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 窒命打击/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风染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一种人叫做天眷者,而天眷者终其一生的伙伴,就是天礼。花风染想,这盆花,定然就是那传说中的天礼。

她眼中狂热的光芒几乎凝成实质,她已经在心里想象着如何得到这株天礼,使自己成为天眷者。

“嗤,我只是说用你灵魂上的神性气息与我交换,可没说过能让你成为天眷者。”

昙花似乎看透了她的内心,轻嗤一声,轻柔的声音里透出几分不屑。

事实上,若不是之前见过了大帝血脉,见到这种灵魂沾染神性气息的人,它或许真的愿意与之结下契约,毕竟,这种神性气息太过难得。

不过,在它见过大帝血脉之后,它便完全没有了这种打算,相较于有限的神性气息,大帝血脉才更加让它在意。

但是它却不知,上辈子花青瞳被送去西晋,它自然没有机会见过大帝血脉,结果就真的与花风染结下了契约,也正因此,才让花青瞳这辈子一见了它就想弄死它。

“你说的神性气息我不知道是什么,但我知道那对你很重要,你连让我成为天眷者都做不到,我凭什么要把神性气息给你?”花风染是个商人,她开始讨价还价。

“你可以选择与我交易,或者是被我抢夺。”昙花淡淡道,完全没有与她谈判的意思。

花风染脸色霎时一青。

花正义听不到他们在交谈什么,他只知,昙花醒了,它竟醒了!

而令昙花醒来的人,竟是花风染,他之前刚刚打算要舍弃的女儿。

花风染双拳紧握,眼睛死死地盯着那盆昙花,“让我答应你可以,但你得告诉我你说的神性气息是什么,给了你对我有没有影响?”

“神性气息,是苍茫宇宙中的一种原始能量。你是异世之魂,这种气息是你从异世携带而来,对你来说没有影响。”

花风染的脸色完全的变了,她被昙花所说的那句‘异世之魂’惊到,难道说,这盆昙花它看出了她的来历?

她第一时间就惊慌地看向花正义,她想知道,若是花正义知道她是异星入世,并不是真正的嫡女,会怎么对她。

“放心,他什么也听不见。”昙花见花风染失色,不禁发出不屑的轻笑,和那个叫瞳瞳的坏丫头一比,眼前这个丫头的心性差多了。

花风染这才暗松一口气,“好,我答应你。我给你神性气息,你给我力量。”

花正义虽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看到花风染骤变的脸色他却隐约能猜到些什么,他眸色暗了暗,眉头深锁。

他一直在等一个能令昙花苏醒的有缘人,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是花风染,是他在身边养了十六年的女儿。

深锁的眉头缓缓放松,他暗叹一声,罢了,只要是昙花看中的,不论那个人是谁,他都会护着她一路成长起来,为此,他将不惜舍弃一切。

昙花仿佛感受到了花正义的心声,它扭转绿色的花枝,仿佛是瞥了他一眼,它想,他可能是误会了。

“啧,这么多年了,终于要出去走动走动了!”昙花枝叶乱颤,仿佛伸了个舒服的懒腰,它丝毫没有告诉花正义真相的意思,晶莹的绿光闪烁,昙花自盆中破土而出,花根盘枝错节,它渐渐缩小,落在花风染肩头,轻轻摇曳。

花正义目光一缩,看着花风染的眼神一变再变。

一旁的崔姨娘也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惊呆了,好半天,她才回过神来,刚要说什么,就听花正义淡淡道,“崔氏,你先退下吧。”

他说一不二,崔氏虽然不甘就此离开,却也只得应诺而去。

“染儿过来。”花正义淡淡道,他声音平缓,并没有特别的情绪,只是目光复杂地看了花风染左肩上的那朵昙花一眼。

花风染走过去,见花正义拿出了上好的药膏,显然是打算给她治伤用的。花风染眼神一闪,之前如果不是她的错觉,父亲看她的眼神明明有些冷淡的,但此刻却又对她如此上心,她心中不禁犹疑。

花正义却不多说什么,给她抹完药,又看了昙花一眼,便挥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花风染犹豫了一下,她隐隐发觉,花正义的态度转变,好像是因为昙花之故,于是她便试探开口,“爹,哥哥疯了,他为了花青瞳什么都能做,今天她虽然没有掐死我,但保不准哪一天女儿就被哥哥杀死了,这一切的根源都是因花青瞳而起,她果然是我和哥哥的克星。”

花正义猛地扭头看向她,目光隐隐凌厉,但对上她淡然的目光时,花正义眼中的锐色便渐渐敛去,继尔有些疲惫地挥手,“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我会让她离开候府。”

花风染脸色一变,眼神狰狞,只是离开候府?如果她没记错,父亲之前已经对花青瞳动了杀意。

“爹,你别忘了她的命格,她可是刑克哥哥的,这世上,哥哥和她不能共存。”还是杀了为好。

花正义听出了她话中的杀意,目光一冷,但当触及她肩膀上的昙花时,花正义的一切神色都收敛。

“你先出去吧,这件事情爹会处理的。”花正义摆手,花风染见状,眼中精光闪烁,她低头瞥了自己左肩上的昙花一眼,默不作声地推门离开。

花风染一离开,花正义便脸色肃然,“异星入世,神性气息,异星……嘶,难道染儿真是那个乾元大陆的未来不成?不然为什么连大神都因她而苏醒?”

昙花将花风染灵魂上的神性气息袭卷一空,无形能量涌入它的体内,只见绿色的花枝更加浓郁鲜艳了几分。

花风染心有所感,“你得到了你想要的,那我该得的力量呢?”

昙花静默一瞬,声音一如既往的轻柔,“你想要什么样的力量?”

花风染一愣,但既而便想也不想地道:“我想要掌控一切的力量,越强大越好,强到这皇城的一切,尽在我视野之内!”

花风染眼中暴发出强烈的渴望与野心,还有贪婪。

“呵……”昙花轻笑。

“怎么,你给不起?还是说,你想反悔?”花风染眯眼,事实上,她也并不认为昙花有这样的力量,她只是对一株花说出自己的心声而已,至于昙花能给她多强的力量她不在乎,只要能杀死花青瞳就好了,不,最好连花紫辰也一起除掉。

“不,我不反悔,也给得起。就是怕你要不起!”昙花轻轻一笑,也不待花风染反应,花枝一甩,一股磅礴雄浑的力量便霎那涌进她的体内,一瞬间,花风染感受到了截然不同的世界。

那强大无比的力量宛如本来就是她的,突然出现,却没有丝毫违和。

如她说的那样,整座皇城都在她的掌控之下,她举目随意望去,却见皇宫之中,太后正与朝阳帝,以及一名黑衣少女谈笑正欢。

那黑衣少女眉目冷艳,而太后却频频与那少女说笑,少女只是淡笑或点头。

“婳儿真不愧是万象宫的天才,小小年纪,就有如今的修为,陛下能娶你为后,又有染儿为妃,真是哀家之福,陛下之福,朝阳之福。”

太后连声感叹,热切地握着班之婳的手不愿松开,那亲昵的姿态,就如同往日对她一样。

“……娶你为后,染儿为妃……”花风染幽幽地重复,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震的有点回不过神来。

当她再次想凝眸望去时,却突然发现自己仿佛泄了气的皮球,竟聚不起一丝力。

怎么回事?她惊怒地望向昙花。

昙花不紧不慢道:“你要的力量我已经给过你了,能留多久,能用多久,那都是你自己的事。”

“你——”花风染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憋的脸颊涨红,她的脑海中不断地回荡着太后的话,又感受到空空如野的体内,她顿时有种痛不欲生之感。

当偿过了浑身充满力量的滋味后,再回到原点,这种失落感,绝对有将人逼疯的力量。

“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强大的力量,我想要做他唯一的皇后,而不是妃子。呵,真是可笑,想我花风染竟也有这一天。”她捂住脸低喃,但她似乎突然间想到了什么,身子猛地一颤。

只见她的双眼里爆出异常灼亮的光芒,“对,我还有办法得到力量,天礼,舅舅的天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