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反扑倒/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十板子补齐后,花青瞳才略感满意地丢掉板子,转头看了朱正德一眼,“你们可以带她走了。”她看也没看崔姨娘一眼,转身朝屋子里走去。

朱正德看了少女的背影一眼,心中也是颇为想法,他自认少女虽然冷漠固执,但绝对不是枉顾亲情的凉薄性情,是什么趋使她非要如此虐打自己的娘亲?

若说是怨怼崔姨娘对她从小不闻不问,也不至于到要至人死地的地步,到底是为什么呢?

他思忖间,已经着人将崔姨娘抬走了,板子打的极重,上面又有牛毛般的倒刺,这四十板子打下来,崔姨娘能不能保住命还是两说。

花青瞳命人清理了地上的血迹,与金城云深对坐,简单将自己的身世讲了一遍。

“所以说,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庶奴出身的宠物,而是被那个女人偷梁换柱了!”金城云深和辛吉都同情万分地看着花青瞳,良久,金城云深伸手摸了摸少女软软的头发,眼底满是怜悯,小十二真是太可怜了。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正在这时,花紫辰回来了,他一双眸子定定地落在金城云深放在瞳瞳头上的那只手上,心中突然泛起一股酸味,那是只有他这个哥哥才会有的动作。

但泛酸之余,他又隐隐欣慰,瞳瞳受过太多苦,多一个人疼爱她,是好事。

于是他神色平静地走到两人身边坐下,脸色依然还是略些苍白,花青瞳默默地看了他一眼,握住他的手,将天之力小心翼翼地输入他的体内,为他治愈受伤的身体。

花紫辰一怔,感觉到一股极其柔和温暖的气息顺着少女的指尖注入他的身体,令他气血损伤的身体竟迅速地恢复着,他心中不由微震,好纯净的天之力!

他并不是没有接触过天眷者,但别人的天之力却并不如瞳瞳的这般精纯。

金城云深看着他们,将花青瞳打了崔姨娘的事情讲完,又接着道:“紫辰兄弟,你那个假妹妹可真是坏透了,居然敢陷害小十二,我看你那爹已经对小十二动了杀念。”

花紫辰身体一震,继而垂下眼睑,“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瞳瞳。”

“我不怕。”花青瞳闻言分别看了花紫辰和金城云深一眼,面无表情的小脸上流露出几分凶残,恶狠狠地说:“就怕他们不来。”

金城云深‘哎哟’一声,觉得小十二凶巴巴的样子真是讨喜极了。

花紫辰也目光柔软宠溺地看了她一眼。

一切仿佛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花风染被花正义抱走后,便没有了动静。不论是花正义,还是西门清雨,都没有立即来找花青瞳的麻烦,估计是在照看花风染。

……

入夜,花青瞳从铺满花瓣的池子里起身,腾腾热气让她整个人都粉嫩嫩的,她用天之力绞干头发,扭头,一旁的屏风架上挂了好几件长袍,花青瞳对穿着没有要求,却一眼就看到了其中一件泛着微微流光的漆黑的袍子。

她目光微微一暗,不得不说罗天锁魂对她的影响力很强大,这一刻,她竟觉得这黑暗才是最适合她的,似乎穿上它,她就会更多一些安全感。

她扯下那件黑色的袍子披上,顿时有种将自己整个人包裹在黑暗里,周遭的一切都不能侵袭她的错觉。

转身绕过屏风往床上去,但是,她刚一绕过屏风,便见一道火红的高大身影静静地立在她的床边。

花青瞳瞳孔一缩,心中涌起一股愤恨。

姬泓夜已经来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了,隔着青松屏风,他盯着屏风那头少女沐浴穿衣的影子微微出神。

姬泓夜并没有如往日那般主动扑上来将她抱起来压到床上去行云布雨,而是站在原地愣着神。

当姬泓夜回过神来时,少女已经走了过来,沐浴过后的她小脸红扑扑的,虽然脸上没有表情,但那湿漉漉的眼睛却让他的眼角的神色微软。

但随即,姬泓夜微微皱眉。

他的目光定格在少女身上那件漆黑的袍子上。

那件黑色的袍子质地柔软厚实,隐隐还泛着微光,是珍贵的流光锦,少女松松地披在身上的时候,衣袍流水般自然下滑,露出少女圆润可爱的肩头,那肩头粉嫩洁白,黑白对比之下,越发衬的少女皮肤白玉无瑕,让少女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窒命的诱惑力。

姬泓夜的喉咙里不由自主地发出‘咕’地一声吞咽口水的声音,潋滟的桃花水眸中,迅速升起热度来。

但他压抑住了心头和身体的双重悸动,仍然站在原地,脸色微沉,“这颜色不好,换了吧。”

穿着好看是好看,诱惑是诱惑,可却让他觉得莫明不安,让他哪怕悸动于少女此时格外诱人的样子,也本能地提出了对这件黑袍的排斥。

花青瞳顿了一下,低头,声音略微沙哑,“这是命令吗?”

姬泓夜蓦地一愣,定定地看着少女垂头沉默的样子,她就仿佛是一块灵魂游离于体外的千年寒冰,冷的让他心中微微颤抖。

他几乎是本能的,立即的摇头,“不是。你想穿就穿着吧。”

想到白天花紫辰来找他打的那一架,他沉思了过后,不禁心中微生一丝悔意。

他从小养尊处优,从来就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当日喜欢少女,便理所应当地给她下了幽冥契约,对于一个宠物来说,能让他种下契约是一种莫大的荣宠。

可错就错在,少女不是一般的宠物,她似乎很不喜欢受制于人。

“上床吧。”花青瞳面无表情地说完,然后就自发地爬上了床,然后坐在床上看向他。

姬泓夜拧眉,表情略显古怪,如果他没意会错,少女这是在向他邀欢。

可是,看着少女面无表情,却习惯性解衣的动作,他心底突然就生出淡淡郁闷,难道他在少女心中就是个只会宣淫的色魔?他来看她,只能是做那档子事儿,就不能是单纯的说说话,谈谈心吗?

姬泓夜站在原地纠结了。

花青瞳面瘫着小脸等了半天,也不见他动静,心中不禁升起不耐,他到底要不要,她很困了,他若是不要,就快走啊,别防碍她睡觉。

见男人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她,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花青瞳只好又爬下了床,然后扯掉身上的袍子,露出漂亮的身子,然后她拉住他的袖子,将他托拽到床上,翻身扑倒。

“……”被扑倒压在身下的姬泓夜两眼发懵。

------题外话------

嘎嘎嘎~对于瞳瞳反扑倒某太子一事,大家有什么感慨?是不是很酸爽?嘎嘎嘎嘎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