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无瑕一见钟情(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车旁,五匹马儿悠闲地吃着马料,啃着树皮,不远处,华丽的马车静静停放,三个不大不小的帐蓬已经搭建好。

西门无瑕抗着去了内脏,清洗干净的一只野羊和三只野鸡回来,西门无双和花紫辰已燃起了火堆,几人面前摆放好了各种调料和炊具,显然就等着野味回来了。

“好家伙,你们准备的可真齐全!”西门无瑕豪迈地笑了起来,徒手将野味的肉块撕下,又将骨架扔进锅炉里。

花紫辰和西门无双从小见惯了她这幅力大无比的模样自然习以为常,而金城云深和辛吉却是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辛吉迟疑地看了自家公子一眼,欲言又止。

“我当这世上只有自家老大力大无穷,没想到今日居然又得见了一个,苍天无眼啊。”金城云深一脸麻木的呢喃。

辛吉连连点头,没错,第一使者长的柔弱无害,天生却力大无穷,其恐怖的肉体力量,与他纤弱的外表俨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但第一使者毕竟是个男人,可是眼这位,却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西门无瑕今年十八岁,因其自小力大无穷,所以虽然西门家家世显赫,却依然没有多少人上门提亲,仅有的几个上门的,在西门无双看来,也俱都是在歪瓜裂枣,因而,以至于她十八岁了还没有嫁出去。

西门无双惯常喜欢穿一身粉色裙装,桃花扇是她专属的标志,一张明艳面庞颇有楚楚之态,但其宛如葱根的纤手,却是能如切豆腐一般,一指戳穿石墙。

“呵呵~”金城云深看着西门无瑕微微地笑了笑,然后和辛吉不着痕迹地同时离她远了些。

西门无瑕楚楚动人的丹凤眼眯了眯,将他们不着痕迹的小动作记在心里,留待以后再行报复。

“咦,瞳瞳小丫头呢,我让她去拾柴禾,她竟没影了吗?别不是迷路了吧?”西门无瑕忽地一拍脑门儿,看着黑幽幽的林子脸色微变。

再说花青瞳,她拉着美男子在林子里走了很久,看着越来越黑,越来越密的林子,她停下脚步,额头微微浸出一层薄汗。

她回头拍了拍美男子的肩膀,“别担心,我们大概是走反方向了,没事,咱们折回去重新走。”

于是,她又拉着美男重新往回走。

花青瞳隐隐记得自己拾好的柴禾就在这附近,但是现在折返回来,竟是找不到了,好在不远处隐隐有肉的浓香飘来,还有隐约的火光,于是二人便循着火光走,然后终于回来了。

见她领着一个人回来,正待急匆匆去林子里找她的众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西门无瑕双手叉腰,本欲责问她柴禾在哪,却一眼瞥见她身后的白衣男子,一双喷火的双眼霎时间便盛满了秋水。

白衣男子姿态着实风流绝色,其美柔弱,但却绝不会让人将他认为女子,观其肤色,欺霜胜雪,观其气度,宛如那误落凡尘的堕仙。

西门无瑕痴了,看着男子移不开眼。

众人也都呆了。

好嘛,小丫头出去拾柴禾,柴禾没拾到,反而捡了个大活人回来,还是个风流无双的美男。

花青瞳完全没有看到西无瑕的痴迷之色,而是看向了花紫辰,“哥哥,他是……”

“这位公子,小女复姓西门,名唤无瑕,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正在这时,西门无瑕清柔悦耳的少女声音宛转回响。

花表瞳声音一滞,转头看去,讷讷道:“表姐,他不会说话。”

“啊?啊!”西门无瑕愣愣的,当意识到花青瞳的话是什么意思时,她眼中的神情不见失望,反而越多怜惜和痴迷,“哦,哦,没关系。”

她的眼神太露骨,花青瞳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她面瘫着脸看看哥哥,又看看表姐,眼神渐渐纠结。

算了,她以后再给哥哥抓别的男宠,不跟表姐抢了。

花青瞳默默回头,看了身后的男子一眼,眼神略显愧疚,“你别害怕,来咱们坐下暖暖身子,一会儿还有热汤和烤肉。表姐,你去给这位公子找件厚衣服出来。”

西门无瑕连连点头,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男子身上收回,忙不跌钻进马车里去找衣服。

白衣男子默默地看看花青瞳,又看看花紫辰,又看看西门无瑕。

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被换了‘恩主’了。

西门无双一把拉过花紫辰,眼神激动,“紫辰,你看到了,无瑕看上人家了,我的天,她终于有希望嫁出去了,爷爷和爹知道了,一定会大放鞭炮庆祝三天三夜。”

他的声音不高,但那白衣男子却是默默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发现,金城云深和辛吉早已是面无人色,就连西门黑都发现,金城大魔头抱着它的手在抖个不停。

“为为、为什么大魔头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来的人会是他?老二到老十,哪个来了他都没有这么恐惧啊,为什么来的偏偏是老大?”金城云深内心咆哮不止,白衣男子忽然转头朝他看去,淡淡的目光,却令金城云深和辛吉陡然停止了发抖,僵成了冰块。

此时,花青瞳已领着的白衣男子坐在了火堆边,西门无瑕从马车上钻出来,手里没拿衣服,而是拿了一条毛茸茸的毯子。

她面带桃红,羞哒哒地将毯子披在男子身上,“公子,衣服都不太合身,先用这毯子将就将就吧。”

白衣男子默默低头,毯子上带着一丝浅淡的女儿香,与这女子身上的气味相似,这毯子应该是她常用的。

西门无双和花紫辰双双有种想捂脸的冲动,这丫头真没节操,脸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

白衣男子却微微一笑,并不揭破,而是朝西门无瑕轻轻地点了点头,以示感谢。

西门无瑕霎时激动不已,更是殷勤地给他盛汤切肉,侍候的好不周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