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 那盆昙花/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正义并不知道花风染心中所想,他又叮嘱了几句,并且说会进宫求得灵药,就离开了,只是临走之时,眼神复杂地看了西门清雨一眼。

西门清雨浸了帕子给花风染擦脸,边擦边柔声劝慰,“染儿,你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你舅舅的天礼你不得再提,你舅舅本就有伤在身,天礼离体,必然是九死一生,你们都是娘的亲人,娘怎么忍心为了你害你舅舅?咱们再等等,你爹会求来灵药的,即便灵药不管用,依西门家和候府的力量,还是可以想到办法治好你的。”

花风染被子下的双手无声紧握成拳,指甲狠狠刺入掌心,她却不觉得痛,她的眼底闪过狰狞的冷笑和恨意,她只想冲西门清雨大吼:我只想得到天礼,成为天眷者,西门清霜的死活关我什么事?

但理智让她将这些心声压下,西门清雨话已至此,再多说必然结果不妙,她只能按捺心中怨恨,默默点头。

看着她难看的脸色和眼底的冷漠,西门清雨忽觉身心俱疲。她从不曾想过,有一天,她的女儿会因为贪婪和欲望而对她心生怨愤。

花正义从花风染处离开后,不知不觉便来到了苍翠居外,他脚下微顿,脸上闪过一丝古怪之色,沉吟片刻,竟是冷哼一声,“给我盯紧苍翠居,那丫头一出现,就让她到我书房去。”哼,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看他怎么教训她!

想到这里,他不禁抚了抚隐隐作痛的脑门儿,脸色抽搐。

两名黑甲兵卫听令守在了苍翠居外,光看打扮,便知那是花正义的黑甲卫,也是正义候府最利的刀。

这两名黑甲卫的出现让花紫辰脸色铁青,“他竟派出了黑甲卫来抓瞳瞳!”

花青瞳刚一出来,就听到了花紫辰的话,少女的眼神顿时凶狠起来,“哥哥,我不怕,大不了我毒死他算了。”

花紫辰一怔,看着少女摇头苦笑,“瞳瞳,毒死他容易,可黑甲卫很难缠的。”瞳瞳对花正义不仅没有父女之情,反而充满仇恨。

“先别说这些,小十二快来吃饭。”金城云深笑眯眯地冲她招手。

三人围着桌子吃饭,花紫辰问:“瞳瞳昨日为何喝那么多酒?”

“不小心就喝多了。”花青瞳抱着碗筷一边吃饭一边回答,模样可爱。

花紫辰一愣,哑然失笑,目光宠溺的看了少女一眼,叮嘱道:“以后尽量不要喝酒,伤身。”

“嗯。”少女乖巧答应,花紫辰笑容柔和,给少女夹了一块鱼肉,满脸都是宠溺之情。

该来的躲不过,饭后,花紫辰脸色凝重地和花青瞳出了苍翠居。

两名黑甲卫立时拦在二人身前,其中一人面无表情道:“候爷请祥云郡主到书房里去见他,祥云郡主请。”

花紫辰目光如刀,锐利睨去:“本世子也一起去。”

两名黑甲卫对视一眼,并没有大加阻拦,只是盯着兄妹二人直往书房而去。

花青瞳面无表情,心中却是思绪重重,书房重地,前世莫说是进去,便是靠近都是不可能的事。而今世,不论原因为何,但花正义要在书房见她总是事实。

今生与前世终究是不一样了,花青瞳心底颇为感慨。

兄妹二人进了书房,意外的是花正义并不在,空无一人的书房,当先给人的感觉便是扑面而来的墨香,随即便是整齐肃穆之感,环顾四周,是整齐排列的书架和兵器架,以及硕大的桌案。

那桌案上除了笔墨纸砚,和些许书本,一旁竟还摆放了一盆凋谢的昙花。

花青瞳的目光在那昙花上一扫而过,目光微微一凝,倒不是这盆昙花有特别之处,而是她想到了上辈子,花风染成为天眷者后,她的其中一株天礼,就是昙花。

“这盆昙花从我记事起便有了,据说,父亲还未封候之时,就一直养着它了,这盆花跟在父亲身边的时间,大概和朱正德一样长,不过奇怪的是,这盆花从来不曾开过。”

花紫辰见她注意那盆昙花,便轻声解释道。

“讨厌昙花。”花青瞳面无表情,目光却凶狠起来,“拔了,烧掉。”

花紫辰神情微愕,见少女神情全不像是开玩笑,不禁哭笑不得,“瞳瞳,若是烧了它,父亲定会和你拼命。”

“不是父亲,不稀罕他。”花青瞳果断回道。

“好,不稀罕。不过烧了这盆花,他真的会和咱们拼命的。”花紫辰无奈地看着少女。

“他要是一会儿敢欺负我,我就毒死这盆花。”花青瞳握拳,眼神坚决。

花紫辰眼中闪过笑意,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头,这丫头,有时候固执的可爱,不过被她盯上的东西就惨了。

他不禁同情地看向了那盆仿佛永远不会盛开的花。这一看,花紫辰一愣,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竟觉得那盆花蔫搭搭的叶子晃了晃。

当他再定睛细看之时,那盆花依然安静的死气沉沉。

“他让我们来,为什么他自己还不出现,是不是有什么阴谋?”等了一会儿,还不见花正义来,花青瞳开始有些焦躁,事实上,如果花正义动真格的,比如说出动黑甲卫,她和哥哥真的只有被动被抓。

“哥哥,要不你去找酒窝来帮忙吧,他要是肯出面,花正义也不敢动我的。”花青瞳想了想,有些不太情愿地小声提议。

花紫辰回头,见妹妹担忧的小脸,他黑眸一沉,安抚道:“不用,有哥哥在,没事。”

花青瞳没有说话,书房中陷入一片寂静。

“坏丫头,你叫瞳瞳对吗?”寂静中,突然响起一个极为轻柔的声音,那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但真实存在。

花青瞳一惊,连忙警惕地四下观望,却并没有发现她和哥哥之外的人。

“别找了,看桌上。”那声音再度响起,花青瞳望向桌上,入目便看到了那盆无精打采的昙花。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顿时更僵了,她冰冷眼睛甚至有些发直,小模样看起来傻极了。

“别惊讶,就是我在和你说话。”那昙花的叶子吃力地轻晃了一下,似在得意。

花青瞳第一时间扭头,去拉花紫辰,“哥哥,它是妖怪,它会说话,毒死。”

它不说话还好,它一说话,花青瞳几乎肯定了它就是上辈子花风染的那株天礼,会说话的,肯定就是天礼,还是极为强大的天礼。

上辈子花风染成为天眷者的时间很短,可修为却很强,说是修为,不如说是她身边有一株很强大的天礼跟随,如果没错,就是眼前这盆昙花。

认定了眼前这盆昙花会成为花风染的助力,花青瞳对它投去了满满的敌意和杀意,几乎是话落的一瞬间,她的头顶就‘啵’地一声,冒出了一朵水晶蘑菇。

水晶蘑菇腾空而起,越变越大,浓雾鲜艳,异香扑鼻,丝丝缕缕朝桌上昙花袭去。

“坏丫头,你敢毒我?”昙花轻柔的声音里满是不可置信,吃惊之余,只能阻挡。

等花紫辰从错愕中回过神来时,便见那昙花真的动了起来,死气沉沉的叶子已然盈满生机,蔓延而出的浓绿花茎与水晶蘑菇缠斗在一起。

不过片刻间,书房里噼里啪啦一阵乱响,书架兵器桌椅摆设咣咣当当地散了满地。

花正义是故意来晚的,兄妹二人一进书房他就知道了,他本意是想制造一种无形的压力,好让那丫头偿偿苦头,让她知道后悔的滋味。

他约摸着时候差不多了,便脸色威严不紧不慢地朝书房而去。

推开书房门的一瞬间,花正义威严的脸色陡然凝固,随即吃人一般看向书房里的两个人。

少女满头大汗,显然是经过了一场‘运动’,看着狼藉满地,无处下脚的书房,花正义直觉受伤的脑门儿猛地一阵抽痛,眼前阵阵发黑。

------题外话------

这是一盆有故事的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