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 西门清霜(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天锁魂对上幽冥契约,呵呵,真是绝妙!

虽然很残酷,不过小公主,只要你高兴就好,这是咱们唯一的办法,你这个十一哥哥对你真够意思,竟将他们家族的禁法拿给你,一般来说,这种禁法,是绝对不会送给外姓人的。

没想到过了万年,秋殿依然这么霸道护短!”圆圆的声音在花青瞳脑海中回响。

“圆圆,你了解秋殿?”花青瞳在脑海中问。

圆圆叹了一声,“那是一个古老的故事……”

见圆圆顶着一张精致小脸做出这种沧桑的表情,花青瞳有些无言,不过,她的精力很快就转移到抵抗卷轴上。

“别抵抗,打开它。”金城云深低喝道。

花青瞳小脸冻的青白,甚至皮肤之上也结出薄薄的冰霜,她牙关紧咬,忍着寒意入骨的剧痛,将手中的卷轴缓缓打开……

……

花紫辰来到镇国公府,上次他拒绝了舅舅的天礼,今天他是拿着瞳瞳给他的蘑菇去给舅舅试试的。

刚到镇国公府的门口,便看见了正义候府的马车,西门清雨和花风染一前一后走了下来。

“娘。”花紫辰立即上前。

“辰儿,你也来看你外公外婆?”西门清雨脸上不禁流露出笑意,但想到什么,她脸色又一沉,“哼,你不陪着那庶奴了?”

花紫辰眸光一黯,“娘,最好别这么说,大街上人多口杂,瞳瞳现在可是皇帝亲封的祥云郡主。”

如果你知道,你口中的庶奴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还会这样说她吗?少年双拳颤抖,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是啊娘,既然哥哥也来看望外公外婆,咱们就一起进去吧。”花风染看到花紫辰,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她此次来,主要是想探探舅舅的口风,看能否让他把天礼送给自己,可没想到花紫辰也来了……

花紫辰听到花风染造作的声音,险些没控制住心中的戾气,双眼之中不禁弥漫上了一层腥红,厌恶地瞪向她,那目光恨不能将她扒皮抽筋一般。

“啊!”花风染被花紫辰恐怖的眼神吓了一跳,脸色一白,本能地往西门清雨身后躲去。

“辰儿!”西门清雨脸色大变,“你怎么了?”她从来没有在儿子眼中看到这么恐怖的眼神,那仇恨的眼神,是冲着染儿去的吗?这个发现让她心脏钝痛,为什么,明明是双生子,怎么这两个孩子的关系却是越来越像仇人了。

相较于西门清雨的闷痛,花风染心中却满是惊惶,花紫辰为什么用那种眼神看她?莫非是他发现了什么?

三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府内,西门老夫人一看他们来了,慈祥的脸上不禁露出满满的笑意,“娘!”西门清雨也放下了心事,笑着上前。

花紫辰和花风染相继行礼,花紫辰直起身道:“外婆,辰儿有事去见外公和舅舅,这就先不陪着您老人家了。”

花风染身子一颤,眼中带着几分警惕地扫向花紫辰,其实往日来镇国公府,花紫辰做为男子,也是常与外公或舅舅呆在一起,但这次许是她心中有了所求,便格外的敏感。

在她看来,舅舅的天礼她一定要得到,这个世界,天眷者格外的尊贵强大,她若想真正的更上一层楼,光有商会还不够,唯有成为天眷者,才能真正站在高处受人敬仰。

而花紫辰一向比自己与外公舅舅亲近,若是舅舅将天礼给了花紫辰……不,她不允许。

望着少年挺拔的身影离开后,西门老夫人眼中不禁露出慈爱的光芒,“紫辰这孩子像极了他外公少年时。”

“娘,你还说,这孩子真是倔的令我忧心,你说他怎就与那个庶奴关系那么亲近?”西门清雨无奈地叹气。

西门老夫人回神,脑海中闪过花青瞳的模样,“那个孩子,倒是不讨厌……”

“不讨厌又如何,终究是外人。”西门清雨面色淡淡。

……

花紫辰来到西门录处,头发花白的老人身板挺的笔直,虽然年迈,却依然如不倒的青松,看到少年,他威严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笑意,“哟,紫辰小子来了!”

一旁太师椅上肚皮朝天,翘着二郎腿,甩着尾巴的西门黑听到动静微微眯缝开眼睛朝他瞟来。

“外公,候爷!”花紫辰微笑行礼,所谓候爷,自然是在叫西门黑。

西门黑高冷地睨了他一眼,复又眯起了眼假寐,其姿态比西门录还要大爷。

“舅舅!”花紫辰进来后,这才向角落里坐在轮椅上安静看书的中年男子行礼,他太安静了,隐入角落,让人几乎忽略他的存在。

花紫辰已经习惯了他这副安静的样子,不过今天,他的眼眸格外明亮,灼灼地看着西门清霜。

“哟,今儿怎么如此热情地看着我?莫非是想通了,打算接受舅舅的天礼了?”西门清霜合上手中的书,推动轮椅朝花紫辰走了过来,俊雅温润的脸上带着浅浅笑意。

花紫辰却板着脸,严肃地道:“外公,舅舅,事关重大,我们到密室里去说。”

嗯?

西门录眼眸一眯,神色瞬息变的凝重,有什么大事,让这小子如此郑重?

疑惑归疑惑,他却不拖延,而是对着外面中年男子道:“宁延,守着此地,任何人来了都不要放进来!”

“是,老爷。”宁延抱拳应是。

待房门关上,西门录转动身后书架上的一盏青铜油灯,完整的墙壁竟无声地从旁打开,露出一道狭窄的暗门。

花紫辰推着西门清霜,祖孙三人先后进入,仰在太师上椅上假寐的西门黑‘刷’地一下睁开眼睛,身形矫捷地猛然跃起,如一道黑影般也跟着窜了进去。

待三人一猫全进去后,墙壁无声合拢,看不出丝毫缝隙。

这是一间隐密的石室,从石室里可以听到、看到外面的情形,可从外面却看不到里面的情形。

“辰儿,说吧,到底是什么事让你如此郑重?”西门录率先开口,很有几分好奇地看着这个孙儿。

花紫辰却是看了西门清霜一眼,然后从怀中拿出一只碧玉盒子,拿开密封的盒子,几朵蘑菇赫然印入三人一猫的视线,与此同时,浓郁的香气也弥漫了整个石室。

“喵呜~”正好奇观望的西门黑霎时不能淡定了,猫眼发出凶残绿光,一个跳跃便来到花紫辰脚边,鼻翼拼命地煽动,贪婪地呼吸着。

------题外话------

在我看来,认认真真码字,就是对大家最好的回报,不管成绩如何,我都会默默地,坚定地坚持到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