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浇花/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主仆二人对视良久,朱正德讷讷道:“难怪……紫辰少爷与她从未见过面却一见如故,感情极好,难怪她对崔姨娘下得了狠手,她自己定然是知道真相……”

花正义冷笑一声,“别说崔氏,她竟连我也下得了狠手!”花正义指了指自己血流不止的脑门儿。

朱正德看了他一眼,心道,那也是您把人给得罪死了。想归想,他忙命人取来药箱,亲手为花正义清洗包扎伤口。

“嘶!”朱正德为花正义处理伤口的时候,不禁连连吸气,这脑门儿上被砸了这么多口子,这伤可真不轻,候爷怕是要向皇上告假几天,不能上朝了,那丫头可真狠啊。

包扎好伤口,气氛沉默,“候爷,这件事的确是太过惊人,您打算怎么办,还有夫人那里,她若是知道了该是怎么样的天翻地覆,不止夫人那里,还有西门家……”

花正义沉默,眸色晦暗如海,朱正德一时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许久,只见他从袖中拿出药瓶,“给崔氏治伤吧,这个容器暂时还不能弃。”

……

花青瞳一口气跑出了候府,打人的时候很爽,打完了,不可否认她有些小小的紧张。

她竟真的把花正义给打了,还打了三回,次次头破血流。等他反应过来后,会怎么报复自己?会不会连累哥哥?

纵然心中思绪复杂,可心里却又觉得万般痛快!

真解恨!

真可惜……没有砸死。

少女如同迷失的小兽,眼神忽明忽暗地行走在人头攒动的大街上,不知不觉,进了一家酒楼。

她寻了角落里的座位坐下,小二热情地迎了上来,手中拿着所谓菜单,这家店乃是清风商会名下的产业,端看店内小二款式统一新颖的服装便知。

“听说你们这里的酒不错,一样来一壶吧。”花青瞳没兴趣看那菜单,径直要酒。

店小二一愣,但很快就又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说:“贵客,我们这里有白葡萄酒,红葡萄酒,啤酒,五粮液,白兰地,香宾等,不知您要哪一种?”

花青瞳听了半天,小二口才极快,说了一长串酒名,花青瞳根本就没认真去听,只是摆了摆手道:“一样来一壶吧。”说着,她从荷包里掏出一把银珠子放在桌上。

小二眼中难掩诧异,但还是微笑着去拿酒。

他还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客人,不要吃食,只要酒,还是一样来一壶的。

不多时,各种各样的酒就上桌了。

他们的酒壶与别家也不同,比如那葡萄酒,用透明的水晶杯子盛放,杯子下面还有一条细高的腿支撑,而啤酒,则是用透明的酒壶盛着,那壶更接近杯子,侧面有一弧形的手柄,还有就是喇叭花形状模样的水晶杯子,里面盛着五颜六色的酒液,一层一个颜色,煞是鲜艳好看。

待店小二一一介绍完毕,花青瞳看着面前各色各样的酒水,眼中闪过一丝嘲讽,这就是花风染从小与众不同的倚仗。她将她前世那个世界的东西搬来这里,的确是别俱一格,独有风采。

难怪花正义那么重视她,就连朝阳帝和太后都喜欢她。

少女面无表情,眼神严肃,她左手一杯红色葡萄酒,右手一杯彩色鸡尾酒,左一口,右一口,喝的颇为认真。

渐渐的,她发现,那红色的葡萄酒还好,甜甜的有股清香味,而那白葡萄酒和啤酒简直就是怪异无比,少女只喝一口,面瘫的小脸便不自禁地抽搐了一下,然后如看毒药一般将那两种酒推的远远的。

“呵呵!”二楼紧靠楼梯口而坐的一桌上,白衣华服的男子轻笑出声,一身青衣侍从打扮,面白无须的敏公公顺着自家主子的目光望下去,正好看到角落里认真喝酒的少女。

那白衣华服的男子二十来岁,面容英俊温润,气质尊贵,正是朝阳帝华君弦。

“爷,那位就是祥云郡主。”敏公公以为陛下忘了祥云郡主的长相,遂小声提醒。

华君弦摆了摆手,表示他识得,虽然这少女身份卑贱,长相也不是顶极的绝色,但却自有一番独特风韵,给他留下的印象十分深刻,甚至他曾还隐隐惋惜没有早一点儿发现这个极品尤物留为己用。

这时,华君弦对面的一名长相略显阴柔的青年也不禁朝下望去,他狭长的眸子闪了闪,不屑道:“宠物而已,没什么好看。”

说完,他又回头喝酒。

华君弦却依然望着下头,少女喝酒的样子分外认真,还是那种感觉,虽不是一眼令人惊艳,但却绝对可以勾住他的心弦,让他总是挪不开视线,看了一眼又一眼,总是看不腻。

华君弦再一次忍不住在心里叹息,可惜了,早知道就自己留着了。

“陛下对她有意?”对面的阴柔青年眼神一闪,目光打趣地看着华君弦。

华君弦笑着摇头,“哪里,不过一个宠物而已,就是觉得有趣而已。”

觉得有趣,可就不仅仅是而已了,帝王的有趣,可轻可重。

阴柔青年淡淡道,“清莲太子怎得就放任他的宠物独自出来逍遥了,也真是太过纵容了。”宠物这种东西最是需要主人调教,稍一放任,指不定就心大了。

“之贤你有所不知,清莲太子的确是很宠这宠物,不仅是清莲太子喜欢她,紫辰世子也很重视她。昨日紫辰世子还找上琼华殿,与清莲太子大打出手,闹出的动静可不小。”华君弦微微一笑。

“花紫辰武功再好,也是一介凡人,清莲太子可是天眷者。大抵是清莲太子不屑与凡人动手,让着他了吧。”班之贤道。

华君弦轻轻一笑,“虽是让着,但清莲太子吃了点小亏总是事实。”

班之贤瞳孔一缩。

“想不到紫辰世子竟是深藏不漏的高人,正义候可真是好福气,流月郡主从小聪慧能干,紫辰世子又天纵奇才,陛下有此助力,实乃我朝阳之福。”班之贤眼神微冷。

华君弦轻轻发笑,笑看了对面青年一眼,“你我知交,我又如何不了解你这口是心非的毛病?你又不是不知,正义候虽然忠心耿耿,但紫辰世子却与外祖家更亲,至于流月郡主,的确是堪当大任,统管六宫,可也仅仅如此了,若要说可与朕并驾齐驱的女子,班小姐才是真凤之选。”

班之贤阴沉的面容微露出一抹笑容,“据说万年之前,天元大帝曾有东西南北四位皇后,陛下莫不是也想效仿大帝?”

华君弦一愣,随即连连发笑,“不,朕的皇后只要一人就够了,班小姐从小长在万象宫,不擅俗事,这一点正好与流月郡主互补,统管后宫,只需凤印,并不需后位。”

此话已经十分明了,华君弦意欲让班之婳为后,挑起国母之职,而花风染为贵妃,掌管后宫。

花青瞳已经染上醉意的眸子略显迷离,而身为天眷者,她的耳力却是惊人,虽然那一桌话音极低,但花青瞳依然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她的眼中不禁闪过快意之色,花风染心气高,自认为自己与众不同,还自信着华君弦只娶她一人,可眼下,别说只娶她一人,华君弦竟还想让她当妾。

贵妃再尊贵,也是个妾,还是个要替帝后掌管后宫,劳心劳力不得好的妾。

花青瞳心情甚好,不由小手一挥,“小二,再来一壶……额,这个红酒和鸡尾酒吧。”

少女带着醉意的声音越发软糯,略带青涩稚音,让人听了一直软到心坎里,华君弦不由再次望来,眸深如潭。

店小二再次送了两杯酒上来,花青瞳左右手各抱一杯,喝的欢畅。

班之贤见帝王的目光总是控制不住往下瞧,便微微一笑,“家中还有事情,陛下,微臣且先告退。”

说完,不待华君弦点头,班之贤便闪身离去,帝王看上了一个宠物,他总不好在此碍事。

他一离去,华君弦再无顾忌,“下去见见祥云郡主。”他语气温和,脚下却略显急迫,快步来到花青瞳对面,华君弦大方落坐。

花青瞳左一口右一口喝的小脸红扑扑的,抬头一瞧,眼眸微怔。

朝阳帝华君弦。

她心中波澜微起,面上却是没有一丝情绪,对面的男子面如冠玉,君子无双,不似酒窝妖孽,又不似司玄肃杀,没有哥哥霸气不羁,也没有十一哥哥清朗可亲。

他是真正的温润如玉,仿佛没有任何棱角,宛如十里春风,让人沐浴其中就忘却严酷寒冬,心神沉醉间,不经意的就放下了心防。

正如此时,他盈盈而笑,那笑一直入了眼眸深处,温和而温暖,任何女子看到了恐怕都会忍不住沉溺其中。

花青瞳心底闪过一丝悲怆,上辈子,她曾一眼就沉溺在这人美好的笑容里,让她孤苦的心仿佛找到了毕生的暖,还来不及去接近,就迎来了终生的噩梦。

而之后的十年里,这人温和笑容下的残酷与杀伐,毁了她的亲人,灭了西门家满门,均是血海深仇。

花青瞳迷离醉眼里水雾蒙蒙,但其中的冷意,却是冻结的太久,怎么也化不了,看起来可怜又冷漠,像极了一只可怜又防备心重的小兽。

“唔,小松鼠,这样抱着杯子的模样,像极了小松鼠,却比小松鼠更凶一点。”华君弦轻轻一笑,目光如水,似要将少女溺毙。

“坏人,打死。”花青瞳美好的心情散了不少,今生,她的温暖,只有亲人,这样虚假阴险的表象,迷惑不了她。

借着酒意,毫无顾忌地说出了心里话,暗想,暂时不能打死,先泼这个虚伪的人一脸酒就好了。

行动快与想法,她将她十分嫌弃的那两杯所谓的白葡萄酒和啤酒一同拿起,在华君弦饶有兴趣的含笑目光里,十分严肃,十分认真,并且不紧不慢,就像浇花一样,从他头顶倒了下来。

酒夜顺着头发淌下,浇了满脸,华君弦含笑的目光慢慢地,慢慢地,僵了。

------题外话------

放一章长章上来,安慰一下大家,摸摸~

至于被浇花了的朝阳帝,大家同情他咩?

另外,文文上架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这个月30号,还有十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