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兄妹合作,凶残无敌/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看了她哥哥一眼,严肃地说:“哥哥,你不要总是摸我头,我又不是真的小孩子。”她上辈子重生时,已经二十六岁。

花紫辰顿时哭笑不得,却极为配合地收手,也严肃了面孔,“嗯,哥哥记下了,瞳瞳不是真的小孩子。”

他强自忍笑,复又心脏暗暗绞痛,瞳瞳前世虽然活到二十六岁,但她被西晋帝囚在西晋皇宫十年,根本就接触不到西晋帝之外的人,人情世故还不如真正的十六岁少女,她仅有的,仅是对亲人的一片真情,和对仇人的满腔恨意。

直来直去,心思单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花紫辰看向肩头已经与他心神相连的昙花,他隐隐意识到昙花必然不凡,得到它,或许是翻天覆地的大机缘,瞳瞳将它给了自己,自己便绝不能负了她这片赤诚之情,他能做的,便是永远守着护她。

“辰辰,我帮你和瞳瞳去欺负那异星怎么样?我看出来了,她的命格和你们俩相冲啊,不过她的命格却不能和你们比,但是去戏耍她一番也是可以有的?”昙花有种唯恐天下不乱的执着劲儿。

花紫辰面上微微一抽,从小到大,便是爹娘也没叫过他‘辰辰’,此刻听昙花如此叫来,他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顿时搓了搓胳膊,赶它道:“你想去就去,以后不许再这样叫我。”

花青瞳看着昙花,“去耍弄她一番也好。”心中却暗自想到,辰辰这个称呼不错。

昙花瞬移消失。

兄妹俩和西门黑不多时就回到正义候府,金城云深正百无聊赖地躺在软榻上消磨时间,一见他们回来,顿时来了精神,“你们可算回来了,无聊死我了,正想着你们要是再不回来,我就去西门家找你们去!咦,哪来的大黑猫,我最喜欢毛茸茸的小家伙了,快来给我抱抱!”

金城云深说着就朝花青瞳怀里伸出手来。

“喵呜~”西门黑眼睛瞪圆,一身柔软黑亮的长毛如钢针般根根炸起,呲开的猫嘴露出两排森白尖利的牙齿,四只猫爪更是伸出尖锐利爪,威胁地冲他挥了挥。

花青瞳第一次见它这么生气,连忙抱着它向后退的远了些,“十一哥哥,西门黑不喜欢你碰他。”

“西门黑有洁癖,除了西门家的人,从来不让其他人碰。”花紫辰在旁解释。

“龟毛!”金城云深清亮溜圆的眸子转了转,不再多说。

辛吉却在旁默默捂脸,很是同情地看了西门黑一眼。

三人一猫刚坐下说了一会儿话,便有小厮来报,说是夫人昨夜晕倒了,现在还没醒。

花紫辰和花青瞳同时脸色微变,兄妹俩同时起身朝外走,屋内转瞬就剩下金城云深主仆和西门黑两人一猫。

金城云深翘着二郎腿靠在软榻上笑眯眯地看着西门黑,西门黑则十足高冷地爬上另一边的长椅上仰着肚皮,同样翘着二郎腿眯眼假寐。

辛吉看着他们,嘴角抽了再抽,他咋觉得自家公子和这只黑猫如此相像呢?他们真的不是亲戚?

却在这时,金城云深笑眯眯地起身朝外走了,深知自家公子脾性的辛吉再度同情地看了那黑猫一眼。

过了约一刻钟,金城云深晃晃悠悠地回来了,他手里拎着一只口袋。

那口袋里似有活物蠕动,并不时发出‘吱吱’的叫声。

辛吉见状,浑身汗毛顿时倒竖。

正在假寐的西门黑‘刷’地瞪圆猫眼,一个弹跳从软椅上跳了起来,身上黑毛再度炸起,使它本身肥壮的身子撑大了一圈。

西门黑惊恐地瞪着金城云深手里的那只口袋,僵在原地忘了动弹,大张的猫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金城云深朝西门黑露个十足温柔有爱的笑容,拎着口袋朝它慢慢逼近,“大猫咪,乖,看我对你多好?都是最肥的老鼠哦,十来只呢,够你好几天的口粮了,我对你好吧,我是瞳瞳的十一哥哥哦,我给你口粮吃,你让我抱一抱怎么样?”

“喵呜~”西门黑惊恐地嚎叫一声,迈动着四肢不断朝后退去,金城云深则似完全没有察觉它的恐惧,不断向它逼近。

“大猫咪,快来,有好吃的哦!”金城云深笑眯眯地晃了晃口袋诱哄,那口袋里顿时又传出几声‘吱吱’的叫声。

“喵呜~”西门黑冲他凶狠地呲了呲牙,粗壮的尾巴甩的啪啪直响,恶狠狠地威胁他。

辛吉站在角落里默默捂脸,自家公子真是无恶不作,他竟趁十二使者不在的时候,欺负她的黑猫。

西门黑此时有种想大哭的冲动,它跟了西门录这么多年,除了和老太婆争宠,它就从来没被人这么欺负过。

它不吃老鼠那么脏的东西,别说活老鼠,任何生肉它都不吃的,它只吃被精心烹制过的熟肉,它只吃水灵香甜的水果,入口即化的糕点,晶莹洁白的米饭,最新最贵的绿茶,还有老太婆炖的最美味的补汤,西门录珍藏多年的陈酿……

它有洁症,洁症啊,它吃饭的碗都是最极品的白玉,它洗澡的胰子都是御赐的珍品。

老鼠?那是什么恐怖的东西?它这么高贵的猫,怎么可以像凡猫那样去吃老鼠?

西门黑一张毛茸茸的猫脸上此刻硬是露出欲崩溃的表情,金城云深脸上的笑容愈加温柔,他晃了晃手里的口袋,里面顿时又传出几声‘吱吱’的叫声。

“大猫咪,我让你看看哦,这些老鼠都油光水滑的很,一定鲜嫩肥美!”说时,金城云深解开口袋,顿时十来只巴掌大小,皮毛油光水滑的大老鼠从中窜出,因为出口对着西门黑,一伙灰溜溜的耗子们一出来就都冲着西门黑而去。

“喵呜!”西门黑眼眦目欲裂,叫声更是凄厉无比,它‘哇呜’一声就窜上房梁,那些懵掉的老鼠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看到黑猫矫捷庞大的身体窜起,蹬时吓的‘吱吱’叫个不停,东奔西窜,满屋乱跑,有一只吓懵了,竟窜上房梁,一抬头正好与黑猫的大脸来了个亲密接触。

猫鼠对视,大眼瞪小眼,彼此湿漉漉的气息互相喷洒,那老鼠‘吱’地一声吓的白眼一翻,仰头朝下栽了下去,偏西门黑也惨叫一声,同样白眼一翻,也朝下栽去。

地上乱窜的老鼠们见黑色的庞然大物从天而降,纷纷惊骇欲绝,没头的苍蝇一般满地乱窜,发出阵阵凄厉的尖叫。

金城云深张开怀抱将晕头晕脑栽下来的西门黑接进怀抱,揉搓着它柔软的黑毛眯眼好不享受。

他最喜欢这种毛茸茸的动物了。

西门黑惊恐的瑟瑟发抖,四肢抽搐,它将猫脸埋在金城云深怀里狠狠搓磨,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把老鼠的气息擦干净。

而另一边,花青瞳和花紫辰齐齐来到暖香阁,屋子里充斥着一股淡淡的药味,西门清雨依然还在昏迷,花风染正站在一旁,拿着帕子给她擦脸。

一看花紫辰和花青瞳到来,满屋的丫环婆子均露出奇怪的神色,她们都隐隐约约地将视线投向花青瞳,这位莫不是来看笑话的吧?

一旁的红嬷嬷看见他们相携而来,不着痕迹地打量花青瞳,却在触及花青瞳头上的朱雀浴火赤金步摇时,红嬷嬷浑身猛地狠狠一颤,微微瞪大的目光盯着花青瞳似喜似悲,复杂万分。

花青瞳和花紫辰此时的注意力都在西门清雨身上,没有注意到红嬷嬷的异样,花风染面色淡色,看到他们一起到来,狭长的眼眸微微眯了眯,遮掩了其中一闪而逝的阴沉怨毒。

“红嬷嬷,怎么回事?”花紫辰看了西门清雨一眼,转头看向红嬷嬷。

红嬷嬷勉强将视线从花青瞳身上收回来,这才将昨晚的事情详述一遍。

“遇见了崔氏?”花紫辰拧眉。

花青瞳也拧眉,花紫辰道:“娘亲的身体向来很健康,怎么会无缘无故晕倒,请太医看过了吗?”

“阳太医来看过了,没发现病症,只是给夫人开了个清热去火的方子。”说起西门清雨的病症,红嬷嬷不由眉头紧拧。

花风染淡漠的眼底并无担忧之色,此刻她正死死盯着花青瞳,昙花在立在她肩膀上,看到花紫辰和花青瞳进来,它晃了晃花枝。

“我去看看。”花青瞳开口,说着,它朝西门清雨走去。

花风染冷冷一勾唇,“本郡主怎从来没听说过,祥云郡主会诊病?”花风染拦住了花青瞳的靠近,淡笑着看着她。

娘亲都病了,她还笑的出来!花青瞳眼中迅速闪过冷色。

“你让开,让瞳瞳看看,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可以退下了!”花紫辰走上前来,冷淡地对花风染说。

他的口吻自然而然地带着一股命令的意味,眼神更是漠视她的存在。

花风染气息一滞,心头生出一股极不舒服的感觉,她僵硬地扯了下嘴角,“哥哥,就算你再喜欢这个庶奴,也不该让她靠近娘亲!”

“哦?”花紫辰似笑非笑地看向她,“你说的没错,一个庶奴,的确是不该靠近娘亲!”

花风染的脸色‘刷’地白了,她不敢确定地小心审视花紫辰的脸色,只见他冰冷的目光中隐隐透着浓浓的讥俏,她顿时觉得浑身的血液的寸寸倒流,宛如置身冰天雪地,冷的她生生地打了个冷颤。

他知道了!他一定知道了!

花风染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心底一个声音疯狂地大吼着。

红嬷嬷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们,又看了看花青瞳与花紫辰极相似的眉眼,以及她头上属于老夫人那支赤金步摇,红嬷嬷低垂了眼眸,缓步上前,对花风染说:“小小姐,听说你昨晚在镇国公府跪了一晚上,也没睡,今早还是晕着被送回来的,这里有老身照看着,你就回去休息去吧。”

花风染脸色微微一变,险些扭曲了脸色,这该死的老婆子,昨晚的事,简直是她不愿提起来的屈辱,她还故意提起。

红嬷嬷虽然话语温和,但却极其强势地将她拉到一边,慈和的眉眼,也不若往日那般对她温柔,似乎隐隐透着几分强硬。

花风染暗怒之余心跳如擂鼓,红嬷嬷却脸色越发淡漠,“小小姐,夫人昨日是因你才晕倒,你就不必守在这里了,免得她醒来伤心,你且回去吧。”

花风染脸上的表情越发冷怒,她深深地看了红嬷嬷一眼,一言不发地寒了脸朝外走去。

中午的太阳穿过窗棂照进了屋里,透进暖暖的光线,花青瞳头上的赤金步摇在太阳的照射下,反射出火一般炽热的光华。

花风染转身离去的刹那,被那光晃的眼睛微微一眯,她猛地转身回望,只见少女漆黑的发间,朱雀浴火的赤金步摇光华灼目,生动鲜活,给人一种不敢直视的威严和尊华。

花风染瞳孔一缩,待反应过来时,正对上红嬷嬷意味深长的目光。

花风染脚下一个趔趄,面色惨白,忙跌跌撞撞地匆忙离去。

红嬷嬷这才转身,走向花青瞳,“那就请祥云郡主给小姐看看吧。”她说着,目光不着痕迹地打量少女,苍老的手却微微颤抖,像,太像了,这才是真正的小小姐啊,她与小姐的眉眼果真相似。

花紫辰抿唇看了红嬷嬷一眼,心知她已看出真相,便也不多说,牵着少女一起走到西门清雨身边。

花青瞳观察了一下西门清雨的脸色,见她脸色红润,宛如正常熟睡,便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看似在诊脉,实则却将一缕天之力输送了进去,探察她的体内。

天药属性的天之力化为乳白的雾气进入西门清雨体内,滋润她身体的同时,也迅速流遍她全身,然后,在她的脑海中,发现了一团灰雾蒙蒙的水滴。

花青瞳眉头一皱,天之力小心翼翼地朝那水滴卷去,那水滴只是微微一震,便将她的天之力狠狠弹开,花青瞳手一抖,天之力被震了出来。

她忙伸手去翻西门清雨的眼皮,一看之下,竟发现她双眼布满血丝,细细密密,极为可怖。

花紫辰在旁也看的真切,脸色顿寒。

“是中招了,她这里有一颗水滴,很阴毒,应该是一名天眷者的天之力凝成,只是,对方的天之力已经液化,至少是天泉境以上的修为,我还对付不了。”少女神色的微黯,因为帮不了娘亲,有些沮丧。

花紫辰轻拍她的肩膀,“没事,咱们再想别的办法,实在不行,请昙花出手一试。”他没说的是,实在不行,还有西门清霜,但现在西门清霜不宜暴露,他便没说,但花青瞳已经意会,便暗松了一口气。

兄妹二人没有停留,红嬷嬷欲言又止,看着花青瞳想说什么,花紫辰微微一笑,“嬷嬷,你照顾好娘亲,我和瞳瞳会想办法治好她的。”

红嬷嬷忙连连点头,目光始终不离花青瞳,目光隐含激动。

从暖香阁出来后,兄妹二人的脸色齐齐阴沉了下来。

“崔氏!”花紫辰咬牙切齿,“定和她有关。”

花青瞳不言语,折了一根路边的柳枝下来,兄妹俩一起去了幽兰居。

幽兰居,崔姨娘听说西门清雨还在昏迷,脸上挂着一抹动人的笑意,坐在水银镜前,欣赏着自己的绝色容貌孤芳自赏,她将刚做好的一朵水红色的山茶绢花拿起来别在耳畔,堆云似的黑发被她松松地挽在脑后,被那绢花一衬,令得她的容颜顿时增添十分丽色,真正是好姿容。

因是在屋内,又燃着木碳,她身上只披了一件月光纱薄衣,丰臀细腰肥乳若隐若现,简直是人间尤物。

花紫辰和花青瞳兄妹俩无声出现在此,二人相似丹凤眼流露出一模一样的冷光,花青瞳甩了甩手中的柳条,顿时发出两声空气破响的‘嗖嗖’声。

这声响霎时引起了崔姨娘的注意,她不禁扭头望来,看见并排出现在此的兄妹俩,崔姨娘‘啊’地一声尖叫,伸出手指颤歪歪地指着他们,“你、你们来干什么?”

“崔姨娘不行礼吗?”花紫辰阴测测地邪笑。

崔姨娘目光闪了闪,脸颊上顿时浮现一抹红晕,腰肢一扭三摆,盈盈跪了一下来,丰满妖娆的身子竟现少年眼前,宛转呤哦道:“奴见过世子和祥云郡主~”

花青瞳默默地揉了揉手臂上的一层鸡皮疙瘩,不得不说,崔姨娘不论是身段还是声音,都能让一个男人化身野兽,别说是血气方刚的少年了,可偏偏花紫辰满脸的厌恶,看她的目光如似脏物。

崔姨娘犹自得意,她缓缓抬头,企图看到花紫辰痴迷的神色,却不想一抬头,迎接她的是少女挥舞的柳条。

啪!柳条抽在她银面玉盘一般的脸上。

“啊!”崔姨娘捂脸尖叫,抬手一摸,满手鲜血,不待她反应,又是一鞭挥下。

崔姨娘左右脸颊各受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霎时意识到自己可能毁容了,顿时宛如晴天霹雳当头劈响,炸的她惊恐莫明,忙抱头躲闪,少女挥舞着柳枝步步逼近,追打的崔氏狼狈地满地躲闪。

花紫辰站在一旁看着少女发泄,幽深的眸子里荡起深深的笑意,瞳瞳表情严肃地打人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真想抱进怀里揉一揉。

直到柳枝断成两截,花青瞳扔掉断枝,崔姨娘伤痕累累地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眼中全是惊恐,她是怕极了花青瞳,这丫头实在狠辣,对她也毫不留情,她嗫嚅地道:“你们想干什么?”

花青瞳面瘫着脸阴狠地盯着她,花紫辰则冷冷一笑,“我们想干什么,问你昨晚干了什么不就知道了吗?”

崔姨娘霎时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惊恐万状地看着他,花青瞳默默从怀里掏出舅舅给她的漆黑匕首,那匕首黑哑,哪怕在是阳光的反射下,也没有丝毫的光芒,有的只是漆黑黯哑。

她轻轻抚摸着匕首,默默朝崔姨娘逼近。

“别过来,你们别过来,祥云郡主,我是你娘啊,就算你小时候我没关照过你,让你在乡下受了苦,可你也不能这样对我啊,我是你娘啊!”崔姨娘惊恐地大叫起来。

“你是我娘?”花青瞳冷冷重复,“那花风染的娘呢?”

崔姨娘一愣,眼睛顿时瞪的大若铜铃。

“崔氏,你胆大包天,不仅将瞳瞳与你生的庶奴掉包,混淆尊贵血脉,昨晚还敢暗算主母,你真是死一万次都不足以抹消你的罪,不过,我们是不会让你死的,只会让你生不如死!”花紫辰狠声说着,上前一把捏住她的脖子,铁一般的力道顿时让崔氏连翻白眼。

“瞳瞳,来,先在她脸上划个十刀八刀,再砍了她的双手双脚喂狗吃,看她以后还怎么勾引男人。”花紫辰狞笑着。

花青瞳立即提刀上前,嘴里念叨着,“哥哥,万一花正义就喜欢毁了容没了手脚的怪物怎么办,要不我再把她的鼻子和耳朵割掉,再把头皮消掉吧,让她变成没有鼻子和耳朵,光秃秃的秃子才好呢。”

噗!刚走到外面的朱正德脚下一个踉跄,险些一头栽倒,他同情地看向身旁的候爷,花正义脸色铁青,眼角,嘴角,额角,齐齐抽搐。

“瞳瞳真聪明,这样就安全了,父亲再喜欢怪物,也不会喜欢这样的怪物的。”花紫辰赞同地点头。

花青瞳认真点头,比划了一下匕首,崔姨娘顿时吓的白眼猛翻,喉咙里发出‘呼哧呼哧’的巨响,惊恐地连连摇头,花青瞳却不理她,当即挥刀往下削去,但在刀尖即将触及她的皮肤时,花青瞳突然手下一顿,为难地道:“哥哥,先从哪里下手好呢?”

花紫辰拧眉思索,似乎在考虑先从哪里下手,“要不,就……”

“不,不要……”崔姨娘已经吓的肝胆欲裂,她丝毫不怀疑这兄妹二人敢把她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此时她唯有求饶。

花青瞳面瘫着脸,“哥哥,她还会求饶,要不先把她的舌头割掉吧?”

“好,都听瞳瞳的,先割她舌头,剁碎用油煎了后送去给花风染吃,就是不知花风染会不会遭雷劈。”花紫辰点头附合。

“哥哥你掰开她的嘴,这匕首有点钝,不知一刀削不削的利索。”花青瞳为难道。

花紫辰当即松开她的脖子去掰她的嘴巴,“没事,要是一刀削不利索,就多削几刀,总之舌头没有刀子硬,瞳瞳别担心。”

兄妹俩你一言我一语,崔姨娘听得几乎魂飞魄散,好狠,好恐怖,这兄妹俩真的是人不是修罗吗?

“不,你们不能割我的舌头,割了我就不能说话了,你们就别想知道是谁害主母了。”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花紫辰和花青瞳默默对视一眼。

花紫辰一把揪住崔氏的头发将她凌空吊了起来,“说吧,崔氏,如果答案不能让我们满意,你该知道,我和瞳瞳可都不是吓唬你,你若是说好了,说不定暂时能留你一条生路。”

“快点说,说慢了就先割一只耳朵下来。”花青瞳面瘫着脸催促。

花紫辰瞥妹妹一眼,暗自忍笑。

“我说了你们真的放过我?”崔姨娘惊恐地确认。

“哥哥,她废话太多了。”花青瞳眼中凝起寒霜。

“她废话如此多,先剁她一只手下来吧,瞳瞳看看是剁左手还是剁右手。”花紫辰也不耐地拧了眉。

“不,不要,我说,我说,是班国师,他给了我一根针,让我找机会把针刺进夫人体内。”崔姨娘再不敢有一丝迟疑。

班国师?

花紫辰和花青瞳齐齐拧眉,外面偷听的花正义和朱正德也脸色一沉。

“竟是班国师,我还以为是花正义想宠妾灭妻呢。”花青瞳喃喃。

刚要抬脚进屋的花正义脚下猛地一顿,脸色青青紫紫,好不精彩,朱正德则转头,无比同情地看向他。

“不会,他无利不早起,不会干这种没有好处的事,现在害了娘亲对他没有任何好处。”花紫辰摸摸妹妹的头顶,柔声安慰。

外面的花正义险些翻起了白眼,他气的双手哆嗦不止,颤颤歪歪地抚了抚伤口还没好利索的脑袋,他果断一扭头大步离去。

朱正德连忙追去。

“在他们心里,我就是不利不早起,宠妻灭妻,还……还喜欢怪物?”花正义咬牙切齿。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大家别等,一般一更达到六千字以上就不会有二更了。

话说,你们同情西门黑和花正义吗?哥哥和妹妹合作起来,默契无敌有木有!嘎嘎~今天居然是愚人节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