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连心双生/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门清雨一惊,“你们也遇袭了?无双,你可有受伤?”

西门无双摇头,“只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皮外伤,我是天眷者,寻常人难伤我,我担心的是无瑕和紫辰。”

“袭击你们的可是一些黑衣人,修为如何?紫辰他们可能脱身?”西门清雨心中满是忧虑,微一沉默,她终是受不住,泪水再次决堤而下,“无双你知道吗,姑姑好糊涂,也不知瞳瞳能不能脱险,抓住她的是一名天眷者,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姑姑这一生,便是白活了。”

西门无双默默看了她一眼,许久,他才幽幽地道:“姑姑,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同情你。”

同情你吧,的确是你自己糊涂,不同情你吧,看着你又觉得挺可怜。

西门清雨悲痛欲绝的心情,闻言更是沉到谷底,咬牙道:“不该,不该同情。活该我!”

西门无双再也忍不住地露出同情之色,毕竟是自己亲姑姑,还是同情一下吧。

而与此同时,山涧之上,花风染看着一眼望不到底的涧底,她诡异的脸色缓缓恢复平静,继而淡漠一片。

御林军不多时赶到,只见花风染站在山涧边发呆,御林军统领连忙上前询问,花风染回过头来,面无表情地道:“我娘亲掉下山涧了。”

御林军统领的脸色霎时变了,他低头一看,山涧陡深,下方水流湍急,这人掉下去,还能找到尸首?

见花风染表情淡漠,御林军统领只当她是太过难受所至,遂道:“流月郡主请节哀,我们这就下去找人,定把正义候夫人找回来。”他没说尸体二字,只是说会把人找回来,但他们都心知肚明,这样掉下去,便是顶尖武者也难以活命。

花风染淡淡地点了点头,御林军统领道:“在下让部下送您先回行宫,找人的事,交给我等来处理。”

花风染没有反对,欲走之时却问:“那祥云郡主?”

御林军统领脸上快速闪过一丝不以为然,随即摇头,“祥云郡主被刺客抓走了,那刺客首领,是一名天眷者,我们拦不住。”

他虽这样说,但看他们整齐的衣着,和没染多少鲜血的钢刀,便是说明他们根本就没有用心阻拦过,或许,在他们眼中,一个宠物的性命,根本就不足以他们拼命。

花风染微不可察地勾唇,看吧,这就是宠物的命运。

幸好,她已成为天眷者,即便她庶奴出生的真相被揭穿,天眷者的身份也足够她骄傲,想到这里,她不禁想到不知所踪的昙花,这全亏了它啊。

花风染被一部御林军护送着回往行宫,留下的御林军则布置云梯,打算下去探查情况。

……

花青瞳坐在一块平滑的大石上,她的面前,黑衣人倒下一大片,为首的那名天眷者,其身后的大松树无精打采,就连他本人,也脸色青白地半坐在地上。

花青瞳的手中,流光溢彩的水晶蘑菇散发着欢悦的气息,它像个小陀螺一样在她手心里不停地打着转,时刻想要吸引主人的注意力。

花青瞳也的确是被它吸引了注意力,不时地拨弄它一下,一人一蘑菇玩的不亦乐乎,似乎将眼前的黑衣人们遗忘到了脑后。

那天眷者的脸色从最初的震惊凶狠,到后来的惊恐不安,再到此刻的泫然欲泣。

“小美人儿,不,小姑娘,你到底想怎么样?要杀要剐总得一句话,你这样晾着我们也不是回事儿啊!”最重要的是他们中的毒,除了浑身无力之外,还时痛时痒,痛时如千刀万剐,痒时如千百只蚂蚁啃咬骨头。那滋味太过一言难尽,他们真的快要承受不来!

花青瞳将注意力从蘑菇上转移到黑衣人身上,面瘫的小脸,眼神颇为无辜,“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啥?

黑衣人一呆,其他黑衣人闻声也都一呆。

“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不认得路。”花青瞳说,她看了看周转,密密麻麻的林子和山石,她被黑衣人一路抓到这里来,她早记不住路了,也不知这里出了皇城没有。

“所以?”黑衣人凶狞的脸上硬是透出一股傻气,傻乎乎地看着花青瞳。

“所以我要等救援。”哥哥他们一定会来找她的。

“那我们呢?”黑衣人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问。

“你们也和我一起等。”花青瞳看着他认真说完,复又低头逗蘑菇玩,唔,她的蘑菇好像很聪明,已经初俱灵性,懂得了本能地讨她欢心。

黑衣人们却眼前齐齐一黑,且不说这毒每时每刻都让他们生不如死,等她等来了救援,他们还会有命在?

这变态的丫头,早知道就不抓她了,还有,她手里那朵蘑菇真是太恐怖了,以后再也不敢吃蘑菇了。

花青瞳低着头,看着蘑菇沉思,“舅舅的天礼叫阿雪,我也给你起个名字吧,唔,你这么晶莹剔透,漂亮可爱,就叫晶晶吧。”

晶莹剔透倒是真的,漂亮也是真的,可是可爱?是可怕吧?黑衣人们闻言齐翻白眼。

“晶晶,你喜欢这个名字吗?你要是喜欢,就点点头啊!”花青瞳戳戳它圆乎乎的脑袋。

无奈这蘑菇虽然已有灵性,却还听不懂主人的话,隐约感受到主人是在同它说话,便又本能地转起了圈圈。

花青瞳眼睛晶晶发亮,晶晶真可爱。

看着兀自坐在石头上玩蘑菇的少女,黑衣人哀号一声,“小姑娘,不,小姑奶奶,你说吧,你要怎样才能放我们走?”

花青瞳玩蘑菇的手一顿,抬头面瘫脸看着他,“我为什么要放你们走?”

“那您不放我们走,好歹把毒给我们解了吧,受不了了!”黑衣人凶恶的脸上闪过哀求之色。

其余黑衣人纷纷连连点头。

花青瞳面无表情,“把毒解了,好让你们抓我?”她眨了眨眼睛反问。

“我们不抓你,我们给你带路,送你回去。”黑衣人哭丧着脸,诚恳无比地说。

花青瞳用蘑菇敲了敲自己脑门儿,“你看我像傻瓜吗?”

“……我们说的是真话。”只要小姑奶奶你给我们把毒解了,我们真的送你回去啊,你为什么不信我们呢?

花青瞳从大石上跳下来,蘑菇自己跳到了花青瞳头顶转圈圈去了,花青瞳也不理会,她绕到黑衣人身后,面瘫着脸去研究他的天礼大松树。

黑衣人惊恐地掉转脖子去看她,凶恶的脸连连抽搐,“你,你要干什么?”

“你的大松树挺耐毒的,居然没有被毒死!”花青瞳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随后,她打算再加点料。

“不要啊,小姑奶奶,你别毒我的天礼,毒我吧,求求你了,我的大松树是无辜的!”黑衣人脸色猛变,连连求饶。

“你真讲义气。”花青瞳一愣,认真说道。

黑衣人一呆,眼中光芒连闪,“对,对,我很讲义气,小姑奶奶,只要你放了我们,我们一定护送你回去。”

花青瞳才不信他,她伸手戳了戳大松树,“你的松树怎么没有松子?”

“有,有,有,只要你给我们解了毒,大松树一定能长出松子。”黑衣人连连说道。

花青瞳抿了抿唇,有点意动。天泉境强者的松子,一定很好吃,拿回去送给哥哥吃。

见她似有意动,黑衣人忙催动大松树,无奈,大松树中毒太深,根本长不出松子来。

“你们是什么人?”花青瞳慢悠悠站起身,居高临下地问。

黑衣人脸色一苦,“秋风楼,我是秋风楼的副楼主,我们是受雇于人去抓西门清霜的,小姑娘,只要你放了我,楼主一定会大大谢你的。”

“秋风楼是什么?”花青瞳蹲下来,与他平视,面瘫的小脸一派认真。

黑衣人脸色一瘫,傻眼地看着眼前少女。

她竟连大名鼎鼎的秋风楼都不知道。

“秋风楼是东大陆上顶尖的杀手组织,小丫头,你也太孤陋寡闻了吧?”一个极其邪肆魅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花青瞳一回头,就见一个长的白净俊俏的青衣书生模样的男子站在她之前坐着的大石上。

花青瞳心中一惊,浑身戒备,眼中却闪过惋惜之色,这个男子长的这么柔弱俊美,但实际上却很强悍,不然抓回去送给哥哥多好。

黑衣人看见书生模样的男子,眼中顿时暴出强烈的希望之光,“楼主……”

花青瞳面瘫着脸默默看着他,心中却思忖着毒到他的可能性。

“天毒和天药属性的天眷者,小丫头的天赋真不错,有没有兴趣来我们秋风楼?你这属性,完全是做杀手的好料啊!”

“不做杀手。”花青瞳摇头,她对做杀手没兴趣,心中却暗暗有些急,这个楼主似乎有些强,不过……

“顶尖的杀手组织就这种水平?”花青瞳面瘫着脸指了指地上的一片黑衣人,问那书生男子道。

书生男子脸色霎时一僵,继而抿唇发笑,大概是有些恼羞成怒了。

“你的天礼是什么?”花青瞳好奇地望着他。

书生男子微微一笑,叹息:“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秋风楼,竟连滴血海棠都不知。”

滴血海棠?男子微笑间,一枝红色的海棠花树出现,那朵朵殷红似血的海棠花一出现,让花青瞳感受到一阵压抑,好强!

花青瞳不着痕迹地向后挪了挪,不知道她还逃不逃的掉。

“想逃?”书生模样的男子微微一笑,举步上前,没见他如何动作,再回神,已将花青瞳抓在手中。

“小丫头,我抓到了你,你可以给我的属下解毒了!”书生男子微笑道。

“不行,我给他们解了毒,你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她面瘫着小脸表情认真。

“这是我们秋风楼的令牌,有了此令牌,我们可以答应你三件事,第一件就是放你回去,只要你给他们解毒。”书生男子微笑着将一块印有海棠花图案的黑色令牌递出来。

“然后你们抢了令牌,杀人灭口,三件事都作废,还要骂我蠢货。”花青瞳幽幽接口

书生男子一愣,继而哈哈大笑,他笑的前仰后合,好不开心,“有趣,小丫头挺聪明的嘛,没错,之前我是那样打算的,不过现在是真心的,令牌给你,你给他们解毒,我以秋风楼的信誉做保,绝不反悔。”

“不要。”花青瞳接过令牌,却不理他,而是坐在了大石上瘫着脸沉默。

书生男子嘴角抽搐,正待催促,却突然耳尖一动,脸色微变。

不远处,姬泓夜盯着少女头顶那朵不断转圈圈的蘑菇许久,然后就笑弯了腰,笑的眼泪都飞出来了。

白衣侍卫在旁无耐地看着他。

他们最初都很震惊。

本来殿下听说祥云郡主被抓走了后就很着急,殿下更是亲自寻找,但是,当他们赶来,看到少女安然无恙,并且还毒倒了一大片黑衣人时,他们当时的震惊之情难以言表。

显然,少女是一名天眷者!

但最初的震惊过后,他们就被少女头顶那朵一个劲儿转圈圈的蘑菇逗的乐不可支,殿下更是笑到直揉肚子。

“什么人?”血红的海棠花,宛如殷红的血滴子一般飞射而来,姬泓夜和白衣侍卫迅速躲过,那海棠花‘叮’地一声,钉在了他们之前所在位置的大树上。

姬泓夜和白衣侍卫不再隐匿身形,大步走出,姬泓夜表情高冷,但泛着水光的桃花眼,和绯红的两颊却说明他之前笑的有多欢实。

花青瞳一看前来救她的人是酒窝,微微一愣,就朝他走了过去。

书生男子一把拉住她,微笑,“小姑娘,不解毒就想走?”

“你让我过去,我就给他们解毒。”花青瞳认真说。

信你才怪。书生男子额角抽搐。

“我还想吃他大松树上的松子,我不骗你。”花青瞳连忙道。

书生男子额角再次抽搐。

黑衣人崩溃地看了她一眼,原来你早就惦记上我的松子了,早说啊,你要是早说,我一定拼死给你长几个松子出来吃,偿过了我松子的美味,就不信你还不给我解毒!

“滴血书生白海棠,姬某今日有幸一见,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姬泓夜轻轻一笑,看着那书生说道。

“清莲太子,幸会!幸会!”白海棠微笑还礼,二人眼中均含戒备。

花青瞳不理他们,信步走到黑衣男子面前,给他的大松树解毒,蘑菇飞出,斑斓的光晕将众黑衣人笼罩,光芒所过之处,黑衣人纷纷感觉恢复如初。

花青瞳收回天礼,抬头去看书生男子,“毒解了,放我走。”

有酒窝在此,她此刻已不怕他反悔。

书生男子一愣,对上她明亮的目光,片刻竟开怀大笑,“哈哈哈,好,好!”

他说完,将少女推向姬泓夜,“令牌收好,三个条件作数!”

花青瞳收好令牌,暗想等回去了一定去秋风楼要松子给哥哥吃。

白海棠带着众黑衣人迅速撤退离去,原地只剩花青瞳等三人。

“瞳瞳竟是一名天眷者,很好!”姬泓夜看着她头顶的蘑菇说道,花青瞳看了他一眼,将蘑菇收回,面瘫道:“谢谢你来找我。”

“你是我的……”他将宠物二字堪堪咽回肚子,改口道:“你是我的人,自然要我来找你。”

花青瞳目光一暗,假装没有听懂他的话,举步往前走。

姬泓夜脑门儿一抽,连忙将她拉回来,换了个方向走。

“刚才那个方向是出城的,这才是回行宫的路。”姬泓夜笑道。

……

御林军统领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的人刚一下去,就发现了下方的西门清雨和西门无双。

西门清雨咬牙攀上云梯,到了上面,并没有见到花风染,御林军统领便道:“夫人放心,令千金已经被我们安全送回。”

“好,好!”西门清雨咬牙说了两个好字,字字颤栗。

行宫中,因意外遇袭,狩猎已提前结束。

外出狩猎之人,个个披红挂彩,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其中,班淮和西门录的脸色犹为沉重,因为,御林军找遍了猎场和猎场附近,也没有找到班之贤和花紫辰。

二人失踪了!

花风染默默站在角落里,她回来之后,就一直这样安静地站着,太后与朝阳帝安慰她,她也没有理会。

听闻花紫辰失踪了,她嘴角禁不住掀起愉悦的笑,好啊,好极了,西门清雨死了,花青瞳也定然是必死无疑,如今花紫辰也凶多吉少,真是天也在助她!

正在她得意之时,御林军却带着西门清雨和西门无双回来了!

花风染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西门清雨,真的是她,她竟然回来了!

西门清雨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她环视众人,目光自然而然在花风染身上停顿,瞳孔紧促地缩了缩,难受的撕心裂肺。

她这是养大了一头白眼狼啊!

“无瑕,紫辰呢?”西门无双却是看到了人群中的西门无瑕,连忙问道。

“紫辰失踪了,还没找到,金城公子已经去找了。”西门无瑕说道,那些刺客不是同一批,身手也极其厉害。

西门清雨一听花紫辰也失踪了,本就苍白的脸色愈加苍白几分,一时间悲从中来,她怒斥向花风染:“纵然我不是你的亲娘,可我将你视如己出这么多年,给你全部的疼爱,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将我踢下崖,要我的命,你还有心吗?”

花正义在旁闻言,严厉的目光看向花风染,眉头紧锁,她竟做出这种事?

花风染已被西门清雨活着归来的事实打的措手不及,闻言,她也只是沉默。

但众人却因西门清雨之语而大惊,什么叫,‘纵然我不是你亲娘’?难不成花风染不是西门清雨的女儿?

西门清雨丝毫无所顾忌,大声道:“花风染她才是宠物生的庶奴,她不是我的女儿!可怜我的瞳瞳……”

她的声音近乎嘶吼,整个行宫的气氛落针可闻。

“那又怎么样?我有天礼认主,我是天眷者,纵然是庶奴,你又能耐我何?”花风染淡淡挑眉,短暂的失措后,她已恢复镇定。

行宫内众人闻言脸色木然,对,那又怎样?花风染是庶奴又能怎么样?她是天眷者啊!

朝阳帝目光一闪,紧紧盯着花风染,好一个那又能如何!这样冷漠的女子,娶她,当真是对的吗?她连养育了她那么多年的西门清雨都能如此冷酷,那么对别人呢?

“不能如何。只是我会杀了你。”少女冷淡的声音从外传来,众人闻声望去,却见清莲太子和少女相携而入。

气氛又是一静。

无数双眼睛打量少女,随即又有无数双眼睛流露惋惜同情之色。

这位是真嫡女又如何?

她没有受过正统的贵女教育,又以宠物的身份委身于清莲太子,面对受过贵女教育,又是天眷者的花风染,她没有一点优势。

但凡花正义聪明,就知道舍弃哪个,保住哪个!

花风染看见花青瞳活着回来,脸庞微微扭曲一瞬,但她很快又微微一笑,没死也好,这样她才能让她体会到生不如死之苦,她会让她后悔活着回来。

“你想让我死?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还有父亲同不同意。”花风染微微一笑,看向花正义。

花正义沉默不言,警告地瞪了花青瞳一眼。

殿内众人顿时流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花青瞳却完全不在意,她目光一转,看向望着她,不断流泪的西门清雨。

“你别哭。”她面瘫着脸说道,模样有点凶。

西门清雨眼泪流的更凶,“对不起,对不起……”

“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花青瞳沉默一瞬面无表情说道。

“你果然不会原谅我了,也是,都是我的错……”西门清雨身形踉跄了一下,喃喃自语,脸上已面无人色。

花青瞳皱眉,再次道:“你别哭了。”

她想上前安慰,想了想却又迟疑,“你觉得对不起我,想补偿我,是不是?”

西门清雨一愣,没错。

“不需要。”花青瞳转身,看向外面。

西门清雨脸色刷地苍白,她果然不会再原谅自己了,都是自己的错啊,保住自己的亲生孩子,又一次次让她伤心失望。

花青瞳抬手,缓缓抚上心脏,那里隐隐灼烫,应是哥哥出事了。

“你是我的娘亲,你的爱都给了你的女儿,纵然你认错了女儿,但你的母爱没有错。错的是窃取这一切的贼!我不怪你,我还一如既往的爱你,因为,你是我的娘亲,我才是你的女儿。

在你因花风染的背叛伤心欲绝,失望悲痛之时,别忘了,你真正的女儿希望你能过的开心,幸福。”而不是如前世一样,伤心而亡。

花青瞳认真回头望她,“因别人的无情和错误让自己痛苦,只能让亲者痛,仇者快!”

没有偿过失去一切的滋味,就不会体会到何为珍贵,今生与前世相较,她已得到了太多太多,她应该知足。

错失的亲情已经错失,世上任何事情都可以弥补,唯有感情不能。

所以,她不需要任何感情补偿,她只要自己心里清楚,自己到底是得到的多一些,还是失去的多一些。

西门清雨停止了眼泪汹涌,呆呆地看着少女。她没有委曲无比的诉说,没有苦大仇深的怨恨,只是告诉她,她希望她能开心幸福,她还说,她爱她。

不止西门清雨呆了,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呆住了。

他们无声地看着他们之前还视为宠物的少女,他们之前还轻贱她,等着看她的笑话,嫡女又如何?还不是要被身为天眷者的花负染夺去一切光芒?

他们甚至等着看一场母女相认的苦情大戏。

但是一切与他们想象的都不一样!

朝阳帝缓缓地,缓缓地座位上站了起来,幽深如海的双眸定定地看着少女,这一刻,少女在他的眼中,光芒夺目!

姬泓夜淡笑而立,目光柔和如水,是了,少女就该是这样的,聪慧,赤诚,通透。

“好!”突然地,一声苍老如洪钟的喝彩声陡然炸响,这一声好,将众人惊醒,只见西门录拍案而起,双眼明亮带笑,“好丫头,你这心性,当数我西门家第一!你娘,不如你!看外公回去抽她鞭子,教她好好长长记性!”

花青瞳眉头一拧,“抽鞭子?外公,不要了吧?”花青瞳瞄了西门清雨一眼,“娘亲已经是大人了,外公你不能抽她鞭子。”

噗!

殿内不知是谁喷笑出来,少女的模样怎就如此喜人呢?

本该是悲伤泪眼相望的场景,却硬是被少女变成这般喜感。

西门清雨却突然用手捂住脸,似哭似笑。但所有人都觉得她应该是在笑的,不然她流泪的双眼,不会那么明亮。

花青瞳睨了她一眼,抚在心脏上的手掌指缝间渐渐发出光芒来,“天眷者?花风染你以为只有你是天眷者吗?”

淡淡的天眷者威压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殿内的普通人霎时感受到那种人力不可抵抗的强大气息。

震惊!震惊!震惊!

所有人瞪大了双眼,呼吸急促,这位,也是天眷者!并且是更加强大的天眷者!

花风染早已扭曲了脸。

她以为,纵然知道了真相,花青瞳也不会原谅西门清雨,她们母女既便相认了,也不会毫无芥蒂。

但事情往往出乎她的意料,再看少女身上散发出来的天眷者威压,分明是强过她的!

怎么会!

众人看看少女,又看看花风染,两相比较,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少女虽然脸色面瘫,但那由内而外散发的气度,却从容而真挚,没有一丝作伪。

花正义看向花风染的目光晦暗不明,这两个孩子,一个狠毒自私,气量狭小,一个通透大气,胸襟宽阔,昙花为什么选择花风染?再看花风染身边并没有昙花身影,花正义压下心底疑虑,沉默无言。

“血脉亲情,别人是偷不走的。娘亲你看,就像我和哥哥,不论他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他,同样,若是有一天我丢了,他同样可以找到我,因为,我们血脉相连啊!”

随着她话音落下,她的心脏部位爆发出璀璨夺目的光。

花青瞳催动了连心佩,同时间,另一道光同样也从外面不知名的地方亮起,两道光隔着空气遥遥相遇、交汇!

最中心的光芒里,缓缓浮现一对并蒂同生的婴儿虚影。

是连心佩!

连心双生,这就是双生子的心灵感应吗?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忘了呼吸,他们屏息看着那光芒中一对紧紧相拥的婴儿,他们不禁想到,在母亲体内时,他们也许就是如此相拥,哪怕是出生之后被调换了身份,分隔多年,也依旧割不断他们之间的生命羁绊。

“啊!”西门清雨满脸泪水,颤抖的身躯无法自抑,是欢喜,亦是激动。

“哥哥在那里,我去找他。”顺着连心佩的共鸣,找到花紫辰何其容易?

而同时,此刻无力靠坐在一块大石下的少年,看着心脏处亮起交汇的光芒,他缓缓笑了!

少年不远处,同样无力的青年,脸色惊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