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以命相护(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班之婳声音刚一落下,便听门外侍卫来报,说是清莲太子到了。

“清莲太子,可是肖天昕的儿子?”夏殿七使乌神太子颇感兴趣地问道。

肖天昕的大名,如雷惯耳,二十几年前,肖家骄女之名,莫说是在几大家族之间,便是在万象宫中,也是名气斐然。甚至,就连那隐世的几个神秘势力,也曾因她而有所动静。

由此可见肖天昕的不凡。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肖天昕不禁美貌无人能比,天赋更是卓绝无双,当年以二十岁的年龄,便已成为天珠境强者,名震各片大陆。

当年有无数青年俊杰纷纷对她趋之若鹜,就连三眼异族,也对她觊觎非常。但肖家骄女却偏偏看上了东大陆的一个帝王,纵然那战风帝也是当世人杰,但与万象宫中优秀的青年俊杰相比,身份还是少了几分超然,多几份世俗之气。

但偏偏肖家这样的家族对女儿纵容非常,不仅没有反对,出嫁时,还万里红妆,风光无限。

出嫁后,肖天昕以铁血手腕,杀光了战风帝身边的所有莺莺燕燕,以至于现在,那战风帝除了肖天昕所生的儿子姬泓夜外,再无其他子嗣。

所有人在羡慕那战风帝的同时,也对他同情不已,看吧,这就是娶了天之骄女的下场!

因其母名声赫赫,清莲太子一出生便受到了各方注意,而令众人大失所望的是,清莲太子虽然天姿绝伦,但与其母相比,却是差了许多!

想其母,双十年华,便位列天珠境,而这清莲太子呢?如今二十有五,修为虽在同龄人中颇为优秀,但却远远达不到天珠境。

看来,青出于蓝也不见得胜于蓝。

“没错,就是肖天昕的儿子。”班之婳垂眸幽幽说道,想起姬泓夜砍她手臂那一举动,俏脸微寒,又想起他对花青瞳颇为在意,一时间,杀花青瞳之心更为浓烈。

众人说话思忖间,一身如雪白衣的身影已经掀帘入内,随之而来,还有一股醉人的莲香。

所有目光都汇聚他一人之身,姬泓夜神色清冷,目若寒霜,他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在华君弦和司玄身上。

姬泓夜淡淡一笑,说不出的矜持清冷,“西晋帝,朝阳帝,二位好早!”

“还未到通道开启之日,清莲太子亦来的不晚。”华君弦微笑。而司玄,在看到清莲太子的一瞬,身上的煞气便再难压抑,他双眼蓦地被腥红染满,脑海中全是这清莲太子与那少女同床亲热的画面。

“姬!泓!夜!”他沙哑艰涩地缓缓开口,蓦地抽出长刀,向姬泓夜拦腰斩去!

这一变故太过突然,且毫无征兆,众人惊怔之余,待反应过来,那二人已然战成一团。

“这是怎么了?”众人大讶,因二人战势无比猛烈,一出手就是生死杀招,因此搭建好的帐蓬转瞬毁于一旦。

那一白一黑两道身影大开大合,一人长刀狂猛,满身煞气,一人白衣如雪,莲香四溢,姬泓夜面色冷寒一片,怒喝道:“西晋帝,你疯了?”

司玄双眼腥红,面如罗刹,他冷笑,“本皇没疯,就是想杀你而已!”

姬泓夜亦真的恼了,转瞬祭出天礼,朝司玄飞去,“好!既然你要杀我,我也不必对你留手!”

那是一朵洁白的雪莲花,随着雪莲花的出现,周围的空气狠狠一阵扭曲,众人的视线中,只见漫天冰山雪地里,雪莲花端坐冰雪之巅,宛如傲视凡俗的皇。

周围都是冰雪的清新气息,冷而香,华而贵,但那沁人心脾的香气,在这一刻却是成了天地间最窒命的杀招,每一片花瓣,都成为夺命的利器。

司玄前进的身形没有丝毫停顿,他冷冷一勾唇,蓦地,一枝盛开着朵朵桃花的桃树出现在他身旁,那桃花不是桃红色,而是鲜血一片的暗红,每一朵暗红的桃花,都仿佛一滴凝固鲜血,漫天的血腥气和杀戮气息与那雪莲的清香交错碰撞,天地间一半黑暗,一半光明,一半血腥,一半圣洁。

嘶!

万象宫众人齐齐倒抽一口冷气,看向二人的目光一变再变,如此战力,怕是他们也不及吧?这西晋帝和清莲太子果真不能小觑,下意识地,众人又看向了朝阳帝,西晋帝和清莲太子如此强势,那朝阳帝呢?

只见朝阳帝面色温和,除了他那一惯的温润如玉,面带浅笑,众人竟是再看不出其他神色。

众人心头微惊,连连暗叹,如此看来,这朝阳帝同样是个深藏不露的主儿啊!甚至,他们连他是否天眷者都判断不出来。

万象宫诸使的目光渐渐凝重下来,看来,这东大陆三国,都不简单啊!

班之婳面色凝重,她走到华君弦身边,问道:“陛下,这二位可是有仇?怎么出手便是生死之战?”

华君弦仿佛完全不在意她之前的漠视,柔情款款地将她搂入怀中,微笑道:“朕也不知。且看此事如何解决吧!”

那春殿的八使和九使见他对班之婳如此温柔,竟齐齐觉得心头发凉,这朝阳帝,好强的忍性,换作旁人被如之前那般无视对待,此刻怕是不会翻脸,也多少会心情沉郁,可反观这朝阳帝,目光温柔,面带微笑,那微笑的弧度不多不小,竟是让人看不出一丝不悦和别的情绪来!

二人的脸色一变再变,纷纷忧心地看向班之婳,与这样深不可测的人联姻,真的好吗?

而一旁的花风染,却已然是目光迷离,她失神地看着那交手的二人,如此天骄一般的人物,如此强大,如此出色,如此俊美,如此让人心动。

如果他们都为她而着迷,那该多好?

她是穿越者,穿越者的定律无不是被多人喜欢并保护,而她最终只选一人相伴,其余人皆为她而终身不娶,守护她不离不弃。

如今,她的心中已经有了目标,既然华君弦不忠,那么他必定不能是她共度一生的良偶,清莲太子亦与花青瞳有染,也不是好选择,只有司玄,他心无所属,正是为她量身打造的官配。

至于姬泓夜和司玄,他们既便已经配不上她了,但她终有一日,也必定要叫司玄后悔,要叫姬泓夜杀了花青瞳,为她而着迷!

她眼中燃烧着骇人的野望,她默默地看着那不断交手的二人。

一辆马车缓缓而至,还未到近前,就已经被二人交手所带来的震动而吸引,车内众人掀开车帘望去,纷纷脸色一变。

“这二人是要拼命啊!看起来有两败俱伤的可能啊。”塗兮羽文文静静地说,颇有看戏的意思。

“不行啊,姬泓夜可不能死!”金城云深喃喃道,随即他目光热切地看向塗兮羽,虽然他怕极了这位大魔头,可是关键时候,他还是很信任他的。

“大哥,这姬泓夜给十二下了幽冥契约,他不能死啊,他要是死了,十二也得跟着遭殃啊!”金城云深水汪汪的眼睛,狗狗一般谄媚讨好地看着塗兮羽。

塗兮羽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迟钝地重复:“幽冥契约?”

“是啊,幽冥契约!”金城云深连连点头,然后又得意地仰起了下巴,“不过,为了抵抗幽冥契约,我已经把我们金城家族的罗天锁魂给了十二,她已经给那清莲太子种下了罗天锁魂,假如以时日,定能对抗幽冥契约,不再受其控制。”

“你把罗天锁魂给小十二修炼了?”塗兮羽目光微怔,看着他问。

“是啊。”金城云深得意点头,但点头的动作还未完成,就见塗兮羽柔柔一笑,“你不知道修炼罗天锁魂要付出的代价吗?”

“当然……知道!”但是,他话未说完,只见塗兮羽蓦地飞出一脚,接着,飞出去的就不再是塗兮羽的脚,而是他了。

整个被踹飞出去的过程,金城云深都是懵的,为什么,老大为什么要踹他,难道不是应该夸奖他吗?

砰!

尘土飞扬,围观的诸人,被突然从天而降的人肉包子砸的四下奔退,过了好半天,金城云深才狼狈无比地从地上爬起来。

他爬起来的一瞬间,就见那司玄和姬泓夜已经止了战斗,因为,一根长约三尺,粗约一尺的巨形狼牙棒正飞快地猛朝姬泓夜屁股撞去!

而司玄那边,花紫辰挥舞一杆银枪,也朝司玄心口刺去!

花紫辰满心浓烈的仇恨,前世司玄对瞳瞳所做过的一切,他都亲眼看过,这份仇恨,这份耻辱,他花紫辰如同亲身感受。

是以,他对司玄是没有半点留情的!

一招,必杀!

所有人都已哗然,今天这是怎么了,人们都吃了火药了吗,怎么一见面都要打打杀杀?

而万象宫诸使,则都惊恐地看着那根撞向姬泓夜屁股的狼牙棒,我的天,清莲太子好悲催,他什么时候得罪秋殿大魔头了?竟让他连狼牙棒都使出来了?

惨了!真惨了!清莲太子的屁股不保了啊!

花青瞳最后一个下了马车,她怀里抱着小梨涡,小梨涡蓬松的尾巴里藏着阴龙,主兽三人皆瞪着眼睛,面瘫地看向那血腥一片的战场。

而最终定格在花青瞳视线中的,就是大哥的狼牙棒撞击在姬泓夜屁股上的场景!

姬泓夜的脸白了白,然后又红了红。

“殿下!”黑白两侍卫彻底的傻眼,天呐,殿下的屁股被狼牙棒顶了,这说出去忒是丢人!想清莲太子,那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啊,怎么会发生这么残忍的事?

而与此同时,司玄已与花紫辰战的不可开交,花紫辰脸上隐隐有秘纹浮现,他又动用了那种会让他用后无力的禁法,但是为杀司玄,他顾不了许多。

花青瞳见状,目光微微一动,此刻正是杀司玄的好时机,她悄然祭出蘑菇,正待动手,而就在这时,一个人影竟飞快闪了过去,挡在了司玄身前,为他挡下了花紫辰窒命一枪。

瞬时间,画面静止。

但也只是一瞬间,花紫辰只愣了那么一下,便抿唇冷笑,花风染这个女人无利不早起,她救司玄,必定是有所图谋,因此,花紫辰非但没有收枪,反而更狠辣地将枪旋转拧动了几下,令那伤口更深。

那一枪刺在花风染右侧胸口,应该是没有刺到要害,但花紫辰刻意的旋转几下,估计那伤口会成为窒命隐患。

花风染忍着剧痛,竟也不忘以一个完美的角度仰头,深情地望向司玄,那柔情似水的目光,仿佛司玄是他暗恋已久的爱人一般。

“噗哧!”班之婳喷笑出声,戏谑地对华君弦说:“就是这个女人之前要和你一生一世一双人?你拒绝了,所以她就马上对别人深情不悔,以命相护了?”

华君弦心里头有些膈应,他偏头,温柔宠溺地看了班之婳一眼,“所以,我的最终选择是婳儿你!”

班之婳微笑不语,全不在意他话中有几分真假。

那厢,花风染一心希望得到司玄错愕,吃惊,感动,震撼的目光,但是没有,统统没有!

司玄不耐地一把将这个挡在自己身前碍事的女人丢开,厌恶怒喝道:“滚开,碍事!”

他喝斥完,不甚爽地与花紫辰继续交手。

花风染完全地懵了。

为什么?她都以命相护了,为什么司玄的反应会是这样?

她不甘地咬了咬唇,弱弱道:“西晋帝,你好无情,枉费我一片真心!”

然,没人注意到她。

花风染郁闷的想要吐血,但是,她立即就吐血了。因为那胸口的伤口,着实伤的不轻。

“八哥九哥,那个少女就是花青瞳!”一片乱象中,班之婳指着花青瞳对春殿二使说道。

此刻,花青瞳已从花风染的突然搅局中回过神来,她放出了阴龙,小小的阴龙无声无息地向司玄飞去,而就在这时,满带杀机的春殿二使以及班之婳,齐齐朝她袭来。

阴龙见状,去而复返。

保护主人,是它的使命,两相权衡之下,它自然选择保护主人。

但是阴龙太小了,还没过幼年期,它刚一返回,就被知是谁的大脚踩扁在泥里。

花青瞳将小松鼠丢进马车与西门黑作伴,自己迎上春殿三人,西门无瑕和西门无双见状,齐来相助,而另一边的金城云深也反应了过来,大怒之下飞扑了过来。

春殿二使和班之婳见状,脸色微微一变,金城云深虽没有大魔头那么恐怖,但天资绝佳,不是好对付的。

因此,春八使回头,对夏殿二使道:“王伯兄,乌神太子,还请你们前来一助,算我们春殿欠你们一个人情!”

春殿与夏殿向来来往紧密,关键时候联手,亦是常事。

那边,塗兮羽已收回了狼牙棒,看着狼狈无比的姬泓夜,他柔柔一笑,“清莲太子,你以后就是开花太子了?屁股开花的滋味如何?”

姬泓夜脸色苍白,黑眸乌云翻滚,几乎不敢看向花青瞳,真是太丢人了!也不知小丫头今后会怎么看他!

“我与你有仇?”他咬牙切齿地怒视塗兮羽,对方明显是不想杀他,对方想杀他,方才就是一棒子敲在他脑袋上就行了,甚至不阻止他和司玄就是了,完全不必用狼牙棒去撞他的屁股。对方这分明就是有意整他!

但是原因呢?

塗兮羽再次温柔一笑,用低不可闻的音量道:“你给我们小十二下了幽冥契约,得罪了她,自然就是得罪了我,得罪了殿主,得罪了我们整个秋殿。”说完,在姬泓夜震惊的目光下,他又文静一笑。

“你可要好好活着,长命百岁哦,不然我们可不同意!”说完,他潇洒转身。

姬泓夜和扶着他的黑白侍卫皆震惊非常,那少女,竟是秋殿新收的十二使者!

“殿下,事情大发了!”黑白侍卫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唾沫,想到了另一个来历更大的女子。

殿下一出生,便被秘密订下了一门亲,那门亲来头太大,大到除了少数人,再无人有资格知晓。

而有资格知道那门亲事的人,十个手指头还不到。

姬泓夜也顾不得屁股疼了,眸色变幻,本能朝花青瞳看去。

而此时,夏殿七使乌神太子正双手成印,狠狠刺向少女眉心。

那是乌神家族的乌神指!

乌神指不出则已,一出必定夺命!

姬泓夜脸色骇然大变,黑白侍卫也是脸色一变,然后迟疑地看向他家殿下,若是祥云郡主就这样香消玉殒,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不论是对大宣,对殿下,对所有人,都会省去许多麻烦!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令他们震骇交加!

因为,在看到少女遇险的刹那,姬泓夜竟发出嘶心裂肺的一声大喊,然后便飞快地朝少女扑去。

他将少女抱进怀里,扑倒在地,挡住了那必杀一击!那乌神,刺进了他的后心。

花青瞳眨眼看去,身上的男子面无人色。

他却对她绽开温柔的笑容,目光歉疚,“对不起,招惹了你。对不起,我喜欢你。对不起,也许会给你带来危险,但我会保护你,拼尽一切保护你,不让任何人伤害你。”

他低低说道,每一个字都清晰无比地烙印在花青瞳的心上。

她面瘫着脸,神情震惊而茫然。

酒窝在说什么?他在说什么?

“这一辈子,只要你。”他说着,缓缓闭上了眼。

黑白侍卫飞快扑来,凄厉大吼:“殿下!”

而花紫辰与司玄,在这一刻竟都拼命地朝乌神太子扑去,乌神太子本来误伤了姬泓夜就颇为震惊,此刻被发狂一般的二人同时袭来,全无招架之力。

花紫辰的银枪与司玄的桃花,同时刺激向他眉心和心口,关键时刻,他身上一道宝光璀璨而起,为他挡了二人的窒命之击,但纵然如此,他仍然口喷鲜血,狼狈而退。

花青瞳看着姬泓夜被扶起,心脏轻轻颤抖,她的目光全是茫然。

为什么舍命救她?她只是他的宠物不是吗?

而最是惊骇的就要数黑白侍卫了。原本他们以为,殿下与祥云郡主亲近是好事!

一切皆因殿下二十五年以来不近女色,陛下和皇后娘娘都担心他再这样下去以后连妻子也难以亲近,所以,当知道他看上一个宠物后,他们都是欢喜的,因为殿下是正常的。他不是不能亲近女色,而是没遇到看顺眼的人。

但是,当这个宠物不再是宠物,当这个宠物足以让殿下以命相护,那么,事情就真的大发了!

姬泓夜舍命相救花青瞳的一幕令一切都安静下来,所有人都默默地震惊着,观望着。

而只有一个人,他轻轻柔柔地微笑着,走到乌神祈面前,挥舞起巨大的狼牙棒,朝乌神太子头顶,狠狠砸下!

------题外话------

二更到~

清莲太子有个来头很大的未婚妻,是不是很意外?不过千万不要以为接下来会虐,相反的,会很甜,那位神秘的未婚妻,大家也不要以寻常的眼光去看待她,思想她,嘿嘿~一切看后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