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 黑天之子(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虎已飞出数十里,但放眼望去,大地依然在不断迸裂,下方的一处山坳里,花紫辰正与一名女子缠斗在一处。

那女子一身碧色罗裙,轻纱飞扬,黑发如同漂亮的绸缎,身段窈窕宛如妖姬,脸庞更是花容月貌,仿似九天玄女下凡!

如此美丽的女子,却是无法让花青瞳生出一丝好感,她双眼中迅速弥漫了层层黑雾,漆黑的匕首在手,她双手紧握,目光锐利,俯冲而下时,匕首的尖部直刺女子后心!

女子似完全没有察觉身后危机,依然专心与花紫辰缠斗,女子身后数十米的地方,停着一小队随从,八名银甲大汉抬着一顶华丽的翠纱小轿,剩余十余名青纱婢女端着各种花盘美酒静静恭候。

见花青瞳俯冲刺下,站于小轿前方的一名翠纱婢女口中蓦地发出一声愤怒的啸音,“大胆!”

那女子尖喝一声,身形轻灵如燕,蓦地腾空而起,拔出掌中宝剑,直冲花青瞳而来。花青瞳心下怒极,竟是不避不让,任那女子刺来,她双眼锐利如刀,眼中心中唯一的目标,便是直刺那碧裙女子而去!

这一刻,花青瞳心中的愤怒无法形容,哥哥已重伤,但那碧裙女子却是与哥哥缠斗不休,她并非不能一举将哥哥斩杀,但是,她却偏偏戏弄不停,她身后的一众随从们的表情,更是仿若观戏。

而哥哥已然浑身是血,脸色煞白,拿着银枪的手已然不稳,反观那碧裙女子,却是纤尘不染,仿若九天仙子。

花青瞳觉得哥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这样戏弄于他,形同侮辱。

“瞳瞳,离开!”花紫辰看见少女帮他而来,眼底隐隐划过一丝焦急。

花青瞳冷哼一声,并不听话离开,当那翠纱婢女朝自己刺来时,她不仅不躲,反而越发狠辣,越发迅速地朝那碧裙女子逼近,誓要将那女子刺死方消心头之恨。

那翠纱婢女见花青瞳竟是个不要命的,遂脸色剧变,她猛地一声大喝,“郡主小心!”

那碧裙女子闻言,微一挑眉,素手翩然飞出,一掌将花紫辰挥退,少年身形顿时残破后退,血线喷洒,银枪在半空脱手而落,少年的身体立时被大地裂开的缝隙和喷涌的岩浆吞噬。

“哥哥!”

花青瞳大喝一声,眦目欲裂!

她顾不得去杀那碧裙女子,身形在半空一转,就要去追花紫辰。但那碧裙少女却并不给她这个机会,她一翻身,一条翠色长绫,猛地朝她手中匕首卷来。

花青瞳怒极恐极恨极,双眼死死盯着哥哥落下之地,若非心脏里连心佩还能感应到哥哥气息尚存,说不定她现在就忍不住要发狂!

但纵然如此,花青瞳杀机已然沸腾,她的双眼迅速被阴冷的黑雾填满,罗天锁魂在她怒极之下,本能地疯狂运转,她的修为在这一瞬间迅猛上涨,直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方才停下。

她周身的气息阴冷噬人,不断裂变的大地缝隙和喷发的岩浆,也在这一瞬间迅速地结下冰冷的黑冰,整个天地,都被黑色冻结。

那向花青瞳挥剑而来的翠纱婢女,来不及惨叫,已被罗天锁魂凝出的黑冰冻结成雕像,维持着刺来的姿势一动不动。

不止是她,甚至是后方那一队随从,包括那顶翠纱小轿,此刻都被黑冰封住。

那碧裙女子一愣,随即神色大变,“罗天锁魂!”

她惊呼一声,心头陡然感觉到生死危机。

之前那紫衣少年甚是倨傲,见了她这般贵不可言的女子,竟不屑一顾,她颇觉有趣,本来认为只是个东大陆的蝼蚁,她只是想着戏耍之后杀了便完了,哪想,竟招来如此大祸。

罗天锁魂,东大陆竟有人修炼了如此丧心病狂的上古禁法!

这方天地仿佛成为九幽之域,冰冷,黑暗,目下到处都是阴冷的黑冰,碧裙女子冷的瑟瑟发抖,而来自面前少女的疯狂杀机,才是令她真正恐惧的根源!

小小东大陆,竟有如此疯狂之人!

“吾乃大帝遗臣,碧春亲王之女碧罗绫,你若敢伤我,普天之下将不再有你的活路!”情急之下,她大声娇喝!

“你是大帝遗臣,我和哥哥还是大帝血脉呢,你也配与我比身份!”花青瞳面瘫的小脸此刻煞白一片,罗天锁魂带来的力量只有一击,但她付出的代价却是极大。

她毫不后悔,脑海中只有哥哥被打落大地缝隙的那一刹,她心中的杀意和恨意交织不休,漆黑的匕首在她手中化作天地间最锋利的夺命利刃,直刺那碧裙女子眉心而去!

碧罗绫真正感受到了死亡的临近,以她的身份,她的骄傲,她的尊贵,竟也沦落到如此境地,她美眸之中升起对花青瞳的浓烈仇恨和深深不甘。

眼看那夺命的匕首近在眼前,她猛地一咬舌尖,鲜血喷出,“乾坤,挪移!”

黑色匕首刺进碧罗绫的眉心,但她的身体却已然化作点点光斑消失在此。

花青瞳隐约知道,自己付出的极大代价,并没有将女子杀死,顶多只是将她重伤,罗天锁魂禁法散去,周围的一切恢复正常,那翠纱婢女,以及碧罗绫的随从和小轿,此刻纷纷化作为齑粉,转瞬消失在天地之间。

“此仇必报!”隐约间,那碧裙女子的声音回响在花青瞳耳边。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赤烟青与大虎赶到时,罗天锁魂已解,花青瞳却疯了一般朝那花紫辰跌落的缝隙跑去。

将之前恐怖的一幕尽收眼底,赤烟青满心震撼,他一挥手,“大头,快!”

大头狂奔而来,经过花青瞳身边时,赤烟青一把将花青瞳捞上虎背,花青瞳此刻极其虚弱,但双眼之中却被阴冷黑雾填满,看起来阴冷又恐怖,加上那面瘫的小脸,宛如一尊煞神!

“放开我,我要去救哥哥!”她知道赤烟青是好意,但哥哥生死未知,她不禁剧烈挣扎。

赤烟青看着她固执的模样,咬牙道:“爷和大头带你下去找人!”

花青瞳一怔。

说时,大头已载着背上二人跃下缝隙,迎面喷发而来的岩浆带着炽人的高温,却依然无法将少女身上的阴冷趋散。

“你说你一个小姑娘,什么法术不好修练,偏要修炼这罗天锁魂,你和金城家族有何关系?”赤烟青大掌贴在她的后心,不断将炽热的天之力输进她的体内。

花青瞳心下感激,却无心作答,双眼在滚滚岩浆里拼命搜寻哥哥的身影,忽地,她狠狠一拍心脏,连心佩蓦地发出耀眼白光,但连接着哥哥那头的连心佩,却是毫无回应。

花青瞳不断地大声呼叫哥哥,但却始终得不到回应。

花青瞳隐隐有种预感,哥哥已不在此方空间。连心佩依然能感应到哥哥的生机,哥哥没有死,但是他真的不在这里了。

他会去了哪里?

如果掉下缝隙不会死,那是不是说明,之前被打下大地缝隙的王伯玉和花风染也没有死?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满是冷色,她看了一眼已渐渐显出吃力之态的大虎和赤烟青一眼,沙哑开口,“我们上去吧!”

“不找了?”赤烟青偏头看她。

“我感觉到,哥哥已不在此处,我们再找下去也找不到人。”花青瞳哑声说道,心里已然痛极,但又感到庆幸,只要哥哥没有死,找不到也没关系,总有一天,他们还会相见的。

少女双拳紧握,默默安慰自己。

“小公主,你别难过,你哥哥的确没死,只是可能被空间裂缝吞噬,被传送到别的地方去了,也许他还在东大陆,也许已不在东大陆,但只要人没死就好。”圆圆的声音传来,轻轻安抚她。

花青瞳心中所想与圆圆所说无异,因此她不打算再在此地浪费时间。

大虎载着二人到了上面,凌空而行,大虎速度奇快,转眼已过数十里,花青瞳面瘫着脸,见下方依然是大地裂缝的场景。

“异象不断,应是有宝物将要现世。”赤烟青若有所思道。

他声音落下不久,天地间突然有仙音回荡,仙鹤飞舞,大地裂缝的场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裂缝愈合,岩浆不再,大地变成白玉砖,一座金光灿烂的巨大殿宇从地面缓缓上升足足有九九八十一万道的白玉台阶将殿宇送入高空,气势恢弘,瑞彩萦绕。

“那是万年前的大帝行宫!”突然,赤烟青说,“我在古籍中看到过。”

“大帝行宫出现,药之传承莫非就在里面?”无数身影从四面八方涌来,万象宫众使,西门无双和西门无瑕,华君弦与司玄,还有白凤铃的五彩马车,八只飞鸟,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几名花青瞳不认识的男女。

但却不见酒窝的身影。

莫非他的伤还没好?花青瞳低头蹙眉,酒窝因救她而重伤,若是有个好歹,她心中必定不安。她不愿亏欠别人,也不会让别人亏欠她。

又仔细看了一圈,没有发现酒窝,花青瞳心下微微有些焦躁。

“咦,碧罗绫呢?她不是也来了此地?”突然,一名黄衣女子疑惑地说道。

“谁知道呢,我们不管她,她不来,正好少了竞争者。”粉衣女子说道。

花青瞳瞥了那说话的二女一眼,二女都是尊贵华丽的样貌,一看身份就不一般,身下坐骑,一是莲花形状的灵器,一是一头洁白云鹿。

二人分别坐于坐骑之上,神态之倨傲,丝毫不压于碧罗绫。

花青瞳淡淡收回目光,她抬头仰望金色宫殿,大帝药之传承,她要定了!这个世上,若连她都没资格得到药之传承,那旁人则更是枉想。

“碧罗绫来没来无所谓,白凤铃来了才叫人头疼,谁不知道她是个药痴。”之前的黄衣女子又道。

“药痴又如何,大帝药之传承,看的是机缘,不是谁是药痴谁就能得到的。”粉衣女子不以为然。

白姑娘是药痴?花青瞳胖乎乎的耳朵一抖,斜眼睨向五彩马车。

她面瘫着小脸,默默想,自己定要得到药之传承,到时候拿着传承好好到白姑娘面前炫耀一番!

她刚打定了注意,便见那高空之中,金色宫殿的大门缓缓开启,随着大门开启,神光从中蓦然射出,将九九八十一万道白玉台阶全部笼罩。

“第一个通过台阶,进入殿内者,得传承。”殿宇中,传出一个空灵又沧桑的声音。

众人闻言大惊,这么简单?

一时间,众人纷纷踏向台阶。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蓦然从远处飞来,他一身黑衣,脸上一张黑色面具,人们纷纷回首望去,有人惊呼,“是黑天之子!”

人们都传说,黑天之子是上古十魔君之一黑天的儿子。

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但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魔头,是个窃天者,是所有天眷者的敌人!

而今,他竟敢出现在此。

------题外话------

二更到,卡文卡的我欲仙欲死,整理大纲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