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为她请封/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是故意的……”

少女重复着,将自己缩进了角落里,惶恐的眸子充满哀求。

姬泓夜紧紧拧着眉,盯着少女恐惧的样子,他有那么可怕?

“我也不是故意的。”他也委屈极了,明明就是他给她当了一回解药,他都不计较她了,她这么害怕做什么。

再说,他长的绝色无双,她也没吃亏吧?

“别怕,虽然你是送给父皇的,但本殿也不是迂腐的人,父皇也不是,本殿会好好对你的。”他伸手,想摸摸她苍白的小脸。

“不,不要,不要打我,我不是故意的……”他的动作,换来少女惊恐的哀叫。

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

少女的空洞的目光望着他,也仿佛透过他,在望着别的什么。

前世与现在不断地交错在花青瞳的脑海里,有一瞬间,她弄不清楚自己是在前世还是现世。

一会儿是司玄暴虐恐怖的脸,一会儿酒窝冷若冰霜的模样,她只觉恐惧入骨,浑身的血液都似要被冻结。

“不会打你,小家伙,你好好看看,本殿不会打你,本殿是那种会打自己小宠物的人吗?”他扑上去,将她抓进怀里,扣住她的身子严厉地问。

他的语气带着命令的口吻,花青瞳的额头突然闪过一朵红莲的虚影,她突觉自己的灵魂被这样的命令所震摄,她身不由己地看向他,隐隐察觉了自己的脑海里的变化。

一道无形的束缚将她控制,一种她是他的所有物的感觉,一种他只需一句话,就能让她失去一切的枷锁……

发生了什么……花青瞳颤抖起来。

“圆圆,发生了什么?”她在心里惊恐地呼叫圆圆。

却不知,圆圆此刻正抱着脑袋蹲在帝圆珠里,“我听不见,我听不见,我什么也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她的眼中明明没有泪,可是他却觉得她在哭泣,姬泓夜有一瞬间的茫然,但很快,他就柔和了一切,目光温软地看着她,带着无形的安抚,声音也透着浅浅的温柔,“别怕,不会伤害你,心里要是难过就哭出来,本……我不会伤害你的,嗯?”

抱着她轻声安慰诱哄,手掌不断拍抚她的背心,少女坐在他怀里,软软娇小的一团,那么脆弱,那么可怜。

他的心中越发心疼,又低头亲吻她的小脸。

“我不是故意的……”少女固执地呢喃。

“嗯,你不是故意的。”他回应她,见她比方才平静了不少,这才对外面道,“拿热水和和衣服来。”

花青瞳抬头看他,呆呆的,酒窝和司玄不一样,他不打她,但是他好像束缚了自己的灵魂,说不定以后会比司玄更可怕地对待她,他、他也许比司玄还坏。

不一会儿,黑白两侍卫送来热水和衣服,姬泓夜抱着少女去清洗,从来都是享受别人侍候的人,第一次侍候别人。

虽然笨拙,倒也渐渐麻利起来,借着清洗,再一次看遍摸遍少女的身子,他的目光越发柔和,她是他的,这让他有种奇怪的满足感。

洗干净,换上新衣,柔软厚实的衣服穿在身上,花青瞳终于找到了一丝安全感。

衣服不再是宠物的着装,而是柔软舒适,华丽尊贵的云纹缎和琉璃纱。

他又从一起送来的首饰盒子里找出玉梳和首饰,开始为她梳头。

她乖巧地任他摆弄。

不一会儿,她柔顺的黑发就在他的灵巧的指尖里变成了可爱的少女髻,高高挽起的发髻上,被一朵大大的粉色蝴蝶结绾住,两条长长的丝带垂在她的身后。

他满意地点了点头,“给,照照镜子,跟了本殿可不亏,本殿这双手,除了给母后梳过头,也就你有这福气!”

他说着,将镜子递给她,在镜子里端详他的杰作,但是突然地,他的俊脸就僵住了

他漂亮的鼻子上,赫然印着两颗牙印儿!

牙印!

他的漂亮鼻子!他的绝色容颜!

他不禁脸色一黑,气息顿变!

花青瞳太敏感了,察觉了身旁之人的气息变化,手一抖,镜子掉在了床上。

姬泓夜深吸口气,扯出僵硬的笑容,“没事,别怕!”

他一边僵笑,一边从怀里摸出一块纱巾将自己的脸蒙上,又看看少女乖萌娇憨的模样,他的眼中不由闪过喜爱之色,摇了摇头,将她打横抱起,算了,不跟她计较。

启明殿,朝阳帝和众人默默等待,气氛古怪的厉害。

当终于看到那雪莲一般的男子走来时,所有人的呼吸都静止了一瞬,当再看到被他抱在怀里的少女的时候,所有人都微微抽气。

看清莲太子这宝贝的样子,恐怕这宠物要翻身了吧。

花风染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可置信。

怎么会是这样?本来发现和花青瞳做那种事的不是司玄,她就已然有些失望,再一发现那个人是清莲太子时,她虽然心中不甘,但依然还是放心的,因为,清莲太子圣洁之名在外,必定容不下这个污点,睡了自己父皇的宠物,清莲太子会留着她的命才怪!

她以为会等到花青瞳的尸体。

但眼前她看到的一幕分明不是。

花风染双拳紧握,双眼死死盯着姬泓夜怀中的少女。

花青瞳双拳紧握,全身紧崩,走进了这座大殿,前世的一幕再次浮现眼前,她瞪大眸子,定定地看着姬泓夜,想从他脸上看出一丝一毫的恶意。

但是,没有,他的目光高冷而宁静。

“清莲太子,你的脸怎么了?”朝阳帝看着姬泓夜脸上的薄纱,眼中闪过一丝古怪。

“咳,发生了一些意外,本殿前来,是想给这丫头讨个身份!”姬泓夜淡然出声道。

讨个身份?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包括花青瞳,愣愣看着他,给她讨个身份?什么身份?人人只当她是出身卑微的庶奴,能讨什么身份?左右不可以被封为嫡出,天元大陆有史以来,都没发生过这种事。

“清莲太子的意思是?”朝阳帝愕然。

“一品千金啦,郡主啦,公主啦,什么都可以,本殿的人总得有个像样的身份。”姬泓夜随口说道,却让在场所有人惊呆。

一品千金,郡主,公主,封一个庶奴?开玩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