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崔姨娘/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一白一黑两道身影有些狼狈地回到了城墙上,他们无言地看着自家殿下,虽然深知自家殿下远不是外界传扬的那样高洁如莲,不染纤尘,但他们今天是真的被自家殿下吓到了。

长到二十五岁,这还是他家殿下头一次对一个女人表示出兴趣。

黑白两名侍卫对视一眼,心道,只要是自家殿下看上的,他们就是抢,也要抢来送到殿下床上去,嗯,让殿下糟蹋!

到时候,定是大功一件。

马车行了大半个皇城,终于在一家画梁雕栋的气派府邸前停下,正红的朱漆大门上方悬着黑色的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雕刻着‘正义候府’四个烫金大字,据说,这四字乃是先皇御赐。

十六年前,正义候花正义平寇有功,受封为候,举家迁徙皇城。

大门左右的两列侍卫中立即有人上前将门打开,花青衣牵着马车从正门而入,而花青瞳的马车,却是被护卫赶着走向偏门。

庶奴身份,怎配走正门?

花青瞳坐在马车里,对外面的一切不闻不问,想着即将见到的人,她不由双手紧握成拳,压抑自己的怒意。

“小公主,这些人太过份了,居然让你走偏门!”圆圆气愤不已,恼恨地说道。

花青瞳眼睛一黯,本来她是嫡女,该堂堂正正的活着,可现在却只能走偏门,抿了抿唇,她轻声道:“只这一回。”

下一回,她要花家将她从正门恭恭敬敬地请进去!

“哼,一群无知贱民,这样对待大帝后人,他们也不怕遭天谴!”圆圆依然愤怒。

“到了,青奴小姐下车吧。”护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花青瞳下了马车,入眼,一片翠红柳绿,小桥流水,环境幽雅,幽兰居,这是崔姨娘的院落。

从这清幽的院落就可看出,正义候对崔姨娘这个妾很有几分宠爱。

就在这时,花青瞳听到一声柔美的女子轻唤传来:“青奴!”

花青瞳抬头,就见一个着桃红纱衣的美丽妇人正从院内匆匆小跑而来,目光幽幽,泪痕斑斑。

几名护卫对视一眼,连忙告退。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妇人快步而来,并没有如前世那般孺慕地扑进妇人的怀中流泪,只是淡淡地立在原处,面瘫着脸打量她。

若不是曾亲眼看到她调包了自己和花风染,她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一脸温柔慈爱的妇人,是多么的心思阴毒,胆大包天。

“青奴,我是娘啊!”崔姨娘见花青瞳只是冷冰冰地盯着她,脸色微僵,脚步一顿,如同一个真正的被女儿冷待的娘亲一般,满脸受伤。

“卑贱之人,焉敢给你当娘,还有,她敢叫你为奴,她才是奴!”圆圆再次愤怒叫骂。

“我的住处在哪?带我去!”花青瞳安抚了圆圆,面无表情地对崔姨娘说,僵冷的口吻透出几分命令的语气。

崔姨娘一愣,还挂着眼泪的眼睛微不可察地一眯,盯着花青瞳不动声色地审视了一番。

这个从小就被送到乡下去的丫头,性子竟是如此冷漠,这些年在乡下,应该是没少受苦,见了她这个娘,难道不是应该撒娇诉苦吗?怎么这般冷冰冰的?难道,血缘真的那么神奇?

崔姨娘越发肯定了将这丫头送到大宣国去送死是最好的法子,不然,留着她迟早是个祸患。

心中诸多念头一转而过,面上却是做足了慈母的姿态,“看我,看到了青奴就高兴坏了,快跟娘来,屋子一早就准备好了,我可怜的女儿,这些年在乡下过的可好?”

她说着,就想要上前拉住花青瞳的手。

“别碰我!”花青瞳有些凶狠地低吼,她将手背到身后,偏头躲开了她的触碰,面瘫的小脸上寒意刺骨,眼底满是厌恶。

“噗!”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一个红衣的身影低笑出声,实在是,少女低吼的样子像极了一头发怒的小兽,看着实在是可爱的紧。

花青瞳的耳朵抖了抖,她好像听到了奇怪的笑声?

看着少女一对肉乎乎的耳朵抖啊抖啊,然后警惕地竖起来的模样,那树上的红衣男子再也忍不住抱着肚子无声大笑起来,真是太可爱了,好想抱进怀里揉一揉!

簌簌簌!几片树叶缤纷抖落。

黑白两侍卫盯着花青瞳,眼睛发亮。

崔姨娘讪讪地收回了手,眼底闪过一丝冷笑,心道:好吧,你不与我亲近,我也懒的与你作戏了,左右不过几天,你就被送走了。

崔姨娘将花青瞳带到一座小楼前,一个四十来岁,穿着黑底红花锦衣的肥婆子立在门边笑嘻嘻地道:“姨娘,这就是青奴?”

那胖婆子长的慈眉善目,白胖低矮,看着花青瞳的一双眼睛精光连闪,崔姨娘低眉顺眼地一福身道:“宝嬷嬷,这就是青奴,房里收拾好了?”宝嬷嬷是夫人身边伺候的人,她这个妾见了也要敬上三分。

“收拾好了,姨娘带青奴进去看看吧。”宝嬷嬷笑容可掬地说,崔姨娘面上露出笑意,和宝嬷嬷对视一眼,二人眼中均闪过心照不宣的笑容。

花青瞳无视二人,径直走向里面,里面是个什么情形她早就知道,未来七天,她都要住在这里。

送往他国的宠物们十天后就要随着他国来使一起起程离开,前七天,她要在府中学习床第之术,然后再送进宫等待筛选。

送给他国帝王的宠物,规矩尤为严格,其他的宠物早就调教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她是因为后补上的,所以才如此匆忙。

等到了她的房间,扑面而来一股淫靡之气,入目轻纱垂地,玉池生烟,媚香袭人,壁上皆是一幅幅活色生香的春宫图,连桌上的摆设也多是奇巧淫器。

“这段时间就由老身监督你学习,你娘和另从流烟阁请来的两位嬷嬷教导你。”宝嬷嬷笑嘻嘻地说道。

学习什么?

前世,面对屋中这般的情形她已然是吓傻了眼,听了宝嬷嬷如此说,更是傻傻地问。

但是今世,她面瘫的小脸上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流露。

“岂有此理!”圆圆已然暴燥无比,“大帝后人,无上尊贵,岂容他们如此折辱?”

纵然经历过一世,但再次面对,花青瞳心中依然是颇觉羞辱,前世,她还能用自己是庶出,这就是自己的命运来安慰自己,可是今世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