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9 命牌(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体内的元脉,在这一刻,忽然觉醒!

慕清澜的身上,有清透明亮的玉色光芒,照耀而出!

在这光芒的映照之下,她的脸容似是上好的玉,白皙莹润,甚至还带着一点点的通透。

即便是闭着眼睛,黛色的眉,如墨的睫,也依然动人如画。

那玉色的光芒,逐渐蔓延开来,将云翊也笼罩其中。

一眼看去,这两人似是水中映画一般,带着一股子虚幻的美。

一股特殊的气息,逐渐从慕清澜的身上散发出来!

青麟剑眉一挑,再次随手挥出,数道青色的光芒,将这周围再次覆盖笼罩。

果不其然,慕清澜体内元脉的力量,比最开始的时候,更强了许多…

现在他尚且还能阻挡一二,但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等慕清澜的实力更上一层楼,激发更多的元脉之力的话,只怕到时候,连他也不能再挡得住了…

不过,那个时候,慕清澜或许已经在神魔天也不一定。

那玉色的光芒逐渐将这整个空间都充满。

青麟深吸口气,看着慕清澜静静而坐,从他的角度,能够看到她一头乌黑的长发,以及长长的如同小扇一般的浓密的睫毛,还有挺直白皙的琼鼻。

这样子,看起来当真是像极了当初的宣儿啊…

他心中忍不住喟叹一声。

多年以前,他只以为她是任性妄为,但是现在,看着慕清澜,他终于有些明白当年宣儿的做法。

这母女两个,性子当真是相似。

都是一样的坚定执着,都是一样的一往无前,哪怕前面有着不知多少困难,也依然不会退缩。

为了心中所爱,可以付出一切。

他跟了慕清澜不短的时间,在这些日夜之中,他逐渐明晰了慕清澜和云翊之间的感情。

即便是前路艰险,也要生死与共!

当年的宣儿,和慕枫,又何尝不是如此?

只是那个时候,他未能真正理解她罢了。

不过,仔细说起来,其实慕清澜和宣儿,还是有着一些不同之处的。

或许是因为年少经历太多,她比当年的宣儿更加成熟,也更加坚韧而强大。

而且,最重要的是,慕清澜的天赋,显然还没有彻底的显露出来!

她的元脉被封印多年,如今虽然破解,但是真正用到的时候,却是极少。

何况,她还没有…

等回到神魔天…

青麟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似有若无的勾起一抹极淡的弧度。

等慕清澜到了神魔天,那些人只怕才会知道,当年的错误,让他们错过了怎样的一个天才吧…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云翊胸膛之上的血线,终于开始逐渐后退!

慕清澜似是感觉到了什么,唇瓣微微抿起,眉宇之间的神印,越发的明亮!



神魔天,元族。

祠堂之内,一个老者站在中间的位置,看着眼前的无数命牌,神色恭敬。

他双手合十,虔诚无比的行礼。

“愿先祖,佑我家族荣光。”

这个老者,不是旁人,正是如今元族的族长——元睿礼!

万神盛会即将召开,这一次的东道主,又正好是他们元族。

所以,少不得要求得先祖庇佑,以保万神盛会能够顺利召开。

最重要的是,他们元族这一次,能够有一个好的成绩。

他的目光从那些命牌之上细细扫过。

能够放在这里的,要么是元族之中身份贵重,对元族有着极大贡献之人的命牌,要么是元族之中,天赋血脉最为出色的那些年轻一辈的命牌。

这些人,对整个元族都极为重要。

万神盛会在即,元睿礼尤其在意放在下面的那些命牌。

——那些代表着如今元族之中,最出色的天才。

这些命牌大小模样都相差不大,但是那上面的光芒,却是明暗有别。

有的极为明亮,有的却稍有暗淡。

根据他们的血脉天赋不同,这些命牌的亮度,也各不相同。

天赋越强,即体内蕴含的神主之力越丰沛,对应的命牌就越是明亮。

元睿礼细细的看了一圈,脸上一派平静。

良久,才终于长叹一声。

还是…差了点啊…

这年轻一辈之中,虽然不乏有天赋出色之人,可是却没有堪称精彩绝艳的天才。

这下面,其实一共摆放着一百枚命牌。

唯有族中最出色的一百人,才有资格将自己的命牌放在这里。

中间的位置,有着几枚最亮眼的命牌。

看那光泽,基本上都是达到了九品天脉。

或许在普通人的眼中,这些已经是极为出色,甚至可谓是罕见。

然而,在元睿礼的心中,却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倒不是因为他眼光太高,而是因为他曾经真的见过最顶级的天才!

他眯了眯眼,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少女的面容。

当年,她的命牌可是…

过了好一会儿,元睿礼摇摇头,将脑海之中的那些都挥散而去。

过去了。

都过去了。

那些过往,都已经真的成了过往,再也无法追忆。

当年变故横生,导致元族失去了最出色的天才!

哪怕现在她已经重新回来,但是…她的元脉已经损毁,再也无法和当年相提并论了。

想到这里,元睿礼的脸色,逐渐变得冰冷沉凝。

他双手负于身后,目光幽幽,眼神深不见底。

周围的灯火,将他的身影拉的极长,脸容半明半暗,看不清晰。

若非是当年她一意孤行…又怎么会有今天的下场!?

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

甚至,连带着元族也跟着她一同受累!

元睿礼闭上眼睛,深吸口气,好不容易才将心中翻涌的情绪压下。

良久,他睁开眼睛,神色已经恢复如常。

他冲着最上面的先祖拜了一拜,随后就打算转身离开。

然而,刚刚跨出去半步,他的目光,却忽然被什么吸引住。

因为刚刚那一瞬,他分明看到旁边的一枚命牌上,忽然闪烁了一道极为亮眼的光!

但是当他仔细再看的时候,那光却又消失了。

看上去,依然是之前的样子,和旁边其他的命牌,看上去并无区别。

元睿礼眉头微微皱起。

他以前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而且,关键是,这一枚命牌摆放的位置,似乎不太对劲。

好像是凭空多出来的一块?

元睿礼忽然喊了一声:

“宜康。”

大门忽然被打开,一个老者走了进来。

他走入门中三步,便停了下来,转身将门关上,就恭敬的垂头行礼:“族长有何吩咐。”

来人,正是族中的三长老——元宜康!

元睿礼指着那一枚命牌,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元宜康抬头看了一眼,随后便是再度恭敬的垂首,只是声音有些犹豫:

“回族长,这一枚命牌,是…那个人的。”

元睿礼微微蹙眉,随后便是猛然想到了什么,神色微冷。

“慕…是那孽子的?”

“正是。”

见元睿礼没说话,元宜康知道提到那个人,必定会让他心情十分不好,故而谨慎的说道:

“这命牌,是一直就放在这里的,只是之前没什么动静。直到前段时间…这才亮起来的。”

元睿礼点点头。

这件事情他也有印象,只是时间过去了十几年,而且他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来祠堂的次数屈指可数,所以一时间没能想起来。

元宜康这么一说,他就立刻想到了。

沉默了一会儿,元睿礼冷冷道:

“既然那孽子已经找到,这命牌,以后就没有再留着的必要了。”

元宜康问道:

“族长,是否等到万神盛会之后…更好一些?”

元睿礼思忖片刻,才道:

“也罢,这么多年都等了,也不差这几天。”

若非是想要找人,他们也不会将这东西放在祠堂。

——她,或者是那孽子,都已经没有这个资格!

所以,等万神盛会,将一切都了了之后,就将这些全部清理!

元睿礼又看了那命牌一眼,忽然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

“从这光芒上看,那孽子的天赋…”

元宜康飞快的看了他一眼,虽然无法完全揣摩出他的心思,但也知道,以往发生了太多事情,元睿礼对他们,有的只剩下厌恶了。

他顿了顿,说道:

“族长,那孽子的天赋,的确还算可以。虽然没有测试过,但是,应该是达到了八品天脉。”

元睿礼冷笑。

“果然!混杂了外人的血统,天赋果然大受影响!想当年——”

想当年,那个少女有着怎样令人惊艳的绝世天赋!

而她诞下的血脉,竟然不过区区八品!

在旁人看来,八品或许已经算是不错,但是——他是她的儿子!

这样的天赋水准,无疑是屈辱!

元睿礼原本还算不错的心情,顿时糟糕了起来。

他最后看了那命牌一眼,暗道,刚才的那一眼,必定是看错了!

那等光芒,最起码也是九品天脉!

怎么可能会是那孽子的?

可笑!

孽子,果然是永远都上不得台面的!

这一次万神盛会,就要将当年的账,彻底清算!

元睿礼不再多说什么,袖袍一甩,便是抬脚离开。

“等万神盛会结束之后,便将这东西彻底解决!”

元宜康颔首:

“是。”

随后,他便是跟在元睿礼的身后,一同离开。

临了,不知怎的,元睿礼忽然回头,看了一眼那命牌。

它安静的呆在那里,和其他命牌,并未不同。

平凡至极。

元睿礼不再回望,直接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