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花风染,至阴体/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这一觉睡的极为香甜舒服,事实上,花青瞳被姬泓夜送回来的时候,花紫辰就感应到了她的气息,只是,他闯入的脚步被金城云深阻止。

天色微亮时,花紫辰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担忧,轻手轻脚来到了少女房中。

少女依然在睡,经过一晚,少女的房中依然还有些酒气未散,花紫辰摸了摸少女的额头,见她睡的舒服,这才放松了紧崩了一晚的心弦,退了出去。

“怎么样,紫辰兄弟,小十二没事吧?”金城云深见他出来,浅笑着问。

花紫辰点了点头,想到姬泓夜,不由眯了眯眼。

“紫辰兄弟,你也不必这么不喜姬泓夜,其实他的可取之处也不少,你看,昨晚他不就把小十二照顾的好好的?你也不用太过操心!”金城云深笑着劝慰。

花紫辰郁粹地看了他一眼,瞳瞳可是与他互为半身的孪生妹妹,他不会懂他的心情。

金城云深笑眯眯地看了他一眼,心道这位可是个真正的护妹狂魔,他想了想问:“你爹会怎么报复小十二?”

花紫辰脚步一顿,眼露寒芒,“他敢!”

“我倒是有些同情你爹了。”金城云深眼中闪烁着幸灾乐祸的光芒。

因为花青瞳之故,他们二人之间并无太过生疏,相反,花紫辰霸道不羁,金城云深恣意狂放,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都是随性而为的人,短短几日,二人之间竟有些惺惺相惜。

“哎,紫辰兄弟,你这性子颇与我们秋殿相合,不如你也来我们秋殿混吧?”金城云深兴致高昂,恨不得立即将花紫辰拉去秋殿。

“云深兄,我对万象宫可没什么兴趣。”花紫辰说道,他眼中飞快闪过一抹幽光,他对万象宫岂止是没有兴趣,在他越来越清晰的意识中,他对万象宫几乎是本能地深恶痛绝。

……

花青瞳醒来的时候,已是午时,许是昨晚姬泓夜那颗灵药的原故,她并没有醉酒之后的头痛欲裂之感,反而神清气爽。

看着熟悉的房间,她坐在床上揉了揉脑袋,可是思索了半晌,竟也没有想起自己是怎么回来的。

她只隐隐记得自己似乎是把朝阳帝给整了,还……还看见了酒窝。

她垂眸,应该是酒窝带她回来的。

而此刻最令她在意的并不是这件事,而是……花正义怎么还没动静?难道脑袋开花之后,脑子也变迟钝了?

而同一时间,花风染也从昏迷中悠悠转醒,她的脸色越发的苍白,几近透明,仿佛一碰就会碎。

一睁眼,她便看到眼底布满血丝的西门清雨,看到她醒来,西门清雨同样憔悴的脸上闪过喜色,但随即便黯然,她握住花风染的手,“染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喝水吗?娘亲去给你拿水。”

花风染有一瞬间,眼底弥漫了浓烈的恨意,她险些甩开西门清雨的手,无论这个女人对她多好,她都不曾真正动容过,更何况她本就知道,她并不是对她好,而是对她的女儿好。她若知道自己并不是她的女儿,又怎么会在她身上多投注一个眼神?

从前,她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甚至高高在上,她是特殊的穿越者,她有前世的记忆,有比这个世界的女人更高一等的思想境界。

她的心态十分予盾,她从来没有真正的接受过这个世界的亲人,也没有真正接受过这个世界,却又沉溺在这个世界带给她的种种美妙和荣华富贵里无法自拔。

可是,这种令人飘飘然的沉溺,在花青瞳回来之后,统统都变成了隐患和危机。

她突然意识到,她如今的一切高高在上和荣华富贵,都是偷来的。

看着西门清雨端了水,一脸心疼地朝她走来,花风染眼底闪过浓烈厌恶和恨意,假的,一切都是假的。她越是对自己好,就越是说明了原本该享受这一切的是花青瞳,而不是她。

她喝了水,抬手抚上自己的心脏,昏迷之前,心脏里的剧痛还记忆犹新,她眼底闪过冷冽的光,花青瞳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她本想将花青瞳害她的事告诉西门清雨,让西门清雨去报复花青瞳。可是想了想,她又放弃了这个想法,弄死花青瞳,那是肯定的,只要爹动手,她就死定了。

关键是,她想利用这场病,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染儿,你身子从小就弱,阳太医给你把脉发现你有心疾,今后,你少操劳商会的事,要多休息,你爹说会进宫为你求一颗灵药出来,有了灵药,心疾会治好,甚至你体弱的病根儿也会好,不要怕。”

心疾?

花风染突然想大笑三声,她哪里是心疾,分明是中了花青瞳的招。

花青瞳也不知从哪里学来的歪门邪道,让她中了招,现在她最想要的,就是力量!只有强大的力量,才能给她自保之力,还有保住眼下一切的资本。

“娘,女儿心疾之症隐藏这么久才发作,可见并不好治,万一爹求来的灵药治不好怎么办?”她说着,满脸绝望。

西门清雨见状,心中钝疼,她知道,女儿说的有道理,虽然灵药可贵,但也有一些意外存在,万一……

“娘,现在能真正救我的只有舅舅,他若是愿意把天礼给我,或许,女儿不仅可以身体康复,还能成为天眷者。”花风染终于道出心声,西门清雨心疼她,也许会说服西门清霜。

西门清雨身子一晃,不可思议地看向花风染,她竟还在惦记她舅舅的天礼。

刚来到外间的花正义脚步微微一顿,眼底闪过诧异,他一直知道这个女儿野心大,但他从没想到,她竟野心大到这种地步!

果然不愧是崔氏的女儿,心够大,也敢做。

想到崔氏瞒着他偷梁换柱,将两个孩子掉包,他就不仅冷嗤一声。

他快步走入,母女二人的视线都朝他看来,他点了点头,状似关切地伸手抚摸花风染的头,实则是在查看她的体质,虽然他知道至阴体难寻,也很少遗传,但他还是出手试探了。

片刻,花正义怔怔然收手,脸上隐隐闪过一丝古怪的笑,养了这个女儿十六年,因她从小体弱,他便绝了在武道上陪养她的心思,便一直不在意她体质如何,没想到今日一查,真是让他感到啼笑皆非。

至阴体!

万中无一,极其难寻的至阴体,就在他的身边!

花正义目光莫测地看了花风染一眼,他想到了当年那道士对三个孩子的批命,龙凤胎自是不凡,连那道士都不敢算他们的命,而唯有崔氏生的庶奴,那道士说,她乃是异星入世,还刑克紫辰。

可他如今想来,她分明不仅仅是刑克紫辰,分明是刑克那对龙凤胎,不然那丫头刚一出生又怎么会被掉换,替她受罪?

花风染见花正义脸色阴晴难辨,不禁心中‘咯噔’一声,暗想,莫非是爹也在觊觎舅舅的天礼?他也想成为天眷者?我如今说出这种话,爹会不会把我当作抢他机缘的绊脚石?

所谓心中有花,满目皆花,花风染满心都是贪婪龌龊,自然也将别人看的无比不堪。

------题外话------

未来三天都会很忙,大家的留言不能及时回复,练车练到头晕目眩的我,早上八点半到下午四点,中午没时间休息,回到家五点,吃完饭码字,然后争分夺秒睡觉,就这样依然头晕目眩,走路打飘~泪目~感觉自己就是一朵柔弱的白莲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