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0 礼物(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在慕清澜满心惊疑的时候,云熙的声音,却是逐渐小了下去,情绪也似乎逐渐恢复了平静。

过了好一会儿,她终于彻底的安静了下来,好像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如果不是她额头上的汗珠,以及被泪水湿润的睫毛,慕清澜几乎要怀疑刚才的一切都从未发生过。

然而云熙喃喃的话语,却是一直徘徊在慕清澜的脑海之中,久久不散。

洛夕颜…

这件事情到底和她有什么关系?

为何云熙在睡梦之中,会想到她,而且是这样惊恐畏惧的模样?

那样子,分明像是经历过什么可怕的事情,造成了心里的阴影一般。

慕清澜眉头微凝。

云熙虽然年纪尚小,可是聪慧机敏,对很多事情都很是敏感。

如果这里面真的有什么,她之前为什么一直没说呢?

慕清澜只是曾经听过洛夕颜和云熙的关系很好,但是自从云翊当众拒婚了洛夕颜之后,她们二人似乎就没什么交集了。

如果说洛夕颜曾做过什么的话…云熙应该也不会这样故意隐藏才是。

可是慕清澜在云族和云熙相处了挺长一段时间,却从未听她说过这方面的事情。

慕清澜小心翼翼的将云熙额头上的汗珠都擦掉,随后起身离开了房间。

打开门之后,一直守在门外的金姑姑立刻恭敬冲着慕清澜行礼。

慕清澜开门见山的说道:

“金姑姑,我有一些事情想要请教您一番,不知现在是否方便?”

金姑姑一愣,随后连忙点头。

“慕小姐有什么话尽管问便是,属下一定知无不言。”

慕清澜命人仔细看守这里,随后将金姑姑请到了隔壁的房间。

金姑姑见慕清澜如此慎重,也是忍不住紧张了起来,一路安静的跟了过去。

到了房间之后,慕清澜又布下结界。

金姑姑心中那不安的感觉,越发的强烈。

即便是在神月殿,慕清澜也如此谨慎,可见要说的事情,的确牵涉不小。

见金姑姑神色紧绷,慕清澜轻轻一笑。

“金姑姑不用紧张,我只是怕被不相干的人听到,平白引来一些误会。毕竟关系到云熙,还是小心一些的好。”

金姑姑已经想到是和云熙有关,连忙点头:

“慕小姐是为了熙儿小姐好,属下都是明白的。有什么能为慕小姐做的,您尽管开口便是。”

慕清澜沉吟片刻,随后才问道:

“金姑姑,我想问的是…洛夕颜和熙儿的关系,到底如何?”

金姑姑顿时愣住。

她想了很多,就是没想到慕清澜会忽然问这个问题。

这怎么…忽然扯到洛夕颜了?

金姑姑有些犹豫的说道:

“…这个…熙儿小姐她…以前和洛…洛夕颜比较熟悉,但是现在,已经没什么联系了…现在倒是成天喊着想要和慕小姐待在一块…”

慕清澜笑了笑,道:

“金姑姑,您不必拘谨。我问您这些问题,并不是要和洛夕颜争什么。以前洛夕颜的确来云族来的很是频繁,熙儿又没什么朋友,喜欢她,甚至对她有些依赖也是正常。这件事情关系到熙儿的身体,所以,有关的内容,还是请您仔细认真的回答我。”

说到最后,慕清澜的语气,已经认真了起来。

她脸上虽然还噙着笑,但是眉眼之间,却都是诚挚之色。

金姑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随后便有些窘迫的低下头。

“原是属下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属下只是想着这些陈年旧事或许不会让慕小姐高兴,没想到…您放心,属下现在一定有什么说什么!”

说着,她有些担心的皱起了眉头,问道:

“只是…这些事情,怎么会和熙儿小姐的身体有关呢?”

慕清澜问道:

“洛夕颜以前似乎经常来云族陪云熙,是吗?”

金姑姑这下不敢有半分隐瞒,叹了口气,说道:

“虽然外面一直有这样的传言,但其实,洛夕颜来云族,都是冲着少主来的。只是十次有九次,她都见不到少主。少主对她没有什么兴趣,连见面也懒得。若是换做其他女子,可能早就放弃了,但是洛夕颜却没有。在碰壁了几次之后,她就改变了自己的策略,开始将一些心思,放在了熙儿小姐的身上。”

“您也知道,熙儿小姐身体一直不好,而且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导致熙儿小姐在云族之内,一直没什么真正的朋友,甚至连云族都很少出去。她虽然看似性格活泼,但其实自从熙儿小姐懂事之后,一直过得很是孤独。洛夕颜就是看准了这些,才开始不断的接近熙儿小姐。”

“洛夕颜来的时候,通常都会带一些精心准备的小礼物,有时候还会陪着熙儿小姐做游戏,或者给她讲故事。虽然这些属下也都一直在做,但是不同的人,做出来的效果,也是不同的。”

慕清澜颔首。

朋友和家人的陪伴,到底是不同的。

何况金姑姑虽然照顾的细致入微,但是有很多东西,也还是无法完全取代的。

仔细想想,云熙虽然身份尊贵,但是从某个角度来讲,却也是很可怜的。

没有父母的陪伴,哪怕是连一点印象,可能都没有。

她唯一拥有的就是哥哥云翊。

可是很长一段时间里,云翊自己的处境都十分危险,自然不可能将她完全的照顾好。

虽然洛夕颜是别有所图,但是不得不说,她那几年的确是在云熙的身上花了心思的。

而云熙年纪小,哪里懂得分辨好坏,自然也就和她关系亲近。

“熙儿小姐一开始还不太明白,但是后来其实也已经懂得,洛夕颜来找她,其实就是为了见少主。但是熙儿小姐心大,也并未太过在意这件事情。在她的心里,就算是为了少主好,也是好的。”

说到这里,金姑姑有些动容,眼眶通红。

慕清澜心中也是五味杂陈,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其实小孩子都是最敏感的,谁是真的对她好,她心里是最明白的。

纵然一开始不知道,可是到了后面,总是会猜到一二的。

但因为是涉及到哥哥,所以她愿意装作不知道。

因为那个时候,云熙以为,洛夕颜就是会和哥哥在一起的人。

所以,她也就一直那样模糊的过着。

“虽然我们都知道洛夕颜目的不纯,但是她毕竟是洛族的大小姐,身份贵重,所以其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而且…因为喜欢少主,所以相反设法的讨好熙儿小姐…这种做法,其实也可以理解…所以那几年的时间,也就一直那样子了。”

虽然这对打动云翊没有半分用处,不过谁也没资格阻拦她这么做。

金姑姑有些犹豫的看了慕清澜一眼,将剩下的一句话咽了回去。

况且…那时候无论是云族还是洛族,甚至是诸神之巅其他家族的人,都默认这二人以后肯定会联姻,所以更不会说什么了。

谁能想到后来还出现了一个慕清澜呢?

慕清澜轻轻点头,又问道:

“那…。那几年,熙儿和洛夕颜见面的频率如何?”

金姑姑思索片刻,道:

“最开始的一年,来的比较勤,大约一个月一次。后来的几年,就是两三个月一次了。不过,洛夕颜倒是会经常让人带来一些小玩意。所以虽然来的次数少,但是熙儿小姐倒是经常提起她。”

慕清澜轻笑一声。

倒是推拉的一把好手。

云熙年纪小的时候,最需要人陪伴,她就来的勤一些,让云熙对她放开戒心,并且产生依赖。

而到了后面,逐渐减少了频率,但是却时不时的寄送礼物,一边能让云熙更加记挂她,一边也保持住了自己身为洛族大小姐的矜持。

若是真的来的太勤,反而容易有种掉份儿的感觉,似是上赶着一般。

虽然她原本身份地位就比不上云翊,但她的确是个很在意这些的人,如此作为,也是正常。

慕清澜算了算时间,随后有些谨慎的问道:

“那么,在这几年的时间里,金姑姑可曾觉察洛夕颜和熙儿之间,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对劲的地方?”

金姑姑被慕清澜这个问题问蒙了,随后就不由得紧张起来。

“您是说…洛夕颜对熙儿小姐做了什么?”

慕清澜摇摇头。

“我现在只是随便问问,不想放过任何可能存在的危险。比如…她来的时候,是和云熙单独相处吗?”

金姑姑皱着眉头想了想。

“一般而言,是不会这样的…熙儿小姐的身体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无论到哪里,都是会有人陪着的。哪怕是去见洛夕颜,也不会单独一人…等等!好像是有那么几次!”

金姑姑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

慕清澜下意识的挺直了身子。

“若是仔细说的话,其实有几次,熙儿小姐自己偷偷跑出来玩儿,正好遇到洛夕颜。”

金姑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

“就连少主拒婚那一次,也是熙儿小姐偷偷跑到了洛夕颜休息的地方,属下等人后来才找过去的。”

慕清澜轻轻颔首。

云熙有时候的确是会这样做。

她第一次遇到云熙,也是云熙自己偷偷跑去了神月殿。

如此想来,这种情况发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而且绝对不只是一次两次。

“…难道…这有什么问题吗?”金姑姑见慕清澜神色沉凝,忍不住担心的问道。

慕清澜沉思片刻,眸色微深。

“金姑姑,熙儿见过洛夕颜之后,回去休息或者睡觉的状态怎么样?”

“这个…似乎一直都挺好的啊…”

金姑姑感到有些莫名。

“熙儿小姐一直到七岁,一直都是属下陪着睡的。之后一年的时间,属下虽然没有贴身陪着,但也都是在熙儿小姐的隔壁休息,直到这一次病发。”

慕清澜心中微沉。

按照金姑姑这个说法,基本上她一直都是陪着云熙的。

云熙若是梦靥,或者呓语,金姑姑没有理由不知道。

就算是在隔壁,她的心思也一定都是放在云熙身上的。

金姑姑毕竟也是实力不容小觑的强者,那点细微的动静,肯定逃不过她的眼睛耳朵。

可为何那几年的时间,她从未发现过云熙的异常呢?

是这中间有什么问题,还是…

云熙刚才那样子,其实是第一次?

慕清澜觉得,第二种情况的可能性,实在是不大。

怎么会那么巧,偏偏她陪了半个月,就正好遇到了?

一番问话下来,仿佛根本没什么纰漏。

房间之内,重新安静了下来。

金姑姑看着慕清澜的样子,心中也一直跟着紧张,无法放松。

如果不是发现了什么,慕小姐也绝对不会这样无缘无故的问话的…

难道是她忽略了什么?

金姑姑脑海之中,也在疯狂的回忆。

慕清澜最后问道:

“洛夕颜给她的礼物,都还放着吗?”

金姑姑连忙道:

“都放着呢!自从少主拒婚…之后,熙儿小姐就将那些都交给了属下,没再碰过。”

慕清澜起身。

“烦请金姑姑将那些东西都拿来,我想仔细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