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 心魔/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瞳瞳?”姬泓夜错愕地看着少女,少女的状态太不正常了,她空洞的双眼被黑暗充斥,看不到一丝光明,就像是魇在了某个噩梦中,无法挣脱。

许是他的轻唤吸引了她,她抬头,空洞洞的目光望向他,渐渐的,那空洞的眼睛里出现了一抹焦距,但随之而来的还有极致的恐惧。

她将自己缩成一团,躲在角落里无声地望着他,无喜,无悲。

姬泓夜漂亮的眉宇微微蹙起,他看着少女,他知道,她是醉了,可是醉了之后少女的反应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她这副样子,应该是出于心灵深处最真的反应,该死的,她到底经历过什么?是什么样的经历让她如此恐惧无望?

他的眉越蹙越紧,他蹲下身子,向她伸出手,“瞳瞳怎么了?别害怕,过来,让我抱抱。”

他试探开口,试图将她从梦魇中唤醒,本以为她并不会理会他,没想到,她闻言,却是乖巧又听话地朝他挪了过来。

随着一点一点的靠近,她眼中的恐惧也越来越浓,但却不敢有丝毫的迟疑,直到挪了过来,然后温顺地靠近了他怀中。

他抱住她,脸色复杂,他低头凝视着她乖巧的小脸,“为什么?明明害怕,明明想躲起来,却还是过来了,此刻,你的世界里有什么?”

少女垂着头,闻言睫毛不安地颤了颤,安静地窝在他怀中,连呼吸都小心翼翼,这样的她,就像是被驯化的小动物,除了听从主人的意志,再也没有一丝属于自己的情绪。

“你到底经历过什么?”姬泓夜眸色晦暗,他想,少女曾经做为宠物,定然是受过一些调教,但那些调教宠物的过程,并不足以给少女留下如此深的伤害。

她一定是经历过什么。这个认知让他心底不可自抑地泛起一丝隐痛,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稀薄,有些窒息。

“瞳瞳……你是不是很不喜欢那个契约?没关系,我不会伤害你。”他低头俯在她耳边轻喃,亲昵的姿态,声音极轻,极柔,而少女依然如同乖巧的小动物,目光里被恐惧和绝望填满,她这幅模样渐渐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姬泓夜拧紧的眉头已经狠狠揪在一起,他手掌一翻,掌心突然出现了一颗灵药,那灵药呈奶白色,饱满圆润,周围有白色的薄雾缭绕,他将灵药送到她唇边,“瞳瞳,张嘴,吃药。”

少女闻言,乖巧张嘴,然后吃药。

看着她乖巧地将药吃下,姬泓夜的脸瞬间黑了,将少女放在床上,他蹲下来,与她面对面的对视,“这要是毒药,也就吃了?”

少女乖巧垂眸,似乎感受到他的一丝不悦,身子微不可察地抖了一下,瞳孔剧烈地张缩,惊恐地看着他,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她明明很听话,他还要生气。

“我……”姬泓夜的脸僵硬了,隐隐有一丝崩溃,连忙道:“不,不是,你别怕,别怕!”他一边说,一边头大地轻轻拍抚少女的背心安抚。

他一下一下地轻轻拍抚,少女却一直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似乎发现他并没有生气,她眼底的恐惧才略微缓和一些。

姬泓夜额角冒出一层冷汗,低低道:“你这副样子,还不如哭闹一场呢。”

他抱着少女,少见地有耐心,过了许久,少女的情绪已经缓和,却并无睡意,只是与他静默对望,姬泓夜轻触她的鼻尖,柔声问:“瞳瞳,要不要去如厕?”

少女不答,他想,少女喝了不少酒,应该是想的。他抱着少女去了屏风后。

屏风后有恭桶,他将少女安置好,站在一旁等候。

少女依然乖巧,可但凡他有一丝异动,亦或是呼吸微变,都会让她不安地抬头望向他。

比如此时,少女坐在恭桶上,正仰头与他对望,半晌,姬泓夜额角的青筋跳了跳,摸了把脸,在她恐惧的目光里,他脸上慢慢扯出温柔,甚至是堪称和蔼的诡异笑容,那笑容细看的话还有点扭曲,他就这样诡异地笑着,慢慢地蹲在了少女面前,然后用很轻柔的声音轻唤:“瞳瞳啊……”

少女立即紧张起来,清澈的眸子温顺而哀求,姬泓夜眼睛一酸,然后无力捂脸,别这样看他,再看他就要哭了

想不到自己有一天竟会与一个少女如此诡异地相处,少女坐在恭桶上,而他就蹲在她对面看着她。

少女似乎在等他的下文,他揉了揉脸,再次露出温柔至极的笑容,如同哄孩子一般,和蔼无比地轻轻吐出一个字:“尿。”

……

姬泓夜顶着脸上诡异的笑容,如释负重地照顾完少女如厕,又照顾了她喝水,然后是洗澡,盖好被子安顿少女睡下后,他才大力地揉了揉脸,将自己脸上诡异的笑容揉没,眉头深锁。

一个人喝醉后,往往会本性毕露,有的人会大喊大叫,丑态毕露,有的人则会闷头大睡,但像少女这样的,委实太不寻常,但就是这种不寻常,恰恰是她心底最真的反应。

许是那颗灵药发作了的原故,少女这次睡的十分香甜。

姬泓夜坐在床边发呆,他想,少女平日里那么冷,有时候还很凶,但是却分外的可爱,让人忍不住的想去欺负揉捏,他以为,她喝醉后会趁机报复他,就像把朝阳帝‘浇花’了那样。

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看到她的另一面,或者说,她内心的世界。

他伸出晶莹白皙的手指轻触她安祥的睡脸,眼底的神色幽深莫测,他想,他该去查一查少女的过去。

姬泓夜离开后,花青瞳眉心处就有流光一闪,圆圆的身影出现,他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忧虑,片刻后叹息,小公主酒醉后深陷前世迷境,她还是没有从前世的阴影里走出来啊。

前世,西晋皇宫的那十年,简直就是小公主永远难以摆脱的可怕噩梦,而司玄,就是小公主难以消除的心魔啊。

而此时的西晋皇宫,白雾弥漫白玉池边,司玄高大的身影伫立已久,他冷酷寒戾的眸光里微带着一丝恍惚。

他的贴身太监胡硕站在不远处眼底闪着忧虑,陛下至从这次从朝阳回来后,就变的有些奇怪,他时常盯着那个白玉池发呆,最令他惊恐的是,昨日他竟问他那池子里是不是有一个女子。

当时他瞪大了眼睛去看,那池子里除了清水,哪里有人?

陛下因修炼功法所至,从不接近女色,况且,他的池子又有谁敢享用?莫说享用,便是靠近都不敢,里面又怎么可能会有女子?

胡硕深深地忧虑了,他强大到坚不可摧的陛下,难道是中邪了?

------题外话------

捂脸,这章其实挺温馨的~

太子殿下对瞳瞳的耐心出乎意料,而瞳瞳的心魔也是很有必要写出来的~不要觉得这样的女主会弱,她并不弱,只是心魔难消,对,心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