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7 娘亲(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头到尾,哥哥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如果他想,大可留下一些线索,好让他们找到。

但是他没有。

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这就证明,他是非常不想让慕清澜他们跟着找过去的。

——能让他这样谨慎决绝的,唯有那些人!

几人看了她一眼。

除了乔六长老,剩下的三人,倒是都能猜到慕清澜为何这样想。

乔六长老敏锐的觉察到气氛有些不对,也就没再说什么。

“那我们现在——”

雪幽正说着,忽然目光一凝,上前一步,双眼紧紧盯着慕清澜的手腕。

刚才他竟是没有觉察,她的手腕受伤了!

“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伤口大半都被袖子遮掩着,但是雪幽还是隐约能看到一片血肉模糊的痕迹。

他的声音也冷了好几度。

云翊剑眉微挑,上前半步,将慕清澜揽的更紧。

慕清澜无奈的瞟了他一眼。

这人,吃起醋来,真是不分人的…

她摇摇头。

“我没事儿,就是受了一点小伤。”

小伤?

雪幽和她在一块那么久,甚至比慕清澜还要了解她自己。

看她这样子,分明是有点什么!

这伤口,只怕是——

“抬手。”

雪幽十分干脆的说道。

慕清澜看了他一眼。

雪幽的脸上,没了惯常的慵懒笑容。

他这是认真了的…

慕清澜心中一叹。

就知道瞒不过他。

她无奈将双手抬起,露出了那手腕之上触目惊心的伤口!

细腻光滑的小臂之上,这样的伤口格外令人心惊!

但其实伤口已经用药,而且慕清澜自己一路上也一直在努力恢复,所以比起最开始的时候,已经好了许多。

尽管如此,雪幽的脸色,还是瞬间变冷。

“这是谁干的?”

“此时说来话长。等之后我再和你们说吧。”

牵涉到神魔天,而且那个男人太过诡异神秘,实在不是一两句话能解释清楚的。

见慕清澜神色苍白疲惫,雪幽也只得点头答应。

“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慕清澜沉思片刻。

如果可以,她是想要立刻去找哥哥的,但是现在她的身体状况,实在是不合适。

“先回邪君府。”

等一切都安排好,做好万全准备再去,反而会更能占据优势。

所以现在,急不得。

“那边的情况如何?”慕清澜随口问道。

雪幽和乔六长老沉默片刻。

乔六长老容色冷肃认真了许多,道:

“君上,洛族他们已经带着人去了邪君府。”

慕清澜眉间微蹙。

“终于行动了么…”

崇家的事情发生之后,她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甚至还专门等了等。

没想到根本没等到。

反而是过了这么一段时间,洛族人才忽然动作了。

“情况如何?”

按照洛青衡睚眦必报的性格,这一次肯定会动真格的…

乔六长老因为一直和在那边的飘渺神宗的长老有联系,所以对那边的情况,倒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看了慕清澜一眼,轻叹一声。

“洛青衡带着洛族一千余人去了,打算围攻邪君府。”

竟然动用这么大的阵仗?

“那我们现在就回去。”

慕清澜二话不说,直接做了决定。

和洛族的恩怨,这一次,也应该彻底了结了!



神魔天。

慕凌寒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关押在了一个牢笼里面。

四周阴暗无比,只有旁边的墙壁之上,燃烧着一盏灯。

灯火昏黄,让这密闭的空间,显得更加森冷孤寂。

鼻尖充斥着浓重的血腥气息,几乎令人作呕。

前面是足有人小臂粗细的精铁铸就的铁栏,能够隐约看到外面也是同样的牢笼。

但是,这里却没有一点声音。

好像除了他,这里没有其他人一般。

但是慕凌寒无比清楚,这里藏着数位强者!

那几道隐晦的气息,根本无法忽略!

“醒了?”

一道苍老的男人声音,忽然传来。

慕凌寒心中一惊,骤然抬眸看去。

他这才看到,在牢笼之外,那一条甬道的尽头,似乎站着一个人。

那是一个老者,身穿白袍,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慕凌寒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却能觉察到对方挑剔轻鄙的视线,落在了自己身上。

他渐渐皱起了眉头。

这个人的身份,他或许已经猜到了。

那老者朝着他走来。

鞋底和地面摩擦的细微声音,在此时安静的牢笼之内,听着令人莫名心中发麻。

慕凌寒一直看着那老者。

越是靠近,就越是能感受到那老者身上的可怕威压!

慕凌寒的心,缓缓提了起来。

——这个人,不,或者说,这些人,都不好对付!

终于,那老者走到了牢笼之前,终于停了下来。

他双手负于身后,昏暗的光照在他的脸上,半明半暗,更是晦涩难懂。

隐约能看到的眉眼之间,带着满满的傲然和不屑。

他看着慕凌寒,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嫌恶。

那眼神,似是多看一眼都觉得会脏了自己的眼睛一般。

“你就是慕凌寒?”

慕凌寒坐在地上,看到他来,盯着他看了几秒,反而是眉头一挑,懒散的靠在了背后的墙上。

“你们千辛万苦把我抓来,难道连我的身份都还没能确定?未免也太无能了点吧?”

他是笑着说的,带着满满的讽刺。

这姿态,彻底激怒了那老者。

“有着卑贱低劣血液的人,果然张狂无礼!”

孽子,果然是孽子!

已然沦落到了这般任人宰割的境地,竟然还如此嚣张!

其实他不用问,也知道眼前这个人,就是当初那二人生下的孽子!

那张脸,真是和那个低贱的男人一模一样!

任谁看到,都不会怀疑他的身份!

他原本就对慕凌寒充满厌恶,此时见到如此相似的一张脸,更是觉得满心厌烦!

他恨不得现在就直接将慕凌寒解决了!以消这么多年的心头之恨!

但是他当然不会这么做。

那未免太便宜慕凌寒了!

慕凌寒听到他的话,却是忽然低笑一声。

他靠在墙上,一腿屈膝,手臂随意的搭在上面,摸着下巴。

“卑贱低劣…看来你们对自己的定位,还是挺准确的啊…”

那老者顿时气急。

“你说什么?!”

慕凌寒抬眸和对方直视,似笑非笑。

“你聋了?连这些都听不清?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他嘴角笑意更深,一字一句重复道:

“我说,你们,的确是卑贱又低劣——”

啪!

那老者猛然挥袖,一道力量直接穿过铁栏,重重打在了慕凌寒的脸上!

他的头被重重的打向一边。

这一下打的极重,加上慕凌寒的元力已经被锁住,根本毫无反手之力,所以就直接打的他眼前一黑,嘴里一片甜腥。

他喉结滚动,将涌上的血都咽了下去。

不用看也知道,他此时的半边脸,必定已经肿起。

他张了张嘴,将嘴角的血迹擦去,低笑一声。

“怎么,我说的不对?你们想抓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你们这点心思,我还是能猜到的。”

“孽子!”

老者气急,怒骂一声!

他就知道这慕凌寒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虽然天赋尚可,但是为人,实在是嚣张狂妄的很!

果然是那种上不得台面的人,才会培养出这样的人来!

慕凌寒扭头看了他一眼。

“孽子?”

这个称呼,还真是有意思。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是孽子?”

老者冷笑:“你自己心里清楚!你爹身份卑贱,生下的一个你,自然是孽子!”

慕凌寒“呵”了一声。

“娘亲早已经和你们脱离了关系,是你们不要脸的纠缠到底,不但把她抓走,还称呼我为孽子…你们不想承认我的身份,我更不想和你们有分毫牵扯!这一声’孽子‘,我可担不起!也没兴趣当!”

这孽子,谁爱当谁当!

反正他根本和这些人毫无关系!他们自然没资格这么说!

老者气极反笑。

“你尽管犟,看看等之后,你是不是还这么硬气!”

慕凌寒闭上了眼睛,语气带着明显的不耐,冷笑道:

“将我抓来,你们不就是为了这些?尽管来便是!”

他曾经死过一次,还会怕这些?

可笑!

那老者深吸口气,却道:

“放心,暂时不会要你的命。等之后到了合适的时机…该来的,一样都不会少。”

好不容易将慕凌寒抓回来,当然要好好惩戒,以儆效尤!

所以现在,他不会要慕凌寒的命。

慕凌寒只是勾了勾唇角。

“她现在还不知道你在这里。如果她知道了,场面或许会很精彩。”

老者的一句话,顿时让慕凌寒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中,似有凛冽寒光一闪而过!

这个“她”,指的不是别人,正是消失了几年之久的娘亲!

似是对慕凌寒的反应很满意,那老者嗤笑一声。

“她咬死了不松口,以为自己做的一切万无一失。若她见到你当众受刑,不知,会是什么反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