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乖乖别动,最后一下啊/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正义这一抓,来势着实凶猛,爪风带着强劲的真气,扑面而来的同时,花青瞳的头发被狂猛掀起,花青瞳本能地眼睛虚眯,身形连连向后退闪。

眨眼间,花青瞳退至角落,花正义一爪抓空。

花正义眼睛眯起,鹰隼一般地打量少女。

少女一身黑衣,越发衬的小脸雪玉一般干净白皙,她面无表情,盯着他的眼神凶狠而阴冷,他从中不仅看不到一丝的孺慕之情,相反,还看到了不屑与仇恨。

花正义饶有兴趣地挑了下眉,“若不是确定你没有被掉包,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我花府的庶奴了。”

“你才庶奴,花风染才庶奴!”花青瞳眼神寒凉了几分,冷冷地反骂了回去,完全没有将眼前之人当成亲爹来看待。

“放肆!”花正义久居高位,积威甚重,被一个庶奴如此反骂,气的脸色铁青,怒喝之后,他竟是朝花青瞳走来。

他高大冷漠的身体朝她逼近,花青瞳觉得他只是信步走来,可身上却有一股令她也不敢小觑的浓重威压,那威压令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就在花正义再次朝她伸手抓来时,花青瞳却是瞬间抓起放置在墙角的花瓶猛地朝对面的男人砸了过去。

花正义脸色黑透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她会来这一手!他以为,这丫头看模样应该是有些身手,第一反应应该是与他交手反抗,而绝不是拿花瓶砸他!

完全没有防备的花正义当意识到有不明物体砸来的时候本能地抬手去挡,但纵然如此,破碎的花瓶残片,依然砸了他一头一手。

花青瞳趁势就溜。

她一是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暴露自己天眷者的身份,那是她复仇的底牌,二是这男人给她的感觉确实很危险。

在她看来,花正义就是一头吃人的怪兽,凶恶至极,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跑。

然后,她一头扎进一人的胸膛,一只铁钳般的大手揪住她的后衣领将她给提溜了起来。往往都是她提别人,这次竟然被别人提了起来,花青瞳脸色阴冷地抬头一看,竟对上花正义一头一脸的血,加上他恐怖的表情,看起来分外的恐怖狰狞。

花青瞳挣了挣,没挣开,花正义却已经手出如电,一掌印在了她的天灵之上,要害之处被控,花青瞳全身汗毛瞬间炸了起来,却知道有圆圆在,花正义定伤不了她,这才稍稍保持冷静。

只觉隐隐有一股气流涌进天灵,眨眼间涌过全身,而花正义怒沉的眼眸先是流露出失望之色,转瞬又变作惊讶和不可置信。

他缓缓收回放在她天灵上的手,与此同时,那揪着自己后衣领的手也松开。

花青瞳一得自由就连连后退,不小心碰到了之前放置点心的小桌,她怒极,第一反应就是抓起了那放着桃花糕的盘子砸了过去。

花正义正处于极度的震惊中,就是之前那一探,发现这丫头不是至阴体的一瞬间,他不禁失望,但转瞬,他发现这丫头竟是药火体。

药火体有多难得且不说,但他却是实实在在的明白,至阴体的女人,是绝对生不出药火体的孩子的。

那就说明,花青瞳根本就不是崔姨娘的孩子!

她不是,那她是谁的孩子?崔姨娘的孩子又是谁?

而最令他心惊的是,药火体……他自己就是药火体,这个丫头,她遗传了他的药火体。

所以,这怎么让花正义不震惊?

他太过震惊,心神颤动之际,完全没有发现那只朝他飞过来的点心盘子。

砰!

盘子的碎片和点心一起从他头顶落下,有一块盘子的碎片还牢牢地嵌入了他的血肉之中,鲜血瞬间汩汩而下。

花正义一个激灵,被脑门儿上的锐痛和面上热乎乎的鲜血惊醒。

他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黑沉的眼犹带震惊地看着花青瞳。这一看,他不禁发现,这丫头没有一处与崔氏相向,崔氏无疑是极品的美人,但这丫头的长相,明显很偏向于西门清雨。

换作平时,他绝不会细看一个庶奴的长相,更不会分析她长的更偏向谁,但此刻摆正了心态细细打量,真相不可谓不令人心惊。

心惊之后,就是极至的愤怒,偷梁换柱,好!好!好!好一个崔氏!

花青瞳见花正义这次竟没有发怒,而只是眼神恐怖地盯着她发愣,不禁越发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顺手抓起手边的茶壶,毫不客气地再次砸了下去,不砸白不砸,砸了不白砸,这人前世负心薄情,助纣为虐,害死了娘亲和哥哥,她要是不趁机多砸一下,对得起谁?

茶壶毫无偏移地砸在了花正义脑门儿上,连遭三下痛击,花正义的脑门儿今天着实可怜。然而,花正义却仿佛感觉不到痛,依然呆怔地站在原地发愣。

花青瞳眼中也闪过惊讶,“难道砸傻了?”她不可思议地低喃一声,随即眼中闪过亮芒,以花正义的身份,断没有傻站着让她砸的可能性,唯一的可能,那就是真傻了。

即便不是真傻了,也一定是懵住了。

少女眼中闪过一丝精芒,恨意乍起,她慢慢地,慢慢地将脚边的梨花木板凳拿起来,高高举起,走到了花正义面前,见他还没有反应,不禁觉得大快人心,她面无表情,眼神却灼灼发光,诱哄道:“乖乖别动,就砸最后一下啊!”

说时,高高举起的板凳狠狠砸下,没有一丝犹豫。

没有头破血流,人死当场,花青瞳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见一只手有力地抓住凳腿,即将砸落的板凳就这样被阻止了。

花青瞳一惊,霎时对上一双黑沉而扭曲的眼睛。

花正义的心情的确是扭曲了,真以为他傻了吗,还让他乖乖别动让她砸,那一板凳砸下来,便是不死也要去半条命,搞不好真的就傻了。

这丫头,竟对他怀着如此重的杀心!

眼见花正义并没有傻,花青瞳心知后果,一把松开了板凳,撒腿就朝门外跑。

花正义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被连砸三下,血流如注,饶是他,此刻也感到头晕目眩,眼前发黑。

定了定神,他转身走出这里。

朱正德看到花正义一头是血的回来,先是懵愣了一下,然后猛地瞪大眼,“候爷?您这是……”

花正义坐了下来,“正德,那丫头……是药火体!”

什、什么?朱正德嘴唇颤了颤,惊的没发出音。

------题外话------

我觉得这真最爽的一章了,渣爹被虐的爽爽的,也知道了瞳瞳的身份,最重要的是,被砸了三回的脑门儿,渣爹心里真的没留下阴影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