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5 拿得出手(一更)/逆天神妃至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清澜有些奇怪的看着这一幕。

一般情况下,如果她不主动调用镇魂石魄,它是不会有什么动静的。

但是现在,那上面却是忽然亮起了一个星点。

闪烁着明亮的光,虽然微小,却不容忽视。

慕清澜隐隐感觉到那里面似乎蕴藏着一道不同寻常的气息,但是当她想要仔细观察的时候,却又无法捕捉。

她等了一小会儿,竟然又看到旁边又出现了一颗!

这一次,那种隐藏了气息的感觉,越发强烈。

不过这两颗星芒,似乎有些不同。

慕清澜在脑海之中不断思索着——当初她得到这镇魂石魄之后,除了那上面西灵院长留下的繁复星阵,似乎并未提到这种情况。

而且,她得到镇魂石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却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

她怎么想也猜不到,怎么会这样。

就在慕清澜迷惑不解的时候,那上面竟然又出现了第三颗!

慕清澜就那么静静的“看着”镇魂石魄,过了好一会儿,那上面再没有其他动静。

那三颗星芒,就像是暗夜之中,忽然出现的星点一般,安静的闪耀。

慕清澜隐约觉得那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冲出来,但是又总是差一点。

她不知这是什么征兆,甚至将西灵院长有关的事情都想了一遍,包括星图志,也依然无解。

好在镇魂石魄的这番动静,并未给慕清澜造成什么威胁感。

她观察了一会儿之后,索性也就不打算理会了。

等她再次将注意力放在场上的时候,就看到其他几家,也都已经将自己的玉牌上交了过去。

元成和的手中,一共有着六个玉牌。

此时,玉牌之上都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将上面的名字排序全部遮掩。

元成和双手一抛,那六个玉牌便瞬间飞起,而后在他的身前开始旋转。

旋转的速度并不快,但是因为上面的光芒越发耀眼,竟是逐渐融成了一个较大的光团。

至此,周围众人,便再也看不清里面玉牌的样子,更加不知那都是谁的了。

各家人马都专注的看着。

很快,元成和的手探入光团,取出了一枚玉牌。

他并未细看,紧接着拿出了第二块。

随后,他一手拿着一枚玉牌,看了一眼。

“天问寺第一人:弘霄!白虹殿第一人:白鹤飞!”

这便是天问寺,对阵白虹殿!

人群安静了一瞬,而后便是发出窃窃私语之声,并且有不少人都下意识的看向了白虹殿。

白虹殿的人,脸色都是一阵发苦。

当真倒霉!

竟然遇上了天问寺!

这几家里面,天问寺和极上神宫,是实力最强的两家。

和他们对上,几乎是毫无胜算了。

何况,这和之前的比赛规则也不同,而是成了十人的车轮赛。

天问寺虽然都是一群和尚,但是战斗力可是一点也不弱!

除了白虹殿,其他几家则都是暗暗的送了一口气。

只要剩下的人里面,不抽到极上神宫,就是最好的了。



天问寺第一个出场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

他虽然身穿僧袍,但是眉目清秀,面容白净,瞧着倒像是个书生。

他缓步上前,脸上还带着几分腼腆的笑。

很快,白虹殿的人群里面,走出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身形健硕的男人。

看起来,他的身形几乎是弘霄的两倍。

但是当他走上去的时候,却明显十分紧张,双拳紧握,手臂之上,青筋暴起。

二人在中间的位置站定,彼此相对。

弘霄客气的行礼:

“天问寺弘霄,请多指教。”

和他相比,白鹤飞却显得十分紧绷,面色严肃的抱拳:

“请!”

话音落下,他便不再犹豫,率先出手!

他虽然身形健硕,但是步伐动作却都十分灵敏。

而且他的双臂格外的长,展开之后,竟真如一只白鹤飞起一般。

眨眼之间,他便是已经到了弘霄的头顶之上!

弘霄看了一眼,也没见他怎么动作,竟是就轻飘飘的向上拍出一掌!

“百炼佛掌!”

他的掌心,忽然出现了一道金色字符!

金色的光芒扩散开来,白鹤飞的动作,竟是逐渐慢了下来!



“他们二人明明都是圣主初期,怎么这个白鹤飞,瞧着有点畏惧那个弘霄?”

正在观战的金七长老等人,小声议论起来。

五参长老看了几人一眼,压低了声音。

“你们不知道?这个弘霄,和刚才去寻找神墓的弘时,都是一燃大师的亲传弟子!要知道,几百年间,一燃大师也只收过五个徒弟!这两人的天赋有多高,想也知道了。”

虽然五参长老他们对这神梦崖之上的比赛规则不是很清楚,但是神魔天之内的大小事情,能打听的,他们却都是清清楚楚。

何况这弘时弘霄,也算是天问寺年轻一辈之中的翘楚,但凡打听一番,就会知道这些。

“原来如此——”

不只是金七长老,就连慕清澜也是暗自点头。

她就说瞧着这个弘霄,看似腼腆,但脚步落地无声,周身气息雄厚,看起来不像是一般人。

原来是一燃大师的徒弟。

那个白鹤飞,虽然和他是同一个境界,甚至看起来更占优势,但实际上气息并没有地方沉稳。

而且他显然对弘霄心有忌惮,从一上场,就处在了不利的位置。

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会输,这一场,又怎么可能会赢呢?

慕清澜轻轻摇了摇头。

天问寺的确是不一般。

车轮赛很有讲究,第一个出场的,绝对不能太弱,但是也不能最强。

太弱了会输,直接败了士气,太强了…后面万一对方有厉害的,连个力挽狂澜的人都没有。

白鹤飞好歹也是圣主初期,在白虹殿是中上的水准。

可惜遇到了天问寺。

他们之间的对决,几乎已经注定了结局。

果然,第一招二人交手,弘霄就占据了上风!

白鹤飞是第一个迎战的,肩上的胆子本就很重,加上他心里很有负担,反而是没能将实力十成十的发挥出来。

从一开始被弘霄钳制以后,就开始处处畏缩。

他心里大约是太想为白虹殿赢得这一场的胜利,被压着打了一段时间之后,反而开始激进的反攻。

结果不但没成功,反而还被弘霄抓住了致命的弱点。

很快,白鹤飞彻底被击败!

当他重重的倒在地上,宣布认输的时候,白虹殿的人,都是露出了遗憾痛惜之色。

虽然他们先前就已经想过这一场白鹤飞输的可能性极大,但是真正发生的时候,却还是难免有些憋屈。

弘霄动作虽然稳准狠,但是并无害人之心,所以白鹤飞并未受太重的伤。

反正他们都知道,再比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无非是浪费时间。

白鹤飞一脸惭愧的下来,白虹殿第二个人便接替上场。

弘霄依然是十分客气,带着一丝腼腆的模样。

但是谁都知道,他的实力,绝对比众人想象中的更强!

“你这个小徒弟,教的倒是不错。”

元睿礼看着,忽然开了口。

“若是没记错的话,他今年似乎才二十三岁吧?”

一燃大师含笑点头。

“不错。元族长好记性。”

元睿礼淡淡一笑。

弘时和弘霄,乃是天问寺这年轻一辈之中,最出色的两个天才。

关于他们的事情,他当然记得很清楚。

各家虽然平常没有明面上的竞争,但是多少是有点比较之心的。

天问寺的人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能被选中进入其中的,大多都是极出色的,而且专心修炼的天才。

所以天问寺依然能够稳稳占据四大宗族之一的位置。

“听闻他二十一岁的时候,就已经突破了圣主?如今看来,的确是非同一般啊。”

一燃大师笑了起来。

“比起元族的那两位,弘霄可稍逊一筹呢。”

提到那两个人,元睿礼的眼中,终于浮现了一丝笑意。

“哪里。不过都是孩子,将来如何,还不好说。”

一燃大师轻叹。

“能在二十岁就突破圣主…哪怕是孩子,也是极为出色的啊…不知这一次,那二人可是来了?”

元睿礼颔首。

“来是一定会来的,不过之前有些事情耽搁了,大约还要一段时间才会到。”

一燃大师了然的点点头。

旁边的神乐却是轻哼一声。

“有什么事儿,比万神盛会还重要吗?你这个当族长的都来了,两个孩子,架子倒是挺大。”

元睿礼微微蹙眉,想说点什么,却又闭上了嘴巴。

反正神乐对他们整个元族的态度,都是如此。

说两句难听的,权当听不见了。

毕竟,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

神乐得个无趣,也不在意,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

“如今,二十岁突破圣主的,竟也得你如此喜欢了。真不知,当年你怎么舍得——”

“神乐。”

元睿礼立刻意识到她要说什么,当下就警告的看了她一眼。

他的眼神是少见的凌厉深沉。

神乐哪儿会怕他?

当初要不是她正巧在闭关…哪儿会给元睿礼这家伙机会做出那些事情来?

她斜靠在椅子里,冷笑:

“不说便不说,反正你们族中的年轻一辈,到底能不能拿出手,你自己最清楚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