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冬猎/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正义和朱正德离开后,少年和少女都同时望向门外,听到了就听到了,他们不会怕了他,估计花正义这回气的够呛。

花青瞳眼底冰霜凝结,气死了最好。

花紫辰微微叹气,若不是知道上辈子父亲如何的冷酷无情,助纣为虐,他也不愿这样对待他,只是,仇太深,怨太浓,隔阂已生,难以消除。

崔姨娘被花紫辰狠狠丢在地上瑟瑟发抖,花青瞳低头,手中匕首无声而动,一道血线高高飞起,一条血淋淋的舌头便从崔姨娘口中飞出。

崔姨娘张大嘴,鲜血从口中蜂涌而出,瞪大的双眼,里面除恐惧还是恐惧。

“我本为贵女,却因你,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我受过的,你和花风染都要还,加倍的还,今天先取你一条舌头,来日,我会生生抽掉你的小腿骨,挑断你的手筋,洞穿你的锁骨,用锁链拴着你供人取乐,十年,不,二十年,三十年,崔氏,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活的长长久久啊。”

花青瞳盯着崔氏缓缓地咬牙说道,她的双眼随着她每说一个字,都会浮现一种空洞的幽冷,像一个无底的寒洞,令人彻骨生寒,看不到一丝生气,目光所及,尽是黑暗和绝望。

崔氏骇到极致,双眼一翻,仰头晕倒。

花紫辰双眼赤红,一把将妹妹拥入怀中,一字一顿道:“瞳瞳,你回来了,你回来了,这辈子,你有哥哥,有亲人,再也不会有人能够伤害你。”

花青瞳将脸埋近哥哥怀里干涩眼眶流不出一滴泪,只是用力狠狠点头。

……

花正义心中郁愤难平,被自己的孩子如此看待,任何一个父亲心中都难免会难受,那丫头也就罢了,是他欠她,可花紫辰呢?他从小长在自己身边,自己可没亏待过他,他竟也这样看待自己。

朱正德面无表情,不时用眼角瞥一眼花正义,心中暗暗同情不止。

二人刚回到书房,便见一道窈窕身影立于门前,花风染身披水粉色斗蓬,领口处一圈白色貂毛,华贵优雅,风姿袭人。

她的左边肩膀上,一株昙花静静伫立,浓绿的花叶格外喜人,丝毫不畏这个季节的风雪。

花正义瞳孔一缩,视线不禁落在昙花上,花风染微微一笑,大方走了过来,“父亲,女儿有事找父亲谈。”

华风染开门见山,也不遮掩,她不是瞎的,知道父亲十分在意自己身边这株昙花,她心知,只要昙花在自己身边,也许父亲会答应自己的请求。

“染儿有何事找父亲?且到里面说吧。”花正义温声点头,领着花风染进了书房。

昙花的花盆依然还摆放在原位不曾动过,花风染瞄了一眼,暗道,想不到正义候府竟养着如昙花这般强大的天礼,也不知为何父亲自己不用它成为天眷者。

到了书房里,花风染目光坚毅地对上花正义幽深难测的目光,“父亲,女儿是为了女儿的终身大事而来,虽然皇室无明确下旨赐婚,但女儿却想请求父亲与陛下和太后表明心意,女儿今生誓不进宫为妃!”

她语气坚决,目光冷淡,仔细看去,她眼底还燃烧着仇恨的火苗。

做为一名穿越者,花风染一直以一种超然的目光看待这个世界的一切,誓不为妾,这是她最后的底线,也是最后的尊严。

花风染恨,恨西门家,恨西门清雨,恨朝阳帝和太后,而最恨的,莫过于花青瞳。

现在如今,就连花正义,她也不敢再相信。

花正义见她神色冷漠,并不是堵气,而是真的不愿再进宫,他没有犹豫,便点头答应,“好,既然你不愿进宫,爹便与陛下说明此事。回头,爹会为你再寻一门好姻缘,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是你小时候说过的话,爹记得。”

“一生一世一双人?”花风染唇角微勾,满面冷嘲。

“爹,这世上哪有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再相爱的夫妻也抵不过七年之痒,本来就是女儿妄想,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女儿现在不求什么好姻缘,只求自己能够强大起来。

只有自己足够强,何愁没有好男人对自己趋之若鹜?只可怜女儿从小体弱,竟连基本的武功都学不来,现今,女儿唯一的希望,便是能够成为天眷者。”

她神情悲愤,这番话是她的心里话,她也不惧说给花正义听。

花正义不懂何为七年之痒,但也隐约能够理解其中意思,他不禁微微叹息,“染儿说的并不无道理,爹虽不知你从何处得知了陛下欲娶班之婳的消息,但爹也不瞒你,至从班之婳回到皇城后,班家就有意与陛下联姻。

班之婳是天眷者,相较之下,皇室自然不能让一名天眷者为妃,想来想去,太后和陛下不得已便只能屈就你了。只是想不到你心思如此决绝,这样也好,拿得起放得下,才不会失了风骨,我花家也不需女儿与皇家联姻谋得好处,爹成全你!”

“谢谢爹!”花风染脸上忽地淌下泪来,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无法再隐瞒,西门老夫人已将自己的朱雀浴火赤金步摇给了花青瞳,花紫辰也对自己流露出满满的恶意,他们必然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无疑。

此刻从花正义这里得到了支持,花风染不禁被触动了最脆弱不安的那根心弦,不禁颇为动容。

“其实染儿想要力量也并不难,只要与昙花契约,它的力量你便可为你所用,成不成天眷者都无所谓,你也自不必去求西门清霜的天礼。”花正义突然缓缓说道。

花风染猛然抬头,瞳孔紧缩,对上花正义意味深长的目光,花风染险些没控制住自己的恐惧当场失态。

若花正义知道,她根本就驾驭不了昙花,还会这样支持她吗?

“爹,女儿知道了,谢谢爹指教。”花风染定定地看着花正义,微亮的目光绽放出希望的光彩,仿佛很是受教。

“你是爹的女儿,指教你是应该的,去吧,关于婚事,爹会为你进宫周旋,你不必担心。”花正义挥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

花风染斗蓬下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甲刺入肉中才勉强竭制住自己惶恐的情绪,她淡定地走出书房,一路风轻云淡地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之后,她霎时脱力倒地,脸上的血色寸寸褪去。

没有了嫡女的身份,她在这个世界寸步难行!

“花青瞳!”她从牙缝里挤出花青瞳的名字,眼球红的几欲滴血,“你为什么要回来!”

书房中,花正义和朱正德都沉默,朱正德道:“大神依然跟在花风染身边,看花风染的样子,大神并没有与她契约,否则她就不会去求西门清霜的天礼,候爷,大神是否真的认定她,还有待商榷。”

花正义闭眼疲惫地靠在椅背上,许久,他喃喃地道:“以凡人之身守护大神,肩负镇守天河大任,正德,这么多年,你可累?”

朱正德闻言,不禁心下恻然,“候爷您年轻时天资绝伦,又是万中无一的药火体,您本可以成为天眷者,却因要接下大任而放弃偌大造化,又以至阴体奉养神物,冷心绝情,将来,或许还将放弃更多,家族,亲人,朋友,生命,更甚至于众叛亲离,您都不说累,正德孑然一身,岂敢说累?”

花正义缓缓睁开眼睛,“若大神与花风染契约,就将那块天石给她用吧。”

朱正德默默看了一眼自己挂在身上的乳白色宝石,那里面蕴含天之力,可以帮助没有天赋的凡人得到一次与天地沟通的机会,从而得到属于自己的天礼和修炼功法。

这种天石在万年前便十分珍贵,放在现在,更是会令整个大陆竞相争抢的至宝,但正义候府却有一块,而这块天石,一直就用五彩络子系在朱正德这个大管家的腰间,用秘法掩了真容,宛如一块普通宝玉。

凡人欲成为天眷者,只有两个方法。

一种是接受别人的天礼为己用,成为天眷者,另一种便是接受天石洗礼,与天地沟通,成为天眷者。

花青瞳是在圆圆的帮助下天洗,用帝元珠洗礼身体成为天眷者的,就是属于第二种。帝元珠本身便相当于天石,当然,帝元珠乃是天元大帝耗尽一生心血所炼就的神器,远不是天石可比。

“我们等着看吧,候爷不要心急。”朱正德道。

……

夜幕渐渐来临,昏暗房间里,花风染沙哑开口,“要怎么样才能与我契约?”

昙花静默,此刻它并无戏弄花风染之心,而是轻轻叹息,“我刚观察你的灵魂,竟发现你与我上辈子有过一段缘份,难怪那坏丫头一见了我就那般仇视我,竟原来因由在此。”

花风染一怔,“上辈子?”

“别误会,不是你在异世的上辈子,而是……算了,你知道也无益,为了上辈子你我的那段缘份,这辈子我就冒着被那坏丫头记恨的危险,送你一场造化,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昙花声音发苦。

花风染神色怔愣。

昏暗的房间里,昙花缓缓发出微光,神秘强大的光晕流转间,其花枝上,其中一朵枯萎的花朵缓缓盛开。

昙花盛开!异象大显!

圣洁的白色昙花虚影在正义候府上空缓缓绽放,柔和洁白的光将夜幕照映成白昼,一张少女的脸庞在花芯里出现,越来越清晰,直到整个皇城的人都能将她看清。

嘶!

花正义和朱正德站在书房外,抬头望着天空,二人眼底都闪烁着激动的光芒,“是她,是染儿,昙花真的选择了她!”花正义喃喃。

与此同时,皇宫。

朝阳帝华君弦看着夜幕中的昙花盛开中的少女脸庞,他的眼底掀起惊滔骇浪,“这是传说中的天礼认主,西门清霜的天礼不是红梅吗,这昙花是从何处而来?想不到她竟有如此造化!”

班家。

班鱼和班之婳同样皆是满脸震惊,“大伯,如此声势,如此异象,这株天礼,修为必然极强,竟认了花风染为主,她是哪来的如此造化?”

这夜,整座皇城都为这异象而震动,西门家,西门清霜望着天空,口中喃喃,“好圣洁强大的昙花,但愿她得了如此造化,不要心怀怨恨才好。”

异象持续了一柱香的时间才缓缓消失,但整个皇城的轰动并没有停止,连续两晚,轰动皇城的都是同一个少女,花风染经过今晚后,注定要声名远播。

甚至有不少百姓竟朝着那异象跪拜不起,只道是神女转世。

昏暗的房间里,花风染木着脸看着昙花,“你这般做是什么意思?只是为了哗众取宠?”孰不知,外面异象看着玄乎,但屋内的一人一花却是默默对视,根本就不是外面人们看到的那样。

“我说给你一场造化绝不会食言,花正义有一块天石,有了方才的一幕异象,他一定会把那块天石给你天洗,天洗后,你会成为一名天眷者。花风染,事已至此,我已全了上辈子的缘份,以后,你我两清,各不相干。”

花风染呆住,“天石?”

“你不是想变强吗?有了天石,你就能成为天眷者。”昙花说,“不过我有句话要告诫你,离花青瞳远一些。”

……

“哥哥,昙花它说话不算数,它背叛了我们!”花青瞳的目光从天空上收回,面瘫脸上的寒气蹭蹭地往外冒。

花紫辰脸色古怪,“我与它有契约在,它并没有背叛,只是不知它为何要搞出方才那一幕虚张声势。”

“等它回来,我要问清楚,它要是敢骗我,我一定饶不了它。”花青瞳狠声道。

兄妹二人转身进屋,见西门黑蔫蔫地窝在金城云深怀里,尾巴无力地垂着,猫脸一幅生无可恋的表情。

花青瞳收回了视线,瞧了西门黑一眼,对金城云深说,“十一哥哥,没想到西门黑这么喜欢你。”

金城云深笑弯了眼睛,“小十二,十一哥哥可是人见人爱,猫见猫爱的。”

辛吉闻言大翻白眼,他家公子真是厚颜无耻。

花青瞳摸了摸西门黑柔软的毛,“西门黑,既然你和十一哥哥如此投缘,以后你就和他一起玩吧。”

西门黑生无可恋的猫脸上顿时一片绝望,连眼神都是黯淡了,一失足成千古恨,早知道小丫头这里有一个大魔头在打死它都不跟来,这下不止晚上与小丫头同床共枕的美梦破灭了,自己竟连猫生自由都搭进去了,死了算了。

昙花心虚地从花风染处离开,朝着暖香阁而去。

干了坏事,总得立一功来缓缓坏丫头的怒气才行啊。

昙花幽幽叹气,之前本想戏弄花风染,可仔细一观察她的灵魂,竟发现了自己上辈子与她的一段缘份。

上辈子未完的缘份,这辈子总要做个了结。

上辈子它不曾见过大帝血脉,便与花风染结下契约,只可惜后来它发现花风染性情偏激,心胸狭小,偏偏喜欢自作聪明,还冷血自私,自己便强硬抽身,斩断了与她的契约。

那一斩,同时也斩断了花风染所有的好运。

自己这辈子还她一个机缘,能不能珍惜,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昙花一边心虚叹息,一边飞至暖香阁,将西门清雨灵魂中的那团天之力除去,并狠狠碾碎反噬回去。

昙花离开后不久,西门清雨便悠悠转醒。

而班家。

班鱼突然惨嚎一声,仰头栽倒。

“大伯!”班之婳惊呼一声,连忙扶住班鱼,班鱼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目光却是惊骇,“怎么可能,竟有人将我下在西门清雨体内的天之力毁去了,还反噬了回来,那个人的修为必然远远高于我。”

班之婳顿时也面露骇然,大伯可是天珠境的强者,修为远远高于大伯,那将是什么修为?而最可怖的是,拥有这样修为的人,为什么要去帮助西门清雨?与上次偷袭她,救了西门家两兄妹的是不是同一人?

种种猜测袭上心头,班之婳和班鱼都惊骇莫明,心中对西门家隐约多了一丝忌惮。

而在昙花回到苍翠居向花青瞳邀功的时候,花正义来到了花风染的房间,将那块天石给了她。

……

清晨,灰蒙蒙的天空飘着朵朵雪花,花风染从房间里出来,她穿着一件洁白的斗蓬朝外走,寒风吹乱了她满头的黑发,如乌云堆叠的黑发中,一朵七色的花朵巍然不动,那花有一个名字,叫七色堇。

传说,七色堇的每一片花瓣都拥有强大的力量,它们能完成人们的种种愿望。

幽兰居里死气沉沉,隐隐还有残留的血腥味,花风染宁静淡然的脸上微微流露出一丝惊讶,待走到里间,便看到崔姨娘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你这是怎么了?”花风染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崔姨娘听到声音,缓缓抬头,惊恐的双眼在看到花风染的一霎那蓦地暴出惊喜的光,她张嘴,想说话却只能发出“啊啊”的叫声,黑洞洞的嘴巴里,没有舌头。

她蓬头垢面,脸上的伤痕隐隐有些发脓发肿,身上的纱衣更是血渍斑斑。

嘶!

花风染猛地后退一步,瞳孔紧缩,“是谁将你弄成这样的?”花风染厉声喝问。

崔姨娘的眼泪汹涌而出,大力地摇头,双手疯狂地比划,大张的嘴里不断发出愤怒焦燥的嘶吼。

“够了!”花风染厉喝一声,眼中迸射出恨怒的光,她不再看崔氏一眼,只是转身朝外走,崔姨娘忙不跌去追,因为双腿发软,她只能拼命爬伏着去追她的背影。

然花风染平稳的脚步走的很快,等崔氏爬到门口,她已经走到了小院内,她的声音淡淡随风飘来,“我知道是谁做的,是花青瞳对不对?你放心,我定会杀了她,让她永远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她死了,我才能心中舒畅!”

崔姨娘继续向前爬伏的动作陡然一顿,眼中没有希望和快慰,只有恐惧。

她想告诉花风染,不要去招惹花紫辰和花青瞳,他们就是一对恶魔,可是,她一个字也说不出,而花风染也不耐听她比划。

日子一晃而过,这日天气晴朗,朝阳国一年一度的冬猎之日终于到来。

前世的这次冬猎,花紫辰失去了一条腿,西门清霜的天礼被夺,花风染与朝阳帝成就了好事,互许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言,今生……

花青瞳跟在花紫辰身边,刚走到正义候府的大门外,便看到一身白衣,在茫茫雪地里,仿若冰雪中盛开的雪莲一般尊贵圣洁的男子,从对面缓缓走来。

他俊美无筹的脸庞上神色清冷,一双漆黑幽邃的桃花眼眸,却是隐隐泛着柔和光晕,似乎将周围的寒冷也冲淡几许。

“小丫头,我来接你,你喜欢什么小动物?我猎来给你可好?听说朝阳国的猎场里,有天兽出没。”姬泓夜上前,将少女拉进自己怀里。

花紫辰额角的青筋猛地跳了跳,但见时辰已经不早,他便没有阻拦。名义上,瞳瞳已经是姬泓夜的宠物,他来带走自己的宠物,他们谁都没道理阻拦。

但是过了这次冬猎,他要这世上所有人,再也不敢轻贱瞳瞳!

花青瞳嗅闻到男子身上清冽的莲花香,表情淡漠,却温顺地跟着一起走了。

花风染坐在马车里看着这一幕,唇角噙着一丝极浅极淡的冷笑。

“染儿,你还在生娘的气?生你外公的气?”对面的西门清雨忧心地看着花风染,她这次醒来,隐隐发现染儿变了,变的与她极为生疏,看向她的目光也颇为古怪,让心中不安至极。

花风染闻言,敛了唇边的冷笑,轻笑着看向西门清雨道:“娘,女儿没有生气,感激你们还来不及呢。”

西门清雨闻言却并没有流露出喜色,反而眉头皱的更紧,侍候在一旁的红嬷嬷见状,眼底忧色甚浓,哎,小姐糊涂啊,难怪老爷和老夫人让她不要提醒小姐,有些事情,总得自己痛过悔过,大彻大悟才行啊!

皇宫里,太后与朝阳帝皆盛装出行,帝驾已提前赶往猎场附近的行宫,太后精致的脸庞上隐含笑意,“陛下,预祝你这次冬猎之后,能抱得美人归,尽享齐人之福,有两名天眷者为我皇室开枝散叶,何愁我朝阳不强?”

华君弦眼中闪过精光,勾唇微笑,“呈母后吉言。”

------题外话------

捂脸,预计错误,本来以为今天能够让瞳瞳身份大白,但看来要明天了,大家都看粗来了,明天冬猎,瞳瞳身份大白,瞳瞳娘要受虐了,先为她点根蜡。

今天家里没网,我跋涉千山万水来到邻居的邻居家上传,更新略晚,大家表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