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 契约昙花(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风染被抬回西门家不久后就醒了,醒来的花风染双眼呆滞,伺候的丫环婆子们无不心急如焚,好在花风染只是呆滞了片刻,便缓缓爬起了床,双眼血红,如同发了狂一般将屋内的家具摆设摔打一空。

“好!好!好一个西门家,好一个外公家,哼,我却原来不知,你们竟对我如此无情无心,若不是经过这回,我又哪能看清你们的真面目?既然你们对我无情,也休怪我对你们无义!”

花风染跌坐在桌椅下,喃喃自语,眼中全是癫狂的恨意,哪里还有一丝平时的云淡风轻?

屋内的丫环婆子们一个个愤愤不平,心中暗想,流月郡主平时是多么善良和蔼的一个人啊,这西门也太是冷漠,小姐也不是外人,把天礼给小姐又不是给外人,何苦惹得她如此伤心?

因花风染平日里总是将人人平等,奴才也是人,不要动不动就跪之类的话挂在嘴边,她又经常笑盈盈的,时常给些赏赐给下人们,这府中的下人们有不少对她很是维护和忠心。

“娘呢?”许久,花风染眼底的血丝缓缓褪去,脸上的神情归于平淡,这才淡淡询问。

“夫人昨日不知何故晕倒了,现在还没醒呢。”一个丫环轻声禀告。

花风染目底闪过了然,原来如此,换作往常,西门清雨昨日就该赶去西门家去阻她了。

想到这里,花风染唇角掀起一丝冷笑,心中暗忖,西门清雨一心维护西门家,连她这个女儿都不愿成全,好啊,既然你对我如此如情,那就休怪我对你也无情了。

……

“候爷,流月郡主被送回来了,方才醒来在屋里发了好大一通火,现在已没事了。”另一边,朱正德神色古怪地走进书房,对花正义说道。

花正义眉头拧起,“昙花呢?”

“没见昙花跟随在流月郡主身边。”朱正德面露异色,花正义闻言,眼中闪过疑云,书房里一时静默无声。

花紫辰和花青瞳在西门家吃完早饭,兄妹俩乘坐马车悠悠然往回走,西门黑眯着眼窝在花青瞳怀中,花青瞳推了推它,西门黑一扬爪,有力的肉垫便拍在了花青瞳手背上,无声抗议。

“哥哥,西门黑怎么会比一般的猫大这么多?它可重了。”花青瞳被压的腿麻了,推又推不开,只好开口像哥哥询问。

花紫辰黑着脸睨了西门黑一眼,这只猫刚才走的时候死乞白赖地跟着瞳瞳要一直走,众人无法,只得由着它。

“瞳瞳可听说过天兽?”花紫辰反问。

花青瞳沉默,天兽她自然知道,上辈子在西晋皇宫,司玄后来教会了她认字,给她看了很多书,有不少还是孤本和上古秘记,因此她自然了解天兽是什么。

天兽是常年沐浴天之力,诞生了灵性的野兽所化,它们有智慧,有修为,天赋异禀,极为不凡。

上古时有性情凶残的强大天兽作恶,被人们称之为妖兽。但其实都是天兽而已。

上辈子,司玄给她以珍贵非凡的雪牛乳沐浴,那雪牛乳就是一种稀少珍贵,且十分凶残的天兽,雪牛的牛乳,自然珍贵非常。

寻常人喝一口已是天大的造化,而司玄竟给她日日沐浴。

想到此,花青瞳不由感觉到了司玄的强大和可怕,身体止不住地汗毛倒竖,只要一想起司玄,她就不禁的恐惧绝望。

“原来西门黑是天兽吗?”难怪很聪明。

花青瞳转移话题,花紫辰抬头揉了揉她发顶,“西门黑的天兽血脉应该遗传自它的父母,外公少年时外出游历,在天河下游的小道上捡到西门黑,当时它才刚刚断奶,还是只小奶猫,外公见它长的可爱,便将它救了,没想到,后来竟发现它是一只天兽。”

西门黑睁开眼睛睨了花紫辰一眼,猫脸露出不满,冲他不悦地发出‘喵呜’的叫声,小辈,居然敢非议它小时候。

花青瞳歪头想了一会儿西门黑是只小奶猫时的模样,目光不禁软了软,但回过神又感到自己被压麻的腿,再看看西门黑现在油光水亮的强壮身材,花青瞳面瘫的小脸越发面瘫,西门黑真是太胖了。

昙花就落在花青瞳肩膀上,摇曳着花枝极为惬意。

“瞳瞳,我去帮你欺负个人好不好?”昙花伸出花枝戳了戳花青瞳的一边脸颊。

花青瞳扭头看它,“欺负谁?”

“那个异星啊。我知道你和她有仇,之前她还想利用我来欺负你呢,现在我帮你去欺负她怎么样?”昙花声音轻柔地说。

花青瞳的目光一点一点地转向昙花,闪烁凶光,“你竟然已经见过了花风染?”

花青瞳的声音沙哑起来,她一把捏住昙花,死死地抓在手里,勒的昙花花枝抽搐,“你说,你是不是奸细?是不是来帮花风染害我们的?”

她每说一个字,眼中的凶光就加深一分,花青瞳想到自己先前还想把它推到哥哥身边,如果它是奸细,岂不是要害了哥哥?

想到此,花青瞳眼中迅速凝结了一层冰霜。

“坏丫头,你快放手,你想掐死我啊!”昙花愤力挣扎,如果它有眼泪,此刻定是泪流满面,这坏丫头忒是凶残,它说什么了?它就这样对它?

花紫辰见状,连忙握住妹妹的手,“瞳瞳,事情也许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忘了它之前还帮了你和舅舅吗?”

花紫辰也看过前世的情形,自然知道昙花上辈子和花风染的关系,但上辈子的事这辈子不一定就会同样发生。

花青瞳手中的力道缓缓松开,昙花身形一晃就到了花紫辰怀中,“坏丫头,你这么凶残,小心以后没人敢要你。”

花青瞳面瘫脸,“你若不是花风染派来的奸细,那就和哥哥契约吧。”上辈子,它就是和花风染结下契约的。

昙花和花紫辰都是一愣,昙花沉默片刻,“坏丫头,你确定让我和你哥哥契约?”

花青瞳面瘫看着它点头,“你之前答应我的。”

昙花沉默一瞬,“坏丫头,我要是真和你哥哥契约了,你就不怕自己有一天会后悔,我一次只能结一个契约伙伴,如果我与你哥哥结下了契约,你就没戏了。”

“不后悔。”花青瞳毫不犹豫地说。

昙花很强大,它跟随在哥哥身边保护他,她会很放心。

冬猎在即,上辈子哥哥就是在冬猎中失去了一条腿,后来又被花风染折磨而死,这辈子,她定要报上辈子的仇,哥哥有了昙花,一定不会再像上辈子那样。

花紫辰目光柔和,心中软成一片,“瞳瞳,你的心意哥哥知道,昙花你自己契约吧,哥哥能保护得了自己。”

他此言一出,心底隐隐有一个意识在抗议,并且发出强烈的,快点契约昙花的欲望,但那种意识在他对上少女赤诚的目光时,竟缓缓消散。

花紫辰抚了抚心口,微微拧眉,他抢谁的东西,也不能抢瞳瞳的啊。

“快契约。”花青瞳认真催促。

“呵呵,小丫头将来别后悔的哭鼻子就好。”昙花轻轻发笑,隐隐流露出幸灾乐祸的意味,花青瞳眼露不耐。

“好吧,反正和你哥哥契约,我也是乐意的。”昙花声落,身体发出光芒来,那光芒将自己和花紫辰笼罩在其中,一丝丝古老又神秘的力量渐渐将他们紧紧联系在一起。

花青瞳看着,心里默默松了口气,这样,昙花就成了自己人了,它再也不能帮助花风染伤害她和哥哥了。

而就在这时,圆圆突然迟疑不定地说,“小公主,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妥,要不,你把昙花抢回来自己契约了吧,别给你哥哥了,我有种奇怪的感觉,你这样做,以后会后悔的。”

花青瞳顿时拧眉,为什么昙花和圆圆都说她会后悔?

花青瞳垂眸,眸色坚定,“圆圆,我不会后悔的。他是哥哥,不是别人,给他再多珍贵的东西,我都不会后悔。”

圆圆沉默了下来,终究没再说什么。

而此时,昙花和花紫辰已完成了契约,花紫辰睁开灿若星辰的眸,定定地看着对面的少女。

昙花摇曳着花枝轻笑,问花紫辰:“感受到了我的强大后,是不是更感动你妹妹将我让给你?”

花紫辰没说话,轻轻摸摸少女柔软的黑发,目光柔和,“哥哥不会让你有一天后悔今天的选择的。”

------题外话------

二更到,略晚,捂脸,吃完饭接着去码字,明天绝不迟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