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3 见招拆招(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清澜三人上前的时候,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们的身上。

一些议论声,也逐渐传到了他们耳中。

“话说…这已经是缥缈神宗最强的阵容了吧?一共才三个圣主,这第一场就直接派出来了两个…”

“你也不看看他们的对手是谁?幽冥府!那是能随便应付的吗?别说是这名不见经传的缥缈神宗,就算是咱们,对上他们,不也得全力以赴?”

“说的也是。毕竟这一场淘汰以后,也没什么机会再出手了,可不就得拿出全力来?”

“只怕那也没什么用呢…”

“我倒是好奇,这个慕清澜,到底是何方神圣,先前从未听过她的名号,怎么这一来,就能进入到神墓?说不定人家真的已经得到了什么机缘呢…”

“幽绝不也如此?对比之下,缥缈神宗,还真是没有半分胜算啊,哪怕凤凰谷肯站在他们这一边,这样的比赛,也是没办法插手的…”

众人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

不过整体上,都还是唱衰慕清澜等人的。

幽绝三人已经站到了中间的位置。

高峰等人在一旁看着,满脸解恨期待之色。

“大哥,有少主出手,这一次慕清澜他们肯定没什么好下场了!”高义凑到了高峰的身边,神色谄媚。

高峰斜斜的靠在椅子里,闻言轻哼一声。

“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迟早会为此付出代价!”

只是,连他也没想到,这报应竟然来的这么快!

慕清澜这第一场,竟然就和幽冥府撞上了!

天要亡她!

“嘿嘿,说来也是她运气不好。这下,大哥都不用出手,直接看着她倒霉就行了!”

高义看的出高峰此时心情甚好,也连忙多说了几句好话。

高峰满意的点点头。

虽然他知道幽绝的性子有点高傲,平时对他这个舅舅也不冷不热,但是这种时候,幽绝是肯定不会手下留情的。

正好可以给慕清澜一个狠狠的教训!



慕清澜三人走到场中。

幽绝故意上下看了慕清澜一圈,嘲讽笑道:

“尊主…这年头,区区尊主,竟然也有资格,成为掌权者了吗?”

慕清澜同样笑眯眯。

“是啊,区区尊主现在和你站在一个赛场上,看来你们这圣主,也没有强到哪里去啊。”

幽绝冷笑。

“倒是有一张利嘴!”

慕清澜耸肩。

“我这个人,优点之一就是喜欢说实话。”

幽绝不以为然。

“趁着现在还能说,你就多说几句吧。等一会儿比赛开始以后,你再想说点什么,也说不成了。”

他会让她知道双方之间的差距!

慕清澜挑眉。

“废话真多!”

幽绝一噎。

元成和沉声道:

“比赛开——开始!”

话音落下,幽绝三人就像是早就说好了一般,各自分散开来!

站在雪幽面前的是南竹,而朝着五参长老而去的,则是井天。

剩下的幽绝,自然选择了慕清澜作为自己的对手。

“听说你也进入到了神墓,得到了什么宝贝,不如拿出来,给大家看看?”

幽绝一边说着,脚尖一点,朝着慕清澜而来!

慕清澜嘴角一勾。

她得到了什么…若是真的“拿出来”,怕是要吓到不少人吧?

这个幽绝,天赋和实力似乎还不错,可惜就是太狂傲。

说话的时候,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大概,是被他那一对父母宠坏了…

真以为自己是个圣主,就很了不起了?

慕清澜双脚错开,体内的元力快速运转起来!

一瞬间,她身上的气息,猛然爆发!

正在冷眼旁观的高峰等人,吃了一惊。

“她什么时候变成尊主中期了!?”

之前在神夏之荒西赛场的时候,慕清澜分明还只是一个尊主初期而已啊!

这才过了几天,她竟然就突破了!?

高峰皱着眉头——他很清楚,当时的慕清澜,还没有半分要突破的迹象!

旁边的高义眼睛一转,低声说道:

“大哥,看来她进入那神墓,真的得到了点东西啊…不然的话,她怎么会这么忽然的突破了?”

高峰沉着脸,没说话。

他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之前听说慕清澜进入神墓,他心中虽然不甘,但其实不是很紧张。

能找到神墓是不错,可并不是没一个进入到里面的人,都真的能得到宝贝的。

结果慕清澜现在竟然就直接突破了!

他深吸口气,好不容易压下心中的愤怒。

“且看着吧!”

幸好只是突破了一个等级,对幽绝他们,还造不成什么威胁。



幽绝是打算直接各个击破的。

在他看来,这一场比赛,甚至连他一炷香的时间,都不会消耗。

单打独斗,已经足够应付慕清澜这几个人,更不必再多考虑什么团战。

他双手在身前结印,体内的元力疯狂涌出!而后在他的掌心汇聚!

一个蓝色的符印,出现在他的双手之间。

飘飘荡荡,犹如一道水波。

然而那符印上面,却有一股寒意,不断散发出来!

这气息,分明和幽冥火一样!

慕清澜心念一动,立刻打了个响指!

一团金红色的火焰,忽然出现在她的指尖!

正是上古凤凰真火!

觉察到这熟悉的气息,凤天心中一震,连忙定睛看了过来。

他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慕清澜指尖犹如精灵一般舞动的火苗,心中却再次掀起了波澜!

上古凤凰一族,是都有真火的。

但是,根据各自的体质和修炼情况不同,真火的气息,其实也都不太相同。

可是此时,他却觉得那火焰,似乎有些熟悉!

这样的感觉,其实之前在见到珠珠的时候也有。

不过那个时候,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如何劝说珠珠回凤凰谷的事情上,就没太在意这个。

现在看来,却怎么想怎么觉得奇怪…

这气息…他感觉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到底是在哪里曾经见过。

场上,慕清澜心念一动,那一团赤金色的火焰,就飞快的扩散开来,而后将她的整个身体都包围了起来!

然而很快,慕清澜就感觉到脚下似乎有什么波动传来!

她飞快的低头看了一眼,却见到自己脚下那原本已经透明的岩石上的血丝,忽然像是受到了什么力量的冲击一般,四散而去!

她心中一惊——来了!

这下面战场上的戾气,竟是这样快速的就冲上来了!

哪怕隔着一层阻拦,她还是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一股可怕的冲击之力!

很快,她的双脚就像是灌了铅一般,变得沉重无比!

她眉头飞快的蹙了一下,耳边又听到一句叫骂之声。

她抬眸看了一眼,正看到身前不远处的幽绝,也正一脸愤怒之色,瞪着自己的脚下。

看来,他们都是遇到同样的情况了。

这东西,还真是名不虚传…

慕清澜默默地想着。

不过,这份沉重感对她而言,并不是非常厉害。

她的气海之内,常年放着镇魂石魄,早已经练就了这方面的本事。

此时再加上这么一道力量,倒是也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所以,慕清澜只是犹豫了片刻,神色便恢复如常。

她并未再尝试上前,反而是在自己的周身,划下了一道火墙!

金色和红色的火焰,交相辉映!

就连周围正在围观的众人,也都感觉到了那火焰的炽热。

“上古凤凰,果真名不虚传啊…这才不过是祭出了真火,就已经如此厉害。真不知道若是将其召唤出来,战斗力又是何等的惊人啊!”

因为凤凰谷基本上是不参与这万神盛会的比赛的,所以大多数人也没什么机会,看到上古凤凰亲自动手。

如此也就难怪他们看到这场景之后,满心震惊了。

凤天眼底闪过一抹诧异之色,随后不自觉的坐直了身子,上半身稍微向前探去,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火焰。

别人体会不出来,他却是能感觉到的。

——珠珠的力量,竟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纯粹许多!

她不是从朱雀突破成上古凤凰的吗?

按理说,体内的力量,应该会有些杂质的。

可现在,她的力量之精纯,分明比他们族中的绝大多数都还要强!

凤天长老心中又是惊讶又是欢喜。

凤凰谷之中,虽然不乏天才,但是和珠珠比较起来,却都差了许多。

若是珠珠真的跟着他回去…

必定会成为族中最出色的存在!

想到这里,凤天心中对珠珠是越发的满意,连带着看慕清澜的眼神,都柔和了许多。

一只六品朱雀,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接连突破,甚至直接成为上古凤凰,是一件极难的事情。

他现在开始有点相信,或许这里面,也有慕清澜的功劳。

珠珠那般维护慕清澜,想来,也是有道理的…



慕清澜自然不知此时凤天对她的感官有了改善。

凤凰真火将她环绕保护起来,但是却并未完全阻隔下面不断涌上来的戾气。

幽绝那边,行动也受到了影响,双手之间的符印,迟迟无法完成。

对比这二人的僵持情况,其他几人的战斗,却都是快了许多,也更加激烈。

五参长老如今是圣主初期,比起井天要稍逊一筹,所以很快就落入了下风。

但是好在他身法灵活,战斗经验也很丰富,所以倒是也暂时拖住了井天。

而另一边雪幽和南竹的战况,却有些出乎众人预料。

这二人都是圣主中期,按理来说,应该水准是持平的。

可是不知怎么的,二人交手不过两三招之后,南竹竟是就已经逐渐陷入了被动的状态!

短短时间,南竹就从一开始的信心满满,逐渐心生不安。

一个失神,就开始节节溃败!

在众人眼中,这二人的情况,实在是有些奇怪。

“怎么回事?南竹竟然一直被压着打?他不也是圣主中期吗?”

“谁知道?但看缥缈神宗那个雪幽…实力似乎比想象中的更强啊…”

听到那些人的议论声,南竹心里简直是有苦难言。

这些人根本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他也很想赢了这一场的啊!

可是,也不知这个雪幽,到底是怎么回事。每一次他要出手,雪幽好像都能猜到他要做什么,而后提前半路拦截!

导致他根本连一个完整的招数都无法施展出来!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可一直这样,谁能受得了?

南竹觉得自己都快憋屈死了!

偏偏对方还是一副悠闲自在的模样!

有那么一瞬间,他都要以为雪幽是真的知道他所有的招数的!

可——他修炼的都是幽冥府的法诀,雪幽又怎么会知道?

对比南竹的狼狈,雪幽简直是轻松的很。

他甚至有种闲庭信步的悠闲。

一抬手,一错步,便轻易的将南竹连连逼退!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南竹,嘴角噙着笑,眼中却是一片冰冷。

这些招数,他早已经演练过成千上万次都不止。

对他而言,这都是已经刻入骨血的东西。

就算不用脑子想,他都知道该如何一一将其破解!

区区一个南竹,又算什么?

------题外话------

今天出门,夜里赶更新睡了三个小时,上午更新两章,剩下的一张晚上很晚才能更了。不过过两天就会恢复早上九点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