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小试牛刀/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前圆圆给花青瞳洗筋伐髓,排除体内杂质,使得她的身体从里到外都干净无瑕,事实上,那已经是天洗的第一步。

所谓天洗,就是洗炼身体杂质,用纯净之体沟通天地,得到天之力灌溉,增加天礼的融合度,契约自己的天礼,让天礼在体内开辟出修炼的脉络,这就是整个天洗的过程。

天洗的过程中,身体被洗炼的越干净,灌溉的天之力越多,从而天赋越好,潜力越大,与天礼的契合度就越高,从而契约的天礼等级就越高,战斗力越强。

而天礼,则是某一种灵植,花草树木皆有可能。

这也正是圆圆为什么选择在这种草木茂盛的地方给她进行天洗的原故。

每个人在天洗的过程中契约的天礼都不一样。在契约天礼之前,谁都不会知道自己的天礼将是什么。

天礼是一个人一生永不可抛弃的伙伴,也是人类沟通天地,修炼天之力的重要媒介。

花青瞳感觉自己的身体再一次被帝元珠进行了洗涤,再一次的排出了污血,但那些污血其实已经太干净了,干净到几乎没有一丝杂质。

花青瞳几乎顾不得此时是一种什么感觉,她的脑海空空,直觉得从天而降一条大江,汹涌的水流从天灵涌入体内。

身体似被撑破,继而修复,再撑破,再修复,如此反复不知多少次。

帝元珠飘在她的头顶,凝聚了庞大的天之力进入花青瞳体内,花青瞳所感觉到的那大江入体,正是帝元珠凝聚的天之力涌入体内的景象。

花,草,树,木,到底哪一种才是她的天礼?

恍惚中,花青瞳的脑海中不知为何,闪过了幼时挨饿时,在山林中找到的野蘑菇。雨后白白胖胖的蘑菇,烤熟了,煮熟了,均都鲜美无比,哪怕是现在想起,依然口水直流。

啵!一声轻响,花青瞳的头顶突然冒出一朵白白胖胖的蘑菇,那蘑菇在她的头顶,被瀑布冲激的不断摇晃。

飘在一旁给她护法的圆圆见状,瞬间瞪直了眼睛,不可置信地低呼:“蘑、蘑菇……”说完,他冷酷精致的小脸扭曲,险些一头栽倒。

天礼之中,草为兵,木为将,花为王,显然,花是最好的,但是蘑菇……

想当年,天元大帝的第一天礼是一朵极品水仙,香满天下,战力无穷,所过之处,众生臣服。

第二天礼是牡丹花,第三天礼是龙血树,第四天礼是土豆!

那颗土豆,不知笑煞了多少人。

而如今,天元大帝的后人,她的第一天礼居然是一朵香喷喷的蘑菇!

圆圆眼神纠结复杂地看着花青瞳,联想到少女面瘫着脸正要战斗,头顶上却‘啵’地长出一朵蘑菇,迎风摇拽,鲜香美味……他陡然‘噗’地一声喷笑出声,然后抱着肚子大笑不止,连腰都直不起来。

花青瞳可不知圆圆在笑她,她只看到自己的体内有一颗小小的蘑菇在游走,它所过之处,她的体内被开辟出一条条四通八达,复杂流畅的脉络之路。

那脉络之路,就是她以后的修炼顺序,汹涌而入的天之力,不断地充盈拓宽着那些脉络之路。

小蘑菇在花青瞳的体内开辟完所有的脉络后,终于绕够一圈,最终回归到腹部丹田中扎根,那些汹涌而入的天之力,便澎湃地跟随小蘑菇注入到丹田之中,仿佛干涸已久的池塘,被迅速填满清水。

花青瞳觉得自己感知中的世界不一样了。

清晰,清晰到无所遁形。

哪怕是闭着眼睛,她也依然感知到了百米外的那场厮杀,耳朵里更是清晰地听到了肉体被撕裂的声音。

花青瞳猛然睁开双眼,望向远处。

哪怕是在瀑布之下,也依然影响不了她睁开眼睛,从天而降的飞流,再影响不了她分毫,她的身上燃烧着透明的绿色薄焰,将体表的杂质焚净,衣衫却依然洁净如新,也没有沾上水汽。

“咳咳!恭喜小公主正式成为天眷者。怎么样,小公主你的天礼属性是什么?”圆圆本着小脸,忍着心中狂笑严肃地问道。

事实上,天礼属性是天眷者最大的秘密,若非完全信任之人,是绝不会透露的。

花青瞳细细回想了一下,道:“毒,药。”毒性和药性,事实上,毒可为药,药亦可为毒,端看怎么用。

“关键时刻,还可以添饱肚子吧?”圆圆忍着笑说道。

“……”花青瞳面瘫着脸沉默,她可不想吃掉自己的天礼。

突然,一只小手伸出,将她头顶那朵喷香的蘑菇摘走,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睁睁看着圆圆一口将她的蘑菇吃掉了。

“嗷,美味!”圆圆大叫一声,“快,小公主,再给我一朵!”

花青瞳面瘫着脸,总有种圆圆在吃她肉,喊她血的感觉,但想到圆圆是她的恩人,所以她诚实地说:“没有了,三天之后才能有第二朵。”

她刚刚成为天眷者,不可能蘑菇要多少就有多少的。

圆圆撇撇嘴,好吧,那就三天后。

反正小公主的天礼现在太弱了,除了用来吃,别指望它能帮助小公主打架。

花青瞳瞟了一眼远处的惨烈战斗,她身体轻轻向上一跃,感觉体内的天之力涌动,似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把她向上一拖,她的身体就轻盈无比地飞跃而起,跃离瀑布,朝着战斗的地方迅速跑去。

那是一头半人多高,一丈多长的红纹大虎。

这种大虎显然不同于普通的野兽,它体内有上古妖虎的血脉,它太凶残了,八名护卫加上花青衣,以及大总管,都不是它的对手,已经折损了三名护卫。

花青瞳到达时,第四个护卫又被‘咔嚓’一声,咬断了腰,瞬间,内脏血水流了满地。

那大虎的眼中闪过一丝凶光,前肢飞起,朝着提着匕首的花青衣和朱正德而去。

它显然颇有灵性,知道这其中朱正德最为厉害,他之前还伤到了它,它要咬断这个人的脖子。

“大总管!”花青衣惊叫一声,飞身挡在朱正德面前,大虎眼中闪过一丝凶光,蒲扇般的虎爪朝着花青衣的脑袋抓摁下去。

这一爪摁下去,花青衣的脑袋必成为一滩烂泥。

花青衣面露死灰,心知自己必死无疑。

“噗!”突然,那虎爪血肉飞溅,四分五裂,与此同时,一根树枝以极其迅猛锐利之势,猛地刺穿老虎头颅,那老虎抽搐一下,庞大的身体‘轰’地一声倒了下去。

所有人都呆了。

“青衣!”朱正德这才从惊呆中回过神来,花青衣眨了眨眼,“我没死?”

幸存的四名护卫劫后余生地看着那突然死透的大虎,又看向朱正德和花青衣,朱正德一个激灵,锐利的眼神扫向四周,这才看到花青瞳不知几时回来了,正站在不远处一脸呆愣,看样子是被吓傻了。

事实上,她只是歪头盯着自己的左手发呆而已。

之前她循着本能杀死大虎,这才真切地意识到,天眷者的威力和普通武者的差距。

简直是天壤之别。

据她所知,朱正德就是一名内功高手,可方才,面对那大虎,他竟也只有认命的份,可面对天眷者,那老虎却被她轻易偷袭成功,她只用了三分力,这还是她刚刚天洗,对天之力的运用还不熟练的情形下。

“在下正义候府总管朱正德,多谢阁下救命之恩,不知是何方高人相救,可愿现身让小人等一见?”朱正德回过神来,连忙看着林中深处深深作揖,表情激动而惶恐。

那大虎不知因何出现在此,但要杀死它,除非是尊贵的天眷者,否则,即便是顶极武者,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而朱正德,他顶多算是一流高手,与顶极高手相差甚大。

而那救了他们,杀死大虎之人却是一招出手,对方的身份呼之欲出。

天眷者!

这怎叫朱正德不惶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