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母跪女/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泓夜是震惊的,在这世上,能看穿他的人极少。

“她身上发生的一切,我虽不能如亲身体验,但也能清楚感知。”花紫辰神色冷淡地看着他。

姬泓夜高冷圣洁的脸在这一瞬有丝古怪一闪而过,“但这并不能让你认出幽冥契约。”

“这就无可奉告了,只是希望清莲太子谨记,就算你给她下了幽冥契约,但若是敢伤了她,我也会让你知道,代价你承受不起。”

花紫辰锋利的眼神里冷意如霜。

幽冥契约霸道无比,被下了这种契约,终身受制于人,并且,这种古老的契约,根本无解,除非是这种契约的主人自愿逆转契约自己为奴。但这显然不可能。

“世子放心,本殿不会伤她的。”他可不舍得伤害他的小宠物。

“但愿清莲太子说到做到。”花紫辰淡淡道。

如来时一般,姬泓夜走的无声无息,空气中残留着淡淡的神秘波动。

花青瞳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醒来的时候,少年已经准备好了衣服等她起床。

花青瞳这边刚穿好衣服,就有人来说是候爷和夫人有请。

花紫辰眸子一凛,“让他们等着,瞳瞳还没吃饭呢!吃完了午饭我和瞳瞳一起去!”

来人是朱正德派来的小厮青衣,花青衣面露为难之色,“世子,候爷和夫人备好了午膳,就等您和祥云郡主了。”

哦?花紫辰一挑眉,扭头对花青瞳道:“瞳瞳,这样也好,你跟哥哥一起去吧,你现在是祥云郡主,迟早也是要和他们一起相处的,今天到是个好机会。”

花青瞳点了点头,跟着花紫辰一起前往正厅。

花青衣跟在身后,看了花青瞳一眼,神色复杂,这个丫头不声不响,没想到却是个高明的,这才回来短短几天,就成了郡主了,还攀上了清莲太子!

他们二人刚一来到正厅,就见花正义,西门清雨,以及花风染都在坐了,只听花风染道:“爹娘耐心等等,祥云郡主如今的身份不同以往,来的迟些也没什么。”

“不同以往?再不同以往也改变不了她的卑贱身份,身份改变了,骨子里的血脉改变不了!”花正义怒极拍案,震得满桌菜肴晃了三晃。

花风染也晃了三晃,花正义这句话,仿佛一把利剑,狠狠刺进了她的心里。做贼心虚,她觉得这话仿佛是对她的一种嘲讽。

同时的,端着酒壶侍候在一旁的崔姨娘也是身子微晃。

“候爷这话说的对!身份再变,也变不了骨子里的卑贱,祥云赞同!”少女声音软糯,语气却坚定。

众人一抬头,看到联袂而来的少年少女,正午的阳光照耀在他们身上,为他们白皙的脸颊镀上一层金芒,阳光下,二人的眼中闪烁着青色的光芒。

唯一不同的是,少女的眼睛冷的像块冰,而少年的眼睛像团火。

纵然如此,那两双眼睛刚才给人的感觉却是那么奇异的相像。

西门清雨‘倏’地一下站了起来,一脸震惊地盯着他们,“你们、你们……”她正说着,少年和少女已经走进,少年的眼睛又恢复了黑色,刚方的一幕,仿佛只是她的错觉。

“哼,你有自知之明就好!”花正义冷哼一声,厌恶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面瘫着小脸,躬身给西门清雨请安。

“免礼吧!”西门清雨从震惊中回过神,恢复了镇定。

花紫辰拉着花青瞳入座,西门清雨微微一笑,对侍候在一旁的崔姨娘道:“世子和祥云郡主都来了,人都齐了,崔氏,倒酒吧!”

花青瞳目光一闪,心想娘亲真是有趣,居然想到了让崔氏侍候他们用膳的法子来给她好看。

西门清雨说罢,瞧了花青瞳一眼,见崔氏盯着花青瞳发呆,不由脸色一沉,喝道:“崔氏,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侍候祥云郡主?”

崔氏楚楚可怜,低声应是,连忙端着酒壶走到花青瞳身边,花青瞳小脸面瘫,满脸厌恶,“没规矩,先去给候爷和夫人倒酒,给候爷和夫人倒完了,再给哥哥和流月郡主倒,然后才是本郡主。”

她这副反应让众人一愣。

花紫辰挑眉,瞳瞳当了郡主,架子摆的不错。他歪了歪脑袋,饶有兴趣地看着,看瞳瞳的样子,好像不喜欢她娘啊。

这个发现,让他有些愉悦。

“青奴……”崔姨娘眼泪汪汪地看着花青瞳,似乎没有想到,她当了郡主,竟然如此对待她这个亲娘,这种时候,她不是应该顾念一下她的身份,给她说两句好话,顺便让她坐下一同用膳的吗?

仿佛知道了她的想法,花青瞳表情凶狠地喝斥:“还愣着做什么?你一个妾,难道还想着沾本郡主的光,入座一同用膳不成?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你也配?还有,以后不许叫本郡主青奴,要叫郡主!若是再叫错一回,本郡主就赏你十板子。”

少女一边磨牙,一边说着刻薄的话,但软糯的声音和那凶残的小表情着实令人想笑。

花风染衣袖下的双手,紧握成拳,花青瞳当众喝斥崔姨娘,让她脸上有种火辣辣的感觉,这个花青瞳怎么回事,她不是应该护着崔姨娘吗?就算她和崔姨娘背地里撕破脸,但她如今是祥云郡主,不该在众目睽睽下顾及一下自己的名声吗?

花正义和西门清雨对视一眼,眼神都有些震惊,想不到这个花青瞳如此冷酷无情,竟对自己的生母如此冷漠侮辱,真是心狠啊!

崔姨娘身子晃了晃,她之前就见识了花青瞳的手段,对她恨毒之余,也有着隐隐的畏惧,这个丫头可不像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

只是,没想到这丫头对她连表面功夫也不愿做,竟如此不给她脸面,在染儿面前给她难堪,该死!

眼见着崔姨娘给花正义和西门清雨都倒好了酒,等轮到花风染的时候,花青瞳白嫩的指尖突然一抖,无形的天之力射出,那酒壶一歪,酒水顿时洒了花风染一身。

惊呼声起,西门清雨连忙起身心疼地拿帕子给花风染擦拭,崔姨娘满脸焦急,花青瞳目光一闪,慢慢说道:“崔姨娘,你好大的胆子,弄脏了流月郡主的衣服,居然还不跪下请罪?”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一愣。

花紫辰眯眼看着花青瞳,觉得这丫头今天着实嚣张的可爱。

“不用了,崔姨娘虽然是妾,但却是祥云郡主的生母,算了,这事算了,本郡主不追究。”花风染说。

“那可不行,崔氏,快给流月郡主跪下请罪!”花青瞳不依不饶,冷冷喝斥。

所有人都看着花青瞳,眼神均是奇异。

崔姨娘愣了一下,却久久不愿跪下。

花风染是她的亲女儿,母跪女,算什么?她不是不愿跪,是不能跪啊!这会折了染儿的福啊。

“怎么,崔姨娘是觉得流月郡主受不起你一跪?”花青瞳冷冷道。

------题外话------

瞳瞳发威啦,哼哼,小松鼠整人的样子有木有萌萌哒~

另外,娃刚开始玩新浪微博,名字是潇湘无心娇娃。有兴趣滴亲去转转,以后娃会在微博里发一些东西啥的~评论区,题外,还有微博,就这样,都是粉重要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