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 疑心/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止朝阳帝僵了,他身后的敏公公也僵了。

“大胆!你在干什么?”回过神来,敏公公怒喝一声,脸色惨白,忙不迭掏出帕子给朝阳帝擦脸擦头。

“浇花。”酒壮熊人胆,更何况花青瞳不是熊人,而本就心怀仇恨,借着酒意,不趁机恶整仇人,岂不是白白浪费眼前的机会?

十一哥哥说了,只有他们秋殿欺负别人,在秋殿面前,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顺我者昌,逆我者杀,杀不了先恶整一番收点利息也是要得的……

花青瞳觉得十一哥哥说的很有道理,此番更是坚定了要向十一哥哥好好学习的决心。

少女答的认真,敏公公的脸色阵青阵白,难为华君弦还依然一脸温和,并无怒意。

他用帕子将脸上的酒水擦干,微微一笑,“哦?这么说,在祥云眼里,我是一朵花儿?”

“嗯……狗尾巴花。”少女点了点头,小脸认真。

“你——大胆!”敏公公险些一头栽倒,这少女是真醉还是假醉,她到底认没认出眼前这位的身份,居然敢说陛下是狗尾巴花,便是有清莲太子护着,也太不要命了些。

况且,你什么花不好说,牡丹花,玫瑰花,芙蓉花都行,偏偏要说狗尾巴花。

华君弦脸色再次僵住,眼眸深了深,他伸手欲捏少女下巴,“你说朕是什么花?嗯?”

花青瞳偏头一躲,眼中露出凶光,“你敢调戏我?”

华君弦眼眸含笑,不容拒绝地扭正她的脸,捏住她的下巴,“我调戏你了,你让不让我调戏?”

花青瞳垂眸,考虑着咬一口对方狗爪的可能性,正在这时,一个清冷至极的声音从旁响起,“朝阳帝,你调戏我的人?”

华君弦回头,看到姬泓夜脸色如霜,他毫不尴尬,从容自若地收回手,“没有,是你的人勾引我,我只是情难自禁罢了。”

他悠悠一笑,倒打一耙。

看到姬泓夜更冷的脸色,华君弦微微一笑,起身走人。

花青瞳瞳孔缩了缩,华君弦果然坏透了,他往自己身上抹黑,是想让酒窝狠狠地教训她吧?毕竟,自己的宠物勾引别人,还被主人抓了现场的,这个宠物的下场,一定凄惨极了。

轻则扔掉或送人,重则打死。

花青瞳半醉半醒,心里纵然清明,眼神也难掩水汽迷蒙,姬泓夜脸色霜寒地掏出帕子在她下巴上擦了又擦,只到她的下巴红彤彤一片,这才万分嫌弃地将那帕子丢掉。

他不急着走人,而是在少女身旁坐了下来,“怎么就自己,你哥哥没跟你一起?”

少女眸子里带着醉意的懵懂,看在眼中,心都跟着快要化了,姬泓夜紧紧地凝视着少女此刻的模样,看起来好欺负极了。

“我自己出来的。”少女乖巧回答,像个听话的宝宝,认真回答着主人的问题,孰不知,这个乖宝宝的心中,此刻正酝酿着坏主意,“酒窝,一起喝酒。”

姬泓夜看着少女亮晶晶充满恳求的眸子,不禁哑然失笑,顿了顿,他没拒绝,“好,喝酒。”

小二再度端上酒来,姬泓夜道:“上些饭菜,再来一碗热汤。”

少女面前全是酒,没有一点吃食,真是太不会照顾自己了。

“酒窝,喝酒。”她坏心地将她认为最难喝的推到姬泓夜面前,自己面前则留下甜甜的几种。

姬泓夜挑了挑眉,认真看了少女一眼,她面无表情的小脸上看不出丝毫情绪,倒是那双眼睛,水灵灵的,像是会说话似的。

他眸光软了软,没有揭破她的小心思,乖乖端着酒喝了一口,只一口,他面色一僵。

不一会儿,小二送上饭菜,闻着饭菜浓香,花青瞳的目光被转移了过去,姬泓夜将热汤推倒她面前。

少女似乎忘了喝酒的事,抱着碗埋头喝汤,十分认真,他看着喜欢,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然后给她夹了些菜,将米饭拌好,用小勺子舀了些,送到她嘴边。

花青瞳本能地张嘴吃掉,嚼了嚼吞下,也不喝汤了,大概是饿了,眼巴巴地望着他手中的小木勺。

姬泓夜眸底泛起浓浓笑意,许是投喂小家伙的感觉太好,他颇有耐心,又舀了一口送到她嘴边,两人一个吃一个喂,相处的和乐融融。

少女吃了半碗饭下去后,眼神灼灼发亮,然后,她毫无征兆地两眼一闭,脑袋朝下栽去。

姬泓夜眼疾手快地接住少女,将她打横抱起,低头一看,少女已经睡着,小脸红扑扑的,鼻息均匀,已然是睡熟了。

他抱着少女一路往候府走去。

而此时的候府,正义候的书房里,花紫辰看着脑门儿上缠了好几圈的花正义,表情略微有些诧异。

“爹,你这是怎么了?”自他记事起,就从没见过父亲受伤,这还是头一次。

“被人砸的。”花正义阴测测一笑,盯着少年写满诧异的脸。

花紫辰是真的惊讶极了,“有人敢砸您?”

“没错,不过那人砸完就跑了。”花正义包扎好了脑袋后,就命人去抓花青瞳,结果他的人找遍府内,都没找到人。

他不禁气急而笑,敢情是打完了他,她就跑了。

哼,跑的了一时,跑得了一世吗?

看着花正义咬牙切齿的冷笑,花紫辰又联想到他和云深回来后,发现少女不在,他不禁倒抽了一口气,难到是瞳瞳干的?

花正义阴森森地笑了,“你想的没错,就是她干的。”

花紫辰微微瞪大眸子,如果是瞳瞳,她会不会是认为自己闯祸了,所以不敢回来了?脸色猛地一变,他转身便朝外跑,他得去把瞳瞳找回来,有他在,谁也不能伤害她,花正义也不行。

“你干什么去?”花正义怒喝一声,他受了伤,也没见这小子关心一句,一说起那个丫头,他的脸就变了。

花正义冷笑一声,“你对她可真是好,比对我这个爹还好。”

花紫辰脚步不停,声音冷淡,“没错,我就是对她好。伤害她的人,都是我的敌人,这其中也包括你,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她死,你若是敢伤她,别怪我不念父子之情。”

少年说着,身形已远,花正义坐在书房,脸色发冷,片刻却一阵苦笑。

“正德,你看,他知道真相,却丝毫没有告诉我这个父亲的打算。”花正义脸色难看至极,对,他之前的确是对花青瞳动了杀心,可是现在杀意已消,唯留满心复杂。

“世子许是有苦衷。”朱正德从暗中走出来,好声安慰。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最近我总觉得紫辰那孩子对我越来越生疏,隐隐还有防备。还有那个丫头,对我的杀念极强,若是有可能,我毫不怀疑她会杀了我。她对我根本就没有一丝父子之情,反而满是仇恨。这不应该,也不正常。”

花正义呢喃,他眼中陡然暴出精芒,“正德,派一支影刹盯着他们,盯紧了。”

……

回到候府,花青瞳又醒了。

说是醒了,不如说只是睁开眼睛了,而她的眼睛里,没有焦距,空洞洞的一片,让人看了直觉阵阵揪心。

------题外话------

这两天更新时间都在九点前了~我悄悄干的,不造你们发现没,不过,应该还会恢复到九点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