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你是酒窝/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呜呜呜……”宝嬷嬷眼睛瞪的大若铜铃,不敢置信地盯着花青瞳,花青瞳一个小姑娘,看着瘦弱,没想到力气大的出奇,一只手拎着她,竟毫不费力。

花青瞳拎着比她庞大了三四倍的胖婆子一路疾行,不过几息的时间,已经远离了暖香殿,花青瞳盯着不远处的宫殿群,心中阵阵战栗。

她深深记得,那片宫殿群里居住的都是各国来使,一个大胆的念头在花青瞳心中悄然滋生,前世,花风染和崔姨娘知道司玄修炼太无神书,神功不成,童身不破,所以故意害她逼司玄破了身,司玄因此对她怀恨在心,折磨十年。

而她手中这宝嬷嬷却是功不可没。

今世,不如就让司玄尝尝宝嬷嬷这老婆子的滋味。

恶向胆边生,还有欲报复仇人的兴奋感止不住生出,她一边恐惧,一边兴奋,拎着宝嬷妨直冲那片宫殿群而去。

“殿下,她想干什么?”某处,黑衣侍卫瞪大眼睛,惊恐地盯着花青瞳的背影。

“我猜是给某个人送菜!”白衣侍卫道。

姬泓夜一挥手,高冷道:“跟上。”

循着记中的印象,花青瞳找到了司玄的宫殿。

司玄盘腿坐在床上,他前两天与独孤云相斗本就有伤在身,此时打坐修炼太无神书,正是关键时刻,偏是这关键时刻,一声巨响突然在殿中响起。

宝嬷嬷被花青瞳扒光了丢在了司玄的床上。

如上辈子花青瞳被丢下时一样。

此时宝嬷嬷的药性已经发作,她意识迷乱,一感觉到男人的气息,顿时饿狼见了肉一般扑了上去。

花青瞳完全不敢多留,虽然很想看看司玄的惨状,但她实在是不敢冒险,依司玄的实力,完全可以发现她,一把将她捏死。

她溜得快,自然不知身后目瞪口呆的三人。

片刻,姬泓夜肩膀开始颤抖,他一边痛苦憋笑,一边捅破窗户,朝里头偷看。

司玄正是不得动弹的时候,那白肉乱颤的老婆子扑上来时,司玄恨的双眼充血,喉结颤动几欲作呕。

宝嬷嬷一边呻吟,一边抓住司玄,噘起油光闪亮的大嘴就亲了下去!

噗!

外头,姬泓夜没忍住喷笑出来,西晋帝真可怜!

砰!

宝嬷嬷被一脚踹出,肥胖的身子在地上弹了弹,竟然又饥渴地挣扎扭曲着朝着司玄爬去。

司玄嘴角溢出一丝血迹,双眼怒焰滔天,暴虐的暗光翻腾,他走下床,随手抽出一旁的长剑,朝着宝嬷嬷走去。

“啊——咕!”宝嬷嬷发出短促的闷叫,下一瞬,一切声音恢复静止。

一簇血花飞溅上窗户,地上的胖婆子尸首分离,肥胖滚圆的头颅就地几滚,滚到了墙角。

司玄腥红的双眼狠狠盯向窗外,姬泓夜闷笑一僵,拉了两个侍卫转身就跑了。

到了无人处,三人均是一脸古怪地朝暖香殿而去。

花青瞳溜回暖香殿后,粉红蘑菇的后遗症就爆发了,火热的情欲如潮水一般汹猛袭来,她一边忍住身体的迫切渴望,一边兴奋于她竟然真的报复了司玄一把。

虽然身体如同着了火一般难受,但她的神智却是清醒无比,“圆圆,你在吗?”

“小公主,我想起来了,粉红蘑菇的香味,与情果相似,应该是有助长情欲的作用。”圆圆道。

“我已经知道了。”花青瞳咬牙。

圆圆:“岁数大了,记性不太好……”

花青瞳:……

“小公主,去找个男人吧,我看那大宣太子,和朝阳帝都不错。”圆圆道,其实他觉得司玄也不错,可是司玄是小公主的噩梦,去睡司玄明显不现实。

花青瞳抱着身子躲在床角里发抖,上辈子司玄留给她的阴影,让她宁愿痛苦忍耐,也不想再去接近任何男人。

火热的感觉越来越凶猛,几乎焚烧她的理智,就在这时,一股清冷的雪莲香味闯入鼻中,抬起迷蒙的小脸,迷离地看向房中。

一个白衣男子如一朵盛开在高山上的雪莲花一般出现在她的视线中,她甩了甩头,那白影变成了两个,三个,四个……天旋地转,呼息急促,花青瞳嗅着那雪莲香,循着本能,朝那白影扑去。

噗嗵!两个人一上一下倒在地上。

“殿下!”白衣侍卫惊呼一声,黑衣侍卫目瞪口呆。

姬泓夜也呆了,本来是打算来见见小可爱的,可是没想到,刚一进门小可爱就给他来了个猛的,把他扑倒了!

而且,那香香软软的小嘴,正如小狗一样,在他身上啃来啃去。

绝美脸庞泛起了一抹潮红,心跳骤然激烈,那水波潋滟的眸子此刻越发波光荡漾。

白衣侍卫和黑衣侍卫僵立原地,这,这种场面,他们是该救殿下起来呢,还是该无视呢?

姬泓夜被花青瞳啃的有些忍无可忍,这丫头是属狗的吧,到底会不会亲,脸上和脖子上被咬了好几个牙印子,他一抬头,正好看到自家两个属下纠结的表情。

“殿下?”黑衣侍卫试探地叫了一声。

“都出去!”这两个没眼色的。

“是!”两名属下大声应是,转身欢乐无比地奔了出去,嗷嗷,殿下终于要破处了,他们要不要百万里传书,给皇后娘娘报喜啊?

屋里转眼就剩下两个人,一个被压在下面啃,一个在上面啃的欢,圆圆在帝圆珠里捉急无比地提醒,“小公主,要先脱衣服啊!”

“脱、脱衣服。”花青瞳神智已经模糊,闻言迷迷糊糊地就要扒身下人的衣服。

姬泓夜看着身上意识迷乱的小丫头,表情微微有些纠结,他是应该被小丫头睡呢,还是把小丫头睡了呢?

“小丫头,你知道我是谁吗?”他一把抓住她乱扒的小手,很是君子地问道。

花青瞳挣了挣,没挣开,只好努力瞪大双眼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知道。”

“哦?”姬泓夜挑眉,“那你到是说说,我是谁。”

“你是酒窝!”花青瞳认真软绵地答道。

“……”他绝艳无双的脸呆住,酒、酒窝?

“你想对我做什么?你保证醒来不后悔?”他微微眯起眼,盯着身上的小丫头,修长如玉的手指滑过她的脉象,中药了,无解。

“睡你。”哪怕是这种时候,依然面瘫着小脸的小姑娘认真答道,“解药。”

咬牙的声音咯咯响起,“本殿在你心中就只是酒窝和解药?好啊,既然你这么理直气壮,本殿就不客气了!”

咯咯咯!磨牙的声音持续不断,男子一个翻身,将少女压在身下。

“来,叫我一声泓夜,就满足你!”他盯着身下懵懂呆萌的小丫头。

“酒窝。”明明就是酒窝。

他黑脸,咬牙:“泓夜!”

“酒窝。”她开始难耐的挣扎。

“泓……嗷!我的鼻子!”姬泓夜捂住自己的鼻子,眼泪汪汪。

她瞪着迷蒙的眼睛无辜地看着他。

“臭丫头,毁了我的容,你能负起责?”他埋头,将肉嘟嘟的小嘴含入口中。

------题外话------

握拳,瞳瞳V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