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8 谁知道(三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峰回头看了一眼高蓉,心中很想将这件诡异的事情告知于她。

但是高蓉此时依然紧紧的盯着幽绝,显然全部心神都放在他的身上。

高峰犹豫了一下,凑上前,低声说道:

“姐…”

“有什么事儿等会儿再说。”

高蓉声音虽然依然温和,但是语气却不容拒绝。

她甚至都没多看高峰一眼。

高峰心里一堵,有些不舒服。

“姐,我是真的有要紧的事儿要和你说——”

“行了。你能有什么要紧事儿?”高蓉不耐的看了他一眼,眼中带着明显的警告。

他不就是之前在慕清澜那里受了气,想让他们帮忙出头?

可他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情况!

绝儿不但落败,而且还昏迷了!

先前甚至差点连他体内的秘密也暴露!

高峰以前不懂事儿,她还能惯着,或者说忍着。

但现在她连自己儿子都顾不上了,哪儿还能在意他?

“你也别总是和以前一样不懂事儿了。不然的话,我也帮你了你。”

高峰被她那个眼神,看的浑身一颤。

以前她让他去做事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态度!

现在用不到他了,竟然就如此敷衍。

她现在心里,只有她那个宝贝儿子了吧?

哼。

高峰心中不屑。

旁人不知,难道他也不知吗?

幽绝到底有几分能耐,他也能猜出个七七八八!

这么多年,他帮高蓉做了很多事儿,自然也知道很多秘密。

先前他还指望他们能帮自己出这一口气,没想到反而被对方反杀!

高峰瞥了一眼依然躺在那里昏迷着的幽绝,暗暗冷笑。

他知道幽绝看不上自己,甚至不想和他有什么牵涉,很多时候都很敷衍。

但是他之前看在高蓉和幽冥府的份上,一直没有和他计较。

但现在,他却不想再忍了。

幽绝看不上他…也不想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厉害?

这雪幽有问题,他本来也只是想要提醒他们的,但现在既然他们这个反应…那就随他们的便!

高峰垂下眼睛,眼底闪过一抹阴鹜之色,随后便退后了几步,干脆回了逍遥岭的位置。

高蓉知道他走,也没回头看他,心里反而更厌烦了几分。

她实在是将这个弟弟惯得太厉害了。

这一次,也应该让他摆正自己的位置了。



之后的四场比赛之中,又有两家的人,得到了神墓的消息。

而这两家,一家是极上神宫,一家是火云阁。

火云阁的名气虽然比不上四大宗派,但是在神魔天,也属于中上层的流派。

所以众人虽然羡慕嫉妒,但是也只能就这样巴巴的看着他们这两家的人下去。

至此,决赛第一轮比赛结束。

但是具体情况,却令人寻味。

众人最为在意的,还是幽冥府在第一场就被淘汰。

这在以前也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一些人已经大概想到幽冥府或许会在最后挑战四强,抓住那最后一个机会。

而在那之前,他们难免将关注点都放在了飘渺神宗的身上。

——赢了第一场,他们还能继续走下去吗?

现在,除了最后才参赛的元族,晋级下一轮的宗派,一共十二家。

接下来,就是争夺六强的席位。

规则和之前那一场相同,依然是各自抽签决定对手,而且也依然是三人的团体赛。

不过,这一次比赛,却要求各个宗派的掌权者,换两个人上场。

也就是说,掌权者这一次还是必须要参赛的。

而剩下的两个名额,却不能再用之前已经上过场的。

元成和宣布这一条规矩的时候,眼神在慕清澜的身上停留了一瞬。

在场的十二强里面,怕是只有飘渺神宗,在第二轮就拿不出两位圣主了吧?

不少人也都想到了这一点,看向慕清澜等人的眼神,都有些意味深长。

“这一次,飘渺神宗怕是要有麻烦了吧…”

“是啊,他们一共也就只有三个圣主,先前两个还都已经上去过,这一次肯定不能再出手了。”

“飘渺神宗就这几个人,竟然也能赢了幽冥府,还真是…”

“这一次,他们应该就要停下来了吧?”

慕清澜一手托腮,一手拿着刚才飞来的玉牌。

此时,上面的“一”已经逐渐消散,缓缓出现了一个“六”。

最后一场?

慕清澜嘴角微微弯起。

这对他们而言,也算是不幸中的幸运了。

她抬眸看了一眼,很快就迎上了一个人的眼神。

竟是八星阁的娄渊明。

此时他正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她。

慕清澜看向他手中的玉牌,果然看到上面一个清晰的“六”。

下一轮的对手,看来就是他们了。

八星阁的实力,和幽冥府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的。

这一轮,应该没有上一次难打才是。

不过,唯一的问题是…八星阁这一次派出的两个人,加上阁主娄渊明,都是圣主!

而且,娄渊明自己,也是圣主中期!

对比之下,飘渺神宗这边的情况,简直惨不忍睹。

她回头看了一眼常四长老。

“您现在怎么样?”

常四长老道:

“君上放心,已经无碍。”

他现在的实力,已经恢复了九成。

等到他们上场的时候,发挥出全力,应该是没问题的。

慕清澜轻轻颔首,松了口气。

说一点都不担心是假的。

毕竟是团体赛,他们这边,现在就剩下了常四长老一个圣主能上场。

这阵仗,比起旁人本就弱了很多。

如果常四长老再因为之前中毒的事情而无法发挥出实力,那他们的处境,就更加糟糕了。

慕清澜道:“那这一场,就常四长老和金七长老,随我一同上场。”

金七长老有些担心的问道:

“君上…您的身体如何?这么接连上场…损耗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慕清澜是圣主也就罢了,可她现在只是尊主中期!

何况先前她刚刚和幽绝进行了一场对决!消耗极大!

这要是连轴转…

“咱们不是排在最后一场吗?中间还能休息呢。”慕清澜笑的潇洒,仿佛一点也没将这个放在心上。

飘渺神宗的诸位长老,都是面面相觑。

“都是属下无能,如果能突破圣主就好了…”金七长老长叹一声。

他虽然已经一只脚跨入了圣主,但是却迟迟无法正式突破。

以至于现在,竟是要拖累君上。

慕清澜毫不在意的笑起来,看向怀中的珠珠。

“反正咱们还有珠珠,也不怕他们,是不是?”

珠珠可是上古凤凰!

对阵一个圣主初期,还是没问题的。

如果要拼命的话,应付一个圣主中期,也未必不可能。

之前幽绝是因为进入了神墓,得到了神主的力量,所以才比较麻烦。

但八星阁的人,看似不弱,实际上对付他们的办法,还是挺多的。

五参长老忽然长叹一声。

“要是危月大哥他们在这就好了。”

危月是飘渺神宗的大长老。

慕清澜自从去到神魔天,甚至进入飘渺神殿之后,一直都没见过这位神秘的大长老。

实际上,不只是危月长老,就连二长老长祺,三长老尾三,她也都没见过。

常四长老说他们三人都在闭关,算一算时间也已经很久,却还没有出关的动静。

五参长老忍不住喃喃:“要是他们在,咱们肯定也能多出好几个圣主呢…”

可惜。

慕清澜笑了笑。

“放心,就算他们几位不在,这比赛,咱们也还是继续打。”



八星阁的人倒是有些兴奋,又有些忐忑。

兴奋的是,他们的对手是飘渺神宗,对方现在只能派出一个圣主,这比赛岂不是基本要赢了?

可忐忑的,也是因为对手是飘渺神宗。

——慕清澜可是以尊主之身,赢了圣主初期的幽绝!

谁也不知道她到底之前是从神墓之中得到了什么宝贝,但显然杀伤力极强!

她哪怕境界很低,也依然能越级战斗!

加上她还有一只上古凤凰助阵!

所以这一场,他们看似占据优势,但是想要赢,却只怕没那么简单。

慕清澜会是最大的变数。



对比八星阁众人的紧张和期待,慕清澜反倒是显得十分轻松。

她还不忘低头看了一眼。

“怎么那几个下去的人,还没上来?”

原本还为她担心的薛宁,有些哭笑不得。

他算是看出来了,慕清澜和一般人的想法,真的不一样。

很多时候,大家都觉得她不行,甚至为她忧虑,她自己却根本没当回事儿。

看她这气定神闲的样子,薛宁不知怎的,心里也安定了许多。

他笑了起来。

“神墓哪儿有那么容易找到?何况就算找到,想要得到点东西,不也得需要一些时间?”

慕清澜想想也是。

她之前在九雷神主的神墓里面,就待了很久。

不过,如果这样的话…

“如果比赛结束了,他们还没有出来,又该如何?”慕清澜问道。

“这个你放心,不会有这个问题的。因为,决出最后的四强之后,是会暂时停赛的。等下面的人全部上来以后,四强赛才会继续。”

“哦?”

“因为最后四强赛上,其他先前输掉的宗派是能选择其中之一进行挑战的。一些人进入神墓以后,或许会得到机缘,导致实力飞升。这样,也是为了比赛更加公正,决出最强者。”

慕清澜了然的点点头。

这样的话,倒是不错。

先前幽越似乎就是抱着这个心思,想要到时候借机翻盘的吧?

“而且,在之后的比赛之中,或许还会有人发现神墓的气息,进入到下面。这谁也说不准的。”薛宁说道。

“原来如此。”

慕清澜似笑非笑。

“这样看,想要走到最后,可没那么简单呢。”

“可不是——”

薛宁下意识的接了一句,随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睁大了眼睛看着慕清澜。

这话的意思…

她难道,是冲着最后的四强席位而去的!?

慕清澜眯了眯眼睛,低声喃喃。

“既然元族是自动占据四强之一的位置,那…只有进入最后一轮,才有机会和他们…切磋,是吧?”

“你疯了?”

薛宁一个没忍住,就吐出这么一句话。

意识到自己这么说好像不太好,他咳嗽一声,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但心里还是觉得万分震惊。

“那、那可是四强啊!元族…你怎么会想要和他们切磋?他们的实力,可是比你想象中的要强得多啊!”

慕清澜眨了眨眼,似是无辜茫然的问道:

“我只是好奇而已,能和强者切磋,也是极好的学习机会,不是吗?再说…幽冥府,不也败在我们手里了吗?谁知道,元族会不会…”

她笑起来,眉眼弯弯,似是天真的调侃。

“可别说了!”

薛宁现在觉得慕清澜真的有点疯狂。

他们是赢了幽冥府不错,但是——元族和幽冥府,可不是一个段位的啊!

“我知道你天赋很好,但是这样的想法,还是尽早打消的好。”薛宁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我是为了你好。”

慕清澜嘴角笑意微深,不甚在意的偏过头。

“嗯。”

谁知道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