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 坐实/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姬泓夜大概是喜欢红色多一些,除了在人前穿白衣,但凡私下里,大多是一身红衣。

他穿着厚实火红的袍子,花青瞳解了半天都没有解开,面瘫的小脸不禁露出略凶残的表情,她大力撕扯了一下,姬泓夜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目光古怪地看着身上的少女,桃花水眸轻轻夹了她一下,模样风骚到极致,而后魅惑低笑:“宝贝瞳瞳,你今天真热情!”

他一笑,两腮边的酒窝便露了出来,于是花青瞳的目光被吸引去了,不由多瞧了一眼,姖泓夜却趁机翻身将她压下,一边吸吮她的锁骨,一边解自己的衣服,“既然瞳瞳今天这么热情,做为主人,我怎么好不满足你呢。”

他本是调侃,花青瞳却被那‘主人’二字深深刺激到,眼眸不禁寒了寒。

夜越来越深,当今夜最后一次欢愉到达顶峰时,全身心都沉浸在欢愉里的男人并没有察觉到,一丝黑气迅速顺着某处钻进他的体内,顺着他的脉络向上,一直游走进他的心脏里,然后凝成一张极小的黑网,神不知鬼不觉地驻扎下来。

有了这张小网当做引子,只要她不断修炼罗天锁魂,这张网便会不断地自己扩大,直到将他的整颗心脏都包裹起来。

到那个时候,就是她化被动为主动的时候,便是幽冥契约,她也不再惧怕。

花青瞳目光幽静地看着身上男人极至销魂的表情,额头渐渐渗出豆大的冷汗,脸上血色尽褪,每次催动罗天锁魂,都宛如锥心之痛,剧痛让她忍不住的颤抖痉挛,男人感受到了,只当她是太过愉悦所至。

哪怕剧痛无比,花青瞳心中依然十分安慰,在一切都结束的瞬间,双眼一闭,昏睡过去。

花青瞳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姬泓夜已经离开了,她静默地躺了一柱香的时间,回想着昨晚她已经完成了十分重要的事情,冰封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亮芒,心神微缓,这才慢慢地起了身。

……

经过一晚上的功夫,花风染身上的烧退了,她悠悠睁开眼,看到西门清雨正坐在她床边,眼底泛青,大概是一晚上没有休息,一直守在她床边。

“娘~”她低唤了一声,嗓子却疼的似要冒烟,她从小体弱,别人只当是因为双生子的关系,哥哥长的健壮,妹妹却身子先天虚弱,大抵是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好处都让哥哥抢走了,也因此,西门清雨格外的心疼这个女儿。

可只有花风染自己心里清楚,崔姨娘生她乃是早产,一切,都只因她是个早产儿。

西门清雨被她低哑的声音唤醒,猛地清醒了过来,从床上爬起来,惊喜地道:“染儿,你醒了?快告诉娘亲,还有哪里难受?”

她眼底布满血丝,半边身子也压麻了,可她完全不在乎这些,眼中的心疼与慈爱,哪怕是铁石心肠的人都会融化,花风染却是将这一切都当成了理所当然。

花风染摇了摇头,艰难地吐出一个字:“我想喝水。”

看着西门清雨亲力亲为地去倒水,花风染神色淡淡,而窗外有个人,看着这一切冷漠的眼中却满是愤怒。

这个假货,平时就是这样享受她的娘亲给予的关怀的,这一切本来都是属于她的。

花青瞳整个人都融进阴影里,默默地看着西门清雨亲力亲为地伺候花风染,又请来太医给她看诊,亲手喂她喝药,温柔慈爱,关怀备至。

花青瞳默默红了眼眶,享受娘亲疼爱的,本来该是她。

“娘亲,我疼……”花风染喝完药,眼圈一红,拉着西门清雨喊疼。

西门清雨顿时心疼如绞,面露煞气,“染儿放心,娘亲不会让你白白受伤的。”

伤害她的女儿,不论对方是谁,都不能放过。

因为昨日在西门家看到了这个女儿凉薄无情的心性,本来有些震惊受伤的心情,在看着她虚弱的在床上发烧昏迷时,所有的震惊便都化作了心疼。

西门清雨从没有想过,一个庶奴居然敢伤害她的女儿!

亲自照顾着花风染又睡过去,西门清雨这才脸色阴沉地离开此地。

两名丫环静静地守在外面。

花青瞳看着西门清雨阴沉着脸离开,不用想也是知道,她定是要给花风染出气,要去找她算帐了。

她心中闷痛,身影一晃,陡然化作一缕黑雾,再出现时,已经来到了花风染的床前。

她浑身阴冷,青色的瞳孔幽深如无底的深井,死死盯着花风染的睡颜,直到花风染被这股冷意从睡梦中惊醒。

“花青瞳!”花风染微微瞪大了眼睛,似乎非常惊讶花青瞳竟会在出现在此。

花青瞳面无表情,身上却散发阵阵寒意。

花风染觉得周围的空气都阴冷了几分,她缩在被窝里打了个冷颤,厉声诘问,“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想干什么?”

眼前的花青瞳与平时太不一样了,她一身黑衣,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异常的危险冰冷,花风染一瞬间有种错觉,仿佛站在她床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块千年冰雕,碰触一下,便会将人冻死。

“你太不要脸了,居然敢陷害我!”花青瞳面无表情地说道,眼神凶狠。

花风染愣了一下,随即轻笑出声,“对,我就是陷害你,很快,你就会死的很惨,花青瞳,别妄想摆脱你的命运,哪怕是成为郡主,你也是天底下最低贱的郡主。”

花青瞳闻言,冰封的眼中渐渐弥漫上一缕黑气,一把掐住花风染的喉咙,力道之大,令花风染迅速涨紫了脸,眼中浮现一抹惊骇。

“你是在骂你自己的吧?能死在我手中,对你来说是一种荣耀,毕竟,你才是……”花青瞳掐着花风染喉咙的手不断收紧,正说着,突然外头有脚步声阵阵逼近。

花青瞳顿时不高兴地抿了抿唇,毫不犹豫地放手,一翻手,却有一缕阴冷的黑雾从她指尖窜出,花青瞳一弹,那黑雾便窜进了花风染心脏中。

花风染刚喘过一口气,便见花青瞳将一缕黑雾弹进她心脏中,心脏处有刹那寒意侵入,只是一霎,快的让她以为是错觉,“你做了什么?你会武功?不,不是武功,你这是什么邪法?”。

花青瞳微微扬起下巴,俯视着她,“你不是喜欢陷害我吗?我要是不坐实了岂不是太冤枉?”

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听其力度,似乎是花正义。

花风染眼中一喜,快意地盯着花青瞳,爹来了,看你这下怎么走。

但几乎是同时间,花风染突然间脸色一白,一把捂住心脏,眼前一黑,便晕死过去。

看着即便晕过去了依然在痛苦抽搐的花风染,花青瞳眼眸幽冷,“这只是开始!”

听到外面丫环们行礼的声音,花青瞳冷哼一声,身形陡然化作黑雾离去,无声无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