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 人形容器/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紫辰走上前来,揉了揉少女头顶,声音低沉,“她对花风染的好,都是因为,她以为那是你。”

花青瞳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我刚才把一丝罗天锁魂的咒丝送进了花风染的心脏。”花青瞳看了花紫辰一眼,冷声说道。

花紫辰一愣,脸色微沉,“瞳瞳,以后尽量不要使用这个禁法,除了罗天锁魂,你的天之力会更好用一些。”

花青瞳想了想,觉得哥哥说的对,她的天之力是天药属性,她的天礼真正觉醒后,天药属性的天之力也分出了灵药和毒药两种不同的属性。

“我知道了,哥哥不要担心。”花青瞳点头,小脸严肃。

而与此同时,幽兰居里的崔姨娘却是正在经受生不如死之苦。

若是一般人,哪怕是修为高深的武者,被打了这四十板都要小死一遭,可这崔姨娘一个弱不禁风,走路都要晃三晃的弱女子,竟硬是掉着一口气,没死成!

伺候崔姨娘的丫环和婆子不知原由地被打发了出去,取而代之的则是脸色肃冷的大总管朱正德。

朱正德让人把守在外面,任何人不得靠近,这番举动,对于一个受伤的宠物姨娘来说,无疑是极为看重,但若是看重的话,却并没有给崔姨娘请来大夫看诊,而是放任不管,任她在里面自生自灭,情况似乎有些难以琢磨。

而另一边,花正义再次请来了太医给花风染看诊,年纪一大把,堪称神医的阳太医刚一探上花风染的脉搏,便是大吃一惊,“这,这真是奇了,之前老夫来时,流月郡主还没有这心疾之症啊,怎么短短时间里,就这般严重?如同潜伏多年,突然发作一般!”

花正义眼神一闪,“哦,阳太医是说,染儿天生就患有心疾?”

“流月郡主本就天生体弱,这个极有可能……”阳太医如此说着,心中却不肯定,便伸手再次探了探花风染的脉,叹气摇头,“不管如何,心疾之症是没错,先开方子拿药吧。”

心疾之症,对于凡人来说,无药可根治,只能用药养着。

花正义从花风染之处出来,不禁揉了揉眉心,脸色冷沉。

“侯爷怎么了?”西门清雨刚才从花青瞳处回来,见花正义神色有异,不由脸色一变,“是染儿出事了?”

“阳太医给染儿查出了心疾之症,已经拿了方子,慢慢将养着吧,以后别让她再向以前那样操劳。”看着西门清雨渐渐发白的脸色,花正义暗叹一声,终是如实说道。

西门清雨穿的厚实,在初冬的天气里本是十分的暖和,可此刻却感受到彻骨的冷意,她目光震惊,眼前一黑,身子不由晃了几晃。

红嬷嬷连忙一把扶住她,“小姐,别太过忧心,先进去看看再说。”

花正义看着西门清雨匆匆而走的背影,不禁微微摇头,叹息一声,“夫人放心,我会进宫求一颗灵药出来。”

西门清雨闻言,背影微震。

花正义来到幽兰居的时候,朱正德连忙大步迎上,“候爷。”

“情况如何?”花正义目不斜视,大步朝里面走去,边走边问。

“掉着一口气,那神物,好像苏醒了。”朱正德压低了声音说。

主仆二人同时走进屋内,床上,身上的血衣已经被扒去,血肉模糊的崔姨娘赤裸地爬在床上,情景惨不忍堵。

花正义瞳孔不禁缩了缩,饶是他,见了崔姨娘这般惨状,也不禁心惊,他眼神古怪地看了朱正德一眼,“那个丫头是怎么下得去手的?她当真如此冷心冷情,罔顾亲情?”

朱正德摇了摇头,“不像,那丫头性子虽然又冷又固执,但并不像无情之人。”

“是吗?”花正义拧眉深思。

他并不介意朱正德看到崔姨娘的身子,朱正德竟也不避讳,若有外人在此,就会心惊地发现,主仆二人看着崔姨娘的目光,并不像是在看一个女人,而仿佛是在看一件死物,对,死物。

而就在这时,突然的,崔姨娘的身子剧烈地抽搐起来,花正义和朱正德俱是一惊,低头去看,只见从崔姨娘的尾椎处,诡异地突起一个姆指大小的包来,那个包最后竟缓缓移动起来,目光可见,崔姨娘的皮肤下,宛如是有一物缓缓游走。

随着那物的游走,她的身子抽搐的越来越剧烈。

当那包移动到崔姨娘的后心处时,那包缓缓沉了下去,花正义见状,目光一凛,一挥手,一道劲气扫出,崔姨娘便猛地翻了个身。

花正义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完全不在意崔姨娘背部的伤,就这样将她翻了过来。

毫无疑问,崔姨娘没有受伤的身子正面是极美的春光,但花正义和朱正德却谁都没有在意这一点,二人的目光却是同时集中在她的心脏处,那里,一个包缓缓鼓起。

那包在崔姨娘的心脏里蠕动,似要破体而出。

朱正德连忙道:“候爷,不能让神物破体而出,至阴之体的容器难寻,神物离体,这具至阴之体的容器就毁了。”

崔姨娘,她在这二人眼中,竟只是一具孕养神物的人形容器!

花正义眼眸一沉,挥手一道气劲打出,那蠕动的包竟缓缓平静下来。

“我去见见那个丫头。”花正义转身朝外走。

朱正德脸色微微一变,不禁出声道:“候爷,至阴之体鲜少遗传,若能遗传,至阴之体就不难寻了。”

朱正德回头看了朱正德一眼,目光竟罕见带了些笑意,“正德,你这是什么意思,不去探探,怎么知道她没遗传?”

朱正德哑然。

“守好这里,若是那丫头不是,崔氏这个容器还不能放弃,要想办法修补。”花正义说着,声音已远,朱正德躬身应是,再抬头,已不见花正义的身影。

朱正德摇头,但愿那丫头不是至阴体,若是,岂不是给自己自找麻烦?

花青瞳绝想不到,她打了崔姨娘一顿,竟是破坏了某些人孕养神物的容器。

金城云深和花紫辰去后院里切磋武艺去了,花青瞳刚刚修炼完,走到外间,拿起一块桃花糕啃了一口。

她正捧着香甜的点心啃着,一抬头,便见一道高大身影出现在眼前。

花青瞳眼神骤冷,霎时警惕。

花正义眼角抽了一下,在他眼中,竟觉得这丫头像极了炸毛的小动物。

“你来干什么?你怎么不敲门?”花青瞳面无表情地冷声喝问。

花正义眼神也是一冷,伸手便朝花青瞳抓了过去。

------题外话------

你们一定猜不到下一章会发生神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