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贪婪丑态/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霜……”西门录轻唤,颤抖的声音让人听出了他的紧张。

“爹,我体内的毒解了。”西门清霜微笑开口,眼神清亮,“十几年来,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好像重生一样。”

“那你的腿……”西门录大喜,双连忙问。

西门清霜微笑,“爹,这两朵蘑菇能够将孩儿体内的毒素清除干净已经是不易,毕竟这还不是成熟的天礼。”

西门录说不上是失望还是欢喜,“清霜,你的意思是说,这位天眷者成熟后的天礼可以让你完全康复?”

“也许。”西门清霜沉思一瞬道。

“紫辰,那位天眷者,真的不能让外公见见吗,外公愿意付出一切代价……”西门录老眼含泪,仿如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唯一的浮木。

“外公,别激动,这个急不得,等她的天礼苏醒,一定会帮助舅舅的。”花紫辰也难耐欢喜,想不到瞳瞳的蘑菇真的有效。

“我已经感觉到我的天礼隐隐有苏醒的趋势,父亲,我体内的毒素已经清除,但身体受创多年,难免还有些虚弱,但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实力恢复到原来的七层也是可以的。”西门清霜高兴道。

“七层也好,七层也好……”西门录狂喜,本以为儿子剧毒缠身,这辈子就这么废了,没想到还有恢复的一天,虽然是七层,但他已经知足。

花紫辰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笑意,“等那位天眷者的天礼苏醒后,到时候,舅舅莫说是站起来,就是比曾经更上一层楼也是有可能的。”

“对!对!对!”西门录连连点头。

西门清霜眼中也闪过激动之色,“紫辰,定要好好谢谢那位天眷者,如此大恩,无以为报。”

花紫辰勾起了唇,笑道,“舅舅不必急着谢她,还是让我先推您去洗个澡吧!”若是瞳瞳知道她的蘑菇救了舅舅,说不定又会暗暗得意了。

经花紫辰这么一说,西门清霜才意识到自己的形象,愣了一瞬,便朗笑起来,“对,先洗澡。”

西门录听着西门清霜十几年来的第一次大笑声,不禁湿了眼眶。

“喵~”西门黑用爪子拍了拍他,以示安慰。

花紫辰推了西门清霜去洗澡,边走边道:“外公,你和西门黑将另外两朵白色蘑菇吃了吧。”

盒子里还剩下两朵白色蘑菇,一朵粉红蘑菇。

西门清霜闻言眼睛又是一亮,“对,父亲和西门黑早年遭歹人暗算,至今余毒未清,暗伤未愈,吃了那蘑菇,定能痊愈。”

西门录和西门黑对视一眼,西门黑率先叼了一朵白色蘑菇吃掉,西门录也没有迟疑,拿起另一朵吃下。

密室里从外界引入温泉,水流必经此地,常年不会间断。

西门清霜洗干净,花紫辰给他拿了密室里备用的衣服换上,整个人宛如重生,清除了毒素的他更显年轻了几分,虽然皮肤依然苍白,但却不是以往中毒后的青白,而是纯粹虚弱的苍白,只要辅以食物调养,定能恢复红润。

他一头黯淡的头发此刻也光泽柔软,一身青衣着身,轮椅上的男子虽然不如曾经的冷傲孤绝,却更多了一抹内敛温润。

“恭喜舅舅。”花紫辰微笑。

西门清霜感叹,“本来是打算将天礼给你,没想到我却又看到了一丝希望,辰儿,真不能让舅舅见见那个小家伙?”

“会见着的,但不是现在,舅舅耐心。”花紫辰唇间露出一丝笑意。

正在这时,却见一人一猫同时朝这边跑来,然后跳入水中,花紫辰和西门清霜回头,见西门录一身泥污不说,西门黑一身华丽漂亮的黑毛竟湿哒哒地粘成一缕一缕,隐隐发出难闻的气味。

见它四爪并用地拼命揉搓自己粘成一团的黑毛,花紫辰哑然失笑,险些忘了,它有洁症。

花紫辰和西门清霜相视而笑,过了一阵儿,水中的一人一猫均都打理好了自己,西门录和西门黑体内的暗毒和暗伤自然是全好,甚至,西门录一身修为隐隐有突破之势,他并非天眷者,却是武者中的绝顶高手。

而西门黑,一双猫眼寒光熠熠,一身黑毛更加华美柔亮,走路间,也会随着动作一起一伏,甚是好看威风。

“若是有心人知道清霜即将痊癒,恐会带来杀身之祸,今日之事,除了我们,不要对任何人说起。”祖孙三辈沉默良久,西门录肃声道。

西门清霜和花紫辰均都点头,蘑菇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三人将污迹的衣袍点燃焚毁,正待出去,便听外面传来阵阵喧闹声。

他们对视一眼无声出了密室,刚到书房,便听外面道:“宁千户,本郡主只是想要看看外公和舅舅而已,为什么不让我进去?为什么哥哥进得我却进不得?”

花风染充斥着恼意的声音在外回响。

就听宁延冷漠平板地道:“老爷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别说是郡主,就是老夫人来了也不行。”

华风染小脸发青,眼底隐隐闪烁忧虑,花紫辰进去这么久都没有出来,她不得不怀疑,是不是西门清霜真的把天礼给了花紫辰了?

越想越焦躁,哪怕宁延坚决阻拦,她也不想放弃,今天她必须进去看个究竟才能安心。想到此,她猛地拔出袖中匕首,朝着宁延等一众守卫虚晃而去。

宁延瞳孔一缩,心中诧异花风染为何非要进去,却依然铁面无情地决定阻拦,他是国公府的护卫,他的使命就是遵从西门录的命令,今日哪怕是斩了花风染,他也会誓死守遵命。

“拿下!”宁延看着横冲直撞的花风染,眼神一寒,厉声命令左右亲信。

远处,早就观望这一幕的老夫人和西门清雨早已皱了眉头,见宁延发了狠,西门清雨顿时急了,连忙就要上前,却被老夫人一把拉住。

老夫人威严地看向西门清雨,“她为什么非要进去?”

西门清雨摇头,“女儿也不知。”她确实不知,就算染儿想要她舅舅的天礼,也有的是时间来探讨,不必非得此时,更何况,她已经与染儿讲明,并不希望她舅舅冒险,让她趁早打消这样的想法。

“还能是为什么,祖母,她觊觎我爹的天礼,此刻非要闯入,恐怕是担心舅舅把天礼给了紫辰,所以才会那么拼命地想要进去一探究竟吧!”

西门无双不屑的轻笑声从身后传来。

------题外话------

今天木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