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6 星阵王师?(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清澜也没想到九雷神主脾气竟然如此暴躁,比赛进行到了一半,就开始按捺不住了。

这话当然不是冲着她说的,显然是冲着之前让幽绝进入到神墓的人说的。

安静了片刻,没有任何回应。

慕清澜一时间有些尴尬,咳嗽一声。

“师父…那个…幽绝进入的神墓,应该是在神墓之路的吧…您在这里喊,对方似乎听不见?”

九雷神主气哼哼。

“怎么会听不见!?当年一战,虽然死的地方不一样,但是想要彼此传递消息,还是再简单不过的。也不知到底是谁,竟然这么没眼光!”

慕清澜心中了然。

也是,神主强者实力通天,这些事情在他们看来,应该都不算什么。

不过…既然幽绝能进入到神墓,那就说明他应该也是天赋和实力都不错的。

当然,其中肯定也少不了运气。

自家师父就这么直接的开口…岂不是很容易和对方闹僵?

慕清澜劝道:

“师父,您也消消气,虽然幽绝也进入了神墓,但具体得到了什么,咱们不是还不知道呢吗?这毕竟是人家的选择…”

九雷神主哼了一声。

“这小子心思不正,体内的力量斑驳复杂,分明是融合了不少人的元力,才能在这个年纪,达到如此境界!如此肮脏之人,又有什么资格,得到神主强者的传承?!”

慕清澜一惊:“您说——他体内还有其他人的力量?”

这一句话里面,蕴含的信息量太过可怕!

如果九雷神主说的是真的,那么…幽绝他的修炼…必定是有问题的!

“这还能有假?不然,老头子我也不会平白说给了他传承的人是瞎了眼了!这种货色,分明是之前强行吞噬了不少其他人的元力,转化为自己的力量!这样的人,就连普通修炼者都比不上,又有什么资格,得到这传承?”

听着九雷神主余怒未消的话,慕清澜也是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她有些震惊的看着幽绝,心中闪过诸多想法。

幽绝竟然是如此修炼的…

“可是,师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在场的人,怎么没有揭穿他?这样的人…哪怕出身尊贵,似乎也是会被人看不上的吧?”

在场的元睿礼他们,可都是没说什么。

九雷神主毫不在意的冷嗤:

“他们眼力不够罢了!”

元睿礼那几个人,虽然也都是神主,不过,却都只是下神主。

幽绝体内的这个秘密,他们如果不仔细看,是很难看出来的。

先前他就觉得幽绝有些不对劲,慕清澜和他交手之后,他就很快确定了这一点。

慕清澜眉间微蹙。

“可…幽绝是幽冥府的少主,地位尊崇,怎么会想到做这些…”

“嘿!你怎么不想想,他这地位是怎么来的?没有天赋和实力,在那样的家族里面,想要活下来都是难事!”

何况幽绝还活的如此风光!

慕清澜恍然。

她竟是忘了这一点。

幽绝的母亲高蓉出身低贱,原本是没有资格扶正的。

就算幽越身为府主,一意孤行,也未必能行。

因为幽冥府这样的庞然大物,可不是一个府主能决定所有事情的。

可如果,高蓉有一个天赋超绝的儿子,那就完全不同了!

慕清澜重新看向幽绝,瞧见他眉心的那一道神印,越发的明亮。

而他周身的力量,也在不断的朝着他汇聚而去!

他身下一片火海,疯狂燃烧,并且正在朝着这边蔓延!

慕清澜皱了皱眉。

“师父,若是这样的话,那他的身体应该早就承受不住了才对,怎么还能修炼到圣主?”

各种斑驳力量混杂,或许能让人接连突破,但是绝对不是长久之计。

幽绝居然还能用这样的办法,突破到圣主?

“他的身体之前应该已经崩溃过一次,只是后来又想办法控制住了而已。他现在看上去很强,实际上内里还没有完全调整好。实际上,他到了这一步,造成的影响已经是很难彻底清除的了。早早晚有一天…哼哼。”

九雷神主语气不屑,话虽然没说完,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

慕清澜恍然:

“是了!听说之前他的确是闭关修养了好几年,想来就是因为这个…”

不过,幽绝能找到办法撑到现在,也的确是费了不少心思。

也就是说,现在的幽绝,不过是一个纸老虎。

正在此时,幽绝猛然出手!

他身下的幽冥火,竟是形成了神印的模样!

而后,他抬起手,向前轻轻一点!

“幽冥指!”

幽冥火升腾而起,朝着慕清澜铺天盖地而来!

和他比起来,先前高峰的那点幽冥火,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再怎么说,高峰也不过是借助了元器之内封印的一缕幽冥火。

可是幽绝不同!

他是幽冥府的少主,体内本身就有着神主之力,自然也能自如的操控幽冥火!

他体内的幽冥火,是取之不尽的!

慕清澜浑身警戒起来,心念一动,一道赤金色的火焰,划破半空!

下一刻,珠珠便出现在了她的身前,小脸冷凝,看着幽绝。

她一跺脚,赤金色的上古凤凰真火,就瞬间如同海浪,朝着对方席卷而去!

广场之上,一冷一热,甚至让人有种身处冰火两重天的错觉。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两种火焰,狠狠撞击到一起!

一时间,赤金色和幽蓝色的火焰,犹如浓郁的颜料,彼此撞击交融到了一起!

嗤嗤!

刺耳的力量交锋之声,不绝于耳!

与此同时,一根巨大的手指,忽然从火焰之后突破!到了慕清澜的身前!

可怕的威压,骤然降临!

慕清澜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似乎挤到了一起,将要爆炸!

这一刻,她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无比困难!

她心中一动,立刻就要后退!

然而身体却像是被什么死死的困住了一般,难以动弹!

幽绝毕竟是圣主,在境界上,对慕清澜有着绝对碾压的优势!

珠珠觉察到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轻哼一声,扬起手来。

一条火鞭,顿时出现在她的手中!

下一刻,她将其狠狠挥出!打在了慕清澜身前的位置!

啪!

清脆的破空之声传来!

慕清澜身体么猛然一轻!

但是那种被束缚的感觉,却并未彻底消散!

“能和神主之力相抗衡的,唯有神主之力。”九雷神主轻叹一声。

慕清澜体内,其实是有着神主之力的。

甚至,她的元脉天赋,比起幽绝,不知高出了多少。

可是现在她不能动用。

——元族的人都还在看着!

他先前已经听慕清澜讲过她的那些事情,自然也明白她此时心中的想法。

现在元族的人都还不知道她的真正身份。

她心里憋着一口气。

她这一次来,不仅仅是想要救出她娘亲和哥哥,更想要堂堂正正的站在这些人面前,赢得今天的比赛,扬眉吐气!

所以,现在的慕清澜,绝对不会动用自己体内真正的神主之力!

慕清澜微不可查的颔首。

这一点,她自然知道。

幽绝的境界本来就比她高,她拼尽全力想要赢,也是难如登天。

何况她现在还有诸多限制。

除了元神之力她不能动用,就连八灵封神阵,也是如此。

珠珠能够帮她阻拦一二,但是真正要赢这一场,还远远不够。

慕清澜看了珠珠一眼:

“珠珠,帮我护法!”

珠珠和她对视一眼,立刻明白了她的想法,认真点头。

慕清澜深吸口气,而后竟是直接一掀衣摆,盘腿坐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众人短暂的惊讶之后,纷纷露出期待好奇之色。

早就听说这个慕清澜是一个极为出色的星阵师,甚至也是靠着这个,和高峰打成了平局。

所以此时,看到她终于要动用星阵,不少人都是来了兴致,想要看看她的实力,究竟有没有之前传闻的那样厉害。

慕清澜将镇魂石魄取出,放在身前。

这一次,地面终于没出现塌陷的情况。

但是,下方那些原本正朝着慕清澜游离而来的戾气,却悄无声息的消散了许多。

慕清澜此时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镇魂石魄上,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实际上,镇魂石魄出现之后,在场的其他人也都看了过去。

或许是因为在场的都是叫神魔天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见到慕清澜取出镇魂石魄以后,众人虽然惊异,但并未太过。

尤其是元睿礼几人。

这东西对他们而言,倒是也还算不上稀世珍宝。

不过,慕清澜手里有这东西,倒是有些让人好奇…

“不是说那缥缈神宗,只是一个小小帮派吗?怎么这慕清澜的手里,会有镇魂石魄这样的宝贝?”

幽越微微皱眉,问道。

之前被神乐抓着羞辱了一顿,他的心情已经十分糟糕。

本想等绝儿好好的打赢这一场,帮他,还有整个幽冥府,都挽回一点面子,可是等了这么久,比赛不但还没有结束,而且几个人的表现,也差强人意。

区区一个缥缈神宗,连听都没听过的一个小小门派,不应该是很容易就解决了吗?

结果现在,场面完全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要是幽绝不能快些拿下慕清澜,这一场谁胜谁负,还未可知呢!

看着这等场景,幽越的心情能好吗?

甚至他现在,已经开始暗暗的怀疑慕清澜的来历!

“人家有什么宝贝,还得提前跟你报备不成?就允许你们仗势欺人,就不许人家反击?”

神乐依然懒懒的坐在那里,不冷不热的嘲讽。

幽绝闭上嘴巴。

也许…是之前慕清澜进入神墓的时候,得到的那东西吧…

神乐笑得更加欢畅。

“若是这一场,幽冥府真的输了的话…那可真是精彩呢!幽越,你说是不是?”

幽越忍不住冷声道:

“镇魂石魄虽然难得,但终究只是一块玉石罢了,想要在这样的赛场上,靠一块镇魂石魄反败为胜,未免也太天真了!”

神乐咯咯一笑,手指轻轻一点。

“真是可惜,本宫主看那镇魂石魄,可没那么简单呢…”

幽绝顺着她的手指看去,瞳孔骤然一缩!

因为此时,慕清澜忽然抬起了手!

她的指尖,数道银色流光飞舞!

而这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她身前的那一块镇魂石魄上,竟也忽然有光芒闪烁起来!

那上面…好像刻着什么东西…

轰!

慕清澜的元神之力,疯狂涌出!而后尽数灌入到了镇魂石魄之上!

嗡嗡!

一道巨大的银色星阵,忽然从镇魂石魄上面浮现!

先前还在低声议论着什么的众人,见到这般情况,都是吃了一惊,震撼无言的看着这一幕。

“那镇魂石魄上,竟有一个星阵!?”

幽越忍不住震惊低声。

神乐换了一只手托腮,悠闲自在的说道:

“看清楚,那可不是一个星阵。”

幽越还没听懂她的话,下一刻,却忽然瞧见在那镇魂石魄上,飞出了第二道星阵,盘踞在慕清澜的周身!

一个。

两个。

三个…

很快,慕清澜的周身,竟是已经环绕了八个星阵!

元睿礼终于忍不住失声:

“星阵王师!?”

------题外话------

现在在火车上,只能把电脑放在腿上写…会尽量争取三更,时间较晚,大家莫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