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1 当年(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清澜问道:

“熙儿的身体,从小就是这样吗?”

云翊剑眉微敛:“嗯。从出生就是如此。”

云熙出生的时候,他才不过十岁左右的年纪,但是对那时候发生的事情,记忆却非常深刻。

如果不是因为云熙的身体情况实在是糟糕,当初他们一家,也不会选择回来云族。

更加不会有后来那一系列惨痛的事情。

见慕清澜神色严肃,云翊问道:

“怎么,你想到了什么?”

慕清澜摇摇头。

“我只是觉得很奇怪。”

她抬眸,和云翊四目相对。

“我之前和你说过,我觉得崇双双的情况,和熙儿很是相似。这一次去崇家之后,我帮她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也将她身体的情况,摸了个彻底。”

云翊心中一动,问道:

“崇双双的身体已经好了?”

慕清澜颔首,有些无奈的苦笑。

“她是好了,而且因为是吞噬圣体的体质,所以已经成功突破到了尊主巅峰。”

云翊眸中闪过一丝诧异之色。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发现,她们两人的情况,其实并不完全相同。”

随后,慕清澜简单的将两人的情况和云翊讲了一遍,同时做了对比。

听完之后,云翊了然的颔首,但神色却是越发冷峻。

“所以,你是说,崇双双那边是因为有人突然暗中对她下了手,注入了那所谓的阴煞之气,才导致了后来一系列的事情。但是熙儿却是天生如此…故而,不能同日而语。”

慕清澜叹了口气。

“是。虽然我去的时候,双双的身体已经非常糟糕,甚至气息奄奄,濒临死亡。但实际上,只要将她体内作恶的那一股阴煞之气完全清除,就可以解决问题。虽然中间有一些麻烦,但是总体而言,还是比较好解决的。但是熙儿的情况,却有些复杂。她的体内,我并非发现那阴煞之气。”

云翊沉默。

其实这一点,他也非常清楚。

云熙成长的这几年,他对她的身体情况十分清楚。

她的身体之内,的确没什么奇怪诡异的力量的存在。

从她一出生,那元脉就是断裂的。

前几年好了一些,谁能想到,这大半年,忽然又开始恶化。

尤其是最近…

“我虽然能帮她修补元脉,但是如果无法找到根本缘由的话,只怕以后,还是会复发的。”

这话听着很是残酷,但是慕清澜知道,这是他们必须要面对的事实。

云翊自己心中也很是清楚。

“我知道。”

慕清澜回头,怜惜的看着云熙。

可怜她小小年纪,就要承受这样的苦痛。

“所以,如果可能的话,最好还是找到最关键的病因。”

云翊的容色,有些冰冷。

慕清澜心中暗叹一声,随后道:

“我先将她的情况控制住。”

云翊颔首,但不知想到了什么,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慕清澜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知道他心中也是在担心云熙。

这种情况,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尽量让云熙恢复。

其他的,说的再多也没用。

慕清澜不再看他,握着云熙的手腕,小心的将元力注入她的元脉之内,一点点的修补。

同时,她另一只手随意挥动,便构建出了一个银色的星阵,瞬间将云熙笼罩其中。

因为云熙的境界比起崇双双而言要低很多,所以相对而言,慕清澜构建这星阵所花费的力量,倒是比之前要少一些。

不过纵然如此,她还是小心的运转着星阵,确认那些黑色元力,都缓缓的渗入了云熙的体内。

一旁的云翊看着这一幕,眼神却似乎并未聚焦。

他的眉头逐渐皱起,不知想到了什么,容色越发的紧绷。

过了许久,慕清澜才终于停了下来。

这么一场下来,她浑身上下都是汗,脸色也有一些发白。

但是好在云熙的情况,总算是暂时得到了控制。

大约是因为之前帮崇双双处理,已经有了经验,所以现在对云熙的,慕清澜也算是得心应手。

只是力量消耗太快。

对比解决那些阴煞之气,修补元脉,是一件更加费力费神的事情。

慕清澜将云熙的手放回被子,随后起身。

刚一站起来,就感觉眼前有些发黑。

身子轻轻摇晃了一瞬,已经被云翊揽住。

“你太累了。”

云翊垂眸,看着怀中的人,心脏犹如被什么紧紧攥住。

慕清澜最近这一段时间,的确是非常的累。

从藏雪海出来之后,好不容易休养好了身体,就立刻前往崇家,日夜不分的帮崇双双恢复身体。

而将那边的事情解决了之后,又是马不停蹄的来了云族。

刚刚这么帮云熙修补了一部分的元脉之后,她的力量消耗极大,故而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她现在,浑身的力量,的确是已经消耗殆尽了。

慕清澜摇摇头,笑了一下。

“没事儿。熙儿——”

云翊没听她说完,便是直接将人拦腰抱起。

慕清澜一惊,连忙伸出手臂揽住了他的脖颈。

“干嘛,吓我一跳。”

云翊抱着人,朝外走去。

“你现在需要休息。”

慕清澜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云翊就已经推门走出。

墨羽等人原本正在外面心焦的等待,冷不丁看到大门再次打开,少主竟然还抱着慕小姐走了出来,差点没惊掉眼珠子。

这这这…

就算少主要秀恩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是——

墨羽等人脑海之中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就看到被云翊抱在怀中的慕清澜,脸色似乎有些苍白。

这是…

墨羽连忙迎了上去。

云翊一边抱着人朝着正殿而去,一边说道:

“将这里好生看着,不准任何人靠近。”

墨羽立刻道:

“是!”

于是,云翊就这么直接当着众人的面,抱着慕清澜回了正殿。



这里是云翊休息的地方。

简约至极的风格,和它的主人一样,处处透着冷清尊贵的气息。

慕清澜此时已经缓过来,轻轻推了推云翊的胸膛。

“云翊,我现在真的没事儿,你放我下来吧。”

云翊没说话,一直朝着里面走去。

慕清澜抬眸,正能看到他玉刻一般线条流畅的下巴,绯色的薄唇抿起,成了一条直线。

——他现在的心情,显然并不好。

慕清澜感受着掌心之下,强有力的跳动,也逐渐安静了下来,任由他这么抱着。

直到走到里面,云翊才终于将人放在了床上。

他刚刚一松手,慕清澜就抓着他的袖子坐了起来,仰头看他。

她刚想要说点什么,却见到云翊的容色,有些微妙。

他的脸上,其实是没什么表情的,但是不知为何,慕清澜这么看着,竟是忽然感觉到心里非常难过和心疼。

这种感觉不知从何而来,却是无比明晰。

慕清澜放松了身子,手缓缓滑下,握住了他的。

这会儿,他的手竟然比刚才更冷了。

分明外面的天气很好。

可他的手,却犹如冰块一般。

慕清澜小心的和他十指交握,而后靠近了一些。

“…云翊?”

他的状态,看起来,实在是有些不对劲。

“熙儿的身体,你暂时不用太担心,我能治好双双,肯定也能治好熙儿的。嗯?而且这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无非是损耗一些元力罢了。稍微休息,就能恢复的。”

慕清澜低声说着,语调温和平静。

云翊握紧了她的手。

“清儿。你刚才问,熙儿是不是天生就是如此,是吧?”

慕清澜有些莫名的看着他。

“是啊。”

这个问题刚才他已经回答了啊。

可是看他这样子…

慕清澜的脑海之中,忽然闪过了一个猜测。

“难道你想起什么来了?”

如果能找到根源的话,这个麻烦就有机会真正的解决了!

云翊看着她,深邃的眼眸中,似乎裹挟埋藏了太多的波澜,深不可测。

良久,清冷的声音传来。

“其实…当初娘亲生熙儿的时候,并不是在家中。”

慕清澜一愣:“什么?”

云翊顿了顿。

“她在生产前几天,和爹爹一同外出的时候,似乎遇到了一次小小的麻烦。但是当时他们并未跟我说这件事情。我是在后来听他们谈话的时候,无意间知道的。”

但是当时,他根本没有在意这件事情。

因为从头到尾,爹爹和娘亲二人都没什么异样,而且,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语气也十分平静。

那并不像是遇到了什么大麻烦的样子。

慕清澜微微睁大了眼睛。

云翊这意思…

“难道你是在怀疑,有人在那个时候…对你娘亲动手了?”

云翊剑眉微敛,神色有些分辨不明。

“我也不知。”

如果不是慕清澜刚才问了他那一句,他现在可能根本就想不起来这件事情。

从熙儿出生之后,他们一家人就一直在为她的身体情况操心,后来甚至直接选择了回来。

可是从头到尾,没人提起过那时候的事情。

云翊自己,自然也就没能往那边想过。

但是现在细细想来,也未必没有这种可能。

慕清澜一时语塞。

且不说这事情的真假,已经无从考究。

就算真的是因为那时候的意外,云翊的双亲已经身亡,当年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根本查不到什么。

这条线索,根本走不通。

房间之内,陷入死寂。

慕清澜想了想,说道:

“算了,这件事情暂且不说,等熙儿的身体好一些,再去细查吧。”

可是从头到尾,没人提起过那时候的事情。

云翊自己,自然也就没能往那边想过。

但是现在细细想来,也未必没有这种可能。

慕清澜一时语塞。

且不说这事情的真假,已经无从考究。

就算真的是因为那时候的意外,云翊的双亲已经身亡,当年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具体情况,根本查不到什么。

这条线索,根本走不通。

房间之内,陷入死寂。

慕清澜想了想,说道:

“算了,这件事情暂且不说,等熙儿的身体好一些,再去细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