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朝阳帝的脸色有些僵硬。

花风染已经是双拳紧握,脸色铁青,再也维持不了她的淡雅风度。

怎么会这样?这清莲太子脑子没坏吧?睡了他父皇的宠物不嫌丢人不说,还要给她请封,简直是荒唐至极。

西门清雨也脸色铁青,这要是一个庶奴被封了号,她的嫡出儿女该如何自处?

同样的,花正义的脸色也不好看。

“等到了大宣,本殿要带她去拜见父皇母后,这小丫头总得有个像样的身份才行,这可关系着大宣和朝阳的两国友好邦交。”姬泓夜微笑。

嘶!所有人见鬼般地看着他,清莲太子这话什么意思?怎么扯到两国邦交上了?

还要拜见父母,莫非这是打算立为侧妃,或者明媒正娶?

就算大宣要和朝阳联姻,那也不用娶一个宠物啊!清莲太子那是什么身份的人啊!他的身份可不单单是一国太子那般简单。

朝阳帝目光一闪,扫了一眼他怀中的少女,哈哈一笑,“既然清莲太子有此心意,朕又岂能不成人之美?花青瞳从即日起脱去庶藉,赐封郡主,号祥云。”

“陛下,不妥啊!”花正义踏出一步,脸色难看至极。

“诶!”朝阳帝挥手,接着又道:“再封花风染为流月郡主,花紫辰为世子。正义候,朕可没有偏颇了谁,再说,祥云郡主已是清莲太子的人,理当赐封。”

言下之意,反正花青瞳要跟随清莲太子去往大宣了,碍不着正义候府什么事。

而且说不定,正义候府还能多门儿皇亲,为朝阳与大宣的友谊之盟架起一道桥梁。

正义候也是人精,瞬息明白了朝阳帝的话中深意,他在心里叹息一声,“多谢陛下!”他退回原位,目光朝姬泓夜的怀里瞥了一眼,寒芒一闪,这个庶奴,好深沉的心机。

先是勾引紫辰为她不惜一切,现在又攀附上清莲太子!

花风染被封为流月郡主,脸上毫无喜意,相反,她心中的不安与恨意已经快要将她的理智湮没,她很快就是皇后,又怎么会稀罕个郡主的封号?

到是花青瞳,从庶奴一跃成为郡主,若是让她渐渐强大起来,那岂不是会成为她的心腹大患?

本来她的计划是,让花青瞳破了司玄的身,而司玄修炼太无神书最忌女色,到时候,以司玄的暴虐性情,定会让花青瞳生不如死,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清莲太子……

如此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她银牙咬的‘咯咯’直响,凤眸直直瞪向姬泓夜,这样的男子,完全不压于朝阳帝的优秀,不,他比朝阳帝更胜一筹,可是,他却看上了一个小小庶奴!

清莲太子真是好志向!

虽然清莲太子已经和花青瞳发生了那样的事,对方那绝世无双的风采,还是让她隐隐动了心思。

这样优秀的男子,理应为她而痴狂,而不是对一个命不由己的花青瞳如此……

她的视线太直接火辣,姬泓夜想忽略都不行,纱巾下的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那个女人眼里的意图也太明显了些。

低头,怀里的小丫头嘟着小嘴,正呆呆地看着他,显然是被他的行为给惊到了。

他冲她得意地挤了挤眼,怎么样?看主人对你多好!你已经是祥云郡主了!

花青瞳双手紧握成拳,缩在胸前,为勉掉下去紧抓着他的衣襟,脑海中却是百般滋味,酒窝很奇怪,不打她,还给她请封,但是却给她下了契约,控制了她的自由。

也许,这只是酒窝的阴谋。可是他的确和司玄不一样,他给她的感觉太琢磨不透了。

看着她在他怀里眼睛一闪一闪的,肥嘟嘟的小嘴微微嘟着,说不出的可爱喜人,他眸色不由自主地一深,喉结微微滚动,“多谢朝阳帝为这小丫头赐封,本殿看她累了,这就先带她去休息了,告辞!”

清莲太子达到了目的,抱着人转身就走。

朝阳帝神色复杂,眼中闪过一丝怀疑之色,莫非那个宠物有什么过人之处?不然清莲太子怎么对她如此用心?

他向来多疑,心里不由对花青瞳多了几分揣测。

但他并不表露自己的心事,淡淡一笑,“各位,既然事情已了,大家也都散了吧。”

众人相视一眼,纷纷行礼告退。

殿内众人转眼退散,朝阳帝坐在首位,看着唯一还坐在原位发愣的男子。

男子玄衣如墨,黑发如同张扬的黑云,那霸道狠戾的眉眼,此刻竟隐隐流露着几分茫然痛苦。

司玄的脑海中不断回响着一句话:清莲太子给她请封了。

这一刻,他隐隐感觉到,自己失去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但究竟是什么,他又说不上来。

身体仿佛被抽空了所有力气,耳边隐隐听到有人在唤他,他的身子微微一晃,张嘴蓦地喷出一口鲜血,高大的身体‘砰’地一声栽倒在地。

“西晋帝!”朝阳帝脸色剧变。

……

“把她给我!”花紫辰站在姬泓夜的面前,望着他怀里的少女,语气平静而寒凉。

可是,平静的表面下,他的心里已经掀起了滔天杀意。

花紫辰之前并不在宫里,她回去将花青瞳的东西放好,但不久后就感觉到阵阵心悸,他本能地意识到,定是花青瞳出事了。

当他赶到宫时,才听到了那让他狂怒不已的消息!

这清莲太子,该死!

姬泓夜抱着花青瞳,看着眼前的少年沉默,他在想,怀里的小丫头,可是很喜欢这个少年的。

当然,他知道,那种喜欢并非男女之情,而是纯粹的亲情。

“清连太子,我说,把她给我!”花紫辰平静的脸微微扭曲,他快要压抑不住自己心底的狂暴了。

对方再不把瞳瞳交给他,他就要忍不住杀人了。

花青瞳静静地看着花紫辰,这一刻,她能感受到他内心的不平静。空芜的心灵在这一瞬仿佛找到了依托,可她知道,酒窝不会把她交给哥哥的。

酒窝给她下了契约,而且,她本就是送往大宣的宠物,她的命运,如今掌握在酒窝的手里。

但是,姬泓夜的举动,往往都不在花青瞳的意料中。

从一个怀抱,落在另一个怀抱,嗅着哥哥身上的气息,花青瞳怔怔的没有回过神来。

他竟把她交给哥哥了。

如此的容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