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忽悠昙花(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梅花傲立,西门清霜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颀长的身形略显消瘦,苍白面容也为他增添了几分病态,但体内完全恢复的修为却让他久久失语,眼眶泛红。

“阿雪!”西门清霜抬头,定定地看向那傲立的红梅,浓浓的思念之情从他眸底缓缓流露。

阿雪摇晃着妖娆清绝的身姿,通体发出晶莹光辉,它似在欢呼,激动地飞扑向西门清霜,它缓缓地壮大,一根花枝,转眼已成一棵大树,朵朵红梅从树上飞落,将西门清霜包围在其中。

红梅树下,落英缤纷,寒香幽芳,树下的男子真情流露,青衣翩然,温润如玉,他张开怀抱梅树抱进怀中,宁静的眼中缓缓淌下两行清泪。

那梅树也多情,两根花枝搭在男子肩头,花瓣簌簌抖落,似同样在哭泣。

花紫辰和花青瞳被寒香包围,怔怔地看着西门清霜与他的天礼相拥而泣,“哥哥,舅舅和他的天礼感情真好。”

“草木有灵亦有情,天眷者与他的天礼之间,不仅是伙伴,朋友,还是亲人。他们久别重逢,自然激动,难免喜极而泣。等你与你的天礼相处久了之后,自然也会产生深厚的感情。”昙花悠悠然飘过来说道。

花青瞳这才想起它的存在,想起刚才就是这朵昙花帮了她和舅舅,花青瞳心中不禁纠结起来,这朵坏花,它不是花风染的天礼吗,怎么会帮她呢?

见她板着脸不说话,昙花伸出绿色的花叶在她脑门儿上拍了一下,“我之前帮了你,你竟连声谢也不会说?”昙花柔柔控诉,轻柔的声音里透出一丝不满。

“谢谢你之前帮我。”花青瞳想了想,终是出声道谢,不论对方是谁的天礼,但它之前帮了她和舅舅总是事实,所以,这一声道谢,心甘情愿,也格外真心。

昙花倒没想到这坏丫头如此爽快,沉默了一下不禁轻轻低笑,语带赞赏“你倒是够干脆,不错,算我没白帮你!”

花青瞳乜了它一眼,不再多言。

“坏丫头,你之前为什么要毒死我?”昙花见她不理它了,不禁伸出花枝捅了捅她后脑勺问。

当然是因为你是花风染的帮手啊。但花青瞳转念一想,那是上辈子的事了,这辈子昙花估计还不知道花风染是谁呢,那是不是说明,她可以把它争取过来呢?

这个想法一出,花青瞳不禁暗赞自己竟开窍了,再看向昙花时,眸中精光闪闪,算计满满。

昙花花枝一抖,默默缩了回去,这丫头这么赤裸裸的算计眼神是要闹哪样?人家花风染至少还懂得遮掩一下,可这丫头竟如此不懂掩饰。

“昙花,你看我哥哥长的怎么样?”花青瞳骄傲地微扬了下巴,十分认真地问道。

花紫辰闻言,目光温和地看向妹妹,这丫头怎么又说到他身上来了?

昙花扭转花枝瞥了花紫辰一眼,搞不明白这丫头搞什么鬼,却也如实说道,“不错,风度翩翩,天资聪颖。”

花青瞳眼睛一亮,她就知道,哥哥必然是人见人爱,花见花也爱的,于是,少女用十分诚恳的目光看着昙花,说:“那你和哥哥交朋友吧!”

昙花:“……”

哥哥:“……”

“你别看我哥哥不是天眷者,可他是天底下最优秀的少年,他将来一定会很厉害的,你跟我哥哥做朋友,你保护他,他一定会对你好的。”少女认真地推销她哥哥。

花紫辰闻言顿时哭笑不得。昙花一副懵了的模样,所以,少女是想把它忽悠到她哥哥身边,给她哥哥当保镖吧?

昙花想的没错,花青瞳就是打着这个注意,昙花很厉害,把它忽悠到哥哥身边去,哥哥便会多一个强大战斗力。

花青瞳想的美,昙花却轻轻地笑了,“小丫头,你想的挺美!”

花青瞳一愣,眼中寒光一闪。

“我要是不答应你呢?”昙花轻轻柔柔地问。

“毒死。”花青瞳板起了脸,眼神也冷了下来。

“哈哈哈,想不到大帝后人竟这般有趣,小丫头,你叫瞳瞳对吗,你觉得你能毒死我吗?”昙花笑了起来,花枝乱颤,模样十分嚣张。

咦?花青瞳耳朵一竖,目露诧异,昙花竟知道她是大帝后人,“你既然知道我是大帝后人,那一定也知道我哥哥同样是大帝后人,你跟他做朋友肯定有好处!”

“噗!哈哈哈!”没想到,昙花闻言竟越发笑的乐不可支,那轻轻柔柔的声音即便是大笑,也分外好听。

“你哥哥?大帝后人?哈哈哈,坏丫头,你就不怕你哥哥有着一天抽你?”昙花笑的花枝颤抖,上面几朵凋谢的花儿也轻轻抖个不停,显然是笑的难以自控。

花青瞳眼神冷了下来,暗道,没想到昙花竟是这么不正常,果然是朵坏花,难怪上辈子跟了花风染。

“那你到底是答不答应?”花轻瞳已经有些不耐。

“答应了。”昙花也干脆。

花青瞳顿时眼神舒缓。

“我虽然答应你了,不过我看上你了坏丫头,你让不让我跟你做朋友?”昙花声音含笑,轻轻柔柔。

花青瞳两眼一呆,面瘫的脸越发面瘫,心道,只要不是看上花风染就好,但她还是不放心地威胁:“做,我跟你做朋友,不过你可不要再看上别人,你要是再看上别人,那就是水性杨花,我一定会毒死你的。”

昙花:“……”

此时,寒香渐敛,西门清霜已将红梅阿雪收入体内,他微笑着向花青瞳和花紫辰走来,“舅舅谢谢你们,阿雪已经恢复,并且比曾经更加精进。”

花紫辰和花青瞳眼睛均是一亮,舅舅的腿好了!而且,他的天礼也精进了。

天礼不仅是天眷者的伙伴,还是修炼的煤介。

天眷者的功法,属性,强弱,皆取决于天礼。

天元大陆上没有特定的传承心法,每一个天眷者的功法几乎都不一样,花青瞳成为天眷者以后,她修炼天之力的方法,皆因蘑菇的引导。

而如西门清霜,他所修炼的功法,也同样是因他的红梅引导。

天元大陆一直流传着一个说法,那就是天礼肖似主人,这个说法并不是无的放矢,因为,一个天眷者的特性,往往是她天礼的特性,如同遗传一样,而天礼诞生后,又自然会决定天眷者本身的潜力。

所以,天眷者和天礼之间是互相影响,密不可分的。

西门清霜之前身体重伤,天礼沉睡濒死,他自然体弱不堪,但此刻他双腿痊愈,天礼也恢复,那就说明,他的修为也恢复了。

“总算是天不亡我西门家,瞳瞳,你不仅救了舅舅,也救了西门家。”西门清霜伸手轻轻地摸摸花青瞳的发顶,目光柔和。

花青瞳面瘫着脸目光晶亮,她此刻心中极为开心!花紫辰体会到少女的心情,唇角不禁绽开柔和的笑容。

这时,窝在墙角的西门黑优雅地踱了过来,它绕着西门清霜转了两圈,绿油油的猫瞳里洋溢着欢喜的光。西门清霜弯腰,将西门黑抱进怀中,脸色同样喜悦。

舅甥三人一猫一花走出密室,此时已经是朝阳初升,西门录和老夫人看着身姿翩翩走出来的西门清霜,两位老人一时呆立当场,喜极而泣。

“清霜的腿……”老夫人嘴唇哆嗦,生怕大声叫出来,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一场幻梦。

西门录则双眼精光爆闪,一个箭步走上前察看西门清霜的状况。

“爹,娘,我恢复了,并且隐隐有更进一步的希望,我们西门家,终究是有福气的。”西门清霜说着,抬手间,一枝红梅携着寒香出现在西门录和老夫人眼前。

“好,好,天不亡我西门家啊!”西门录激动的连连点头,扭头去看一旁的花紫辰和花青瞳。

“孩子,谢谢你在这个时候回来,也谢谢苍天将你送了回来!”西门录看着少女,激动无比。

西门家现在的处境,堪称风雨飘摇,稍有不慎,便是灭顶之灾。而西门清霜的恢复,无疑是为西门家立起了一根强大的顶梁柱。

西门清霜是天珠境的强者,十几年前他便叱咤东大陆,甚至在中央大陆也曾扬名,别说皇室,就是诸如万象宫之类的天眷者势力,也对他颇为赞扬和忌惮。

“老爷,老夫人,表小姐晕倒了。”这时,宁延在外禀报道。

书房内的欢喜气氛被这一声打破,众人这才想起,外面还有一个假货在。

“奇怪,外公放出了消息,娘昨晚就应该过来的,怎么到此时了还没动静?”花紫辰目露疑惑。

花青瞳默默看了哥哥一眼,心中也感到奇怪。

西门录打开书房的门,站在门口看着晕倒在台阶下的少女,他威严的目光寒了寒,“把她送回正义候府去。花风染以后不得再踏入镇国公府一步,我们镇国公府再也不欢迎她!”

此言一出,不仅整个镇国府内一片震动,就连暗暗盯在外面的围观者们也心中哗然一片!

这西门家好冷,好铁血的心肠啊!一时间,所有人心中不禁闪过如此想法。

两名甲卫将花风染抬上马车,送往正义候府。

看着马车缓缓行远,角落中无声现出两个身影,正是班鱼和班之婳。

“真是好笑,我还当这位流月郡主有多大的能耐,原来不过如此!”

黑裙少女轻轻发笑,目光冷漠。说是冷漠,还不如说是超然无情,她看不起凡人,凡人在她眼中,不过是如蝼蚁一般的存在。

班鱼道:“这个花风染太高估自己了,西门家现在的安危全系在西门清霜的天礼上,天礼在,西门家或许可以多存在一日,若西门清霜的天礼不在了,西门家哪里还有存在的必要?哪怕是为了西门家的安危,西门清霜也不会把天礼给花风染的。”

“哼,他们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班之婳的神情阴郁下来,她下意识地摸摸手臂,想起上次自己本可以杀死西门家两兄妹,却被暗处一个天眷者砍了手臂,救了西门家两兄妹的贱命,哼,让她知道那个人是谁,她定要生取她的天礼,让她生不如死。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西门清霜虽然倒了,但西门家屹立朝阳千年不倒,自然有所依仗。”班鱼道。

“大伯是说西门家的弑神卫?”班之婳好奇。

“没错,弑神卫,那是一群普通武者,但他们却不惧天眷者,因为西门家有一批连天眷者都打不穿的神甲,以及一个古老的阵法传承,穿上那些神甲,辅以那个杀阵,再加上弑神卫的敏捷灵活,不仅皇室忌惮他们,就连部分天眷者也不愿轻易去招惹他们。若不是这样,西门家早在十几年前就灰飞烟灭了。”

“弑神卫吗?大伯我们可以抢来神甲和杀阵,自己培养新的弑神卫!”班之婳淡淡道。

“你不懂,那些神甲不是任何人都能穿得的,便是内功高手,穿上那神甲都会因承受不了神甲的强大力量而被碾成一团血肉。西门家的弑神卫都是经过千锤百炼才能适应那些神甲的,不知牺牲多少死士后,才能得出这么一批弑神卫,极难啊!”班鱼缓缓说道,眼中却闪烁着幽幽寒芒。

“竟是如此……”班之婳皱眉,而就在这时,她忽地轻咦一声,“大伯你看,花家那个庶奴竟在西门家!”

班之婳指着花青瞳的背影惊讶地说道。

班鱼也颇为诧异,“西门家倒是有趣,把亲外孙女赶出去,反而把一个庶奴留下来……”

同时样发现这一幕的不止是班家二人,一些其他在暗处盯梢的人也发现了这反常的一幕。

花紫辰推着轮椅,花青瞳缠扶着老夫人,几人出了书房,去吃早饭。

花紫辰笑道,“暗中盯着咱们的那些人估计正奇怪呢。”

西门录冷哼一声,“不怕他们奇怪,就怕他们不奇怪,老夫巴不得瞳瞳的身份大白于天下呢!那个清莲太子……哼,我外孙女可不是什么庶奴宠物的,他想轻薄我外孙女,没门儿!让他死了那条心吧。”

------题外话------

一更到,二更在下午三点。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还有打赏了娃的亲,娃去码字,努力码字,只有这样,才对得起你们的喜欢和支持。

月底了,打劫票票,有票票的亲快交粗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