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 栽赃嫁祸(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身体僵硬地看着那只死在她门槛儿上的鸟儿,这只鸟儿叫翠儿,是夫人养了两年,很喜欢的一只。

前世,花青瞳曾见夫人逗弄它。如今,它就死在自己的门槛儿上。

“我没有捏死夫人的鸟儿!”花青瞳缩了缩瞳孔,有些难过地说。

她不知道这是凑巧还是……她想,她一个庶奴被封为祥云郡主,一定是夫人不能接受的,她不想用这种阴暗的想法去怀疑自己的亲娘,可是,眼前事情不得不让她多想,每一个母亲为了维护自己的孩子,都会使用一些非常手段。

“祥云郡主,你还敢狡辩,鸟儿死在你这里,明明就是你捏死的,你一定是对夫人怀有不敬之心,所以才害死了她的鸟儿!”那丫头伸出食指指着花青瞳叫嚣道。

“放肆!”不待花青瞳再说话,她身旁的男子就沉声喝道,“你一个小小丫环,竟敢用这种语气对祥云郡主说话,以下犯上,该死!”

他白衣清华,容颜倾世,波光潋滟的水眸此刻充斥着无尽的冷漠和威严,他一震袖,一股劲风便扫荡而出,直直撞击在那丫环的胸口,使她单薄的身子猛然飞撞出去,口喷鲜血。

一群来凑热闹准备添油加醋的丫环婆子们见状猛地呆住了,都惊惧莫明地看着姬泓夜。

其中一名贼眉鼠眼的婆子悄悄退出人群,朝夫人的暖香居而去。

“祥云郡主,你、你已经是清莲太子的人了,你居然还敢悄悄私会野男人!”那被打伤的丫环惊恐无比地看着了姬泓夜一眼,又看着花青瞳说。

花青瞳:“……”她私会的就是清莲太子好不。

姬泓夜冷冷地哼笑出声,一把搂住花青瞳,竟有些愉悦地在她耳畔低语,“宝贝,你听听,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人了,不过,你私会本殿,这倒是事实。”

你才是送上门的玩物。

花青瞳面瘫着脸默默地安慰自己。

“发生了什么事?”正在这时,花紫辰大步而来,一身紫衣,身体笔挺,眸光锐利。他身旁还跟着两人,正是金城云深和辛吉。

那丫环一看到花紫辰,顿时眼眸一亮,连忙道:“世子明鉴,今早起来,夫人发现翠儿不见了,便让奴婢等人寻找,结果,奴婢在祥云郡主这里发现了翠儿的尸体,奴婢便问祥云郡主为何害死翠儿,可是对夫人有不敬之心……”

这丫环意图挑拔花紫辰,在她看来,夫人是世子的亲娘,他再护着这个庶奴,也不抵夫人的份量。

花紫辰的脸色晦暗不明,他盯着那个丫环,眼眸微微眯起,“你是娘身边的丫头?”

那丫环连忙道:“是,世子,奴婢是夫人房里的丫头,叫雀儿。”

“雀儿?”花紫辰笑了,“这个名字好!”

那丫环听闻,眼中飞快闪过一抹惊喜,暗道莫非世子看上我了?

却听花紫辰道:“死了一只翠儿,又出来一只雀儿,妙!不如你这个雀儿就和翠儿一起下去做伴吧!”

众人闻言大惊,那雀儿回过味来,顿时面无人色。

“来人,把这个以下犯下,搬弄事非的奴才拉下去杖毙!”花紫辰面露阴狠,一切敢将矛头指向瞳瞳的人,都要死!

立时间,便有两名黑衣护卫从暗中冲出,拉了那丫环下去。

不多时,西门清雨,花风染,还有那之前贼眉鼠眼的婆子便匆匆赶到了。

一看到门槛儿上翠儿的尸体,西门清雨脸色微沉,威严的丹凤眼便盯向了花青瞳。

花青瞳心中陡然一痛,娘亲这是怀疑她了。

那贼眉鼠眼的婆子这时谄媚地在西门清雨耳边说着什么,令得西门清雨眸色越来越沉。

“呵呵!”花风染却在这时轻轻一笑,“还真是巧了,娘亲的翠儿丢了,今早哪儿都找不到,却偏偏在祥云郡主这里找到了,还是只尸体,不知祥云郡主可有何解释?”

花紫辰脸色陡然扭曲,眼中发出森寒光芒,盯向了花风染。

“我什么都不知道,不是我做的。”花青瞳说着,清粼粼的丹凤眼定定地看着西门清雨。

西门清雨看着少女清澈无垢的双眼,眼中怀疑的色彩出现了一丝动摇。

花风染却又接着道:“莫非是有人对娘亲有意见,所以就拿了她的鸟儿泄愤?”

花风染说的漫不经心,可一双眼眸却直直地望着花青瞳,其话中之意再明显不过,分明就是认定了花青瞳。

花青瞳清澈的眸光渐渐凝结了一层冰霜。

“够了!”花紫辰厉声喝道,冷寒的眸子鄙夷不屑地扫过花风染故作淡然的脸庞,他轻蔑地一笑,而后目光锐利地看向西门清雨,“娘,孩儿以性命担保,这件事与瞳瞳没有丝毫关系。”

花风染心中抑郁,却深知过犹不及,便故作淡然地一笑,“娘亲,哥哥都保证了,也许真的与祥云郡主无关,也许这只是个巧合罢了。”

她如此说,意图加深西门清雨心中的疑惑,这时,搂着花青瞳的姬泓夜却是高冷而淡漠地开口道:“本殿也可以为瞳瞳作证,昨晚本殿便来了候府,一直与瞳瞳在一起,今早更是与瞳瞳一起起的床。”

什么叫一起起的床?这不就说明他昨晚竟与花青瞳睡在一处?

花紫辰扯了扯嘴角,冷笑:“清莲太子可真是体贴,竟不忘主动送上门来给瞳瞳暖床。”他绝不承认是他追过来占瞳瞳便宜。

姬泓夜蓦地一愣,眼神隐隐闪过古怪之色。

“清莲太子……昨晚就来了?”西门清雨面露不悦,这清莲太子也太过份,竟追到他们候府来与祥云私会,当候府是什么了?

“许是清莲太子太喜欢祥云了。”花风染淡笑,眼神却冰冷而扭曲,隐隐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嫉妒。

“总之,瞳瞳与那只鸟绝无关系。”姬泓夜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只想将怀中的人儿撇干净,原来她在候府中的处境如此不妙,这只是一件小事,若有心人达不到想要的效果,恐还会继续做出其他事情为难小可爱。

他眸光隐隐有些发冷,更坚定了带走小可爱的决心。

“可依本公子判断,这只鸟明显就是被人用手掐死的。”这时,一个清悦的声音突然响起,众人心头一跳,心想谁这么不知死活,火上浇油,所有人都闻声望去,却见说话的竟是站在花紫辰身边的粉衣公子。

嘶!

这气质不凡,华丽尊贵的公子是谁?

------题外话------

二更到,某些人开始作死了哈哈,一开始作,就离死不远了~看在哥哥和太子都维护瞳瞳的份上,收藏和评论多多滴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