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艰难取舍,舅舅慧眼/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正义并不知道花风染此刻的情况,他若知道,必然不会痛苦挣扎,艰难取舍。

“辰儿和那丫头亲如一体,染儿与他们生死难共存,正德,我该如何?”花正义面无表情地说着,坐在书桌后的身体却稳沉如山,冷漠而强大,从他渐冷的神情中,已然得知他的选择,或者说,身为昙花的看护者,他根本就没有选择。

朱正德无言,只是怔怔地看着花正义书桌上那盆已经空了的花盆,昙花已经不在。

“候爷,您不该这么早做选择,大神虽因花风染而醒,又跟随她而去,但她的心性还需考验,能当得起那个大任的人,绝不该是心胸狭小之辈,候爷您应该从世子和那丫头那里入手,劝他们主动与花风染缓和关系,也免得您陷入两难之地。”

朱正德见花正义越来越坚冷的神情,不禁出口劝说道。

花正义一震,看向朱正德。

朱正德继续道:“如果那三个孩子的关系能缓合,或许世子和那丫头都会成为花风染最好的帮手也不一定。再者……我觉得,候爷您最好还是亲自与大神沟通一下,问过它的意思再说,正德斗胆直言,觉得花风染的心性……有待考量。”

“你说的不错。”花正义‘倏’地站了起来,神色动容,冰冷的眸底隐隐泛起一丝希望的光火,“只要他们能和好,我就不用做出取舍。”

可是那可能吗?总得试试才知。花正义喃喃着。

朱正德点头附合,微垂的眼底却满是忧虑,那三个孩子真的能和好吗?

……

花青瞳完全不知道命运正在向前世靠拢,花正义即将做出与前世一样的选择。

傍晚时分,花青瞳酒醒了,一醒来,便发现身体里暖融融的,那是自从她修炼罗天锁魂后再也没体会过的温暖。

“这酒真不错,就是喝了之后会喷火。”花青瞳心里十分纠结,抱着那酒壶看了半晌,最后摇头决定再也不喝了。

这时,房门被轻轻推开,花紫辰从外走了进来,见她抱酒壶连连摇头,花紫辰便知了她的心思,随即无奈失笑,“瞳瞳醒了?感觉怎么样?”

花青瞳点头,“感觉挺好,就是这酒有点恐怖,我不喝了,哥哥你把它还给十一哥哥吧。”

花紫辰眉头微跳,揉揉妹妹的头顶,“瞳瞳啊,这个酒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看着花紫辰,半晌才艰难地说:“可是,它喷火。”

花紫辰嘴角一抽,无奈道:“良药苦口,何况它很好喝,只是喷火而已。”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点头,好吧,既然是哥哥想让她喝,她就留着喝吧,只是喷火而已。

花紫辰眼中闪过笑意和温柔,瞳瞳很听话,很乖巧,是这世上最可爱的妹妹,谁的妹妹也没有他的妹妹可爱,少年眼底又闪过骄傲。

“瞳瞳知道舅舅吗?”花紫辰想了想,转换了话题。

花青瞳一愣,歪头想了一会儿,继而点头,“知道。”圆圆给她看的前世影像里,她见过西门家的覆灭,其中就有舅舅惨死的身影一晃而过。

“哥哥上次和你要的蘑菇治好了外公和西门黑多年的暗伤和顽毒,最主要的,你的蘑菇可以治好舅舅,舅舅吃了你的蘑菇体内的毒素已经清除,只是暗伤难愈,今晚你和哥哥去一趟外公家,见见舅舅。”

花紫辰说道。

花青瞳身子一僵,面瘫着脸问:“去外公家?”

“嗯,去外公家。”花紫辰点头。

“可是他们不知道我的身份,他们会嫌弃我的。”花青瞳默默握紧了拳头,小脸紧崩,越发面瘫。

“哥哥带你去认亲。”花紫辰抚了抚心脏,那里有连心佩的印记,只要他催发连心佩,他和瞳瞳的连心佩便会同时共鸣,双生子的身份将大白于天下,外公一家对花风染的感情不深,会更容易接受真正与他们血脉相连的瞳瞳。

“认亲?”花青瞳讷讷重复,不止小脸发僵,眼睛都发直了。

花紫辰看着既心疼又好笑,“他们吃了瞳瞳的蘑菇,对你这个神秘的天眷者好奇的紧,瞳瞳就让他们见见吧,见到你,他们会很高兴的。”

西门家,西门清霜如同以往一样,捧着一本杂记坐在角落静静赏读,他脸色苍白,但眼底却是神彩熠熠,西门录放下笔,目光露忧色,“陛下欲与班家联姻。”

西门清霜抬起头,目光沉静,“爹,如今的西门家依然如祖训那般,愿誓死效忠皇室吗?”

西门录目光一震,“沧海桑田,再坚固不破的誓言也将成为历史,只要皇室不动我西门家,效忠二字依然作数,可是誓死……却是不能了。”

“既然不能誓死,只能求一条活路,在陛下选择了班家的那一刻,皇室的态度已经足够明确。”西门清霜淡淡道。

“活路难求啊……”西门录叹息,目光哀伤地看了西门清霜一眼,如果清霜的身体能好,修为能恢复如往日,或许他们西门家还有一线希望,但如今,紫辰说的那名天眷者,不知几时才能突破……

西门清霜也默默垂下了眼睑,父亲心中的想法,何偿不是他所想。

而正在此时,慵懒地卧在一旁打盹儿的西门黑突然‘刷’地一下睁开了猫眼,它发出‘喵’地一声尖叫,身体倏然朝外窜去。

它身形如离弦的黑箭,只见黑影一闪,已经不见踪影。

西门录和西门清霜对视一眼,眼中均有惊诧之色,西门黑很久没这么激动过了。

花紫辰和花青瞳刚走进西门家,对于这两人夜里来访,西门家的护卫并不意外,往日里,花紫辰也时常这个时候过来,倒是他身边的少女,让护卫好奇地多看了一眼。

“外公和舅舅这个时候应该在书房,我们先去书房。”花紫辰拉着少女说道,少女的手心因紧张而汗湿,花紫辰不禁更加心疼,“瞳瞳别怕,外公和舅舅都是很好相处的人,他们一定会喜欢你……”

他话未说完,只觉眼前黑影一闪,少女已被大力扑倒在地。

花紫辰脸色一黑,低头一看,又肥了不少的黑猫正压在少女胸前,硕大的猫脸埋进少女颈间猛嗅,右前爪的肉垫子还在少女身上乱摸。

“西门黑!”花紫辰大怒,他暴喝一声,出手如电般揪住西门黑的后颈将它提起来扔掉,“喵呜~”被扔掉的西门黑顿时发出不满的叫声。

花紫辰将花青瞳从地上扶起来,花青瞳抚着胸口直喘气,眼神心有余悸,“哥哥,要不咱们回去,等明天再来吧,这只猫比上次还重。”

她边说边看向黑猫,生怕它再扑上来。

西门黑蹲坐在台阶上,绿油油的猫眼盯着花青瞳一瞬不瞬地看。

“既然来了,为什么要回去?”声如洪钟的苍老声音有力响起,花紫辰和花青瞳回头一看,见老人负手而立,表情威严,目光如电。

老人的身边,一身青衫的中年男子转动轮椅缓缓走出,他温和俊雅的脸庞上,一双漆黑的眸子清亮有神。

花青瞳立即手脚僵硬,西门黑却再次窜了上来,花青瞳正手足无措,无意摸到了西门黑柔滑的黑毛,顿时紧紧地抓在了手心里。

西门黑被揪住了毛,疼的呲了呲牙,却没有挣开。

西门录眼角一抽,目光直直地射了过去,他都替西门黑肉疼。

西门清霜却是表情一直未变,只一双眼睛盯着花青瞳,一瞬不瞬,但花紫辰却看到,他眼底涌现的那抹震惊和愤怒。

“紫辰,给我解释她的身份。”西门清霜陡然出声。

------题外话------

明天上架,上架后老规矩,日更6000+,更新时间固定上午九点~不、断、更!

明天上架第一天,有万更,明天的更新时间不定,估计是下午,因为要等开V,明天之后,固定九点更新,多余的不说了,希望《娇妃》能给大家带来快乐,码字不易,希望喜欢娇妃的亲们,支持正版,祝大家看文愉快,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码字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