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忧心着急的祖宗!(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相较于秋殿的得意,春殿,夏殿,冬殿,皆震惊无比,也心凉无比!

那个少女,就是那个神秘的秋殿十二使者,那个引动兽神显灵的秋殿十二使?

这秋殿就不能正常一点的吗?收的使者一个比一个变态,一个比一个妖孽,还让他们活不活了?

最重要的是,连大帝传承都偏心她!

有了大帝药之传承,秋殿在万象宫的份量将重于其他三殿之上,对于天眷者来说,天药有多重要,不压于凡人对医者的敬畏。

他们看着高高的大帝殿宇,几乎想要泪奔而去。

冬殿二使还好,短暂的震惊后,二人均都打定了以后绝不招惹秋殿的想法,可夏殿乌神太子的脸色却难看的发绿。

想想他之前还要杀死那个少女,所以,这死仇是结下了。再一想王伯玉下落不明,他的心顿时阵阵发凉,惊恐地看了塗兮羽一眼,他悄然祭出传送灵器,悄然消失在此地。

花青瞳就是那个秋殿十二使者?班之婳险些咬碎了一口银牙,心中恨极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八哥和九哥皆因助她报仇而亡,殿主必然对她心存芥蒂,可若是换成因杀秋使而亡,那就是另一回事了。说不定殿主还会继续派人,灭杀能够引动兽神显灵的秋十二使。

风芒太露,终究是活不长的。

班之婳阴狠一笑,眼中仇恨滔天,她悄然捏碎传送灵器,同样消失在此地。

乌神太子与斑之婳先后离开,塗兮羽唇角却绽开令人毛骨悚然的轻柔笑容,他纤长的指尖在空气中轻轻一划,两道漂亮的符纹穿透空间的屏障,宛如两颗流星一般飞向远方,众人隐约听到从扭曲的空间缝隙里发出的两声惨叫。

所有人看向秋殿的目光越发惊恐,这都是魔头啊!

此处汇聚之人,皆是有头有脸,除了东大陆本土人士,还有来自中央大陆,北大陆,西大陆,南大陆等异地来客,凡是能够穿过天堑屏障来到东大陆之人,皆是身份修为不凡之辈,但此刻,这些人都对秋殿生出无边恐惧,不敢直视其锋芒。

珍爱生命,远离秋殿!

众人忌惮地看着塗兮羽和金城云深,连带着对那位正在接受传承的秋十二使,众人也都充满了深深的恐惧,两位兄长如此恐怖,那位小姑娘一定也不是善茬。

“啧,瞳瞳小姑娘那么善良可爱,怎么会与如此恐怖之人为伍?”

赤烟青眨着憨厚的大眼,不解地看着塗兮羽和金城云深,秋殿不是专收魔头的吗?怎么瞳瞳小姑娘会跑进去?

不解啊,不解!

塗兮羽和金城云深同时朝他看去,然后,二人作出了如出一辙的动作,将赤烟青从头打量到脚,然后齐齐摇头。

不行,这个人不可靠,以后要让小十二离他远些!

然后,两位兄长齐齐转身,对此人视若无物。

赤烟青憨厚的俊脸闪过一丝尴尬,他们那是什么表情?他好歹是大帝四大遗臣赤虎亲王之子,这天元大陆真正根正苗也正的世子殿下,他们那是什么表情?多少人巴不得得到他的青睐呢!

赤烟青骄傲地挺了胸膛,壮硕的胸膛随着呼吸起起伏伏,结实的肌肉微微虬髯而起,显得他越发孔武有力。

瞥见这一幕的白凤铃,顿时在马车里抱着肚子无声大笑起来,赤烟青这蠢货,看来真是被瞳瞳迷住了,居然连这么傻的动作都做的出来。

同样看见这一幕的雪珠玉和雪灵玉,双双离他远了些,观她们的态度,竟是对他避如蛇蝎。

……

华丽古老的大殿内,墙壁四角都放置着安神的瑞兽紫金香炉,缕缕淡香从中溢出,令人身心舒畅。

那淡香带着微不可察的药香,时隔万年,却依然绵绵不绝,仿佛永远不会烧完。

正殿最中央置着一张金玉大床,那大床之大,约数丈之余,数十人在上面睡觉,恐也不会拥挤。

明黄色的纱帐从高处垂落而下,晶莹美丽的水晶珠帘装饰在纱帐外,宛如仙境,少女在辅了丝绸软被的大床上酣睡,一道高大的半透明身影,负手立于旁边,静静等候。

半天后,少女心满意足地从酣睡中醒来。

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她渐渐想起,自己是在爬台阶,争夺传承的。

坏了!她怎么就睡着了呢?她的眼神渐渐清明,僵硬地小脸越发面瘫,心里一阵冰凉,自己真是太没用了!

强烈的后悔情绪涌上心头,少女清灵灵的眼睛终于黯然下来,中途睡着,想也不用想,她定然会被扔下去。

“小丫头醒了?”正在她心中惊悔之时,温和的声音从旁传来,花青瞳定睛一看,瞳孔缓缓地张缩,这是圆圆?不,不对,他不是圆圆。

但却是成年后的圆圆。

柔和的金光中,他半透明的身体静静立在她身边,他精致威严的容颜,华美的衣着,甚至是他头上的帝冠,天青色的双眼,都与圆圆一模一样。就连脸上的表情,也是那么冷酷,但他的目光却很温和。

两双青色的瞳孔静静对视。

花青瞳望着她,想起睡梦中那个始终守护在自己身旁的高大身影,就是他。心中本能地生出对他的依恋和信任,“你……是谁?”

“你祖宗。”男子看着她微笑,天青色的瞳孔温和而慈爱。

花青瞳无言了一下,但渐渐的,她瞪大了眸子,看着他半透明的身体,对方明显是灵魂状态,并非真人,如此说来,他真的是……

花青瞳这才想起打量四周,当看到四周入目华丽宛如仙境的宫殿时,她不由倒吸一口气,自己这莫非是到了殿内?她眨了眨眼,愣了好一会儿,这才忙跳下床,恭敬地跪了下去,“拜见大帝。”

“祖宗。”男子低头看她纠正,眼露笑意。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十分严肃,闻言乖巧地认真改口:“拜见祖宗。”

对方是天元大帝,是她的祖宗,而自己,许是血脉返祖之故,对他的亲切和依赖,甚至超越了父母。

“起来吧,我只是一缕残魂,传为守候传承而存在,如今你来了,等把传承交于你,我也算是功德圆满。”男子将少女扶起,眼眉唇角皆是笑意和慈爱。

花青瞳眨了眨眼睛,“传承是我的?那外面那么多人……”

“哼,他们都是你的陪衬而已!”大帝残魂一扬头,傲气十足,理所当然地说道。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他,又问,“若是我没来的呢?”如上辈子,她哪有机会来争夺传承?

“那就随便扔个几件东西出去,让他们抢就完了。总之不会把传承给他们的,除了我的血脉,谁也不给,哼,人心异变,何况时隔万年,不用想也知道,早就面目全非了。”

男子冷冷地哼了一声,这才抬手一挥,一桌精致的菜肴便出现在花青瞳面前。

男子温柔慈爱地微笑,“别说那些糟心事,小丫头,饿了吧,来,陪祖宗我吃点饭。好久没有人陪着吃饭了。”

他将盛满香喷喷热腾腾米饭的碗递给她,又递给她白玉箸,花青瞳正饿了,闻着香气缭绕的饭和菜,她肚子里‘咕咕’地叫了起来,忍不住目露垂涎。

“快吃,好补补身子,小身子板太瘦了!”男子像个寻常疼爱晚辈的长辈,温柔地给她夹菜,盛汤。

“您也吃。”花青瞳面瘫的小脸微红,她有些不好意思了,忙也夹了一块晶莹剔透的鱼肉给男子。

男子一愣,目光更加温柔慈爱,“真乖。”

相较于外面苦哈哈的一群人,她不禁能得到传承,眼下还有好吃的填饱肚子,花青瞳简直不敢想象这等幸福的事情,她和男子相对而坐,一边吃饭,一边看着他透明的身体好奇地想,他都把东西吃到哪里去了。

“小丫头在想什么?在想我吃下去的东西都哪里去了?”大帝残魂笑眯眯地问。

“嗯。”花青瞳立即点头,模样乖巧可爱。

大帝残魂见状,不禁哈哈大笑,然后解释,“这些饭菜,都是灵药幻化而成,对滋补身体和灵魂都有极佳的效果,自然是边吃边吸收了,你不觉得吃下去身体很舒服吗?”

花青瞳一愣,仔细一感受,还真是,虽然那感觉很细微,却是在无声慈润着她的身体和灵魂,有着无法言说的好处。

嗯?忽然,花青间微微一愣,还有一丝药气,竟汇入小腹,不知所踪。她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将这丝疑惑压了下去。

两人吃完饭,花青瞳跟着大帝残魂来到书房里。

偌大的书房,四面墙壁砌满了一摞一摞的书籍,中间还堆满了如小山一般的卷轴。

乍一放眼望去,无边无际,别说是三年,就是三百年将这些书看完,都得没日没夜,费寝忘食。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微微出现一丝僵硬,不太确定地看向大帝残魂。

“这里有千亿草药,百亿药理,十万药经,你将这些都看完并牢记再融会贯通,便是传承成功了。”大帝残魂看着她僵硬的小脸,微笑着说道。

花青瞳看看男子,再看看这些恐怖的书海,想到这也许是男子的考验和期望,也是殿主的期望,她不禁一咬牙,严肃地道:“我会认真看书的,我尽力而为,只是……只是我天资有限,估计是看不完的,也记不牢的。”

她说到最后,心虚低头,十足惭愧,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这模样好傻好可爱!

大帝残魂目光一闪,微微发笑。

“用功就好。”大帝残魂没多说,将她留下后,自己便身形一晃,离开了此处。

花青瞳看了眼这书山书海,不敢有丝毫耽搁,忙挑了一本书籍,争分夺秒地看了起来。

孰不知,刚刚离去的大帝残魂此刻正站在她身后不远处,他隐去了身形,无奈又焦急地摇头,“天呐,我君临的后人竟是个这么老实的娃,这简直就是要命啊!你撒个娇,耍个浑,说不定祖宗我就给你个现成的法子,这么实诚,这叫我怎么放心让你出去混?”

大帝残魂急的团团转,后辈太听话,太乖巧,太老实,真让人操心啊!

花青瞳完全不知道她祖宗的忧虑和着急,她埋头苦读着,其实,她对读书很有一套,都是前世练就出来的。

前世这个时候,花青瞳是不识字的,从小在乡下长大,哪有习字的资格?她之所以认字,还要多亏了司玄。

上辈子,司玄后来不再打她折磨她,还给她寻来了许多举世罕见的至宝解闷,还让她认字,她怕学不会司玄折磨她,便拼命地记忆,因此,西晋皇宫藏书楼里的书,她看过不少,而她的记忆能力,也是很好的。

只可惜,上辈子她手脚皆残,并没有机会写字。

所以,如今她认字,却不会写字。

时间一晃就是一天过去,傍晚,大帝残魂到来,“小丫头,来,吃饭了,吃完饭再看。”

花青瞳顿了一下,抬头为难地说道:“我不吃了,我不饿,我先看书。”她不好意思地将书放下,这一天,她竟连一本还没看完。

大帝残魂嘴角一抽,继续道:“不行,那也得先吃饭,不吃饭哪有精神看书?”

花青瞳只好将书放下,跟着男子一起去吃饭。

吃完饭,花青瞳又匆匆去看书了。

“唉,这丫头咋就不会撒个娇呢,她是女娃娃,她一撒娇,我肯定得心软啊!帝元珠里那个,快给我滚出来!”

男了急了,大声呼喝起来。

圆圆在正在帝元珠里睡觉呢,小公主在接受传承,它趁机吸引这殿宇内的药气修炼,真是最好不过。

但好梦刚来,就被一嗓子吼了起来。

圆圆板着小脸,一脸起床气地来到了男子面前,“叫魂呢?什么事快说!”

“你平时和那小丫头呆在一处,她是不是经常受人欺负?”男子问。

圆圆板着脸说:“经常受人欺负到不至于,她哥哥,她十一哥哥和大哥哥,都不是吃素的,小丫头自己也很厉害的,对了,你不是给她药之传承吗?怎么让她在书房里看书去了?小丫头很乖的,心性也好,不用考验了,直接给她传承就行了。”

说到最后,圆圆摆了摆手道。

“行什么?小丫头太实在了,我让她干嘛她就干嘛,她也不想想,那么多书看完得什么时候,她撒个娇,不就什么事儿都搞定了嘛!”男子着急地道。

“撒娇?”圆圆一愣,然后摇头,“小丫头不会撒娇的。”

“为何?”男子连忙追问。

“小丫头上辈子受了不少苦,这辈子成了个小面瘫,哪里会撒娇?你还是主动把传承给她送去吧,省得她在那没日没夜的看书,你这不是欺负小孩子吗?”

------题外话------

这是第一更,下午五点有二更!

《引妻入帐:魅王枭宠小狂妃》作者:洪瑞

她是现代跆拳道女教练,一朝穿越,成了齐国公主韩非烟。

和亲路上惨遭毒手,坠崖失忆,再睁眼竟然昏睡在楚国奴隶市场,变成了细皮嫩肉的待宰羔羊。

阴差阳错,她成了楚国霆王府的一名带刀护卫。

他乃圣上骄子,手握重权,跺跺脚风云将变,却清冷寡言,视女人如蛇蝎毒物,唯独对身边那个面若桃瓣的护卫照顾有加。

狠毒庶妹冒名顶替而来,那一夜她清白莫名被夺。

“霆王爷,想知道那晚的女人是谁吗?哈哈哈,就是你最心爱的小护卫!”

真相来临,为时已晚,滔滔江水,玉殒香消。

从此再无韩护卫的大名,再归来,她身骑猛虎,手持折扇,一身白衣,惹的乱世风云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