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瞳瞳被送人了(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调戏人不成,还被小姑娘用无奈面瘫的小摸样儿瞧着,她撇撇嘴,将衣服放在池边的架子上,“唔,衣服放这儿了,你穿上出来吧,泡太久不好。我叫白凤铃,小姑娘你叫什么?”

花青瞳面瘫道:“我叫花青瞳,谢谢白姑娘救我。”

“要不要以身相许?”白姑娘朝她眨了眨凤眸,笑容轻佻,当真有些风流公子哥儿的作态。

“不要。你是个姑娘。”花青瞳严肃地回答,然后起身穿衣服。

白凤铃居然也不走了,双手环胸斜倚在一旁看她穿衣服,许是见花青瞳穿了一身黑衣,因此白凤铃给她准备的这套也是黑色,只是并非是单调的黑色,上面还装饰点缀了暗红的纹路,那纹路繁丽非常,使这套衣服透出丝丝黑暗与血腥交合的妖娆邪气。

这衣服显然是白凤铃的尺寸,花青瞳穿来略大。

见她一件一件地往身上穿衣服,亵衣,中衣,外衣,白凤铃目带赞美惊艳之色,“啧啧,这身子真漂亮,虽然还略显青涩,但白皙匀称,饱满玲珑,哪个男人要是有福气碰了你,那可真是天大的艳福!”

花青瞳穿衣的手一顿,面瘫的脸猛然地窜上一股红晕,凶巴巴地道:“白姑娘,你是女子,你这样乱说话,小心以后没人敢娶你。”

“不会,本姑娘是有未婚夫的人!”白凤铃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道。

“你未婚夫真可怜。”花青瞳看了看她,摇头说道。她觉得这位白姑娘的性格虽然古怪,但却一点也不讨厌,与她吵嘴也挺有意思,她难得起了玩心。

“有本姑娘这样风流潇洒,绝世无双的美人儿做未婚妻,他福气大了,可怜啥?”白凤铃‘刷’地下,不知从何处摸出一把折扇打开,风度翩翩地摇晃起来,姿态颇为邪肆。

“你未婚夫一定会被你吓跑的,男人都喜欢娇滴滴的姑娘。”花青瞳想了想,认真说道。

白凤铃一收折扇,眯起眼眸睨视着她,而后戏谑地道:“哟,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对男人颇有心得,不过,姐要告诉你,大多数男人是不会喜欢面瘫脸的小姑娘的。”

“不要男人喜欢。”花青瞳系好腰带,又罩上外面的黑纱,穿戴整齐的她又用天之力将头发绞干,用赤金步摇将头发挽好,这才捞起依然在水里扑腾玩闹的小梨涡。

被绞干了毛的小梨涡蓬松可爱到不行,花青瞳面瘫着脸揉了揉它的小鼻子,惹得小梨涡眼睛水汪汪地看向她。

“那就是要女人喜欢?”白凤铃笑嘻嘻地逗她,这小姑娘面瘫着脸,一本正经说话的样子忒是逗人,真是好玩。

花青瞳无奈地摇了摇头,突如其来的困意让清澈的眸子蒙上了一层雾气,“白姑娘,我想借你这里睡一觉,可行?”

白凤铃挑眉,“行,完全可行,不过你就不怕睡着了,本姑娘把你……嘿嘿!”

两人说时到了外间,白凤铃指了指床帐,“去那里睡吧,本姑娘的床可不是一般人能睡的,你有福了!”

“谢谢白姑娘!”花青瞳郑重道谢,抱拳一礼。

白凤铃笑眯眯地看着她,唇角噙着一抹坏坏的笑,花青瞳掀开床帐,蓦地对上一双圆溜溜,水汪汪,天青色的瞳孔。

嘶!

四目相对,花青瞳吓的一呆,手一抖险些将床帐扯下来。

“小白,来,这里有只小家伙,是你同类哦!”白凤铃朝床上那团毛茸茸的家伙招手。

白影一窜而出,转眼到了小梨涡面前,比小梨涡大了好几圈的白松鼠绕着小梨涡又闻又嗅地转了好几圈,小梨涡瞪着水汪汪的眼睛,亲近又好奇地看着这个和自己有着一样气息的成年同类。

对方好强大啊。

小梨涡崇拜地看着大松鼠。

大松鼠抬起前爪揉了揉小梨涡的小脑门儿,眼中浸出丝丝忧伤和慈爱,这只小家伙大概刚满月不久,它不禁想起自己一出生就夭折的孩子,那也是一只红色的小家伙呢。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大白和你长的颇像?”见花青瞳目不转睛地看着大松鼠,白凤铃笑容浓郁地调侃。

花青瞳忍了忍,心想反正不是一个人这么说了,她爱说就说吧,谁让她帮助了自己,对自己有恩呢。如此想着,花青瞳已不知不觉爬上床,眼睛一合就睡着了。

“这么没有戒备心,真是太让人为难了,小毛儿,你说我要不要趁机欺负她一下下?”白凤铃回头对白衣少女说道。

小毛儿眯起了眼睛傻笑,“郡主您与这位小姑娘颇为投缘呢。”

“唔,的确是挺投缘的。就是有一点不好,她是个面瘫!”白凤铃嫌弃地撇撇嘴,伸手将花青瞳胡乱睡着的身子扶正,“咦?”蓦地,她轻呼一声。

“怎么了郡主?”小毛儿忙跑了过来。

白凤铃眸光复杂地看着昏睡着的少女,指腹郑重搭在她的脉上,“小毛儿,去把我的药箱拿来,这小丫头竟有了身子,应是之前着了那些冷雨刺激,现下有滑胎的迹象。”

小毛儿吃惊地张大了嘴,飞快地看了花青瞳一眼,忙不跌跑去拿药箱。

白凤铃从药厢里挑出一只白玉瓶子出来,“唔,就这个吧,本郡主新炼制的灵药,不论是养身还是保胎都是顶极的,你这小丫头可真是运气好,要不是遇到本郡主,你肚子里那个死定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倒出一颗晶莹的乳白色药丸塞进花青瞳口中。

小毛儿在旁看着,羡慕地吸溜着口水,她家郡主可是药道天才,她炼制的灵药,那是一等一的好吃。

白凤铃见状,没好气地敲了敲她的脑门儿,“你别馋了,我的药你还吃的少吗?你体内的药气消化完之前,你就别想了。”

她一边训斥一边将药厢收起,回头将床帐放下,“她睡一觉就没事了,来来来小毛儿,快来陪主子我下棋。”

“又下棋!”小毛儿哀号一声,让一只鹤成天陪她下棋,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主仆两个一个兴致勃勃,一个哭丧着包子脸,拔弄着棋盘,时间缓缓地流逝着。

而另一边的软榻上,大白松鼠温柔地抱着小梨涡,将它放好后,又搬来主人平时给它准备的各种好吃的。

小梨涡开心极了,它亲昵地把小脸在大松鼠的腿上蹭了蹭,小爪子抱起一粒果仁儿香甜地塞进嘴里,要是阴龙在就更好了,阴龙一定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小松鼠边吃边想着它的小伙伴。

外面大雨依然倾盆而下,马车在大雨中飞行,半日后,终于雨停,马车便缓缓在一处丛林中落下。

马车刚落下不久,一道狂放的大笑声便在外响彻云宵,那笑声仿如天雷,震耳欲隆。

白凤铃脸色一变,小毛儿也脸色剧变,“郡主,怎么办,那无赖色魔竟也来了天河,这可怎么办?”

白凤铃眼睛滴溜溜地乱转,一扭头,目光落在了床上。

小毛儿捂嘴,“郡主,你不是要把那位小姑娘送出去顶缸吧?”

“俗话说,死道友不死贫道,瞳瞳小姑娘虽然面瘫,但是长的和我家小白一样人见人爱,估计那色魔见她长的可爱,一定会好好对她的,我这样把她送出去,也不算是害她。”白凤铃‘刷’地一下打开折扇,义正辞言地说道。

小毛儿脸色纠结,同情的目光落在床上。

而外头那雷霆般的大笑已然停下,随之而来的是一声翁声翁气的大吼声:“白凤铃,大美人儿,快出来给爷调戏!”

马车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一个穿着赤红长袍,胸前大敞,头束火焰赤金冠的魁梧青年,虎目烔烔地盯着下方马车,他五官看起来敦厚憨实,但那双精光四射的眼眸,却宛如两轮小太阳,光芒灼人。

而就在这时,一物被从马车里抛了出来,青年下意识接下,正待大骂白凤铃,低头一看,却见是一个正在呼呼大睡,且睡的小脸红扑扑,可爱万分的小姑娘。

青年愤怒的双眼霎时软成了一滩春水,他‘嗷’地狼吼一声,“白凤铃,算你这次做了件好事,爷就先放过你了!”

说完,他抱着怀中少女,转身没了踪影。

马车里,白凤铃拍拍胸口,瘫软在座椅上,“大帝保佑,父王保佑,瞳瞳小姑娘一定要把那色魔无赖迷的神魂颠倒才好。”

------题外话------

这是一更,下午五点有二更~

瞳瞳就这样被新交到的朋友出卖了,嘤嘤嘤,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也不造瞳瞳醒来后会不会吓哭~

二更是的时候,娃把群号弄上来,看到有亲问群号来着~娃先去洗脸,然后去输液,今天输完明天就不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