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砍柴少女/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秋末的清晨,风寒露重,一个纤弱单薄的少女昏迷在半山腰,她的身边散落着两捆木柴,腰上别着一把卷了刃的木柄斧头。

她的半边身子被秋草上的露水打湿,阵阵寒风吹过,破旧的单衣无法挡住寒风的侵袭,哪怕是昏迷中,她依然冷的瑟瑟发抖。

突然的,少女的眉心上有绿光一闪而没,紧接着,少女‘刷’地一下睁开了双眼。

一双净若琉璃的眼睛,碧青色的瞳孔冷漠的没有一丝感情。

她是十六岁的花青瞳,也是十年后的花青瞳。

“真是过份,大帝后人竟沦落到如此境地,小公主,你能动吗?”珠子的娃娃音在花青瞳脑海中响起。

花青瞳试着动了动,发现自己半边身子被冻的有些僵硬,但还略微能动,但是要坐起来却是有点困难。

她摇摇头。

然后,她又想起,她应该学会说话,双唇冻的黑青干裂,她努力张了张嘴,却没有发生什么声音。

她的眼睛缓缓转动,落在自己健康的双手上,又摸了摸了自己完好的锁骨,还有健全的双腿双脚。

真的回来了!

眼角缓缓滑下一行泪水,这时,眉心绿光一闪,那颗绿色的珠子飞了出来。

看着飘在自己眼前的珠子,她的眼中全是感激,“你是什么呢?”

她的眼睛像雨后明净的天空,无净无垢,她努力发出声音,沙哑笨拙,却有着少女的软糯。

绿珠划出流光,一个约五岁左右的小男孩出现在花青瞳的面前,他头戴帝冠,身穿黑金帝袍,俨然一幅缩小版的帝王打扮。

他的小脸白嫩冷酷,艳丽非凡,眼睛竟然与花青瞳一样是天青色的,只是,他的眼中充满了稚气,而花青瞳的眼中则满是沧桑与冰霜。

“我叫圆圆。”小男孩说,“是帝元珠的器灵。”

“帝元珠,器灵,圆圆。”花青瞳重复,“你为什么要帮我?”

圆圆用慈爱的眼神看着她,“因为你是天元大帝的后人啊。天元大帝你知道吧?我是天元大帝费尽一生心血炼制而成的神器,神器!”

天元大帝花青瞳当然知道,一万多年前,一统整个天元大陆的霸主,没有人不知道他的传说。可是,眼前这个器灵却说她是天元大帝的后人,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比知道自己才是真嫡女还要意外,却没有惊讶,她的情绪实在太少了。

见她脸上没有一丝表情,连眼神也冷淡,圆圆叹了口气,怜惜地说:“小公主,我刚检查了一遍,你的身体很糟糕,不仅体弱,还中了毒。”

中毒?花青瞳瞳眼神更冷,如同冰封。

“是不能生育的毒。”圆圆又补充。

花青瞳试小脸苍白,难怪上一世,她从来都没有过孩子,不过,这样也好。

“不过你别怕,小公主,我会帮你,让你健康起来,这样才能变强,然后报仇。”圆圆拍着小胸脯保证。

“只要能报仇就好。”这辈子她都无法再与任何一个男人亲近,又怎么有孩子?从此刻开始,她的人生只有复仇和保护亲人。

圆圆怜爱地看了她一眼,“小公主,以后有我,我会保护你。”

只见圆圆双手结印,那是一个很奇怪,但很好看的手印,温暖柔和的光芒渐渐从他的小手中扩散出来,笼罩在她的身上,寒冷顿去,暖洋洋的感觉包围了她。

花青瞳发现她僵冷的身子能动了,她缓缓坐了起来,然后站了起来,并且试着走了几步,然后,无声泪下。

圆圆静静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它化作一道流光回到帝元珠内,而帝元珠,又光芒一闪,回到了她的眉心之中,紧接着,花青瞳就感觉到一股异常炽热的气流从脑海中蔓延向四肢百骇,五脏六俯。

那不是气流,而是透明的绿色火焰。

在青色火焰的焚烧下,她的身体体表不断冒出黑色的粘稠物,腥臭来不及扩散,就被绿色火焰焚烧干净。

这样的情景持续了半个时辰后,她的身体再也没有黑色的脏东西冒出来,那绿色的火焰才散去。

“好啦,小公主,我不仅帮你剔除了体内的毒,还有净化了你体内其他的杂质和暗伤,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最健康的人了。”圆圆温和地说。

花青瞳站在原地,感受着身体前所未有的轻盈舒服,这种感觉陌生而新奇,而就在这时,一个尖锐的女人声音陡然从远处响起。

“贱丫头,我说今天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原来是在山腰上偷懒,你又皮痒了是吧?”

花青瞳蓦地回头,看到山脚下,一个四十来岁的粗壮女人一手叉腰,一手伸出食指怒指着她正破口大骂。

隔着老远,花青瞳依然看清她扭曲丑陋的嘴脸。

“兰婆子。”花青瞳缓缓念出这个女人的名字,思绪翻飞,兰婆子是正义候留在花家庄祖宅的管家婆子,兰婆子自诩忠心于候爷夫人,对她这个妾生的,又从小被批命硬,刑克大少爷的庶女,各种打骂虐待。

一年四季,每天天不亮就让她上山砍柴,晚上还要给十口大缸挑满水。

但往往,早上砍柴会误了早饭,晚上挑水会错过晚饭,她唯一的一餐饭就是中饭,还吃不饱。

她前十六年的人生就是在这种永远吃不饱饭,睡不好觉,干不完活,经常挨打的环境下度过。

“贱丫头,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给老娘下来,今天宅子里来贵人了,要见你,你还不赶快跟我回去拜见!”兰婆子急了,不耐烦地再次大声叫骂。

花青瞳淡淡地看着她,心中一动,宅了里来贵人了,所谓贵人,应该就是皇城候府来人,要接她这个庶女回去了。

而接她回去的原因,正是朝阳帝要广选美人,做为礼物送到大宣和西晋去。她本是送给大宣国战风帝的一批礼物之一。

却因为意外失身于西晋帝司玄,而被转送到了西晋,然后开始了十年的噩梦生涯。

前世,她噩梦一样的人生,就是从皇城来人接她回去开始。

低下头,默不作声地背起地上的两大捆柴禾,花青瞳一步一个脚印地朝山下走去。

“贱丫头,磨磨蹭蹭作死啊?让贵人等急了,你担待的起吗?快跟老娘走!”一到山脚下,兰婆子就伸出留着尖锐指甲的食指朝着花青瞳额头抠去,花青瞳微微抬头,用冷漠的眼睛静静凝视着她。

兰婆子一愣,有些呆怔地看着那双似结了冰的眼睛,生生打了一个冷颤,鬼使神差地收回了手指,转身大步朝原路返回。

“快着些跟上,迟了老娘打断你的腿!”

花青瞳将背后的两大捆柴往上提了提,努力快步跟了上去。

------题外话------

这是一个和《金主在上》完全不同的故事,女主花青瞳的性格以及遭遇也完全和卫澄不一样,但是,娃保证,她会更加勾动你们的心绪,让你们和她一起笑,一起哭,一起感动,一起幸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