

阴槐长老所言,怕是也未曾完全描述出他所承受的苦痛…

正在此时,慕枫却忽然动了。

他挣扎着睁开了眼睛,随后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僵硬的扭动着脖子,看向了慕清澜。

四周空间暗沉逼仄,他的大半张脸,也隐藏在阴影之中。

凌乱的头发,将他的脸容遮掩。

可慕清澜却还是第一眼,就看到了他的眼睛!

震惊,愧疚,心疼,思念…

那双深邃的眼中,在这一瞬,闪过了太多的情绪!

如同潮水,几乎将慕清澜吞噬!

他脸上的肌肉忽然颤抖了起来,苍白干裂的唇蠕动着,好一会儿,沧桑粗粝的,压抑着无数情绪的一声,才终于颤抖着,传到了慕清澜的耳中——

“…清儿…”

这一声落下,他的眼眶通红,嘴角微微挑起了一抹弧度。

可在慕清澜看来,这一笑,却比哭,更让她窝心。

“…你长大了…爹爹没有照顾好你…都是爹爹的错…”

歉意,愧疚,悔恨。

其实在见到慕清澜的时候,他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和她说。

可是最后,到了嘴边,这些话,也都通通堵住,只剩下了这一句。

他对不起她。

他也对不起凌寒。

他更对不起宣儿。

慕清澜上前一步,轻轻的抱住了他。

“爹爹…”

慕清澜紧紧的闭上眼睛。

她以为她会流泪,会哭的更凶,可是,当真的到了这一刻,她的眼睛反而是一片干涩。

只是心中,像是忽然被什么掏出了一个黑洞,不断的有风灌进去,冰冷,疼痛。

她不敢用力,只是轻轻的将手放在了爹爹的身上,却依然能够触碰到那或干硬或黏腻的伤痕。

她的心,也跟着一阵皱缩。

“爹爹,没事儿,我来救你了。我来带你回家。”

慕清澜一字一句说道,像是要把每一个字都深深的刻下。

慕枫闭上眼睛。

他被困在这里三年之久,最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更知道那背后之人,到底是何等强大!

清儿她,又怎么能是对手?

他知道那个男人的目标,就是清儿!他要的就是让清儿继续留在这里!成为他的奴隶!

这样的日子有多么可怕,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清儿…”

慕清澜却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稍微后退一步,认真的看着他,唇角弯起。

“爹爹,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那都不重要。只要你还活着,就已经很好了。真的。我曾经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可是现在,我不仅能够见到你,我还能再听到你说话,甚至还能抱抱你…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

慕清澜的声音很轻。

可是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是她的肺腑之言。

没有人知道,当初听说了爹爹娘亲双双陨落之后,她是怎样的心情。

为了这一天,她已经等了太久!

哪怕是要付出沉重的代价,她也依然会选择如此!

慕枫听得心中酸楚又心疼,喉间一哽,剩下的话,就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慕清澜却忽然取出了一个玉瓶,将里面的东西都洒在了慕枫的伤口之上。

慕枫奇怪的看了一眼,发觉那是一些彩色的粉末。

那些粉末都落在了伤口上之后,一些血肉翻卷的伤,竟是很快就开始愈合。

而那些已经结痂的伤口,则是开始更快的恢复。

因为每日都在承受着无尽的苦痛的折磨,所以他几乎已经对这些都麻木了。

但即便如此,他也依然能够感知到这彩色粉末,有着极强的治愈功能。

说起来,这东西还是云翊当初在世家大赛之后,说什么都要给她,她才要的。

那时候,云翊是担心她还会受伤,所以送了她好几瓶。

后来她倒是没怎么用过。

哪怕是过了横渡天的时候,也因为她体内元脉的彻底觉醒,身上的伤势也基本快速的自愈了。

没想到竟然在今天用到了。

慕清澜仔细的将那些彩色粉末都均匀的洒在了爹爹的伤口之上。

最后,就只剩下了手腕和脚踝上,横穿而过的锁链!

这几处的伤口,从来没有愈合过。

慕枫每动一下,都会牵扯到伤口,使小臂粗的铁链,和骨头以及血肉摩擦。

慕清澜只是看了一眼,就感觉心脏几乎皱缩成了一团。

这样的苦痛,普通人可能一天都无法承受,而爹爹,竟然经历了三年之久…

慕清澜垂下眼睛,掩去了自己眼底骤然掀起的波澜!

她转过身,看向那暗沉的边缘。

她虽然看不到对方,但是她知道,他一定在看着她,并且对她的一举一动,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这铁链,可以去掉了吧?”

慕清澜的声音,意外的平静,可是在这平静之中,却又似乎压抑着无尽的波澜!

只要有一个机会,打破面上的平静,这可怕的波澜,就会骤然掀起!将一切都吞噬!

那男人似是沉吟了一会儿,才道:

“这可不太好…如果将他放开了,那…就要换你来了。我可不想看到你这漂亮的手腕,被刺穿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