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血浓于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正德为首,众人作揖躬身许久,也不见那暗处的天眷者出现,又过了许久,直到众人再也维持不住这样的姿势,朱正德这才深深地叹了口气,缓缓直起腰来。

他摇头苦笑,“是我妄想了,尊贵的天眷者大人,又怎么会轻易见我等凡人?他能救了我们,已经是我们天大的荣幸。”

几名护卫纷纷道是,却也隐隐激动,今天,他们竟然被一位尊贵神秘的天眷者给救了!这要是说出去,不知会羡慕死多少人。

花青衣盯着洞穿大虎头颅的树枝,眼神发直,这要多厉害的手段才能做到啊!

须知,头骨是全身最坚硬的地方,而据说,这种大虎的头颅更是比玄铁还坚硬几分,而对方就这样轻易地洞穿了。

这是怎样的力道啊?花青衣眼中闪过一丝向往,既而黯然,那离他太遥远了。

花青瞳看了那大虎一眼,听说,这种大虎浑身是宝,虎血,虎皮,虎眼,虎鞭,虎骨等等都是千金之宝,食之大补,亦可做药引。

“去马车里呆着不要出来!”朱正德抬头看了她一眼,不容拒绝地喝道,之前幸好她不在此处,不然这大虎突然闯入,恐怕第一个被吃掉的就是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

花青瞳没有多说,转身回到了马车上,按照小蘑菇的路线默默修炼。

因为修炼的关系,路途变得不再漫长,转眼已是几天过去,眨眼,已到了前世带给她无尽噩梦的皇城。

花青瞳坐在马车中央,白衣黑发,睫毛微垂,透下朦胧疏影,十几天的路程没有让她憔悴,反而因为修炼和食物供应充足,让她苍白的小脸多了一丝红润,因此,此时的少女越发的精致可爱,只是那面瘫的小脸,让人觉得不好接近。

而与此同时,正义候府。

一名身穿紫色劲装,手中银枪被耍的宛如银蛇一样灵活有力的少年,突然身形一顿,他猛然捂住胸口,眼中跳跃起无名的火焰。

少年的眼中射出精芒,像无数次在梦中一样,这种感觉又出现了。

不同的是,这一次是在现实中出现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揪心无比,莫明的想哭,却又说不上为什么,只是为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疼和悸动。

仿佛是有另一个自己,亦或是极为重要的人在不断地向自己靠近。那个人在呼唤自己,不,应该是血脉的共鸣。

花紫辰俊美英气的脸庞上露出一丝隐忍的激动,因为,他清晰地感觉到,那感觉离自己越来越近,迫切到让他一刻也不想迟疑地向外奔去。

院外盈盈走来的美丽少女面带笑意,她看着风风火火朝外跑去的少年,一把拉住他轻斥道:“紫辰,你又要偷懒,还有半个时辰才算练完啊,你又想被父亲责罚吗?”

那神奇的共鸣越来越强烈,花紫辰英俊狂傲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之色,“滚开!”

他狠狠挥开少女,向外狂奔而去。

那少女被他推的一个趔趄,低呼一声,若不是身旁几个丫环将她扶住,她已经摔倒在地。少女狭长的凤眼之中闪过一丝阴霾,花紫辰虽然从小不喜她,但像今天这样粗暴无礼还是头一次。

按理说,他们身为龙凤胎兄妹,花紫辰应该爱护她才是,可他对她,从来都只有冷淡。

血缘啊,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紫衣少年策马狂奔,直奔城门而去。

而与此同时,两辆马车已经到了城门外,花青瞳坐在马车里,小拳头握的紧紧的,隔着帘子眼巴巴地盯着外面。

因为,她分明感受到了那个与她最亲的人正在朝她靠近。

正如同前世一样,那紫衣少年策马而来,红马银枪,风流无双。

花紫辰一路飞奔到城门口,勒住了缰绳,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已是满面泪水。

他擦干眼泪,锐利的双眼死死地盯住那正缓缓驶到跟前的两辆马车,而他盯住的,是第二辆。

“大少爷!”花青衣跳下马车见礼,里面朱正德也下了马车,行礼道:“见过大少爷,大少爷怎么在此?”

花紫辰淡淡看了他们一眼,微微眯起漂亮的丹凤眼,盯向第二辆马车。

“大少爷,那车里的就是候爷让咱们接回来的庶奴,不用几天,她就会被送走的。”以为大少爷是不喜欢崔姨娘生的女儿,要给那个少女为难,大总管连忙劝说道。

“庶奴?送走?”花紫辰咬牙,不知为何,听到这几个字,心中揪痛越发剧烈。

“让我看看。”他死死盯着那马车,不容拒绝地开口。

朱正德眼中闪过一丝为难,这车中少女是陛下送给他国帝王的礼物,这在大街上露面,总是不太好的。

然而,花紫辰却已经下马冲到了那车前,一把掀开了车帘。

早知道会有这一幕的花青瞳心情激动,看到车帘被一个英俊无双的少年掀开,她越发挺直了脊背,与少年对视。

前世不知因由,还以为是大少爷讨厌她,所以来找她麻烦。但这一世……花青瞳面瘫着小脸,心中却一片温暖柔软,面前的少年,是她的哥哥啊,一胎双生,互为半身的哥哥啊!

他有一双与她一模一样的丹凤眼,微挑的眼角带着几分媚色,但那微微晃动着眼波里,仿佛燃烧着熊熊烈焰,霸道张狂,骄傲奔放。

“出来!”他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拽下了马车,城门处,骄阳下,四目相对,她在他如火的眸里看到了无边的亲近,而他在她冰封的眼底看到了无尽的温情。

而与此同时,城墙上方的角落里,正立着三名男子。

一名黑衣侍卫打扮的男子摸着下巴冷笑,“朝阳国真有意思,送给陛下的宠物,竟然在大街上与别的男子拉拉扯扯。”

另一名白衣侍卫打扮的男子则道:“欺人太甚!”

唯那红衣如火的男子沉默,他一双桃花水眸定定地锁在花青瞳的身上,如发现猎物的苍鹰。

“真美!”许久,他轻轻一笑,少女那双眼睛看似冷,但实则纯净,她大概是有些紧张,紧张握住的小拳头还在微微颤抖,看着有些笨拙可爱。

明明就很喜欢对面的少年,却偏偏是一张冰冷的面瘫脸。

“越是美,越不能给陛下。”黑衣侍卫打了个寒颤,皇后娘娘吃醋的后果是很可怕的。

白衣侍卫也默默点头。

“说的对,这么可爱的小可人儿不能给父皇那个老男人糟蹋……”红衣男子笑眯眯地点头。

黑白两侍卫额头同时滑下两行冷汗,殿下哎,敢这样说陛下的,这世上恐怕就只有您了。

“……还是给我糟蹋吧!”这时,那红衣男子又徐徐补充道。

噗!通!

一前一后,两名侍卫栽下了城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