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她受过的,你都要受/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上,花青瞳之所以满头大汗,是因为憋的。

没错,就是憋的。

她的水晶蘑菇与昙花交手了一会儿,就被昙花射出的一道白光打回了她体内,她卯足了劲儿地想再次祭出天礼,可她的蘑菇却仿佛被封在体内一般,无论如何都出不来了,着急之下,花青瞳憋了满头大汗。

那盆昙花也没好多少,再次蔫搭搭地缩回了盆里,看起来生机全无,仿佛快要死掉。

但只有刚刚见识了它强大的花紫辰和花青瞳知道,它并不像外表看上去的那样平凡,相反,它让他们感到神秘。

兄妹二人此刻都不在意花正义的到来,他们的心神都在震撼于那盆昙花上。

花正义扶住了门框,这才使自己没有一头栽倒,他缓了一口气,大步走进书房,一甩袖子,房门合上,他盯向少女,满脸暴怒之色。

花紫辰眼神一凛,闪身将少女护在身后,花青瞳从她哥哥身后伸长脖子探出头,眼神凶狠地回望过去。

花正义的面部抽搐了一下,怒色散去,眸光幽深地看着这兄妹二人。

片刻,他冷哼一声甩袖大步走到书桌后坐下,猛地喝道:“都给我跪下!”

花紫辰嘴角微抿,花青瞳则满眼鄙夷,似乎想不通他凭什么要他们跪。

花正义威严的脸色被这鄙夷的眼神气的黑透,他回头,严厉地看着花紫辰,“你给我滚出去,她留下!”

花紫辰默默握紧妹妹的手,无言抗拒。

花正义脸上的怒色缓缓散去,片刻后,他用平静的语气说:“把书房恢复原样。”

花紫辰皱了皱眉,看了花正义一眼,见他竟靠在椅背上开始闭目养神,花紫辰眼中闪过诧异之色,犹豫一瞬,弯腰去整理满地狼籍。

花青瞳见哥哥去忙活,自己便也去帮忙。一时间,书房里出现奇异的一幕,男人靠在书桌后假寐,少年和少女忙忙碌碌认真整理狼藉,气氛竟有种别样的安宁。

花青瞳一边整理,一边不时地回头瞧一眼花正义,想象着毒死他的可能性。

花正义偶尔眯开眼瞥一眼那兄妹俩,却不慎对上少女满含杀意的目光,少女也不躲,淡淡地别开脸,继续忙碌。

花正义闭目,眉头不自觉深锁。

不多时,书房里恢复原样,少年和少女手牵着手并排站在一处,无声望向他。

花正义睁眼,两个孩子安静地站在一起,就像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血脉相连,心灵相通,宛如一体。

花正义不由回想往日里花风染和花紫辰漠然的关系,他不禁在心中摇头苦笑,果然猪肉贴不到羊身上,花风染占了嫡女之名,却从不被花紫辰承认,相反花青瞳回来的时间不长,却与少年亲近的毫无隔阂。

突然,他的身形飘忽一闪,在兄妹俩人未来得及反应之际,他已出现在二人面前,手掌疾伸,电闪间将少女抓在怀中。

他的手扣在少女颈间,令得反应过来的少年霎时眼眶血红。

花紫辰惊怒交加,“你干什么?快放开她!”

他双眼死死地盯着花正义和花青瞳,双拳紧握,想要出手,又怕误伤少女,见花正义脸色阴寒,抓着少女并不留情,而少女脸颊通红,隐有窒息之态,花紫辰看向花正义的目光已然不是之前的冷漠,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疯狂杀意。

花正义眸光微闪,扣在少女颈间的手掌缓缓松开,他将少女推向少年,转身有些颓然地看向书桌后,他闭眸,挥手,“都滚吧!”

花紫辰压下那一瞬间的惊骇,将妹妹紧紧抱进怀中,闻言,只是冷淡地看了男人一眼,转身离去。

看着被无情关上的门,花正义睁开眼睛,咬牙切齿,“都是混帐!”

骂完了,他一把捂住脑门儿,嘶,头更晕了。

花青瞳脖子上被掐出了两道淤青,花紫辰给她抹了药,整个抹药的过程都阴沉着脸。好在花正义似乎并没有再找他们麻烦的意思,一连几天过去,都风平浪静。

这日,朝阳国皇城迎来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雪后,候府的梅花悄然绽放,花紫辰领着花青瞳和金城云深在梅树下煮了酒,又放了水果点心,三人坐在一起说话,辛吉在旁侍候,颇为逍遥快活。

酒过三杯,花紫辰和金城云深都酒意微醺,花青瞳砸了砸淡而无味的嘴,目露疑惑。

都是一个酒壶里倒出来的酒,为什么她就没偿到酒味?目光忍不住斜斜朝哥哥杯里望去,晶莹的碧青液体,与她的透明无色截然不同,花青瞳眸光微愣,伸手就悄悄朝哥哥的杯子探去。

但她只动作了一下,就目光一凝,前方小径处,梅林入口,崔姨娘在一名丫环的搀扶下,缓缓地朝这边漫步而来,姿态袅袅,弱不禁风。

花青瞳猛地收掌成拳,满脸煞气。

花紫辰和金城云深皆有所感,他们顺着少女的目光看去,金城云深脸上露出兴味盎然之色,而花紫辰则脸色狰狞。

崔姨娘这时也看到了梅林中的四人,她先是一愣,待看到花青瞳淡漠冰冷的目光,她苍白的脸色陡然流露一抹惊恐。

她似乎因意外看到少女而被吓住了,脚下一顿,转身便走。

“崔姨娘这是要往哪里去?”突然,一道身影施施然从入口处走来,恰好与崔姨娘擦身而过。

少女一身宝蓝外袍,上面盘枝银纹,领口和袖口均有白色貂毛,华贵繁丽,配上她淡然浅笑的笑容,秀丽绝艳的容颜,端得是风姿无双。

“流月郡主!”崔姨娘怔怔然开口,眼底泛上泪光,她失神地看着少女,这么多年了,虽是在一个府里,但真正能如此近距离,光明正大地打量少女的机会并不多,像眼前这般,还是第一次。

那日她被花青瞳打晕,就是眼前少女冒死前来救她,为此还受了重伤。

这才是她的亲骨肉啊!果然跟花青瞳那贱种不一样。

花风染看着崔姨娘,眼底泛上一丝冰冷,严厉道:“崔姨娘这是什么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欺负了你!”

她说时,眼底闪过淡淡的警告光芒。

崔姨娘一激灵,是啊,她一时真情流露,险些坏了大事,她连忙敛首垂眸,“是奴失礼了,流月郡主误怪。”

“呵!”看看二人作态,金城云深没憋住笑,发出了声音,这声音立即引来崔姨娘和花风染的注视。

“紫辰,瞳瞳,你们看,这位流月郡主和这个姨娘长的可真像,不知你们是不是也这样觉得?”

金城云深悠悠地笑道,满脸恶趣。

崔姨娘和花风染同时变了脸色,不待她们更多反应,花紫辰却已起身朝二人走去,在花风染勉强保持的冷静目光下,花紫辰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他的手掌如同铁钳,他的目光阴沉染血,他发出的声音字字阴冷:“她受过的,你都要加倍受过。”

说着,他的手大力收紧。

看着花风染瞬间紫涨的脸庞,脸上的神情因痛苦而扭曲,崔姨娘‘啊’地尖叫一声,反应过来时猛地朝花紫辰扑去,“世子,不要啊,她是你妹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