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传承也偏心!/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彩马车中,白凤铃一把掀开马车,朝黑天之子的方向望去。

怎奈,黑天之子甚是骄傲,他并没有看向任何人,而是直冲那药之传承而去。

太牛叉了!太傲慢了!

所有人看着那道身影都如此想道。

唯有一人蓦地朝黑天之子追去,“站住,可敢亮出你的本命武器?”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司玄。

黑天之子转身,面具后的双眼幽幽注视着司玄,“不敢。”说完,他转身踏上台阶。其声音神秘,略沙哑空灵。

白凤铃竖起耳朵听了听,目光闪烁,“这家伙挺能装神弄鬼啊,我怀疑这个声音根本就不是他本来的声音!”

小毛儿道:“郡主,黑天之子就是清莲太子,听说清莲太子长的绝色无双,可他这用面具挡着脸,咱们也看不清啊!”

“若非因知他是黑天之子,父王也不会让我与他订婚。黑天之子乃是上古十魔君黑天魔君的儿子,说是儿子,但其实他就是黑天魔君的残魂转世。

肖天昕当年能够顺利嫁进大宣皇室,就是因为无为道长算出黑天之子将投身为她与战风帝之子。

据父王说,黑天魔君性格古怪扭曲,一生向往黑暗,毁灭一切光明,是连大帝都很头疼的人物。正因此,父王他们才想出这个让我与之联姻的馊主意。”

小毛儿同情地看着白凤铃,“郡主,你真是太不容易了,居然要嫁给一个大魔头,能不能不嫁啊?万一他魔性大发,把你给撕了,或扭成麻花怎么办?”

“本郡主倒是不担心他把我给撕了,本郡主是担心,本郡主对他没感觉,上了床咋整啊,天知道本郡主喜欢的是吞天魔君那样的类型啊!”白凤铃忧伤的叹了口气。

“啥?”小毛儿杏眼瞪大,“吞天魔君不是十大魔君之首吗?他才是最大的魔头啊,连黑天魔君都要称呼其一声大哥,郡主您原来是嫌黑天之子不够凶残吗?”

白凤铃睨了她一眼,“你知道什么,吞天魔君虽然是十魔君之首,又是大帝劲敌,但他敢将天地吞噬进腹中的霸气,的确是我所喜欢的,本郡主就喜欢那样的男人,就算对方是魔头,本郡主也喜欢!至于这个装神弄鬼,黑溜溜的未婚夫……唉,看着办吧!”

说到最后,她再次叹了口气,满脸愁苦,“这不见还好,还能想象一下对方是个清莲一般的美男子,这见了之后,一看对方那打扮,郡主我就想哭!”

小毛儿更加同情地看着她的主人,“郡主你真可怜,要不你让他换个打扮?”小毛儿出着主意。

白凤铃无力地挥了挥手,“你在车里照顾小白和小梨涡吧,我去会会那个黑溜溜的家伙。最重要的是药之传承,我定要拿到手!”

“黑天之子是什么人?”这厢,花青瞳疑惑地看了一眼那个浑身包裹在黑色中的高大身影问道。

赤烟青道:“传说的中的黑天魔君之子,大帝时代,上古十魔君为大帝死敌,吞天为首,比天最末,而黑天魔君只排第七,但除了吞天,其余的排名并不代表绝对的强与弱。

比如说那排最末的比天魔君,他一无是处,但却是最难缠的一位。

后来不知因何原因,大帝殒落,皇朝崩溃,十魔君尽皆消失。

包括现在,万象宫屹立于东、西、南、北、中央大陆五个大陆,万象宫分殿更是遍布各处,但近年来,十大魔君殿也同样悄然崛起,势力无可挡,随着大帝返祖血脉的诞生与觉醒,万年前天眷者与窃天者对峙的局面,恐将再现。”

花青瞳听得认真,眼神困惑,难道一切都是因她的归来吗?

在她成为天眷者的那一刻,或许一切就都应势而变了。

“你身体还能支撑的住吗?九九八十一万个台阶,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走完的。”赤烟青担忧地看了看她苍白的小脸一眼。

花青瞳扭头,目光坚定,“我一定要去。”

说完,她望向台阶的方向,台阶的下方,伫立着一人,玄色帝袍,黑发如云,那人浑身暴戾的气息让她十分的不喜和恐惧。

司玄。

要上台阶,就必定要经过他身边。

花青瞳不知不觉双拳紧握,偿试几次,竟都没有迈动脚步,她知道,自己在怕,在恐惧。

“既然你一定要去,那走吧,我与你同行。”赤烟青歪头温柔地说道,然后又痴痴地问,“感不感动?”

有点。

花青瞳默默看了他一眼,心中想道。

有了赤烟青在身旁,经过司玄的身旁时,花青瞳虽然依然心里惊惶,但转眼,他们的脚步就已经越过司玄,眼看就要踏上台阶。

司玄却突然出手,拉住了她的手臂。

花青瞳刚施完罗天锁魂,身体虚弱无比,被对方如此一拉,脚下一软,险些跌进对方怀里,她咬牙站稳脚跟,回头,瞪大的双眼难掩惊惧。

她这辈子,谁也不怕,就怕二人,一是司玄,二是酒窝。

“西晋帝,你要做什么?”她咬牙,因过度恐惧而沙哑了声音。

司玄眉峰紧蹙,盯着她苍白的脸久久不言。

花青瞳的身体因他的触碰而剧烈地颤栗着,哪怕是隔着厚厚的衣服,但她依然仿佛能够感受到他恐怖的大手,他的手比世上任何的利刃都要锋利,她知道。

她牙齿微微地打起了战,她默默地后退,企图远离他,挣开他。

司玄手掌收紧,紧蹙的眉头下眼神锐利而审视,“你怕我?”

花青瞳无助地不知所措,赤烟青拧眉看着小姑娘很害怕模样,双眼精光一闪,正待出手拯救小姑娘,这时,已经走了约百多个台阶的黑天之子突然回头,“司玄,你不是要看我的本命武器吗?你来,我给你看!”

他的声音醇厚低沉,又隐隐带着几分冰雪般的空灵和清冷。

司玄目光深沉地看向他。

花青瞳也看向他。

他低头,看着他们。

“我已经不想看了。”司玄微微扯动嘴角,猛然一把,将花青瞳拉进怀中,他双眼紧闭,双眉紧锁,似在感受什么,试探什么,片刻,他睁眼,疑惑地看着怀中少女。

花青瞳因他的一拉一抱,已然吓傻,微微发抖的身子让司玄的眉头越拧越紧。

“为什么怕我?”司玄紧盯着她的眉眼,问。

花青瞳不断向后缩,赤烟青突然出手,一把将司玄的手拍开,将少女拉到自己身后,“没看人家小姑娘不喜欢你吗,还抱,有没有眼色啊?”

赤烟青瞪大虎目,恶狠狠地瞪了司玄一眼,回头温柔地吃笑,“瞳瞳,走,咱们接着走,不理这个疯子。”

花青瞳死死抓住赤烟青的手臂,拼命地加快脚步拉开与司玄的距离,没走多远,膝盖一软摔倒在地,赤烟青忙拉起她。

司玄拧眉站在原地未动,漆黑的眼眸却翻涌着暴戾的情绪,一个声音在他的心底狰狞地狂笑,抓住她,把她抓回去锁起来,这样她就跑不了了,这样,自己的暴躁情绪就不会再折磨自己。

他的眼底隐隐翻涌起了血光,盯着花青瞳的双眼宛如即将扑上去将人撕碎吃掉的野兽。

“啧啧,长的人模人样的嘛,瞳瞳小姑娘那么怕你,一定是因为你做了丧心病狂的事情。”

白凤铃经过司玄,一巴掌拍在了他肩膀上,将他眼底的血光打散了,白凤铃上下打量了他一眼,目光微微流露出欣赏,这男人长的还不行,比黑溜溜的未婚夫强,只可惜,性情不好。

白凤铃轻笑一声,悠悠然踏上台阶。

“白凤铃,你竟如此悠闲?还有心情多管闲事?”黄衣女子微笑着走来说道,她啧啧叹气,那个男人如此暴戾,被那个男人盯上的小姑娘可真够可怜的。

“为什么没心情?帮人一帮,是有大功德的,这台阶够多,不紧不慢往上走就是,急也急不得。”

白凤铃睨了黄衣女子一眼,她脸上的笑意戏谑,歪头打量她一眼,“雪珠玉,莫非你打算一路跑上去?那快去吧,本郡主看着你呢。”

黄衣女子抬头看了眼一望无际的台阶顶部,联想到自己一路跑上去的情形,她不禁嘴角一抽,回头恶狠狠地瞪了白凤铃一眼,这女人也太会埋汰人了。

一旁的粉衣女子无声撇了白凤铃一眼,“你看这争夺药之传承之人,没有一千也有九百,要是传承最后被别人抢了去,希望你别哭。”

“怎么会?药之传承舍我其谁?”白凤铃自信一笑。

笑罢了她暗暗撇嘴,为什么与黑天之子联姻的人偏是她,这雪珠玉和雪灵玉不也是人选吗?哎,父王也忒没用了。

所有踏上台阶的人都走的稳当,但当所有人发现,每上一个台阶,神光的阻力就会加大一分时,所有人的脸色都凝重了起来。

这才走了多少?还没有一万个吧?神光的阻力就不断增加到此种程度,真要走完九九八十一万个台阶,那要何等恐怖?

便是黑天之子,若要走完这段台阶,恐怕也要脱层皮。

赤烟青脸色青白,大掌拍了拍脑门儿,“不好走,不好走啊,瞳瞳,你还撑的住吗?”

花青瞳腿上一软,再次险些一头栽倒,她直起腰,看着赤烟青说:“你先走吧,别等我一起了,我走的慢。”

赤烟青拧眉,“爷对那药之传承其实并不感兴趣,此次来就是为了凑热闹,没事,爷跟你一起走。”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小嘴紧抿,微微后退,“我有人了,不会跟你的。”

赤烟青虎目圆瞪,心中大怒,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竟然真的有人了,回头一定把那个人杀掉。嘴上却是说道:“想什么呢,爷是那样好色的人吗?爷就是看你顺眼,咋了?”

“我坐下歇会儿,走不动了。”花青瞳看了他一眼,一屁股坐下不走了。

赤烟青嘴角一抽,站在她身边等,心里想的却是他一定要把小姑娘拐到手才行。

而同时间,再往前一百多个台阶上的小胖子见有人坐下,抹了把脑门上儿上的汗水,也一屁股跌坐了下来,“走不动了,我也歇会儿再走,最好和媳妇一起走,我拉着她的手!”小胖子坐下呼哧呼哧大喘着气,贼亮的眼睛直瞟花青瞳。

“偷懒者,出局!”蓦地,一个的声音从至高处的殿宇内传出,小胖子转眼便被神光丢了下去。

花青瞳一个激灵弹跳起来,吓的小脸发僵,但是等了片刻,传承就像没发现她一样,竟是对她之前也偷懒的行径毫不理会,台阶下,小胖子从地上爬起来,泪流满面。

赤烟青回头看了她一眼,迟疑地说:“也许,因为你是女孩子,所以传承格外宽容。”

花青瞳面瘫地点了点头,一定是这样。

没有人注意花青瞳,自然没有人发现,一样坐下的她并没有被传承丢出去,花青瞳再也不敢坐了,她一步一步慢慢往上走,苍白的脸色几近透明。

“小十二的状态不好,好像用过了罗天锁魂,发生了什么?”金城云深抱着大黑猫,边走边对身边的辛吉说。

辛吉看了眼花青瞳,这才道:“公子,你没发现这人群里不见紫辰世子吗?”

金城云深这才发现了不对,他眼中寒光乍现,“一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金城云深看了一眼后面才刚刚上来的塗兮羽,索性一转身下朝下走去,他得去和老大商量商量啊。

他刚走了几步,一道神光便打在了他身上,“背道而行者,出局!”

接着,金城云深就被打了下去。

青年不可思议地坐在地上,抬头望着高高的台阶,双眼满是不可置信和受伤。他只是打算下去重新走一遍而已,为什么要算他出局?

塗兮羽文静的脸色,此刻硬是露出一丝凶光,他回头狠狠瞪了金城云深一眼,这个没用的!

“噗,秋十一使性格真是独特啊,这背道而行的法子真不错。”黄衣女子见状,笑的乐不可支,“早就听说秋殿尽出天才和疯子,此刻一看,后者传言不虚啊。”

塗兮羽听得更为堵心,凶残的目光便朝那黄衣女子瞪了过去。

粉衣女子拉了妹妹一把,“珠玉你少说几句,秋殿的疯子们可不会顾忌你的身份。”

雪珠玉一回头,这才对上塗兮羽恐怖的眼神,立时闭上了嘴。

“嘿嘿,你也被打下来了啊,咱们找个地方歇歇吃点东西,喝点茶咋样?”小胖子走过来,心情颇好地问。

金城云深回头,看了眼他满是肥肉的脸,心情十分不好地吼:“滚!”

又被打下一个人,还是金城云深,花青瞳瞬时间小脸凝重。殿主虽然给了她任务,让她务必得到药之传承,但是,自己今天的状态不好,稍有不慎就会失败,所以,她心里还是希望大哥和十一哥哥能够成功的,但现在十一哥哥竟被打下去了,他是有多想不开才背道而行啊。

花青瞳想哭,却又默默坚定了心情,算了,还是靠自己吧,实在不行,再用一次罗天锁魂。

她如此想法一出,突然的,又有人被打了下去,一眼看去,竟有数十人之多。

“使用天之力和内力者,出局!”

所以,那些人都是因为使用了天之力和内力?

花青瞳小脸一变,终于绝了使用任何法术的心思。

一时间,整个台阶上的气息都凝重起来。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生怕自己哪里不合适,犯了忌讳被踢下去。

现无人说话,也无人有心情开玩笑,大家都默默地走着。

花青瞳走了约近万道台阶后,抬头看了一眼上面已经走出好几万道的人们,她眉峰微蹙,头晕眼花,强烈的睡意让她十分痛苦。

她又想睡了。

她从来没有如此时这般,认真思索自己为什么如此贪睡,也就是此刻,她才意识到,自己如此贪睡,似乎不太正常。

“小公主,要是想睡,就坐下来睡会儿吧。”圆圆心疼地出声,小公主怀了子嗣,可是她自己并不知道,之前又使用了罗天锁魂,能坚持这么久,已经十分不容易。

“可是,偷懒会被扔下去的。”花青瞳甩甩脑袋咬牙坚持。

花青瞳的意识模糊了,她不知道自己又走了几个台阶,反正她睡着了,还做着梦,梦里,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自己的身边,温柔地注视着她,目光慈爱而温暖。

“你们看,有人睡着了!”人群中,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接下来,所有看好戏的目光都朝着那人所指汇聚过来。他们都等着这个居然在半途中睡觉的家伙被神光扔下去。

但是,众人等了半天,也没见神光如何反应,反到是那神光汇聚,将那道身影给包裹了起来,令大多数人认不出那个人是谁。

赤烟青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一幕,神光将他弹开,独独将少女包裹,似乎是在让她睡的更舒服一些。

“不是吧,传承也会偏心?”终于,有人愤愤不平地说了一声。

“不公平,为什么别人使用点内力都能被打出局,可有人睡觉,神光竟不仅不管,还颇为支持?”

一时间,不少人哀嚎出声。

“闲话者,出局!”神光涌动,将那些说话之人纷纷踢下。

一时间,有近百人被神光踢了下去。

赤烟青终于算是明白了,这传承它就是在偏心,就是在偏向少女。看看吧,少女睡在神光中,简直比睡高床软枕还要舒服,这哪里是在爬台阶,分明就是享受啊。

“哎,白凤铃,你认识那个睡觉的小丫头不?”终于,黄衣女子忍不住,悄悄捅了捅白凤铃问。

白凤铃回头看了她一眼,不敢说话,等了等发现雪珠玉没有被神光打下去,这才放心开口,“不认识。”

“你说传承为什么要照顾她?那明明就是偏心嘛!”雪珠玉压低了声音说道。

“因为她长的可爱啊。”白凤铃咬牙切齿,瞳瞳小姑娘要是敢跟她抢传承,她一定让她那张面瘫脸摆出一百零八种表情。

“白凤铃,你什么时候有了胡说八道的本事了?我看一定是那丫头作弊了。”雪珠玉翻了个白眼说道。

“胡言乱语者,出局!”神光涌来,将雪珠玉踢了下去。

“啊!”雪珠玉不甘尖叫。

“明辨事非者,奖励!”同样的声音,同样的语调,白凤铃被神光推送,跳跃一百个台阶当作奖励。

白凤铃目瞪口呆。

所有人目瞪口呆,所以,还有奖励?而奖励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位姑娘夸奖那个睡觉的丫头可爱?于是就被奖励了?

这是明晃晃的偏心啊!

大帝传承为什么会如此偏心?还有没有天理了?

“发呆者,出局!”哗啦啦,包括白凤铃在内,一大批目瞪口呆的人被神光踢了下去。

白凤铃瞪大眼睛,内心是崩溃的,为什么?为什么现实如此残酷?睡觉的人都没出局,他们只是发个呆而已!这大概也是所有人的心声,当台阶上只留下一百人不到时,神光才没有再继续踢人。

台阶上所剩之人中,包裹了夏殿二使,冬殿二使,塗兮羽和他身边紧紧跟随的西无无瑕,班之婳,黑天之子,司玄,华君弦等人。

但很快,又有一人出局,“久留不动,心有图谋者,出局!”

一直守在花青瞳身边的赤烟青,终于被踢了下去,还被安了个心有图谋。

神光里,花青瞳睡的香甜,他已然忘了自己的处境,她沉浸在一个梦里,梦里到处都是温暖的光,一个高大的身影始终守在自己身边,而自己,亦对他生出深深的依恋。

因此,她睡的实在安心,也实在香甜。

时间缓缓流逝,当黑天之子与司玄,以及朝阳帝同时登上高台,踏入殿宇的一瞬间,神光蓦地打出,将三人瞬时打落底部,“男的?出局!”

噗!开什么玩笑!传承这就是故意的吧!

被同时踢下去的三人简直是懵的,男的不行,你早说啊!我们废了那么多力气,好不容易爬上去了,你才说,坑不坑啊?

“男的,出局。”台阶上,所有的男性皆被扫了下去。

剩下的几个女子心中大喜过望。但是——

“太丑,出局!”

“年龄太大,出局!”

“衣衫不整,出局!”

“天赋不好,出局!”

一个个女子被打出局,转眼,便只剩班之婳和西门无瑕,还在原地,“好色的,出局!”

砰!西门无瑕被踢了下去。

班之婳大喜,但是——“与药无缘者,出局!”

台阶上清静了。台阶下,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盯着那个呼呼大睡的身影。

“那个睡觉的丫头是谁,你们谁认识,等出去后,老子要追杀她一辈子!”有人气愤地尖叫。

换来秋殿之人凶狠的目光。

“传承开始!”

突然,神音回响,仙鹤齐舞,呼呼大睡的小姑娘被神光拖起,带进了殿宇,九九八十一万道白玉台阶尽皆消失,那黄金殿宇宛如空中阁楼,静静悬立,在少女被带进其中后,殿宇的大门遂紧紧关闭!

下方众人久久无言,良久,磨牙声,磨刀声,怒骂声,叫苦声,各种声音持久不绝。

唯有塗兮羽和金城云深等人喜笑颜开,好不得意。

“得传承者,是我们秋殿十二使,不服的来战啊,小爷在这接着,谁要是敢找我们小十二麻烦,我们秋殿定揍得他屁滚尿流,爹娘都认不出来!”

金城云深跳上一辆马车,挽起衣袖,甩出金轮,表情狰狞地大吼。两只金轮在他身前呼呼作响,极其吓人。

众人脸色憋的发紫,心里无比憋屈,却震惊于秋殿使者的身份,大多数都歇了找那少女麻烦的心思。

众人虽不甘,但却惹不起这样的人啊!

塗兮羽站在人群中,赞赏地看着金城云深,不错,小十一这次表现的非常好,等回去揍他的时候少用点力。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