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8 战斗力超强的女人(二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身穿黑色锦袍的中年男人,忽然出现。

他看起来四十岁左右,身形高大,容貌俊朗,看起来风度翩翩。

即便是到了这个年纪,却也依稀能够看出往日必定是难得的美男子。

在他的身边,落后半个身位,有一个身着红色衣裙的女子。

她看起来不过三十岁左右,容貌姣好,五官精致,尤其是眉眼楚楚,眼波流转之间,自是动人心神。

她必定就是如今幽冥府的王妃——高蓉!

高峰和她有着三四分的相似,而幽绝却是足足有五六分。

但是他们和她比起来,却还是差了许多。

她身形窈窕,弱柳扶风,看上去,似是一阵风都能随便将其吹走一般。

当真是一个水做的美人一般。

可她若真的如同表面看上去的这般柔弱,当年又怎么会以妾侍之身,上位王妃?

甚至,还养出了这么一个骄纵跋扈的弟弟?

这些年,幽冥府的名声,可是被高峰拖累了不少。

如果没有他亲姐姐高蓉在其中斡旋,只怕幽冥府也不会容忍他到如今。

这女人——是个厉害角色!

慕清澜心中其实有些担忧雪幽,然而耳边,却忽然传来了他一声轻笑。

他这声音很小,就连距离最近的慕清澜,也只是大概听到。

旁人自然更不必说。



“幽绝,你这次来的可是有点慢啊!”

元睿礼哈哈一笑,调侃了一句。

看他的样子,似乎已经将先前的事情,都抛诸脑后。

幽越无声落地,连连拱手。

“实在是不好意思,没想到这一次第一轮的比赛竟然结束的这么早,我们这才匆忙出来的。晚了一步,给诸位陪个不是。”

一然大师捋了捋胡子,依然笑得和气。

“无碍。我等也刚到没多久。幽府主不必在意。”

幽绝拱了拱手,站在他身后的高蓉也是一并屈膝行礼。

元睿礼眸色微深,淡笑道:

“想不到王妃也来了。”

其实这种场合,几大宗族的掌权者来的时候,是不太会带着其他人的。

元族本就是这一次的主办方,自然是例外。

神乐宫主是自己来的。

一然大师虽然带了个孩童,但不过五六岁的年纪,大家也不会在意。

只有幽越,偏偏带了他的王妃前来。

这怎么看,都有点奇怪…

而且,最关键的是,在场的这些人,都是知道高蓉的出身的。

当年幽冥府的那些破事儿,大家也都知道个七七八八。

虽然如今高蓉已经是王妃的身份,但其实在这些真正出身尊贵,并且实力强横的宗族众人心里,她也还只是个妾罢了。

即便是幽越很宠爱她,但是众人也并不太认可高蓉的身份。

“哟,本宫主当是谁来了呢,原来是你啊。”

一旁的神乐忽然阴阳怪气的开了口。

幽越神色一僵,随后有些无奈的冲着神乐宫主行礼。

“神乐宫主,许久未见,别来无恙。”

慕清澜瞧着,倒是有些好奇起来。

按照身份地位来讲,这个幽越,乃是幽冥府的府主,理应和神乐宫主平起平坐。

怎么现在瞧着,他倒似乎低了一头。

可方才他和元睿礼之间,似乎并不是这样…

神乐娇笑了一声,若银铃叮当,但如紫色宝石一般的美眸里面,却没有半分笑意。

“真是难得啊…还以为你已经忘了本宫主了呢。看来这些年,你的小日子,过得倒是分外的舒坦呢。”

话里话外的讽刺,是个人都听出来了。

幽越嘴唇一动,正打算开口,神乐却又忽然连声笑了起来。

“瞧我这记性!男人本就是给点甜头都能浪上天的东西,何况你这死了正妻的人,没有一丁点的束缚,怕是天天都能在被窝里笑醒吧?”

慕清澜目瞪口呆。

这、这位…战斗力也太强了吧!?

这哪里是讽刺,这根本是直接将幽越的脸皮撕下来,扔在地上狠狠践踏了啊!

一时间,慕清澜对神乐的好感直线上升。

整个广场,再次陷入死寂。

这话,谁都没法接…

所以神乐打算自己接。

她仿佛没看到幽越那憋成了猪肝色的脸,恍然一拍手。

“啧,瞧我,怎么能这么说?有了小妾在身边伺候着,床上床下的跟着,要醒还不容易?怕是这世上的男人,十有八九,都要羡慕你这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小妾呢!”

广场上的氛围,已经降到冰点。

此时此刻,仿佛连呼吸,都怕会惊动什么。

慕清澜深吸口气,对神乐肃然起敬!

厉害!

真是厉害!

她自己也算是一张利嘴,平日里没少骂过人,甚至能直接把对方气的半死。

但是现在和神乐比起来,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还能这么埋汰人的!?

这两句话,不但将幽越骂的狗血淋头,更是直接连带着将高蓉也扒了个干干净净!

她瞟了一眼站在那里的幽越和高蓉二人。

啧,真是惨不忍睹。

幽越的脸已经彻底的黑了。一旁的高蓉低着头,脸色通红,泫然欲泣。

“神乐宫主,你不要太过分!”

幽越来之前就知道,神乐肯定不会轻易放过他。

所以他来的时候,已经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甚至他还专门叮嘱了高蓉,忍一时风平浪静。

但是现在,他自己都不能忍了!

今日在场的,都是神魔天有头有脸的人物!

神乐这话,根本是没有给他们留一点面子!

他要是不说点什么,以后别说他了,整个幽冥府都要被人嘲笑!

神乐眉头一挑,豁然站起身,双手抱臂,冷笑一声,道:

“本宫主过分?你倒是说说,本宫主哪一句说的不是事实?你正妻尸骨未寒,你就扶了这个贱妾上位,你敢说你对得起你的正妻!?再说,你身边也不是只有这一个妾,偏偏就选了这个贱人!要出身没出身,要实力没实力,要说这容貌…她连脸都没有,还有什么容貌可言!?这要不是她在别的地方功夫好,你会这么宠她?呵,真当大家都傻呢!”

慕清澜低下了头,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被人当众这么说,是个女人都受不了吧?

幽越刚才不过反驳了一句,神乐就连珠炮一般的反击这么多,战斗力让人望尘莫及。

一般人是不敢这么和幽越说话的,毕竟幽冥府势大。

而其他几个宗派之中,有资格这么和他杠的,大多数却又不会这么做。

比如元睿礼。

他怎么也不会因为幽越宠妾灭妻而和他闹掰。

毕竟是人家的家事,和旁人无关。

可是神乐不一样。

她不仅有实力有地位,她还是个女人。

天下的女人,遇到这种事情,怕都是要骂上几句的。

哪怕神乐自己并未成婚,但是依然不妨碍她有着如此可怕的战斗力。

慕清澜忍不住凑到了薛宁旁边,压低了声音问道:

“神乐宫主…似乎很是针对幽…幽府主啊…”

薛宁小心的说道:

“当年幽冥府的那位王妃,正是出身极上神宫…听说是神乐宫主看着长大的小师妹…”

慕清澜了然。

怪不得…

怪不得幽越从见到神乐的时候,就一副心虚的样子。

原来里面还有这一茬!

那别说骂了,她就是直接动手,怕是幽越也不敢怎么动。

不过…话说回来,这幽越的胆子,还真是大的很啊。

正妻是如此身份,他竟然还敢做出这种事情来。

只能说,那个高蓉,太有手段了…

慕清澜顿了顿,又貌似无意的问道:

“那…刚才神乐宫主,到底是将我认做谁了?好像…她和那位,关系也不一般…”

薛宁神色有些复杂,随后轻轻摇头。

“其实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如果是和元族有关的话…算了,你还是不要问了。反正和你没关系的,不用担心,也最好别掺和这些。”

当年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在场的人,哪怕没有见过那位,只怕是也能猜到是谁。

所以他心中忌惮,还是不太敢提的。

慕清澜眸色微动,而后轻笑一声。

“我也就是随便问问。”

随后,收回了视线,重新看向幽越二人。

幽越额头的青筋都起来了。

“神乐宫主,我敬你算是长辈,但却不代表我怕你!有些事情,你若是做的过了,休怪我——”

“呸!”

神乐打断他的话。

“知道本宫主是长辈你就闭上嘴!本宫主训话,你就给我乖乖听着!怎么?说的你心疼了?你也不用你那蠢脑子想想,这地方,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的吗?”

幽越咬了咬牙,沉声说道:

“蓉儿已经不是妾位,她现在已经是幽冥府的王妃——”

“越…府主,别为了蓉儿冒犯了神乐宫主…”一旁的高蓉轻轻拉了一下幽越的袖子,一句话说完,眼泪都似乎要委屈的掉下来了。

这样子,看的幽越更加心疼。

神乐冷冷的瞥了她一眼。

“你是什么东西,这有你说话的份儿吗?”

高蓉似是一惊,连忙闭上了嘴巴,低下头的一瞬,眼泪掉落在幽越的手上。

幽越皱眉。

“若是不想冒犯本宫主,现在就麻溜的给我滚下去!省的在这碍眼!”

神乐倒是打蛇随棍上,一点反击的空隙都没给他们留。

高蓉咬唇,不说话了。

幽越头疼的要死。

其实这一次,他之所以会带着高蓉来,主要是为了一起看看绝儿的表现。

当然,顺带还有她那个不成器的弟弟。

而且高蓉已经许诺,说先前高峰做了很多让幽冥府跌面子的事儿,所以这次万神盛会,一定会好好表现。

幽越对高峰没兴趣,纯粹是看在高蓉的面子上,才一次次容忍。

若是这一次真的改好了,他倒是也省去了一些麻烦。

如此,他才将高蓉带了过来。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神乐宫主竟然还不肯放过他们!

一旁的幽绝忽然起身,神色阴冷。

任谁看到自己的母亲被当众这般羞辱,也是忍不下去的。

何况他们母子之前一直高高在上?

猛然出现这情况,幽绝要是能忍,那才是怪了。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幽越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这什么地方?

在这的都是什么人?

哪儿轮得到他来说话?

幽绝拳头紧握,又愤愤坐下。

高峰的脸色,则是一阵青白交加。

终于,元睿礼开了口。

“行了,神乐你也消消气,都过去那么久了,你怎么还对这些耿耿于怀?”

神乐缓缓拂过自己的长发,笑了一声。

“本宫主耿耿于怀的,可不止这一件事。”

元睿礼一噎,而后摇摇头。

“这毕竟是万神盛会。”

神乐这才哼了一声,坐了下来,指着高蓉说道。

“幽绝,你要是还想坐在这,就把她给我打发到旁边去!本宫主怕辣眼睛!”

说完,她姿态慵懒的靠在了椅子上。

“大家都准备准备,开始比赛吧。呼——真是累坏本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