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神性气息/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滚!”花紫辰看也不看她一眼,抬脚就是狠狠一踹,花姨娘‘啊’地尖叫一声,身子便如残絮一般飞了出去。

花风染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瞪大双眼惊恐地看着花紫辰,一瞬间,她的大脑急转,多种猜测纷纷闪过脑海,但最可怕的一种无疑就是花紫辰知道了真相,知道了她不是他的亲妹妹。

她开始控制不住地翻起了白眼,胸口因窒息而疼的快要爆炸,眼中露出强烈的求生渴望,哀求地看着花紫辰。

花紫辰对她厌恶至极,恨怒至极,手中的力道不仅没有缓减,反而还越收越紧,此刻的少年如同收割人命的修罗。

花风染真正体会到了死亡的濒临,她脑海中一片空白,接着便闪过一个想法:不知她还有没有再穿越一次的机会。

“世子,不可啊,她是你妹妹,你杀了她,夫人会伤心的。”崔姨娘不知几时又爬了过来,扯着嗓子拼命大吼。

花紫辰强烈到极致的杀意因这一嗓子嚎叫而微微清醒,他噬血的眼眸一闪,听到夫人二字后眼中的血丝缓缓消散,他勾了勾唇,狰狞地笑了。

一把将花风染丢出去,他转身,用帕子擦拭双手,而后随手将帕子丢掉。

花风染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发直的双眼望着那一方帕子飘飞远去,缓缓与雪地融为一色。

花青瞳站在树下,看着哥哥大步走来,她面瘫的脸上眉峰微微蹙起,“哥哥,你差点儿掐死她。”掐死了花风染,西门清雨一定会伤心,说不定还会怨恨上她。

“没事,这不是没掐死吗?她还活着,但我会让她活着比死更痛苦,死亡对她来说,会成为奢侈。”花紫辰淡淡地说道。

“来,小十二过来,十一哥哥给你喝一口咱们殿主亲手酿的烈火酒。”金城云深一手端着小巧精致的酒杯,一手从怀里掏出一只冰玉葫芦,随手一抛。

花青瞳抬手接下,玉葫芦入手才知冰冷刺骨,细看的话,还能发现玉中寒气袅袅,花青瞳目露好奇,拔开酒塞,先是一股寒气汹猛涌出,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被这一瞬的寒气冻结,但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熊熊烈焰喷发而出。

说是烈焰,倒不如说是温度极高的气浪,最后,那气浪统统都化作一股醇厚的酒香。

花青瞳被这股酒浪击中,酒浪顺着鼻孔窜入身体,她因修炼罗天锁魂而冰冷的身体,在这一刻竟感受到了一股缓缓的温度与火热。

真舒服!

她不禁舒服地眯起了眼,不用想,这酒是好东西。

“喝一口试试。”金城云深笑着提议。

花青瞳没看到金城云深眼底的戏谑,听话地仰头就灌了好大一口。

辛吉在旁看了顿时捂脸,哎哟喂,十二使者太实诚了,被他家公子坑了还不知。

花青瞳喝了一大口,只觉得那酒虽然有点辣,但暖暖的,清香绵柔,极为好喝,便忍不住还想抬头喝第二口。

辛吉再次捂脸,哎哟喂,十二使者你真是傻的无可救药啊,殿主酿的酒,是那么好喝的吗?

一口已经够要命,你还想喝第二口!

花紫辰不动声色地阻止了妹妹傻乎乎的举动,将瓶塞盖紧,严厉道:“瞳瞳,每天只能喝一口!”

花青瞳看了哥哥一眼,默默将冰玉葫芦收进了怀里,这酒好喝,不还给十一哥哥了。

金城云深眯起清亮的圆瞳,笑的像只偷了腥的狐狸。

他们这边气氛温馨,崔姨娘和花风染那边却是凄凄惨惨。

花青瞳恶狠狠地道:“崔姨娘可真命大,肯定是花正义把她治好的,那个男人果然虚伪,花心,假仁假义,应该打死。”

“不过一个宠物姨娘,哥哥会让她活的更痛苦。”花紫辰安慰。

花青瞳用力点头,她和哥哥都会让那些伤害过他们的人付出代价!

许是她点头太用力了,只觉得眼前猛地一花,接着,她的双眼中便似燃起了两团火焰,连同丹田里也灼热一片,火烧火燎,痛苦无比。

豆大的汗珠从额角落下,少女双眼立时涌出泪水,口腔中一股辣意蔓延,紧接着,她的喉咙,双眼,以及鼻孔‘轰’地一下冒出了尺许长的火焰,花青瞳难受惊恐之余,两眼一闭,一头栽倒。

“瞳瞳!”花紫辰惊唤一声将少女接了个满怀,扭头不悦地瞪向金城云深。

“殿主酿的烈火酒,可以调养她的身体,睡一觉就没事了。”金城云深得意暗笑,看小十二刚才的惨样,他心中甚为得意,觉得下面有个小的让自己欺负,这感觉真不赖。

“都这样了,你确定瞳瞳下次还会碰那酒?”花紫辰满头黑线,他估计瞳瞳下次打死都不喝那酒了。

“她不喝,紫辰你哄她喝下不就行了。”金城云深毫无压力地让人家哥哥坑自己妹妹。

花紫辰脸色更黑,但知道这酒对瞳瞳有好处,便也没再说什么。

那边,崔姨娘已经扶着奄奄一息的花风染离开,“去书房,我要见父亲。”

花风染心中恨极,也恐极,现在,她连西门清雨也不愿相信,她能依赖的,只有父亲。

崔姨娘毫不迟疑,扶着花风染往花正义的书房走去。

花正义的书房乃是府中重地,除了花紫辰,便是西门清雨都极少踏入,就是花风染,也只是十年前偷偷溜过去一回,不过刚摸到门口,就被黑甲卫给拦了回去。

那次之后,花风染再也没想过要进去花正义的书房,毕竟她的灵魂是成年人的,并不是真正的孩子。

如今时过十年,她再次靠近了这里,看着书房外煞气凛然的黑甲卫,花风染眼中闪过一丝恍惚,她突然觉得,虽然自己是穿越者,但在这个世界面前,自己真的很弱,任谁都能肆意欺凌。

“父亲,染儿求见!”花风染双膝一跪,身子软软倒下,晕死过去。

崔姨娘见状,不禁惊呼一声,眼神心疼之余,对花青瞳和花紫辰的仇恨已然到达顶点,她突然想起班国师对她的交待,她想,她是时候该动手了。

眼中闪过浓烈的恨意,但随即便都化作了得意,她的姿色之佳,便是先皇的嫔妃们也不及,这次重伤险死,候爷不惜大代价将她医好,可见她在候他心目中是有些份量的,试问这普天之下,谁家的家主会为一个宠物费这么大心血?

崔姨娘暗暗得意着,越发弱不禁风地抬手抚了抚耳边发丝,幽幽地对目不斜视的黑甲卫们道:“劳烦几位通禀候爷,就说流月郡主晕倒了。”

她话音刚落,不待黑甲卫通禀,书房的门便从里打开了。

花正义一袭黑袍,神色威严而冷漠地看着门外二人。

“候爷!”一看到花正义,崔姨娘霎时泪光盈盈,好不可怜,她极尽骚首弄姿之举,声音更是娇媚入骨,“候爷,流月郡主被世子掐伤了,您快来看看她吧,奴也是没办法了,才将她送往此处。”

“是吗?”花正义扯了扯唇角,露出个不算笑的笑,他现在不能笑,一笑就脑门儿疼。

他目光如电,射向晕死过去的花风染,视线在她青紫的颈间望了一眼,只一眼,他就唇角古怪的抽搐了一下,花风染颈间这两个指印,位置角度与他前几天掐花青瞳的一模一样,只是显然,花风染的要严重多了。

他淡淡睡眸,转身,“让她们进来。”

花正义对花风染是有感情的,亲生骨肉,养了十六年,她从小优秀早慧,乖巧懂事,有别于寻常女子的思想见地和志向,都让他对这个女儿极为看重。

只可惜……这个女儿不仅是宠物生出来的庶奴,还是极品的宠物体质至阴体,单这两样,就注定了她低贱的命运,但是对于他来说,出生低贱并不算什么,只要他愿意培养,低贱也能变成高贵,但可惜就可惜在,花风染并不给她自己高贵的机会。

她不该不顾念亲情,打西门清霜的注意这是其一。

其二便是,她此时不该装晕,意欲利用他。

算计舅舅,利用父亲,残害那对龙凤胎,可见她的心性何等凉薄自私。

“别装了,醒来吧。”花正义目光淡淡,声音微凉。

躺在地上装晕的花风染浑身一僵,有些不可置信,但最终还是不情愿地动了动,假装刚刚苏醒。

“父亲……”花风染委屈地看向书桌后高大威严的男人。

花正义眼神凉薄下来,他想,神物在崔氏体内育养了太久,崔氏看似健康,但她的至阴体已经快要废了,支撑不过二三年,神物就得另寻容器,而花风染,就是现成的。

神物正是成长期,这个时候移到生命力旺盛的新容器体内,对神物会大有助益。

所以,花正义已然在心底决定了花风染容器的命运。在神物面前,任何人都可以舍弃,别说一个假嫡女。

他下定了决心,眼神已经冷漠的没有一丝感情,正待动手之际,却忽见他桌上的那盆昙花晃了晃,而后发出晶莹绿光,“咦,我嗅到了神性气息!”轻柔的声音仿若从睡梦中苏醒,浓绿的花叶,指向了花风染。

“是从那里传来的,她的灵魂有神性气息,咦,真舒服啊!”

花正义刚刚冷却的眼神霎时充满震惊,他看向花风染的目光,渐渐变了,变得郑重。

就在花正义震惊之余,却不知那盆花正在与花风染悄悄沟通,“喂,丫头,你和那个叫瞳瞳的丫头有仇对吧?来来来,你把神性气息给我,我给你力量,帮你欺负她怎么样?”

花风染也瞪大眸子看着那盆花。

那盆花得意地晃了晃花叶,“那个叫瞳瞳的丫头敢毒我,我得给她点颜色瞧瞧。”

几乎是一瞬间,花风染就明白,她的机缘来了,这盆花会说话,绝非凡品,若得它相助,或许她真的可以得到无法想象的好处,她看向昙花的目光霎时灼热起来。

------题外话------

昙花:我看上那个叫瞳瞳的丫头了,可是她看不上我,还要毒死我,我得出去找她茬~

于是,好戏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