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班家小姐(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门录抬头一瞧,顿时拍额哀叫:“西门黑,你这没良心的,那是我最爱吃的烤鱼,你竟咬去哄小姑娘开心,你这重色轻义的家伙!”

西门录一边惨叫,一边风一样跑上前来将花青瞳身旁的黑猫抓了起来,老眼却不动声色地扫过花青瞳的小脸,神色很是探究。

黑猫尖叫了一声,临走前将那黑鱼‘砰’地一声丢进了花青瞳面前的盘子里,绿幽幽的猫眼恋恋不舍地盯着她,似乎在叮嘱她别忘了吃鱼。

不少人见状都面露怪异之色,西门家的这只黑猫很喜欢这个庶奴啊!

花青瞳瞧了那鱼一眼,低头嗅了嗅,果然很香,于是,她也没嫌那猫的口水,拿起那烤鱼慢慢吃了起来,姬泓夜挑了下眉,居然也跟她一起吃那烤鱼。

“喵呜~”西门黑坐在西门录身边,猫爪拍着案几,满意地瞥着正在吃鱼的小姑娘。

西门录大手拍了拍它的猫头,自言自语:“黑子啊,你咋就看上那个小姑娘了呢?莫非她有什么不同之处?不应该啊,你一向不亲近西门家以外的人的……那究竟是为什么呢?”

西门黑傲娇地瞥了他一眼,“喵呜~”

花青瞳和姬泓夜两个不多时就将那鱼吃的只剩下骨头和鱼头,姬泓夜眸中含笑,拿出白绢给她将嘴角的残渍轻轻擦干净,“吃的跟小花猫似的。”

他的指腹轻轻抚过她的唇珠,肉嘟嘟的小嘴软软的,他眸底闪过绵软的柔色。

一双冷幽的目光扫过二人,黑裙少女眼中划过讥讽的冷笑。

“都说清莲太子如那高岭之花,不染纤尘,如今看来,竟也被美色所迷,清灵圣经也不过如此!”少女嘲弄地开口,眼中闪耀着幽冷的光芒。

此言一出,场中便是一静,不少人皆看向清莲太子。

三年前,江湖第一美人鱼娇然在武林大会上向清莲太子告白,当时不少人传言清莲太子定会纳了那个美人为侧妃,但没想到,清莲太子当场就大怒,为证清名,将那坏他清名的美人给斩于剑下。

当然,剑是侍卫的剑,斩人的也是侍卫。清莲太子那样圣洁的人,怎么会亲自斩人呢?

清莲太子最不喜别人污了他的清名。

如今这黑裙少女如此一说,恐怕那小宠物性命危矣,为了自己的清名,清莲太子可没少斩杀美人了。

……

对,不过如此。

花青瞳自然感觉到了那黑裙少女话中的恶意,不过,她觉得黑裙少女说的对,酒窝哪有清名在,分明就是色令智昏。

姬泓夜一回头,就瞥见小丫头煞有介事地暗暗点头,显然是在附合别人的话,他顿时气笑,一把将她抓进怀里,咬了那肉呼呼的小耳朵一口,低声笑骂,“人家挑拨,你还挺认同?”

花青瞳小脸面瘫,身子却是微微一僵。

姬泓夜又笑,“既然你这么认同,那咱们今晚就好好坐实坐实。”

如何坐实?他轻轻抚过她腰间的手,满含暧昧的暗示。

花青瞳小脸一白。

黑裙少女微微一怔,美丽的脸庞隐隐划过一丝阴沉。

没想到自己的挑拨没有用,这清莲太子竟真的如此宠爱这个宠物?她之前的话不过试探,可此时看来,清莲太子对这个宠物的确不同,为了她,竟然连名声都不在意了。

难怪还给她请了封。

“本太子清名如何,无需别人评说,而且,本太子讨厌别人说本太子的坏话!”姬泓夜并不看那黑裙少女,而是一边拍着怀中人儿,一边头也不抬地说。

黑裙少女脸色蓦地一白,就在此时,一直立于姬泓夜身后的黑白两侍卫其中一人蓦然出剑。

雪白的剑,划出森寒的弧度,隐隐仿佛有血光一闪,直逼那黑裙少女脖颈而去。

这清莲太子的侍卫,竟是要剑斩美人首!

此剑一出,尖叫声和惊呼声哗然回荡整个御花园,就连花青瞳都吃了一惊,微微瞪大眸子,眼含震惊。

姬泓夜事不关己般拎起酒壶倒了杯酒送到她唇边,“瞳瞳,喝一杯偿偿,这果酒挺甜!”

花青瞳稀里糊涂地被灌了一杯酒,甜味刚蔓延整个口腔,便有一条舌灵活地侵袭了进来,与她共同享受那甘美。

那边杀机滔天,这边旖旎一片。

剑鸣声铮铮回响,剑锋扫过黑裙少女的修长雪白的脖子,却被一只手蓦地弹开。

“清莲太子息怒,小辈不懂事,还望清莲太子看在本国师的面子上饶她这次。”那人沉声说道。

姬泓夜头都没抬一下,显然很是不高兴。

花青瞳抬眸瞥了一眼,眼中闪过惊讶之色,这救了黑裙少女的男人额心有一条黑色鱼纹,满头白发,面色冷煞,正是国师班鱼。

那黑裙少女竟是班鱼的晚辈不成?

“殿下!”黑白两侍卫看向姬泓夜,眼含询问。

姬泓夜神色清淡,“看在朝阳国师的面子上,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废一只手吧!”

此言一出,黑裙少女脸色一白,班鱼瞳孔一缩,这次却并未阻拦。

白衣侍卫冷笑,剑光已然划过幽冷的弧度,那黑裙少女惨叫一声,半截雪白的藕臂落地,满场皆惊。

场中众人震惊屏息,清莲太子果真如传言那般无情冷心,不将所有人看在眼里。

不,有一个人例外。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姬泓夜怀中的少女身上。

花风染默默捏紧手中小巧的酒杯,眼底闪过一丝快的不易察觉的嫉妒之色。

被这样超然出尘的清莲太子特殊对待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太脏了!”姬泓夜起身,不理会众人,抱花青瞳目不斜视地悠然离去了。

“朝阳帝,太子不喜欢血,我们这就先退了,倒是朝阳国的人,公然嘲讽殿下,殿下这次已经是给了国师面子了,再有下次,殿下可没有这般好说话。”黑衣侍卫嘲讽地看了那黑裙少女一眼,与白衣侍卫也紧随离去。

国师班鱼脸色难看至极,与朝阳帝点了点头,抓了黑裙少女和地上的断臂便匆匆离去了。

场内一时间静的怕人。

蓦地,一声轻笑打破死寂。

“呵,看来那班家小姐的一腔深情注定白付啊!”司玄冷淡一笑,端起杯子抿了一口。

朝阳帝眯了眯眼,微笑,“清莲太子风采绝世,班家小姐倾慕也是正常!”

话是这样说,可谁人不知,班家小姐从小就在万象宫学艺,根本就看不上普通人,哪怕是帝王也一样。那清莲太子背景非凡,长相又极为出色,自然有吸引班家小姐的资本。

------题外话------

还有二更,二更在中午一点~求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